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八章 兵指狄王
    “呃……”

    刚刚愤怒运气高喝,喉咙沙哑生痛的铁狂孔刚,神情一僵,张嘴无声。

    “猛人啊!不愧为第一个异人将军(只是北地中州城),不愧为剑殇兄弟,果然生猛啊!竟然敢率军冲击北地本部,真当手下狼骑全是最强贪狼骑啊?”

    五品英宁将军王宁,嘴巴大张,双眼发光,满脸佩服、赞叹神情,丝毫不注意仪态连身嚷道,颇有手舞足蹈之势。

    一直沉默寡言,未出一声的李信,眼神精光熠熠,拳头紧握,颇为激动看着“悍不畏死”挥军北狄本部的狼军……

    这才是真正的勇者无畏啊!

    “侯爷!怎么办?他第一百二十八章 兵指狄王可能和神将大人有些关系!但是,这么明显的违反军令……”

    三品平狄将军,李信之父李川,脸露苦笑,颇为为难看向将侯王龁迟疑道。

    “他有违反军令吗?老夫怎么不知道,老夫只知道军事会议上,神将大人的代表亲口说了,他不属于中州军部管辖,我们无权指挥他。所以,他闻金不退也不算违反军令!”

    将侯王龁脸露诡异微笑,颇为疑惑看向李川说道。

    “呃……”

    李川神情一僵,貌似还真是如此,当时他也在场。顿了下,苦笑接道:“那我们怎么办?是否按照计划行事?真不管他了?”

    “不管他!依计行事!”

    王龁几乎是毫不犹豫应道,同时一脚踢出,直接踢在毫无将军之态的孙子王宁后臀,骂道:

    “教导你那么多年,白教了!你就不能有点长进?真以为他就跟你一样随性而为,不懂谋略?”

    王宁神情一僵,颇为无辜、疑惑,反倒是旁边的李信浓眉一皱,若有所思!

    “这小子第一百二十八章 兵指狄王,很善于把握时机!看来早就知道此战凶险,所以提早避开了,有魄力!不知是高人指点,还是自己所为……”

    看着凶悍直冲北狄本部的狼军,王龁神情怪异,喃喃自语。

    ……

    如今狼军虽然只剩**万规模,相对于百万北狄大军,明显颇为孱弱。但是,**万大军发起冲锋,在某个局面来看,同样声势惊人,气势不凡。

    “嗷、嗷、嗷、嗷……”

    狼军此举,确实声势不小,不但震撼了城内无数人,同样引得北狄大军大乱,引得北狄蛮骑大怒。

    潮水般的北狄蛮骑,疯狂狼嚎着,不顾一切冲向狼军,誓要拦截狼军,覆灭挑衅北狄威严的狼军!

    一时间,北方城外战场的战局进入疯狂**阶段……

    狼嚎崩天,铁蹄裂地,血色漫溢。

    “金汗!此乃中原死士,不宜硬拼?”

    狼军此举,自然也引起北狄首领注意。一位身穿金色盔甲的北狄将领朝一位身穿黑底鎏金王袍,衣绣啸月天狼,头戴啸月天狼冠,气质尊贵,英气凛凛的中年人奉劝道。

    大汗,宛若中原皇帝。“大”的意思是至高无上、伟大等意思;“汗”的意思是王、首领等意思。

    金汗,并不是说这黑袍中年人是北狄的最高首领,而是“尊贵的王”的意思。

    “嗯?”

    金王金昌儿脸色一沉,淡淡瞥了眼金甲将领,那蕴含的浓溢杀意,顿时让金甲将军身躯一抖,退至一旁不敢再说。

    北狄一族,向来以骁勇善战,勇不可挡,凶悍无畏闻名!

    堂堂金王,率领数百万蛮骑,如果竟然在数万军队冲击下撤退,还有何脸面率领蛮骑?面对北狄子民?!大汗和各个部落首领会如何看待?!

    宁死不退!

    “噗、噗、噗……”

    剑殇骑乘暗金狼王身先士卒,手中银枪运转如飞,凌厉非常,伴随着数十道银色枪影开路。

    所过之处,鲜血如潮,残肢断体纷飞,根本没一个蛮骑能逼近一丈之内。

    再加上上万身披玄铁薄甲,几乎刀枪不入(相对普通兵器)的狮狼,普通蛮骑如何抵挡得了?

    同出大草原,彼此熟悉的北原骠,在气势汹汹的狮狼群之前,更是心惊胆颤,难以平稳,更让狼军如履平地般势如破竹。

    再后面,又有九千金盔金甲的金狼骑协助,让**万狼军突进之势颇为顺利,潮水般涌来的北狄蛮骑,没有组成有效阵势,根本无法抵挡。

    “疯魔斩!”

    蓦然间,一个北狄偏牙将骑马横在剑殇身前,手中长柄大刀带着凶邪黑风迎面斩向剑殇,凶威赫赫。

    “轰……”

    剑殇银枪点出,轰然巨响。

    “唏呖呖……”

    暗金狼王前爪一抓,抓烂北原骠马首,使得北原骠哀鸣一声,瘫软倒地,甩落北狄偏牙将。

    “咔嚓……”

    暗金狼王快步赶上,一口咬在惊慌坐骑的偏牙将喉咙,毫不停顿咬着偏牙将尸骸继续前冲!

    闯过最初的疯狂北狄大军,冲出七八里距离,疯狂涌至的北狄蛮骑,忽然越来越少,原本极为疯狂的北狄蛮骑,忽然齐齐转向,杀向中州城……

    “嗯?”

    北狄大军的异状,冲锋的顺利,引得剑殇等狼军诸将颇为错愕疑惑。

    “噗、噗、噗……”

    银枪挥舞,挡在身前的十数个蛮骑迎枪跌飞,毙命半空。

    上万狼骑疯狂涌至,凶悍击溃前方北狄蛮骑,虽然大半蛮骑都只是跌落战马,并未毙命,却被紧随而至的金狼骑、狼军击杀当场。

    眼前情景大变……

    五百米距离,再无一个北狄蛮骑。

    五百米外,十数丈高的小山丘上。

    一个身穿黑底鎏金王袍,衣绣啸月天狼,头戴啸月天狼冠,气质尊贵,英气凛凛的中年人,昂然而立,古井无波双眼直视勇不可挡,身先士卒的剑殇,神情淡漠。

    正是金王金昌儿,而北狄大军的散开,继续冲向中州城,就是他亲自下令的王令。

    金王周围,三四十个身穿金、银、赤、黑等各式异族盔甲的北狄蛮骑拥簇。

    四周,一万身穿黑紫相间诡异严实盔甲,上刻诡异图案,只露出双眼,背披紫黑色绣有天狼图案披风,骑乘覆盖紫黑色薄甲,毛发亮金金狼的贪狼骑,静立不动,宛若雕像般看着冲来狼军,那平淡而兴奋、嗜血的视线,格外慑人。

    山丘山腰两侧……

    左右两侧,各一万身穿黑盔黑甲,上刻血色诡异图案,只露出小半面孔,背披赤黑色绣有凶狼图案的披风,骑乘覆盖赤黑色薄甲,毛发赤红如血血狼的凶狼骑;

    这是剑殇视线所见情景,一万贪狼骑,两万凶狼骑之后,还有密密麻麻骑乘覆甲北原骠的精锐北狄蛮骑。

    很显然,这是北狄首领让精锐北狄蛮骑退开,打算以三万狼骑,硬挡违抗退军军令的“大秦死士”的刺杀!

    你要战,我就战!

    北狄金王,绝不怯战!

    c!!!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