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晚餐会的冲击
    一言难尽。

    席敏芬和孙甜甜他们还沉浸在方才的震撼中久久不能回神,结果被黎烁这么煞风景的来一句,心中顿时感觉到五味繁杂。

    那种仿佛自己拼了老命使出浑身解数,却撼动不了对方分毫,唯一的关注点还在于苹果好不好吃——

    本应产生的竞争心和胜负欲被打击的支离破碎,根本提不起动作或者反抗的**,只能傻呆呆地在原地继续看黎烁啃苹果。

    “你们看什么?”察觉到所有人的视线都汇聚在自己身上,他纳闷地说,“我是不会把苹果分给你们的!”

    谁想要你的苹果了!

    席敏芬等人几乎快要吐血。

    但黎烁对于他们的怨念浑然不觉,几口下去那一整个红苹果就被啃光了一半,然后他顿了顿,看着剩下的那一半忽然把它切开塞进了旁边苗寒池的手里。

    “干什么?”苗寒池问。

    “我不要了,给你了。”黎烁轻描淡写地说。

    你刚刚不还是说不给其他人吗!

    席敏芬和孙甜甜只想呵呵,内心疯狂吐槽而脸上面无表情。

    苗寒池也有些发愣,完全没料到对方居然会将剩下的半个分给自己。如果说是因为另一半上有他的咬痕所以不想吃,也有点说不过去。毕竟在军部的军人,上战场物资紧缺的时候可是什么都能吃的,在他的印象里黎烁并不是会在已经饿了近一天的情况下,因为这点小事就浪费食物的人。

    有点怪。

    苗寒池狐疑地斜眼看向黎烁。

    “我抗议!他们这是犯规!”

    就在这时,习宸终于从地上狼狈的爬了起来,看着苗寒池和黎烁二人眼中冒火:“他们当着我们的面进行恋爱游戏,我认为他们已经出局了!”

    “驳回。”小丑嘻嘻笑道,“规则是‘教师’必须看见和抓住做游戏的‘学生’,可你们没有抓住他们。并且在他们完成游戏的时候你是倒在地上的,也没能看见全过程,所以不判断出局。”

    习宸已经气疯了头,他什么时候被人这么侮辱的踩在地上当过踏板?他走到小丑面前一把抓住对方的衣领:“你这是在偏袒他们,我告诉你我要见导播!这必须给我一个交代,你知道我是谁吗——”

    “那你是谁啊?”凉飕飕的话从旁边斜插进来,习宸转头刚想怒吼,却在看清说话的人是黎烁后,舌头打了结:“二、二皇子殿下……”

    习宸横行无忌的最大筹码是他的贵族身份,在大多是平民才会进入的娱乐圈里,这个身份几乎是无往不利。可要是撞上的对象是帝国的二皇子,那他的这个身份就会瞬间变得一无是处……习宸的理智开始回笼,惶恐地放开了抓着小丑衣领的手。

    他张了张嘴,想要说点什么挽回,就看见没得到回答的黎烁转头问苗寒池:“他是谁啊?”

    苗寒池漫不经心地咬了一口苹果:“看他的头发,贵族你还不认识?”

    “我又不用记得那种连政圈都进不来的小贵族!”黎烁反驳。

    看着两人完全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姿态,习宸心中暗恨只觉得被羞辱。他曾用高高在上的语气和苗寒池说话,觉得对方平民的身份比不上自己尊贵。可是转眼间,苗寒池却能和帝国的皇室谈笑风生,用更不在意的态度评判着他最引以为傲的背景和后台……

    人生大起大落,不外如此。

    直播间:

    ……

    ……

    游戏仍旧在进行,但是不管是直播间内的观众还是在节目组眼中看来,游戏的结果已经没有了太大的悬念。因为此时除了苗寒池和黎烁以外,剩下的嘉宾都开始变得心不在焉。

    窦世龙还被困在光墙里,但是孙甜甜都忘了去找他。漫无目的的逛了好一会,才发现自己的队友迟迟没有出现。席敏芬和习宸之间的气氛更是尴尬,两个负责抓人的人,却一改一开始的初衷仿佛在绕着苗寒池和黎烁走。席敏芬还有些不死心的想继续凑上前,但习宸却脸色难看的死也不肯动。毕竟参加的是恋爱综艺,席敏芬也不好表现的对自己“爱人”太过不在乎,所以只能心生埋怨地陪在他身边。

    没有了太大阻挠之后,苗寒池和黎烁更是势如破竹,除了恋爱游戏玩起来有些别扭以外,那些“考试”根本难不倒他们。很快,第二天的游戏胜负就有了结果。

    苗寒池和黎烁的队伍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剩下两队嘉宾强打起精神,勉强也分出了个二三名。游戏圆满落幕,冠军的奖励是可以选择对一个房间进行一次装修或者获得额外一次行动机会。

    不用多想,苗寒池和黎烁二人同时选择了先装修厨房。

    二三名此时也草草的瓜分完了奖励,这时节目组才向他们宣布:“为了犒赏大家今天一整天的努力,节目组决定在‘爱巢’区举办一个露天自助餐会,大家好好的休息一下!”

    “真的吗?太好了!”孙甜甜第一个欢呼起来,其他人也浮现出惊喜的神色。

    坐着节目组派出的专车回到“爱巢”,果然发现中心花园已经被节目组装点了起来。藤蔓缠绕成的绿叶拱门上挂着彩带和鲜花,草坪上摆放着一条条铺着白布的长桌。凉菜、肉排、羹汤和甜品码得整整齐齐,还有侍应生站立一旁,手上托着各式各样的饮料和美酒。

    基本上除了苗寒池,其他人都是从昨天就忍饥挨饿到现在,看见这么多的菜肴在眼前,脚下都不由自主地加快速度赶了过去。

    天色已经逐渐暗沉,太阳落下后月亮升起,白天被隐蔽的星星也重新绽放了身姿在夜幕中。白日里紧张、压抑和慌乱的情绪似乎都在美食的抚慰下得到了舒缓,嘉宾们的脸上或多或少的露出了惬意的表情。

    而就在这时,苗寒池忽然注意到在花园的入口处又有一辆专车缓缓开了进来,应该是今天和他们进行不同游戏环节的方嘉然、蔡明玉他们回来了。他一边用刀叉切割着盘中的小牛排,一边漫不经心地想不知道那两人今天究竟是做了什么样的游戏。

    然后他看见专车停在停车场,车门打开后蔡明玉先从车子中钻出。但是她没有马上过来露天餐会这边,而是又转身看向车内递了一把手,紧接着,大着肚子的方嘉然搭着她的手,也从车子里走了出来。

    等等,大着肚子?

    苗寒池手抖了一下,叉子在瓷盘上划出一声非常刺耳的噪音。

    被这声噪音惊动,原本都在埋头吃饭的其他人疑惑地转头,然后同样看到了被蔡明玉搀扶着向这边走来的方嘉然。

    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呆滞的表情。

    “那个,方、方哥……”之前和方嘉然以及蔡明玉关系处的比较好的孙甜甜咽了咽口水,结结巴巴地问,“你们这是——”

    方嘉然看上去有些羞耻,而蔡明玉莞尔一笑:“这是节目组设置的虚拟孕肚,说是可以让家中的男人也感受下妻子怀胎十月的辛劳,是还没上市的新产品被节目组拿来试用了。”

    我们想问的不是这个!

    所有的男性嘉宾心里都在大喊。

    最后代替蔡明玉出来解释的,还是节目组的导播:“这是方嘉然和蔡明玉两位嘉宾的游戏环节,人生游戏是模仿人生老病死结婚生子的一生,所以他们两个在游戏25岁的阶段得到了‘第一个孩子’。当这个‘孩子’出生后也会成为嘉宾的助力或者是负担,成为你们游戏人生里的重要一环。”

    什么鬼,不但要自己“怀孕”一次,还要把它“生”下来?

    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一种一言难尽的表情。

    而黎烁和苗寒池注意到的更多,他们发现导播在说明的时候,并不是单指方嘉然和蔡明玉,而是说的“你们”……顿时感觉到不太妙。

    “你该不会告诉我,如果我们到了应该‘结婚生子’的岁数,也会——”黎烁瞪大眼睛询问。

    导播用一种十分赞赏的表情看着他,然后在众人绝望的目光下愉悦地点了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