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我是爱你的
    他们两个人分开的太快,和旁边还在不断缩短巧克力棒的孙甜甜他们比起来,胜负几乎没有悬念。

    见到此情此景,窦蜜欢呼了一声,得意洋洋地看向黎拔苗。黎拔苗掩饰不住地失落下去,泪珠在眼眶里滴溜溜儿的打转,强忍着不让它掉下来。

    他这副模样让所有人都有点不忍心,尤其是因为刚才的游戏搞得好像自己心中有鬼的苗寒池和黎烁,更是为了掩饰心虚的试图转移他的注意力。

    “你想看游乐场晚上的花车游/行吗?”苗寒池问黎拔苗。

    “花车……游/行?”黎拔苗茫然地抬起头。

    孙甜甜笑着给他解释:“就是有大玩偶跟五颜六色彩灯的游/行队伍哦,可以看到海盗船还有糖果屋什么的。”

    大玩偶!海盗船!

    黎拔苗和窦蜜的双眼都蹭的亮起来,一齐叫道:“想去看!我们想去!”

    游乐场的花车游/行有固定的区域和轨道,苗寒池他们提前带着两个豆丁过去占位置。游/行还未开始,根本坐不住的黎拔苗和窦蜜吸着大人们给买的果汁,不敢乱跑就又开始相互窃窃私语起来:

    “黎拔苗,为什么你没有妈妈呀?”窦蜜问出了她从开始憋到现在的疑问。

    “我有妈妈啊!”黎拔苗一脸的不解。

    窦蜜的眼珠转了转,转头又扫描了一遍苗寒池和黎烁两个人的身体数据:“可是那两个人都是男人啊,妈妈应该是女人。”

    黎拔苗也回答不上来,他的数据库里当然有窦蜜说的资料,但同时他的设定上却又明确无误地告诉他,苗寒池和黎烁就是他的父母。

    “妈妈……就是妈妈啊。”他含含糊糊地说,“没有为什么,就是这样。”

    仿生人的脑筋都很死,这种含糊其辞的回答没有办法被理解。窦蜜怎么都想不通,干脆提出了验证法:“要不然你去问问你妈妈,他究竟是不是你妈妈?”

    黎拔苗也觉得是个好主意,他放下手中的果汁踢着小短腿爬下座椅,吭哧吭哧地跑去找苗寒池:“妈妈……”

    他问题还没问出口,苗寒池拧了拧眉:“说过多少次了,别叫我妈妈!”

    黎拔苗站在原地呆若木鸡,心里慌慌地回去找窦蜜。

    “你问了吗?”窦蜜问他。

    “问、问了……”

    “他们怎么说?”

    “妈妈……不让我叫他妈妈……”黎拔苗小小声地说。

    “那他就不是你的妈妈!”窦蜜都不用运算,当即做出了判断,“你是个没妈妈的小孩。”

    “我、我……”黎拔苗的声音库都组不成完整的句子,他由机械构成的心脏不能告诉他这种犹如置身荒野的遗弃感是怎么回事,但是运算核心却提醒他,模拟这种情绪的方式就是哭泣。

    于是他低下头,揉着眼睛哭了起来。

    苗寒池和黎烁听到哭声回头,不知道他又怎么了。

    “黎拔苗,你过来。”黎烁冲着他招了招手,黎拔苗一边哭着一边冲过去扑进他怀里。没等黎烁开口问,怀里的豆丁就抽抽噎噎地问他:“爸爸!为什么我是个没有妈妈的小孩!”

    “哈?”黎烁眨了眨眼。

    “妈妈说,不让我叫他妈妈……”黎拔苗继续哭,“妈妈不愿意当我的妈妈……我是个没妈妈的小孩,哇……”

    从他断断续续的话语中,黎烁才拼凑出来真相。看着哭得伤心的黎拔苗,黎烁叹了口气。

    他伸出手盖住黎拔苗的耳朵,一改往常的挑衅跟苗寒池商量:“以后他叫你妈妈,你就应一下。反正只有几天,被喊喊又不会掉块肉。”

    “那怎么不换你当他的妈妈?”苗寒池也有点懊恼,但他一个大男人被孩子追着喊妈妈……他心理上仍旧过不去这个坎。

    黎烁这次倒没跟他争,反而真的松开捂着黎拔苗的手,询问他:“要不以后我来做你的妈妈?”

    “不要,不要!”黎拔苗哭着打滚,“那我又没爸爸啦!我也要爸爸!”

    完了,这仿生人的运算回路是个死循环。

    不管别人怎么劝说——中途连孙甜甜和窦世龙都加入进来哄劝,除了让苗寒池亲口承认以外,黎拔苗就是无法接受别的人当妈妈。

    黎烁试图让苗寒池改变主意,可是两人差点没再度打起来。最终,两个人放弃了还没开始的花车游/行,带着哭个不停的黎拔苗提前从游乐场回家了。

    这一晚上的气氛比起前几天还要来的压抑。

    黎拔苗把自己缩成一团躺在苗寒池重新改造出来的小床上,时不时地在睡梦中还在抽泣。黎烁的心情似乎也变得格外差,从回来的路上到现在,他一声不吭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既没有继续去安慰黎拔苗,也没有跟苗寒池吵架。

    这种气氛让苗寒池很不爽,觉得好像自己被当成了一个罪人。可是有些原则跟讨厌的事情,又不是别人沉默不语或者哭泣,就能无条件妥协的。

    就在这种诡异的静谧里,夜幕再度笼罩大地。

    ……

    黎烁在走廊上奔跑。

    他非常的兴奋,蓝色的眼睛里跳跃着激动的光芒,两只还没褪去婴儿肥的小手拖着一把比他身高还长的细剑,剑身被拖拽着在汉白玉的地面上划出一路刺耳响声。

    “爸爸!爸爸!”他一路高喊着,“你在哪?快来看我!我会用剑技了!”

    他拐过一个弯,前方的走廊有一间房门虚掩的书房,正从里面传出黎松与其他人交谈的声音。

    黎烁停下脚步,先是整理了一下衣着,然后努力将细剑扛起来,迈着短步就要过去——

    “……陛下,您是不是该尽快把二皇子殿下送出宫廷了?”

    迈出的步伐忽然停顿,黎烁听到自己的名字,有些茫然地愣在原地。

    “这件事还不用这么急……”他听见黎松回答着之前的那个人。

    “可是二皇子殿下再有两三年就快十岁了,现在不把他送走,年纪越大想得越多,这隐患就更深啊陛下。”

    “但是黎烁他先天资质不足,就算继续留他在皇宫里,他也不会对继承人的地位造成什么影响。”

    “可这传出去终究名声不好。帝国向来只留唯一继承人在皇宫培养,在政圈的中心留下多个皇室血脉,只会勾引那些心思浮动的贵族拉党结派。二皇子殿下可能没这个心思,但那些大贵族呢?陛下,这不得不防!”

    黎松半晌没说话。过了良久,黎烁才听见他的父亲深沉地叹了口气。

    “或许你们当初说的是对的……若只生了老大一个就好了……“

    黎烁睁大眼睛,忽然抱着细剑惊恐地往后跑。他一路顺着走廊逃出宫殿,逃进了后花园。他没头没脑地钻进灌木丛,细小的木刺划破了他的肌肤,于是他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他踉跄着从灌木丛里跌了出来,滚在地上,细剑“当啷”一声摔在远处。他挣扎着爬起来的时候,感受到了一只温暖的手覆盖在了他的头顶。

    “老二,你这是怎么了?”云诗媛将黎烁拉起来,摘去他脑袋粘上的树叶。

    “妈妈……”黎烁望着云诗媛得体又温柔的笑容,鼻子一酸就想扑进她的怀抱里。

    可他却被轻轻推开了——

    “不行哦,黎烁。”云诗媛叹了口气,“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你是皇子,你必须称呼我为母后。

    “不可以这么不得体。

    “不可以使用这么平民化的用语。

    “不可以,忘记你的身份!”

    ……

    苗寒池惊醒过来,才发现床上另一侧的黎烁似乎正在做噩梦。

    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二皇子殿下此时身体却蜷缩着,英挺的眉毛紧紧皱着,额头和脖颈上都冒出了冷汗。

    苗寒池在不管他和叫醒他之间犹豫了两三秒,最终还是伸出了手:“黎烁?黎烁,你醒醒……”

    下一秒,他的手忽然被紧紧攥住了。

    苗寒池吃了一惊,就想抽回来。可是黎烁用的力气十分大,让他完全挣扎不动。苗寒池看到黎烁的嘴唇煽动了几下,似乎想要说什么,让他忍不住把耳朵凑近了一点。

    而就在这时,黎烁猛地睁开眼,苗寒池猝不及防地撞进了他蓝色的瞳仁里——

    “……妈妈?”黎烁盯着苗寒池,双眼放空地呢喃了一句。

    “……”

    苗寒池深吸一口气收回身,一脚踹在黎烁腹部将他踢下床:“你给我赶紧醒过来!”

    第二天早上。

    黎烁打着哈欠,揉着还在泛疼的肚皮去卫生间洗漱。

    苗寒池坐在床边陷入深思,过了一阵才走到小床边,把睡眼惺忪的黎拔苗扶起来坐正。他蹲下身,让自己的视线和对方保持平齐。

    “妈……”黎拔苗看见苗寒池,下意识地想叫人却反应过来急忙闭住了口。

    “黎拔苗……”苗寒池说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嘴角抽了抽,不过随后又调整回来心态,“我不是你的妈妈,你应该明白。”

    黎拔苗蔫蔫地点头,努力忍住眼泪。

    “但是,你虽然不能有妈妈,却可以拥有两个爸爸。”

    黎拔苗惊讶地睁大眼,不擅长说这种话的苗寒池有些难为情,握住了他的一只手。

    “你并不比别人吃亏,因为……我是爱你的。”

    黎拔苗先是愣了许久,等他的运算核心分析完了这番话的意思后,他尖叫起来,猛地抱住苗寒池不停地喊“爸爸”。

    门外,去洗漱的黎烁还根本没走多远。他隔着后方半开的房门听着黎拔苗兴奋的叫喊声,站在原地愣了好一会,忽然偷笑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