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七章 蕴龙之谋
    “咦?好心性!”

    一路以来,剑殇都没怎么说话,孙战性格豪爽,虽然没记仇,却颇为不忿,所以之前故意没提醒剑殇初入议事殿,得面对威严大殿和殿内诸将的威压,想看看剑殇笑话,也是对第一个参与军事会议的异人的考验、警告、锻炼。

    谁知道,剑殇只是错愕了下,转眼就若无其事,那如海如浪的磅礴威压,宛若清风拂面般,根本没给剑殇造成多大困扰。

    反倒是剑殇一出现,殿内诸将齐齐看来,部分脸色微变,神情郑重。

    “异人?!”

    “不简单啊!竟然稳若泰山!”

    “看来异人并非想象中那般不堪第一百一十七章 蕴龙之谋啊!”

    ……

    一阵窃窃私语声,声音虽然细微,却足够在场的将领清晰听闻了。

    “那是你的位置!因为你品级最低,资历最新,所以只能排在最后,别在意!”

    孙战讪讪一笑,颇为尴尬指向右侧最末端,最靠大门的席位说道,还特意解释了番。

    “谢谢!”

    剑殇浅笑郑重谢道,便坦然沉稳走向席位。

    自家事自己清楚,剑殇之所以能无视磅礴威压,其实全是特殊称号“财神”的缘故,身为堪比四大神侯称号的最顶级的特殊称号,如何会在乎这点威压。

    如果不是剑殇实力还低,果位还低,就不是诸将震慑剑殇,而是剑殇威慑诸将了!

    不同等级的军事会议,待遇确实不同。

    上次异人军营军事会议,剑殇只能站着,跟一堆异人势力首领挤在一起,还为了个位置生口角。

    如今,两排细微排列大殿,不用争座位,也不用站着,而且席位上还有美酒小菜侍奉,后面还有清秀侍女伺候。

    第一百一十七章 蕴龙之谋 “将军请慢用!”

    剑殇走向席位,细微正后方的清秀侍女也走向席位。剑殇刚入座,清秀侍女立刻摆盏倒酒,恭敬招呼。

    “谢谢!”

    剑殇习惯性谢了声,并未立刻饮食,倒是清秀侍女俏脸一红,受宠若惊恭敬伺立一旁。

    环视在场诸将,剑殇认识的没几个。孙战是四品破狄将军,却没座位,而是站在居中主持席位的后方,因为他先是孙膑亲卫大统领,而后为四品将军;孔刚是三品镇北将军,席位在左侧前方;田莽是四品讨狄将军,席位在右侧偏前方。

    其余将军,剑殇就不认识了。

    “我是乙晨军营的五品威宁将军王宁,小兄弟呢?”

    剑殇正默认、默记在场诸将时,距离约两米的上首细微将领,转头微笑朝剑殇招呼道,身穿赤铜盔甲,面部清秀,年约二十出头,应该是个少年武将。

    “见过王将军,在下负责丙丑军营,五品忠南将军!”

    剑殇心中一动,客气且不失热情应道。

    “客气!客气!”

    王宁颇为随意挥手应道,丝毫不在乎是否失礼,忽然神情一僵,眼神怪异看着剑殇问道:“哦?蕴龙县令兼蕴龙城城主?”

    “正是!”

    剑殇心中讶异,没想到自己竟然这么“出名”,不由苦笑应道。

    “据说这是神将大人亲自为你谋划的职位,可谓用心良苦,宠爱有加。你跟神将大人到底是什么关系?能不能告诉兄弟?保证绝不外泄?”

    王宁没理会剑殇的“苦笑”,而是精神一振,上身明显偏向剑殇,颇为激动、好奇压低声音询问道,很自来熟地开始称兄道弟了。

    “不是吧?这是神将大人亲自谋划的职位,还用心良苦,宠爱有加?你要愿意,要不我让给你?”

    剑殇愣了愣,心思剧转,脸色古怪看向王宁,语气苦涩且没好气说道。

    “嘿嘿……其实我也觉得兄弟你被神将害了,大家都当笑料流传呢!从威北将军变成忠南将军,直接从大北方踢到大南方,而且是龙蛇混杂,穷山恶水,刁民林立的山洼洼,比流放边疆还惨。啧、啧、啧……这得多大仇恨啊!”

    王宁讪讪一笑,脸露同情连声说道,明显的幸灾乐祸,却忘了苦主就在眼前呢。

    剑殇没好气翻了个白眼,心中暗骂。

    “不过,我爷爷说了,神将大人心胸如海,为人光明磊落,处事公正,这是他最佩服的地方!你是异人,而且是中州城第一个异人将军,于公于私,神将大人都不该这么做,肯定是用心良苦,深谋远虑。具体我也想不通,但我爷爷说的,肯定没错!”紧随着,王宁脸色一变,颇为苦恼接道。

    “哦?你爷爷真这么说?你爷爷是?”

    剑殇神情一僵,心中如浪翻滚,强忍着情绪“好奇”问道。

    王宁想不通,又怀疑他爷爷的评论,只是对他爷爷太过崇拜,才强制相信。

    剑殇却不怀疑,毕竟自己与神将孙膑非亲非故,无怨无仇,孙膑没必要这么明显地陷害自己啊!

    毕竟剑殇是异人,可能是北地第一个独率一军的异人,太过明显的打压、欺辱,如果换成个现实中势力庞大的异人,可能会引起其他异人群体反弹,影响巨大。

    一个不小心,孙膑可能会被政治上的对头抓住把柄,弹劾孙膑打压异人,公报私仇,以权谋私等等。

    “那……就是那糟老头!”

    王宁嘴角一扯,朝左侧首位,满头苍发,身躯笔直,气势沉稳如山的老人撸了撸嘴应道。

    “嗯?”

    剑殇讶异看向那老将军,没想到看似自来熟、健谈开朗、没有将军样的王宁,还有这么大来头。

    毕竟那位老将军在左侧首位,也就是说,中州城内,那老将军是地位仅次于神将孙膑的将军。

    那老将军似乎一直在关注剑殇和王宁,看剑殇看向自己,却是狠狠瞪了王宁一眼,随即和善微笑朝自己点了点头。

    “那是将侯大人,王龁老将军!”

    剑殇恭敬点头回礼,随即朝身后侍女招了招手,那清秀侍女乖巧自觉低头在剑殇耳畔解释道。

    这个老将军的老,不是讽刺年纪大,而是尊敬、佩服、敬重,众多将军中的资历深者。

    所谓将侯,便是受朝廷封爵,从大将军之位退下的将军,依旧是“大将军”,依旧有招兵买马、领军作战等大将军的所有权利。加上爵位,比大将军果位还高一筹,宛若将军中的侯爷,堪比将军王。

    “哦?”

    剑殇眼神一亮,看向被王龁瞪了一眼,连忙挺胸端坐的王宁,心中思绪如岩浆沸腾。

    历史记载:

    王龁,战国末期秦国大将,初为白起的锋芒所掩盖,白起死后也未有大功绩。但是,王龁经历三代秦王,为秦国宿将,曾与蒙骜、王陵交替征战。大破赵国,击败魏军等等,一生战功无数,功绩丰硕。后世把他与老将廉颇并列为战国双老,只是王龁不如四大名将那般战无不胜,又有白起的锋芒掩盖在先,王翦光辉在后,才显得不怎么出名。

    但是,无论如何,从王龁能身为秦国大将,历经三代秦王而不倒,可想而知其智慧谋算了。

    如果是别人评价孙膑所行之事,剑殇可能会怀疑,却不怀疑王龁所说。

    甚至……

    “王龁不会是故意把孙子安排在自己身边,让他自己拉关系,结个善缘吧?”

    莫名其妙的,剑殇忽然想到这个可能,随后为自己的想法感到好笑。

    王龁什么身份地位,用得着拉拢自己,向自己示好吗?

    “王将军,我敬你一杯,有空多多往来!”

    虽然觉得不可能,但剑殇还是举杯朝王宁招呼道,不管出自什么心态,必要且必须结好王宁。而且剑殇在最后的席位,也只能跟王宁一人交谈。

    “别王将军、王将军的喊!听着别扭,当我是朋友,就直接喊名字吧!”

    王宁没好气翻了个白眼,语气随和嚷道。

    剑殇微微一笑,也不纠缠这个话题,迅速向王宁请教起在场诸将。

    伺候一旁的侍女,虽然也有介绍之责,但肯定没王宁知道得多,其中利害关系、阵营归属等等,更不是一个侍女所能知悉。

    “神将大人……到……”

    大约两柱香时间,一阵回荡大殿,清晰传入诸将耳畔的声音起。

    原本略显活跃、纷杂的气氛猛然一顿,落针可闻,连嬉皮笑脸,似乎没摆脱稚嫩少年心性的王宁,也脸色一正,端坐席位。

    “咕噜噜……”

    令剑殇疑惑的是,除却席位沉重的脚步声,更清晰的是宛若车马行走的辘辘滚动声。

    大殿后方侧目通道,高冠古服,身穿紫金锦袍,嘴留三寸胡须,手持逍遥扇的孙膑出现,却是坐在金玉宝座上,身后还有个年轻人推着。

    所谓金玉宝座,其实就是改良的特殊轮椅。

    “是他?”

    一看到推着神将孙膑的年轻人,剑殇双眼一睁,脸露不敢置信。

    身长八尺,仪表堂堂,日角珠庭,冷静稳重,不是分别已久的孙计,又是谁?!

    “孙计?!孙膑?!难道孙计是孙膑后裔?!”

    剑殇心中讶异莫名,没想到一起从史庄杀出重围,转战到中州城,说“自己毫无用处,只会耍嘴皮子”的孙计,竟然会是千古名将孙膑的后人!

    这么一来,所有的一切都能想通了,王龁的评论,可以肯定了!

    虽然因为姜青的关系,孙计对剑殇颇有怨气,但早就释怀,双方关系一直不错,加上姜青最后跟随姜曜,跟孙计一起走了,孙计更没记恨剑殇的理由!

    剑殇跟孙战接触过,有所了解,加上王宁解说。

    孙战是孙膑最看好的后人,所以带在身边教导,并让他统帅无方战卫。但是,孙战勇猛有余,谋略不足,是个合格的将军,却不会擅长谋略。

    孙膑本就以兵法谋略闻名,孙计和孙战比起来,自然孙计比孙战更适合继承孙膑传承。

    ************

    拜求收藏、推荐、点击!!!!!!

    c!!!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