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五章 疯狂的高龚
    “叮叮当当……”

    无数利箭落在裂地狼牙车上,清脆悦耳的金属撞击声叮当作响,却丝毫奈何不了狼牙车,甚至白痕都没一个。

    偶有突破北狄残狼骑的异人或军卒,刀枪剑戟等轰在狼牙车上,同样没法造成任何伤害。那表皮由千年玄铁打造而成,厚不知几许的外壳,根本非人力所能撕裂。

    原本中州城上,布有不少力可洞金穿石,无坚不摧的巨弩车,却在上千家残狼霹雳车的轰击下,要么被紧急拆走,要么被轰碎当场。

    “咔嚓、咔嚓……”

    “滋、滋、滋……”

    沉重辘轳转动声起,裂地狼牙车所过,不管是残第一百二十五章 疯狂的高龚刀断戟,盔甲战马,或者是尸骸杂物,全部被碾得粉碎,压得扁平,无物可挡。

    刺耳难听,令人鸡皮疙瘩顿起的无数金属呻吟起,骨骼碎裂声不绝于耳,在纷乱怒吼喊杀声中颇为清晰,加上令人毛骨悚然的骨骼血肉粉碎声,一**血水从狼牙车底部涌出,浸染地面,使之宛若血色沼泽。

    异人大军忽然发现,即使己方杀到裂地狼牙车旁边又如何?根本就阻挡不了狼牙车的行进。

    或许,只有当狼牙车冲塌城墙,那厚实坚硬的岗岩废墟,才能阻止狼牙车的前进吧!

    “静晴!事不可为!”

    率领重甲长枪兵逼近北狄残狼骑,战况较好的截尘,看向率领重甲刀盾兵冲击北狄残狼骑不成,转向狙击北狄蛮骑的白晨,高声喝道。

    “……”

    白晨看向四面潮水般无边无际,连绵不绝的北狄蛮骑,再看向骁勇作战,挡住大半涌来北狄蛮骑的金狼骑,心中一阵为难,嘴巴蠕动数下,终究什么也说不出来。

    以眼前情况,想要第一百二十五章 疯狂的高龚阻止裂地狼牙车前进,根本是妄想。

    但是,不说如今剑殇所辖的狼军依旧有七八万之数,光是那一万金狼骑就帮他们挡住了身后、身侧的连绵不绝的北狄蛮骑,构筑了数里长的防线。

    他们如果退却的话,剑殇所率狼军也会退却,到时他们大半为步军,连精锐军、王牌军也是步军,如何逃得过无数北狄蛮骑的追杀?

    战也不是,退也不是!

    这等于是个不解死局啊!

    这就是身为炮灰的悲剧,而异人大军,明显被朝廷当成炮灰,偏偏还不得不遵命。

    “主公有言!你们帮忙覆灭残狼骑,到时我方会负责殿后,掩护你们退回中州城!各施其职,各取所需!如果你们提早撤军,我军立刻撤退!”

    就在此时,距离截尘和白晨数十米远的江胜,高声喝道。

    前几句是安慰,是交易,最后一句则是威胁。

    你退我也退,看谁更惨!

    “尼玛……剑殇真算计我们?!”

    截尘脸色一变,破口大骂,已经不再顾及双方良好关系!

    “话不能这么说,主公此计合则两益,分则俱伤。就算没我方,你们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还会更惨!不过是各有所长,分工合作而已!”

    江胜皱眉瞥了截尘一眼,颇为不悦沉声说道。

    “白晨会全军听令,所有成员全力狙杀北狄残狼骑,所有军卒退后抵挡北狄蛮骑!”

    截尘张口哑然,愤愤之色依旧。白晨却是当机立断,高声喝道。

    白晨会成员指的是异人成员,而军卒则是原住民军卒。

    此时,白晨已经隐约清楚剑殇的打算,不得不承认,用异人来克制北狄残狼骑,确实是最佳之策。当然,这是因为如今战局特殊,如果在平原上,白晨绝对不会这么做,会立刻下令撤退。

    白晨疑惑的是,剑殇到底是为什么要覆灭北狄王牌残狼骑,真的是为了狙击北狄,阻止北狄破城吗?剑殇真那么大公无私?!

    “伊利堂(云水帮)听令……”

    白晨会已经决定,截尘和心如云水也不是优柔寡断的人,知道僵局拖得越久,对北狄大军越有利,对己方越不利,迅速纷纷下令。

    ……

    “噗、噗、噗……”

    另一边,剑殇手中银枪挥舞如电,伴随着二十五道银色枪影,利器入体声中,鲜血如柱激射,剑殇每出一招,都有十数个北狄蛮骑被挑落战马,威势无两。

    一万金狼骑则依靠着金盔金甲的防御,加上手中精铜长枪的锋利,宛若礁石硬生生挡住无数北狄蛮骑冲击,还在缓缓前进。

    眼看杀到最近的残狼霹雳车旁,剑殇手中银枪疾刺,点杀周围北狄蛮骑,策马杀到霹雳车后部,左手拔出腰际龙吟剑,力灌宝剑,朝残狼霹雳车的狼尾斩落……

    “吟……”

    剑出龙吟,锋利砍入数尺厚霹雳车的狼尾上,却仅仅陷入一尺有余,并未一剑斩断。

    剑殇皱眉心惊,策马前行数步,选择狼尾最薄弱之处,力灌宝剑,斩落……

    “嗷……”

    “剑指西帝!”

    剑指西帝,三皇五帝剑法第二式,激发刚猛绝伦剑芒,借天地之势,威如主杀之白虎咆哮,具有强大的破甲、穿透等特性,是为撕天裂地之剑,主要增强攻击力。

    “铿……”

    清脆金属铿锵声起,手臂粗,两三丈长的狼尾迎剑而断,跌落地面,沉闷巨响。

    相对于高达二三十丈,长十几丈的残狼霹雳车,这截狼尾看似无伤大雅,但残狼霹雳车的狼锤,却是借助狼尾“甩”出,只需破坏一节狼尾,残狼霹雳车就等于报废了。

    “嗷、嗷、嗷……”

    眼看残狼霹雳车被破坏,周围北狄蛮骑更为疯狂涌至,密集疯狂的狼嚎声起,更多北狄蛮骑聚集而至,冲锋更急。

    此时,庞大的残狼霹雳车,反而成为剑殇及金狼骑的最佳防护之物。

    剑殇依靠无极吞天甲和覆盖金甲的白云马的防御,背靠残狼霹雳车,手中银枪挥舞,不停把冲来北狄蛮骑挑落战马,倒显得游刃有余,至少不用担心四面八方的北狄蛮骑,提防乱射的利箭。

    背靠霹雳车,屹立原地,银枪急舞,一个个北狄蛮骑陨落,很快在剑殇身前堆成数尺高,尸骸狰狞。

    “咔嚓……”

    手持虎王七曜枪的高龔,大枪如棍,狠狠砸落,砸在蛮骑武器上,直接把马上蛮骑砸飞,半空飙血。

    眼看敌军越来越多,金狼骑阵势不停缩紧,浑身浴血的高龔猛然把手中虎王七曜枪放置马腹,跳下战马……

    “小龔!”

    剑殇和一旁的高虹脸色大变,担忧疑惑喊道。

    “喝!”

    却见高龔猛然俯身,双手抱起被剑殇斩落的残狼霹雳车的狼尾,轻喝一声,肌肉凸起,青筋暴露,举起!

    “啊……”

    疯狂咆哮一声,高龔双手抱着两三长长,手臂粗,重达千余斤的狼尾,猛然冲向涌来蛮骑。

    “噗……”

    沉闷巨响,一名纵马而至的北狄蛮骑,直接被狼尾迎面撞飞,鲜血狂喷。

    “喝!”

    高龔双手抱着“狼尾”,暴喝一声,身如螺角旋转起来……

    “砰、砰、砰……”

    沉闷连忙的重物撞击声起,以高龔为中心,方圆数丈内的蛮骑,竟然全被砸飞,连无主战马也被砸毙、砸飞。

    这小半节狼尾,状若放大版狼牙棒,末端粗大如石磨,只是没有狼牙棒的尖刺而已。

    “阻止他!”

    剑殇浓眉大皱,颇为担忧高声朝周围近卫高声喝道。

    “小龔!”

    高虹更是脸色苍白,声音凄厉喊道。

    此时的高龔,根本就是杀红了眼,不顾一切的样子!

    如今战场遍布中州城四方,光是北方战场就纵向数十里,横行数百里,高龔力竭之时,就是他毙命之时,很可能不用敌人出手,自己就累死了。

    计星等近卫宛若见鬼,难以置信看向抱着狼尾疯狂的高龔,却不知该如何阻止,剑殇都一时间束手无策,他们更没则。

    根本连靠近也不行啊,说不定被高龔误杀了!

    “哈哈……爽快!我没事!放心吧!”

    就在此时,却听高龔兴奋、激动大笑着,高声喊道。

    话落,抱着“狼尾”一挥,把奔来的一个北狄蛮骑连人带马砸飞,顺便撞倒了三个北狄蛮骑。

    “呃……”

    众人错愕震惊,既然高龔这么说,那显然还保持着理智,并非众人想象中那般陷入疯狂!

    “他学的到底是什么功法?”

    剑殇心中震撼莫名,转头看向高虹问道。

    高龔天生神力,这个剑殇早就知道。就算不知道,光看高龔这身材魁梧如塔,肌肉盘结如铁的外形,也知道是力量型猛人。

    但是,剑殇却没想到高龔竟然生猛至此。

    “看来,自己确实忽视这个一直站在自己身边的猛人了!”剑殇心中颇为愧疚。

    “《**归元诀》,我只知道对于**,特别是力量有极大效果!天生神力,武勇无畏的人才能修习。”

    高虹脸色稍缓,随口应道,脸色也是颇为意外,显然她也没想到高龔变得这般彪悍。

    这已经超出了常人的力量,可谓非人怪物。

    放在沙场,根本就是个杀戮机器。

    “砰、砰、砰……”

    沉闷巨响连绵,抱着狼尾疯狂的高龔,独自挡住了数十米范围内北狄蛮骑的冲击,使得剑殇、高虹等人暂时得到喘息之机。

    ********

    拜求收藏、推荐、点击!!!!!!

    c!!!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