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五章 彪悍南蛮军
    “什么?”

    在场诸将,包括剑殇,齐齐脸色大变看向那斥候。

    特别是剑殇,更有点昏天暗地的感觉。虽然目前还没有对付南蛮东夷的正确方法,但百步已经走了九十九,就差最后一步……

    更重要的是,江阳城破,等于剑殇的系统任务失败了!

    “什么时候的事?江阳城完全沦陷了?情况如何?”

    诸将心思各异,焦急、担忧等神情露于言表,高虹冷静追问道,连续问了几个问题。

    “禀告大人!两个多时辰前,江阳城城墙被攻陷,南蛮东夷杀入城内,并非完全沦陷,至于如今形势,属下无法断定!”

    斥第一百三十五章 彪悍南蛮军候迟疑了下,依照自己所知老实应道,至于目前如何,那就不清楚了,揣摩、推算、猜测等也不是他职责范围内能做的事。

    “两个多时辰前……”

    虞卿身躯一软,似乎失去力气般,眼神迷茫看向江阳城方向,颇为绝望喃喃自语。

    “全军听令!”

    剑殇做了个深呼吸,猛然站起喝道,引得诸将纷纷侧目,剑殇高声下令:

    “立刻全军开拨,尽快赶往江阳城。金狼骑、金狼次骑随本座先行一步!”

    “主公?!”

    “将军?!”

    狼军诸将和虞卿、公孙龙、李同等人意外、惊讶看向剑殇喊道。

    “尽人事,听天命!”

    剑殇大手一摆,称声喝道。

    话落,不再理会诸将,毅然朝不远处暗金狮狼狼王走去。

    “金狼骑、金狼次骑迅速集合!”

    诸将微楞,金狼骑统领高龔率先运气高喝,在昏暗寂静的夜色中,声传数里远,金狼次骑统领计星迅速起身,集合金狼次骑。

    “大第一百三十五章 彪悍南蛮军人?”

    李同战意凌然,看向虞卿和公孙龙询问道,毕竟他此次是负责两人的安全而奉命随行。

    “去吧!有七万狼军护行,绝无危险!”

    虞卿沉默了下,摆手应道,颇为绝望的神情中隐有希翼之色。

    江阳城破已经是事实,但江阳城好歹是大城级别城池,内有数百万子民,数十万军队,或许没那么快覆灭,特别是虞氏一族,不但是江阳城第一家族,还是天下闻名的炼器世家,应该能抵挡一段时间。

    这也是剑殇所谓“尽人事,听天命”的真正意思,如果江阳城已经全部沦陷,剑殇也不会连夜赶路,冒险袭杀蛮夷。

    ……

    一柱香时间后,金狼骑和金狼次骑集结完毕,由剑殇亲自率领,率先行军。

    此次,以剑殇为首,高龔、养凝、高虹、计星、李同等五位将领跟随,率领两万精锐大军及,加速赶往江阳城。

    “月华天狼阵!目标……江阳城!”

    “急行军!”

    剑殇从高龔手中拿过盘龙亮银枪,举枪一挥,掠起阵显眼银色光芒,高声喝道。

    天狼战旗咧咧挥舞,夜色照耀下,银光璀璨,旗帜上天狼栩栩如生。

    “嗷、嗷、嗷……”

    万狼齐嗥,一万狮狼仰天嚎叫,状若啸月,惊扰夜色,响彻天地。

    “得、得、得……”

    铁蹄如雷,一万战马扬蹄,两万狼骑宛若两万狼群,以普通骑兵两倍以上的速度,全速驰骋。

    ……

    一个时辰后,天际泛白,旭日初升。

    原本狼军需要六七个时辰的三百八十里路程,两万狼军以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赶到。

    此时……

    江阳城中,烽火熊熊,浓烟滚滚,远眺江阳城,宛若末日夕阳般。

    江阳城外,城墙龟裂,尸横遍地,满地狼藉,既有宛若楼阁,匍匐在地的巨大蛮象尸骸,又有青光流转的藤甲兵,一手持藤甲盾,一手持斧的蛮兵,也有一手身穿服饰怪异的东夷浪人,身穿黑色紧身服的东夷鬼忍,还有半人多高,近丈长,宛若普通霹雳车缩小版的简略投石车,这是比较罕见的投石车兵。

    城外狼藉战场上,无数数尺利箭、数丈巨弩遍布四处,宛若丛生灌木丛。二十几丈高的城墙龟裂处处,近半坍塌,最大两处窟窿是城门左右,宽约数十米的通道,这就是蛮军入城之处,而城门已经被彻底堵死,根本无法通行。

    “冲!”

    赶到江阳城城外,看着城外排列为方正阵型的一万蛮兵,密布蛮兵方阵之后的一千投石车兵。剑殇脸色郑重,硬着头皮挥枪高声喝道。

    南蛮兵,是南蛮特有兵种,斧盾兵的强化兵种,防御强悍,攻击犀利沉猛。虽然属于步兵类型,但对上骑兵也毫不逊色,配备藤甲盾牌的蛮兵对弓箭也有一定程度的抵抗力。

    投石车兵,一般由三个兵卒操控,一个人也能推动。攻击间隔是所有兵种中最长的,可以进行远程的抛射攻击,也是唯一普通攻击就能造成大范围伤害的强力远程兵卒,一般用来远距离、大范围的覆盖攻击,也是攻陷城池的方便实用的利器。与操控“守城器械守城弩”缩小版,拥有超长攻击距离,攻击范围精细的弩车兵并称。

    习惯了骑兵强势冲杀的剑殇和狼骑,忽然对手如此特殊的敌军,有点不适应,也有点头疼。

    只是,战况危机,也容不得剑殇多考虑,只能硬着头皮硬冲了!

    面对气势汹汹,威势凛然的两万狼骑,一万南蛮兵阵势不动,宛若藤甲城墙般静立。

    “砰、砰、砰……”

    “呼、呼、呼……”

    双方隔着上千米距离,巨大辘轳转动、弹跳声起,上千个人头大小的石球从南蛮兵阵后掠起,宛若流星雨轰向冲来狼骑,威势赫赫。

    “天罡震裂!”

    剑殇一骑当先,武将技激发,手中银枪光芒大作,一枪扫在砸来石球上,击飞石球,被震得手臂发麻,虎口生疼。

    “咔嚓、咔嚓……”

    密集的沉重打击声起,上千石球落下,冲在最前方的六七百金狼骑被砸落狮狼,其中更有上百金狼骑被砸飞,上百狮狼被砸死或砸伤。

    这就是投石车兵的威力,连轻松以一当十的金狼骑也难以匹敌,便是江阳城城墙,也是被五千投石车兵硬生生砸裂,而后被轰塌。

    双方甫一接触,激发就损失了六七百金狼骑,令剑殇眼皮直跳,心疼不已。

    所幸金狼骑身上的玄铁盔甲防御极强,只有极个别倒霉被砸死,绝大多数只伤不死,但也受伤不轻,因此失去战斗力,无法再进行冲锋了。

    “杀!”

    再心疼,也不能半途而废,何况投石车兵攻击bt,但间隔时间长。

    剑殇凶性大发暴喝一声,双腿一夹,速度剧增冲向蛮军阵势。

    千米距离,以金狼骑的恐怖速度,大约需要上百呼吸(两百多秒),而投石车兵能攻击三次左右。

    狼骑要争取的就是这段时间,以五分之一伤亡为代价,尽快进行接触战,容不得丝毫迟疑。

    “昂、昂、昂……”

    就在此时,一阵沉闷回响,大音希声的声响起,狼骑前方的江阳城两大城墙通道,各自出现数十只庞然大物,高约五六米,宽约三四米,重有十几万斤,彻底把两个通道堵死,也堵死了狼骑的希望。

    **********

    拜求收藏、推荐、点击!!!!!!!

    c!!!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