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抢婚错抢回情敌[星际] 27.录播版播出
    录播版未播先热。

    早在直播期间, 就有不少剪刀手进行了大量的段落剪辑发布到了网上,免费充当了节目组的早期宣传。而等到了录播版快正式播出的当天, 节目组官方又自己进行了一波营销,一时之间整个星网都在议论着这期《恋爱冲冲冲》,四对嘉宾的人气立刻变得水涨船高。

    苗寒池不是娱乐圈的人,所以他对于节目的热度体感就是一走进军属住宅区,来围着他交流说话的年轻小鬼变多了起来。而其他熟悉的老军官,跟他谈论的话题也动不动就会转到请他给自家的孩子签个名这种小事上。

    这稍稍让他感觉到了困扰。

    不过好在他出行基本是靠军区的私用车代步, 军属住宅区又是保密性跟安保条件绝对优良的地方, 除了熟人变得有些热络以外, 还没有其他明星艺人那种被围追堵截的麻烦。

    苗寒池再一次和拉着他要给自己孩子求签名的邻居分开, 上楼回到自家门前掏出钥匙,打开房门后走入静幽幽的玄关。

    声控灯在他进入玄关的同时就自动开启了,白惨惨的亮光从头顶直射而下, 耀眼的刺目。苗寒池不适应地闭了闭眼, 才“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一周没有主人居住的屋内空气非常的冷,加上本身装修就是样板房从来没变过。苗寒池以往没觉得这种情形有什么,但今日却有点不一样了。

    他走到沙发前坐下,环顾了一圈客厅,总觉得屋内寂静得不自然。

    可是他又找不到这种感觉的源头, 随便给自己弄了顿营养剂当晚餐, 他洗洗漱漱直到上了床, 侧头看向枕头另一边才猛地恍然——

    少了一个人。

    一周的时间不算长, 但留下的许多痕迹却没有办法那么轻易的消散。

    就算是他和黎烁从来不接触还隔着一条隐形三八线, 但他也早就习惯了每天睡觉的时候,身边都会躺着另一个大活人的事实。

    一个人的温度,一个人的呼吸,一个人的存在。

    这些都不是说当看不见就真的能视而不见的。

    想通这点,苗寒池心中变得更烦乱了。

    这是不对的,他在心中不断告诫自己。为了能缓解注意力,他干脆重新启动光脑,靠着床头浏览起星网来。不过他逛着逛着,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鬼使神差地竟然点进了《恋爱冲冲冲》节目组的官方网站里。

    苗寒池:“……”

    点都点进来了,他干脆也不自欺欺人地出去了,点开第一集的录播观看起来。

    《恋爱冲冲冲》的录播版跟直播版有很大的区别,因为时长的限制,所以很多直播有的镜头都被删去,只留下了节目组认为能引起爆点的桥段。同时嘉宾们的每一个反应都配上了后期音乐跟字幕,比起未经修饰的直播更容易引起人的共情。

    起码就苗寒池自己来说,在他的回忆里他绝对没有跟黎烁有多么亲密的互动过。但是在录播版的后期音乐和特效加持下,他看着荧幕里的自己和黎烁时不时地相互对视一眼,共同参与游戏还分享战利品……真的是要多基佬有多基佬。

    甚至就连两人的吵嘴打斗,看上去都如同在打情骂俏!

    苗寒池手指僵硬。他原以为被军部的熟人看见了直播版就已经足够羞耻了,没想到录播版比直播版还要来的让人羞愧欲死!

    他没眼再看下去,但过了一会鼓足勇气又去刷了刷节目评论区里最热门的一些评论:

    ……

    除了这些,剩下的评论几乎都是一些诸如“百年好合”之类对于嘉宾们的祝福。

    但是又真心实意祝福别人和看节目的,也有那些故意来挑刺,怎么看都觉得节目不爽的观众在:

    ……

    后面的评论区几乎被有备而来的习宸粉丝屠了版,#让苗寒池滚出娱乐圈!#这个话题一排接着一排,数量多了挤在一块看上去倒十分触目惊心。

    苗寒池见这么多骂他的人没什么感觉,毕竟他经历过的垃圾话叫骂大多比这些更污染秽语。让他滚出娱乐圈什么的……他又不是真的明星,看这种话题除了好笑以外就没什么其他感想。

    他的手指还在顺着惯性往下翻动网页,但看得却不像之前那么仔细了。就在这时,他的目光扫到了一个金灿灿高亮的id。那个醒目的id在评论区的最下方回复了一个叫骂最狠的评论:

    苗寒池盯着那个金色的名字,愣愣地出神。半晌,他反应过来急急地又往后翻了几页,发现评论区在黎烁回复后的几秒内安静了一会,可紧接着又因为他的这个回复而彻底沸腾!

    许多人因为他的出现而偃旗息鼓。但脑残粉之所以叫做脑残粉,就是因为他们不懂眼色,没有理智。黎烁的出现只是激得她们更疯狂的叫骂起来,顶多是从骂苗寒池一人而变成了骂两人狗男男。

    但黎烁却没退怯,他一个人轮战评论区的所有脑残粉,别人骂他他就更凶狠地骂回去。虽然一人势弱,但展现出来的风姿竟也不显得狼狈,他也不管其他人怎么用评论淹没他的回复,就只盯准那几个骂得最难听的人咬住不放。

    看着这场“混战”,苗寒池几次伸出手,想要给对方发一个私信,劝他停手。但来回犹豫,到了最后他还是没能开得了这个口。

    他看着那个金色的id在评论的狂涛怒浪里沉沉浮浮,闭上了眼睛。

    ……

    黎烁面无表情地回着评论,但内心却激昂地仿佛在上阵杀敌。幻想出来的敌人一个又一个在他燃起的火焰里烧成灰烬,正烧得最起劲的时候,“砰砰砰”三下敲门声犹如夺命钟声,瞬间刺激的他一哆嗦,什么幻想都消失无踪了。

    “谁啊,进来!”他没好气地说。

    房门被推开,黎锐拧着眉毛走了进来。

    一见到是他,黎烁乐了,将光脑扔开颇有些挑衅地询问:“怎么,终于愿意亲自来找我了?”

    黎锐没进门,就站在门边看他:“你为什么没来参加今晚的家宴?父皇母后我们等了你许久。”

    “我不是早就告诉侍从我不去了吗。”黎烁才不上当,“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别以为这套内疚捆绑还能对我有效。”

    “你还在闹脾气?”黎锐一副看不懂他在闹什么的表情,“你一天到晚究竟在想什么?你已经27岁了,能不能不要再像一个小孩子那样想事情了?”

    听着他的教训,黎烁却只是盯着黎锐的眉眼出神。

    说起来他们两个年纪也相差不多,也就差个两岁。两个人除了瞳色不同以外样貌也长得很像,可偏偏黎烁看上去还是个风华正茂的青年人,黎锐却未老先衰的像个中年人——他并不是真老,而是常年眉毛紧皱、不苟言笑,又成日里的思虑太多,所以才显得老相。

    但他们两个小时候却不是这样的。

    黎烁还记得挺清楚,他像个跟屁虫一样地跟在黎锐的后头跑。而黎锐的鬼主意相当多,总是带着他一起去剪大臣的胡子,在父亲的书房乱涂乱画,还去偷拔母亲种下的花苗……那个时候虽然过得鸡飞狗跳,总是被大人责骂,但两人脸上的笑容却是最灿烂的。

    到底是什么时候产生变化的呢?

    黎烁回忆着。好像就是从黎锐十岁、他八岁的时候开始的。黎锐正式被承认为帝国的太子,他一脸兴奋地跑来找自己的时候:

    “我以后就会当皇帝啦。”当时的黎锐说。

    “那我呢?”黎烁懵懵懂懂地问。

    “你还是来当我的小弟啊!我们一起出去建功立业,让大人对我们刮目相看!放心,你是我亲弟弟,到时候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我肯定都分你一半!”

    那日的音容笑貌黎烁至今都还记得呢,但少儿的承诺保质期还没有一个蛋糕长。

    确立为太子之后黎锐就被大人带走了。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黎烁都看不见对方。后来好不容易见了一次面,对方就变成了如今的这副模样,眼睛不再看向他这个胞弟,而是盯着他们的父亲。那双眼里有野心、有渴望还有战战兢兢。

    黎烁不知道那些人跟他灌输了什么,但也能猜的**不离十。反正从那一天后,他已经不是黎锐身后无辜无害的跟屁虫,而是一个对他的皇位有潜在竞争威胁的对手。

    “我跟你说话你有没有在听?”

    黎烁出着神,被忽视了的黎锐就很不高兴。他终于肯走进房间,走到黎烁的面前伸手去推他的肩膀:“你在想什么……”

    他话没说完,余光扫到了床铺上被黎烁随手扔开的那个光脑。屏幕没有自动关闭,一眼就能看到上面的网页。星博金色的认证id如此清晰耀眼,黎锐仔细看了一眼,脸色大变。

    “你竟然又用官方账号去星博和别人吵架?”

    黎烁回过了神,小时候黎锐的模样套在对方现在这张未老先衰的脸上实在是融合不起来,他也放弃了。

    “我闲着无聊。”他敷衍地回答。

    黎锐用一种恨铁不成钢的目光看他:“你什么时候能管住自己?为什么要做这种无用的事情,随随便便在公众平台发言,万一说错了什么话,会给皇室的形象带来什么影响你想过吗?”

    “我又不会说什么泄密的话。”

    “我是叫你学会慎重!你的叛逆期什么时候才能过去?老是不动大脑的做事,你是想让贵族们都把你当成一个傻子吗?”

    黎锐苦口婆心,但黎烁却一脸毫不在意的表情。见他这么油盐不进,黎锐也懒得再管他:“算了算了,你自己好自为之!”

    他连自己一开始究竟为了什么才来这里的目的都忘了,一甩手怒气冲冲地走了。

    看到他离开,门外空荡荡什么也不剩的时候,黎烁才啧了一声。

    “当傻子有什么不好。”他冷笑,“就是傻子才知道知足呢。”

    ……

    魏老大同时浏览着多个网页,熟练的用程序不停地在一切可以发言的地方刷上这句话。

    刷着刷着,他就时不时地给网页截个图,然后用邮件发过一个通讯号。过了一会,那个通讯号上显示给他打了一笔转账。魏老大点开光脑查了下账户余额,对着后头的零满意地点头。

    “这活接的太好了!”

    他继续工作,同时忍不住转头跟旁边的同事吹水:“别的单子都没有这么赚过,这个不用多费心的想评论内容,只要挑难听的骂上几句,推高一下话题热度就能有往常两单才有的金额入账,要不是当初我点子好,也根本抢不下来!”

    这种话这些日子以来魏老大已经吹过很多次了,听得同事耳朵都起茧了。但毕竟这个水军工作室里对方还算是老大,所以再不耐烦也要满脸堆笑地应承着。

    不过也有人心里不安:“老大,不过我们负责黑的那个姓苗的,我之前搜过也不是娱乐圈的人啊。军部少将啊,我们就这么煽风点火真的没问题吗?”

    “这有什么好怕的!”魏老大啐了一声,“军人?军人又怎么了,军人手长的能管到娱乐圈舆论?在这块我们就是无冕之王!就算是大明星也得对咱们客客气气的,不然随便捏造个黑料都够他们喝一壶的!

    “你们别怕,根本没什么好怕的!在这块与我们竞争,就是他们自己找死!就算他们请别的水军跟我们对抗我们也不怕,只要钱到手就行。如果他们要网站直接删评论或者禁我们的言,那不就更好了!到时候直接骂他们阻碍言论自由,我看他们吃不吃得消!”

    其他人听着魏老二振振有词,觉得说的有道理,不由得都喜笑颜开起来。

    他们嘻嘻哈哈的一边干活一边说着荤段子,到了中午,众人的肚皮都发出一阵咕噜噜的响声。

    “你们继续干,我叫个外卖。”其中一人喊了声,就开始打电话,订完外卖就把手机放下了。

    因为他们叫外卖的餐厅就在楼下不远,所以过了没多久,就听见房间的门铃被人按响。

    “谁啊!”有人扯着嗓子问了一句。

    “开门,送外卖的。”门外的人答道。

    “小四,你去开门!”魏老二腾不出手,理所当然地使唤着最靠近门边的同事。

    名字叫小四的男人骂骂咧咧地起身,还没等他去开门,门铃又响了起来。

    “催什么催催投胎啊!”小四喊,“这不就来啦!”

    他往门边走的时候还在想着自己的工作内容和挣到的赏金,只有偶尔才会浮起“今天来的外卖员声音很耳生”这样无关紧要的小念头。

    “把外卖给我赶紧走,你们跟叫魂似的……”小四一把拉开大门,没等他反应过来一个黑洞洞的枪口直接抵在了他的脑门上,让他嘴里的话没嘟囔完就瞬间卡在嗓子眼,整个人浑身哆嗦起来。

    “警察。”这个时候,门外站着的一群穿深色制服的高大男人们才冷冰冰地开口,“你们涉嫌寻衅滋事罪和策动叛乱罪,现在予以逮捕。你们有权保持沉默,有什么话留着跟审讯官讲……带走!”

    随着一声令下,警察们一拥而入这个狭小又拥挤的房间,将里面的几个男人按着头铐上束缚环。

    魏老大在被抓住后,震惊的大脑才缓过神,杀猪一样地嚎叫起来:“你们是谁!我们什么都没做,你们没权利抓我们!我要控告你们!”

    一个警察面无表情地扯过旁边椅子上的坐垫,垫在魏老大的腹部就给了他一拳,顿时让他整个人像虾米一样痛苦的躬身。

    “想求饶喊冤,等你见了法官后再说!你们真以为你们干的这点破事没人治得了你们了?”

    魏老大浑身发抖,而其他人则哭叫起来:“我们不知道啊,我们干了什么啊?冤枉啊——”

    “冤枉?”那个警察玩味的勾起嘴角,“你们之前骂着军部不是骂的挺爽的吗?现在装不知情跟害怕是不是太晚了点?”

    军部!

    听到这个词,那些哭叫的男人们仿佛都被人掐住了喉咙一样发不出声。

    “不、不该是这样啊……”魏老大双眼呆滞,“你们怎么可以这么做……我要揭发你们……揭发、揭发……”

    “把人带走,收队。”警察理也没理喃喃自语地魏老大,沉声说道。

    ……

    于灿灿在光脑输入这句话,满意地看着群里的大家都跟着异口同声赞同和讨伐。

    她伸了个懒腰,决定再偷偷用父母的账户往习宸在一家直播平台上开的直播间里刷一笔打赏——反正我父母很疼我,我干什么都没问题。她美滋滋地想。

    就在她刚刚准备汇款的时候,突然她的房间门“砰”的一声被砸开了。

    于灿灿吓了一大跳,回过头才发现进来的是她妈妈,马上换上了一副怒容:“干什么啊!我不是说不准你们随便进我的房间吗!”

    要是放在平常,她的母亲肯定就会跟她道歉,哄着说“宝宝对不起是我的错”。但这次却不同,对方手中拿着一个信封和一张纸,跨步上来“啪啪”两下就给了于灿灿两记大耳光:“我打死你这个不孝女!你这个小畜生,你这么辛苦供养你长大,你就做这种事!”

    于灿灿被打得头晕耳鸣,腮帮子迅速肿出两个红包,火辣辣的疼。

    她没忍住,尖叫一声就哭了起来:“你干什么,你凭什么打我!”

    “凭什么?你自己看!你这个不省心的玩意儿!我当初生你还不如生块叉烧,你看看你都惹了多大的祸!”

    她母亲大吼着,一把将手中的那个信封和纸张拍到了于灿灿的脸上。于灿灿哭得满脸鼻涕眼泪,睁着模糊不清的双眼看了好一阵,才看清那居然是一张法院通知单!

    于灿灿遍体生寒。

    ……

    最近星网上闲逛的路人都觉得有点奇怪。

    前段时间天天看娱乐圈明星那边闹腾,什么习宸、苗寒池之类的到处刷屏掐架。这几天却变得安静异常,不说水军销声匿迹,就连活跃的明星粉丝都不见踪影。

    不过这在众人眼中是件好事,因为他们终于可以不用看着乌烟瘴气的星网,自由自在地逛虚拟社区了。

    但私下里,人们还是对于这种反常现象兴致勃勃,见面就互相议论。

    而星博一条飞速攀上头条的博文,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

    《控诉帝国政府以权谋私,打击民众的言论自由,对无辜平民进行残忍迫害!!》

    耸人听闻的标题下,是某个习宸粉丝气愤填膺地指责,说她们有大量的无辜粉丝接到了法院对于虚拟暴力罪名的传单。这份传单不但送给了她们的监护人手上,甚至有些传达到了她们的学校、公司所在,对她们的生活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

    博主哭诉着她们被这种不人道的手段迫害,习宸的粉丝后援会都有一大半的粉丝都不敢再冒头,甚至不少未成年粉丝的父母认为她们这些粉头是带坏他们孩子的罪魁祸首,对她们进行了大量的辱骂和人身攻击,导致不少人都患上了抑郁症。

    而这一切都是苗寒池和黎烁阴险狡猾,利用自己手上的权力就可以随意欺负无权无势的可怜平民……

    这条博文写的十分声情并茂,让人看了就会忍不住心生同情。但是文章下面的评论区里却并没有人买账,大部分的人反而大肆嘲笑起来:

    ……

    眼看着居然没人肯帮她们说话,甚至话题渐渐往习宸这个正主的身上发散。习宸的粉丝们恼羞成怒,转头又发了一条星博并且艾特上了帝国元老院的官方账户:

    帝国元老院在帝国的地位很特殊。它没有实权,不能参政,但里面就职的员工却全都是帝国退休下来的大贵族家庭中的一员。元老院就相当于帝国贵族的一个养老院,负责记录所有贵族的爵位变迁和维护贵族法的权威。

    而贵族法和帝国法律不同,是主要约束贵族的特权与义务的法律,只有在当事人都是贵族的条件下才能生效。

    以往习宸粉丝跟人掐架,总是以她们蒸煮具有贵族身份而自傲。不管处于上风还是下风的时候,总有人喜欢艾特一下元老院,装模作样地控诉有人违反贵族法要求元老院出面,但这种时候元老院向来都是不会搭理她们这种不符合条件的控诉的。

    众人以为这次也不过是故伎重演,却没想到帝国元老院忽然真的艾特了那个习宸粉丝,给出了答复:

    震惊,寂静。

    元老院的这一条回复犹如对着人口密集的一颗星球发射了一击反物质炮。人们在先是被惊吓地无法说话,等反应过来后就乱成一团!

    有习宸的粉丝接受不了这个答复,竭嘶底里地发疯。

    习宸的粉丝本来就经受过重创,很多人受到法院传单而被监护人看管起来,其他胆小的粉丝也不敢冒头。所以这次她们的抗议很快就被人数更多的路人和黑子吞没了,整个星网都是对习宸还有习宸粉丝的嘲弄。不少曾经被她们欺负过的小明星粉丝还干脆点起了虚拟鞭炮,喜气洋洋得如同过年。

    帮助习宸管理粉群的粉头们看着这景象,想起她们那个还能耀武扬威、依靠人气和人数将其他人欺压的抬不起头,只能纷纷避让的“美好”曾经,抱在一起痛哭流涕。

    ……

    习宸躲在自家的公寓,红着眼睛监视着星网上的一举一动。

    在帝国元老院发出声明回复的那一刹那,他先是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紧接着痛苦咆哮一声就将手中的光脑扔了出去。

    他在屋子里团团转,就在这时,被扔在地上的光脑传出有人发来通讯的提示,他不得不又过去把光脑捡起来。

    通讯接通,出现在视频里的是习宸的经纪人。

    “你下星期要去拍摄的那个电视剧,剧方申请解除合约了。”

    “什么!他们怎么敢!”

    “他们当然敢,”经纪人冷冷说,“不只是他们,还有你下个月,下下个月甚至明年的预约通告,都向公司发来了抗议跟投诉,要求和你解除合同。”

    习宸喘着粗气,一双拳头松了又握,想要打人却找不到可以出气的沙包。

    “还有一件事,”习宸猛地抬头看向经纪人,对方一字一句地说,“公司也要和你解除合约,你最近几天收拾收拾,来公司把你的私人物品带走,同时想想怎么付违约金吧。”

    “你们要放弃我?你们怎么可能放弃我,我可是现在星网最红的流量小生!”

    “只是最红的流量小生之一。”经纪人露出残忍地笑意,“而且你以为过了今天,在元老院戳破你的谎言之后,你还会有出路吗?”

    “那为什么是要我来付违约金!”习宸不甘心,“明明是你们要跟我违约!”

    经纪人说:“习宸你是不是忘了,你当初签订合同的时候可是约定好了,如果因为艺人自身问题闹出重大丑闻导致公司财务损失,是算艺人的全责?

    “你在星网上闹出这么大的风波,甚至假冒贵族欺骗了公司和你签订最高级的s级合约,已经属于诈骗!公司不准备告你都是看在你给公司挣过钱的份上,别太给脸不要脸!

    “明天,你就赶紧过来公司把你的东西带走,好给新人腾地方!”

    说完,也不等习宸答复,经纪人就直接切断了联络。

    习宸再度痛苦地吼叫,想起违约金的那笔巨款,他眼中流露出胆怯又急急忙忙地用光脑联络其他人,看看能不能找到谁拉自己一把。

    但是不管他打给谁,都没有一个人肯接他的通讯。

    又一个人直接挂断了他的通讯请求,习宸死死盯着上面“席敏芬”的名字,发疯一样地大骂。

    最后,他想到了自己唯一那根救命稻草,顾不得对方不允许他主动联系的规矩,疯狂地向对方发送着通讯请求。

    就在他濒临绝望的那一刻,这个通讯终于有人接通了,一个绿眼睛面容阴鸷的男人出现在视频里。如果苗寒池在这,他就一定能惊讶地认出对方居然是平洪林。

    “平上校,平少将!你得救救我啊!你绝对要救救我啊!”习宸对着视频里的平洪林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我都是按照您的吩咐去做的!这都是您让我去做的啊!……现在您不能看着我坐视不理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