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紧逼
    既然是扮演学生,那这轮游戏的地点也设置在了教学楼。

    节目组大手笔的建了一个包括操场,食堂还有宿舍等全面的综合学院建筑模型,和第一天一样,嘉宾们从不同的随机入口进入,一边寻找自己的队友一边进行闯关。

    苗寒池和黎烁扮演的学生角色,有一个叫做“小纸条”的通讯能力,每四十分钟可以开启一次相互交流一分钟,所以如何快速的判断自己的方位并且将讯息传达给队友就成了关键。

    如果沟通能力不好或者干脆是个路痴的话,在这一关可就困难了。

    黎烁的出生点是在学校的器材仓库,外面就是空旷的体育馆。黎烁猜测游戏的挑战地点应该多集中在教学楼的附近,所以打算去找找看。

    可是他刚刚走到体育馆的大门还没有推开,忽然他手中的光脑传来从弱渐强的振动。他低头看了一眼,发现上面原本一直显示的翠绿色倒计时,竟然变成了充满警告意味的鲜艳红色。

    还没等他动弹,体育馆的大门外就传来了一声娇滴滴的女声:“黎烁殿下,你出来吧,我知道你在里面。”

    黎烁挑挑眉,干脆直接推开大门走了出去。

    “你来的可够快的。”他看着大门外正笑盈盈等着他的席敏芬,“你做了什么?”

    “‘教师’身份的特殊技能,可以重点关注一个‘学生’的情况,从而了解他的方位。”席敏芬回答道,“所以黎烁殿下不要试图逃跑了,不管你跑到哪里我都会抓住你的。”

    “难怪,我还没怎么行动,你就专门来堵我了。”黎烁说,“但你盯紧我也没用,你胜利的条件是必须要同时抓住我和苗寒池,我现在独自一人你淘汰不了我。”

    听到他的话,席敏芬捂嘴娇笑:“这种事我当然明白。但是黎烁殿下,只要能成功阻止你们进行恋爱游戏,那也是获胜条件之一。‘学生’如果在两次传递小纸条后仍旧不能汇合完成一次恋爱游戏,可就会判定恋爱失败的哦。”

    黎烁没说话。

    想要摆脱席敏芬是非常容易的事,但是就像她说的,一时摆脱对方也没有什么用。如果席敏芬始终将焦点目标钉在他身上,他很难有机会去完成游戏目标。

    而黎烁很讨厌拖泥带水,所以他在思考,究竟要如何才能一劳永逸的解决掉眼前这个局面……

    “啊对了,”看到黎烁陷入沉思,席敏芬还以为他是要跟自己的队友求助,“如果想要等到四十分钟后联络苗少将的话,黎烁殿下你还是不要白费力气了,这条路也是行不通的。”

    黎烁猛地抬起头看向她。

    直播间内,观众们也在相互讨论着。

    ……

    在席敏芬堵住黎烁的时候,就像弹幕说的一样,另一边的苗寒池也同样被人挡住了。

    “我其实很佩服你,苗寒池。”

    挡在他面前的习宸用手梳理了下自己火红色的秀发,让苗寒池想到了那种会炫耀自己头冠的公鸡。

    “作为一个平民,却可以一路爬到帝国少将的位置,真是让人佩服,足以当做平民励志的典范了。”

    他说这句话时神情真挚,像是真心为他而赞赏感慨。但说话的语气与态度,却是居高临下的,仿佛二人之间隔了一层阶梯,所以别人会尊敬的喊他苗少将,他却对其直呼其名。

    苗寒池对于这种态度简直太熟悉了,他还在第一军区指挥塔的时候,每次平洪林来找他麻烦的时候就是这种模样。要不是习宸跟平洪林长得不一样,他都会怀疑他们两个是不是亲兄弟。

    想到这里,他的目光就忍不住落到习宸一直拨弄着的火红头发上。

    在帝国,贵族和平民之间最大的区分,就是外貌上瞳色和发色的不同。贵族们一般偏向红色和蓝色,平民则多是棕色以及黑色。两者间的区别除了身份地位的不同,往往还带着力量上的差距——在贵族中几乎人人都有的异能,平民之中能激发出来的却少之又少。

    力量与地位的差距,再加上古代教会宣称的“高尚灵魂转生为贵族,低劣灵魂成为贱民”的平民有罪论,让两个阶层之间的歧视链非常的坚固和强大。

    习宸不过是个明星,但一直操着正统贵族家出来的少爷人设。他那头代表着血统的火红色头发是他在娱乐圈里横冲直撞的最大本钱,也是他拦住苗寒池这般挑衅的底气。

    “我记得你姓习。”苗寒池突然说。

    习宸听见他没头没脑的这么一句,表情狐疑的看着他。

    “在普通平民的眼中,总会觉得贵族们的发色与瞳色和自己一样,都是相差不多的。但只有爬到了上面,和他们真正的接触后才会明白,其实不是这样的。”

    “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说,贵族的发色与瞳色其实代表了他们的异能与血脉的不同。就像是同样是蓝色,碧蓝和墨蓝总是不一样的。”苗寒池仿佛若有所思的又看了一眼他的红发,“你的发色,可真是纯正的红啊。”

    习宸脸上的表情,有些微妙的崩裂。

    ……

    窦世龙觉得很不满。

    他冒着得罪人的风险挑衅了黎烁,开了一个好头。结果转眼间席敏芬跟习宸吃错药一样的对苗寒池和黎烁采取紧盯战术,竟将他和孙甜甜完全扔到一边,把一切都毁了。

    他们两个固然可以没有后顾之忧的随便完成节目挑战获得胜利,但是完全脱离竞争圈可就意味着他们拿不出任何吸引观众的卖点!

    观众不会喜欢看没有任何追兵的逃生游戏的。窦世龙和孙甜甜两个一商量,发现如果继续这样下去,直播的人气低下不说,连录播的时候恐怕都不会给他们多少镜头,这简直不能忍。

    所以他们两个干脆一个前去苗寒池那边,一个来黎烁这里帮忙。就算不能帮着两人脱困,也势必要让自己重新回到摄影机的面前。

    想到这里,窦世龙就不在隐藏——他和黎烁两个大男人要是对付席敏芬一个女人还需要偷袭,只会成为黑点——大大方方的走了出去:“黎烁殿下!我来帮你了!”

    席敏芬对他的出现有所预料,虽然变得有些麻烦,但还是充满自信:“没去找你你还自投罗网,这下正好,你们两个都逃不掉了。”

    说完,她冲着窦世龙和黎烁二人摊开手掌,发动了“教师”身份的第二个特殊能力——留堂。

    一道四四方方的立方体光墙从地面浮现,形成了一个形式上的牢笼将两人都困在了里面。

    “发动了‘留堂’,只要我不说‘下课’,你们就会一直被留在我设定出来的‘教室’范围内。”席敏芬得意的解说,“我就留着这个手段,防着你们来搭救呢。”

    “这是有点麻烦,但这种手段困不住我。”窦世龙活动着关节,看向身旁的黎烁,“怎么样,黎烁殿下。不如我们先握手言和,一起逃出去后再开始我们之前说好的比试?”

    黎烁仍旧没说话。

    他此时显得安静的异常,让窦世龙感觉到困惑。

    “黎烁殿下?”

    “别吵,”黎烁终于肯给了点回应,“我在等。”

    等什么?

    这个回答比之前的沉默更让人觉得不明所以。

    而就在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忽然两人身上的光脑同时欢快的响了起来。窦世龙迟钝了一会,才反应过来这是第一次传“小纸条”的时间到了。

    黎烁在铃声刚刚响起的那一刻,就快速地点开了通讯界面。苗寒池的声音从光脑中传出来,呼吸的频率比起往常快了不少,就像是在处于运动状态一样:“64,184,sd97。”

    莫名其妙的报数,窦世龙和席敏芬都在思索着这是什么意思的时候,黎烁却像是终于等到了信号枪的枪响一般,整个人如离弦之箭一样的冲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