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 人生如戏
    “呃……”

    剑殇神情一僵,一时不知该说什么,貌似听起来,自己是破坏人家感情的第三者?

    但是,白仲是什么身份?

    以他身为“大秦四大神侯,四大国柱之杀神白起之子的身份,还是独生子,确实配得上大秦公主。

    如果杀神白起亲自提亲,秦始皇就是心中不愿意,估计也不会拒绝;华庭公主就是不愿意,也不能不嫁给白仲!

    如此身份,占尽优势的白仲,并无仗势欺人、高傲威胁,反而坦诚承认,郑重道歉,甚至带上了恳求态度道谢。

    确实让人挑不出毛病来,如果剑殇再纠缠不放,反倒是剑殇小气且有意第九十九章 人生如戏破坏人家感情了!

    话说话来,虽然剑殇被白仲打了一拳,但白仲确实救了剑殇,否则以金羽战斗力,剑殇虽然不可能被秒杀,但是,没重伤也会轻伤!

    “你胡说什么呢!我跟他根本没什么!”

    华庭公主白皙俏脸绯红,恼羞成怒般狠狠瞪着白仲呵斥道。

    只是,说到最后,华庭公主感觉有点心虚,毕竟剑殇是第一个得到华庭玉佩的男人,华庭公主还不惜得罪杀神白起为剑殇求情。难免会让人误会,有什么流言蜚语传出。

    原本彼此没任何感觉,心胸坦荡的一对男女,被这么误会,偏偏又很难解释,反倒滋生出怪异的感觉来!

    “既然是误会,说开就好了!”

    心思剧转,剑殇苦笑了下应道,顿了下,看向华庭公主说道:

    “既然公主有白公子亲自护送,想必不需要我们了。而且,我也不想就这样离开北地,我们还有要事,就此分别吧!”

    这番话,主要还是圆之前华庭公主为剑殇解围的谎言。

    “剑殇第九十九章 人生如戏……”

    华庭公主柳眉一皱喊道,挽留不是,就这么分别,貌似……有点不舍。

    “是我小气了,我为之前的猜疑和行为,向你道歉……对不起!”

    在白仲看来,剑殇这是在表面态度,也是表示清白,不由脸露愧色朝剑殇再次道歉。顿了下,忽然从腰际扯下一块血色玉佩,递给剑殇说道:

    “这是我的信物,如果你到咸阳来,一定要找我,我必定大摆筵席款待。而且,如果你们碰到我们白氏一族的军队、产业,这信物另有重用!”

    话落,看剑殇眉头一皱,就要拒绝,白仲脸露恳求神情接道:

    “如果你不接受,就是不接受我的道歉,不愿意交我这个朋友,表示你心中还有怨气!”

    “呃……”

    剑殇微笑摇了摇头,伸手接过血色玉佩,拍了拍白仲肩膀接道:

    “祝福你们!告辞!”

    话落,朝华庭公主、蒙恬、王贲等人点了点头,率先转身朝山外走去。

    “你一定要来帝都,和我痛饮三千杯!”

    蒙恬心中暗叹了声,挥手高声喊道。

    “兄弟!保重!”

    王贲依旧沉着脸,点了点头郑重喊道。

    华庭公主樱唇一张,暗叹了声,终究什么也没说。

    “坏人!坏人!坏人……就这么走了?!背信弃义,忘恩负义,说护送又不送了,也不知道还能否见到……”

    向薇白里透红的小脸有点发白,双眼迷蒙看着逐渐远去的狼骑众人,嘟嚷着连声骂道,说到最后,声音颇为哽咽。

    “哎……”

    华庭公主叹息了声,沉默无言。

    “这就是他的人格魅力吧!虽然他不善于表达感情,却是真心对人,心性随意而安,也不知是好是坏,能走多远!”

    王贲看了眼向薇,颇为嘘吁感慨道。

    听到王贲这么说,白仲眼皮一跳,双眼微眯看着逐渐远去的剑殇,沉默无语……

    喧嚣尽去,夜色昏暗,夜幕的惆怅,一会朦胧,一会迷惘,宛若人性沉甸甸的心绪般难明、复杂!

    夜色中,浑身浴血,大包小包,甲破队齐的两千多狼骑,推着数十辆车马,拖在地面的身影越来越长、越来越远……

    直至彻底没入黑暗之中!

    沉重而絮乱的辘轳滚动声,回荡山林,回荡夜色,回荡在众人心中……

    ……

    尧山山脉之外。

    一马平川的大地,遍布数百米范围的战马聚集在一起,数量约为四千。

    横七竖八的尸骸,横陈各处,各种帐篷、军衣等杂物洒遍四周,无数渐熄篝火在四方闪耀着,宛若夜空星辰。

    “不是吧?那五十万大军的后勤呢?那数十万匹北原骠呢?”

    走入原本已经是北狄大军驻扎之地的狼藉军营,查看完四周,剑殇不敢置信遥望四周,颇为恼怒喊道。

    “肯定是被大秦军队带走了!不是说好留给我们吗?堂堂神侯,竟然言而无信?!”

    江胜眉头大皱,语气不悦喊道。

    五十万大军的后勤和数十万匹战马,就是幸存狼骑也不容易带走,更别说路过的山贼、流寇了,难道凑巧有支大军路过,顺手牵羊?!

    有那么巧吗?

    “那好像是我们一厢情愿的想法,神侯似乎没答应过……”

    高虹柳眉一挑,苦笑提醒道。

    “报!”

    “禀告主公!周围就三千北原骠,一千零十匹白云马,还有约为五千骑兵一月之用的粮草!”

    一个金狼骑迅速来到剑殇等人身前,连声汇报道。

    “留下四匹北原骠,其余全部带走!一粒米都不留!”

    剑殇眉头一皱,沉思片刻,沉声下令道。

    希望越大,失望越大,五十万份后勤物资和北原骠啊!?多庞大的财富,就这么没了?!

    此时,剑殇心如滴血!

    “主公!那一千多匹白云马,应该是白衣银骑的坐骑。而且他们没有粮草的话……”

    江胜愣了愣,迟疑提醒道。

    “能比得上五十万后勤和北原骠的价值吗?”

    剑殇狠狠瞪了江胜一眼问道。

    可能是“恨屋及乌”的关系,剑殇总觉得白仲不是什么好鸟,父债子偿。

    既然他们认为自己与华庭公主有猫腻,那就再添一把火,再制造些矛盾,让他们更纠结些,顺便赚点外快!

    白云马,千里挑一的珍稀战马,体格高大雄峻,结构匀称,形态结实紧凑,外观俊美,胸廓深长,肌肉发达,背腰平直,四肢强健。气质威严彪悍,但性情温顺,禀性灵敏,反应灵活,擅长跳跃、冲刺。常规速度为日行八百里,加之全身雪白如云,毛色光泽漂亮,俊美不凡,是种优秀且突出的难得的高级战马。市价15-30金/匹。

    之所以价格波动那么大,主要是无法专门培育、驯养,而是从众多战马中挑选而出,全看运气的几率问题。

    “呃……”

    江胜无语,敢情主公不是没想到,而是故意这么做,报复杀神白起把五十万蛮军的后勤和战马带走了?!

    那白仲及一千白衣银骑怎么办?!

    肯定要悲剧了!

    剑殇故意只留四匹战马,明显是给华庭公主、王贲、蒙恬、向薇四人,白仲这次要头疼了!

    “值得吗?”

    罗升偷偷看着主公,低声嘀咕道,剑殇这么做,等于破坏双方目前的“友好”关系了。

    “我赞成主公的决定!别以为白仲看似光明磊落,豪爽坦诚!其实心机不比杀神白起浅,之前的道歉、恳求,其实是做给华庭公主看,做戏给大家看。你们仔细想想他说的话,没一个字提到华庭公主,但无一不是在强调华庭公主的占有权,无一不是在警告主公,能说出这么一番话的人,心机会浅吗?即使是后面的道歉、结交等,也是做戏,插言道歉是怕公主出言挽留;给主公信物,是淡化公主给主公贴身玉佩的影响而已!”

    高虹脸色一正,语气郑重接道,顿了下,语气严肃、认真看向剑殇提醒道:

    “心机越深的人,基本越为记仇;看他外表完美,颇重声名,应该是个极为霸道且追求完美的人。你要小心白仲,估计他不会轻易善罢甘休,毕竟关于你和华庭公主的流言蜚语已经产生!”

    这是女人的直觉,也是一直沉默在旁,静静观察的高虹的诚挚奉劝。

    人生如戏,有谁不是在演?!看谁演技更好咯!

    *********

    拜求收藏、推荐、点击!

    收藏!!!收藏!!!收藏!!!!!!收藏增长很慢,继续下去,就悲催了……

    c!!!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