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六章 西楚霸王
    只见,这些庞然大物身披绿色千鳞藤甲,宛若披着张凉席,千鳞藤甲覆盖头、尾,垂落地面,离地约三尺距离。象背绿色千鳞藤甲之上,覆盖着层嫣红锦缎,锦缎上以藤条绑着个方箱(如同塔楼),里面驻有四名战士,为首为驭者,手持刺棒指挥、驾驭战象,左、右、后三方各是一名硬弓神射手。

    正是南蛮的王牌兵种藤甲象兵。

    南蛮象肩高约五米,体重五到十吨。头大,耳大如扇。四肢粗大如圆柱,支撑着巨大身体,膝关节不能自由屈曲。鼻长几与体长,呈圆筒状,伸屈自如;鼻孔开口在末端,鼻尖有指状突起,能拣拾细物。还有两个洁白第一百三十六章 西楚霸王如玉,两三米宛若獠牙的象牙。南蛮象本就力大无穷,皮糙肉厚,几近刀枪不入,再加上轻便而刀枪不入的藤甲,更可横行无忌,更加势不可挡。

    藤甲象兵出现,显然要堵死通道,让城外援军无法支援城内。但事已至此,别说象兵堵路,就是刀山火海,狼骑也得硬着头皮往前冲,否则要么伤亡惨重就此落荒而逃;要么被投石车兵当活靶子轰杀。

    “咯、咯、咯……”

    暗金狼王速如旋风,一骑当先,领先后方金狼骑上百米,在投石车兵还未发起第二波攻击时,就杀到斧盾南蛮兵阵前,剑殇力灌银枪,武将技“银光掠影”激发。

    枪影如龙,银光迅掠,二三十道枪芒点刺在藤甲盾牌上……

    宛若打击硬厚皮革的密集敲打声起,剑殇阵前十几个斧盾南蛮兵被震退一步,却依旧屹立不动,银枪也没剑殇想象中那般轻易穿透藤甲盾牌。

    “咦?”

    冲势顿止,剑殇惊诧,仔细一看,那半人大小藤甲盾牌,竟然是数层藤甲叠加而成第一百三十六章 西楚霸王。

    “砰……”

    反倒是暗金狼王,直接一头撞在正前方南蛮斧盾兵的盾牌上,直接撞飞,趁势突入一段距离。

    “咔嚓、咔嚓……”

    硬物撞击声起,剑殇左、右、前三个方向,七八个藤甲盾牌高举,两两相连,围死剑殇。

    数道寒芒掠起,藤甲盾牌之后,五六把中柄斧头从盾牌间隙,斩向剑殇。

    “叮叮当当……”

    剑殇持枪疾挥,枪影凛冽间磕飞、磕偏劈来斧头,顺便划掠藤甲盾牌之上,却依旧奈何不得藤甲盾牌。

    银枪疾挥,硬生生循着盾牌间隙刺入,绕过盾牌刺杀南蛮兵,却立刻有南蛮兵补上。

    剑殇身陷阵内,每杀一个兵卒都得耗费不少心力,不由涌起阵无力感。

    “呼、呼、呼……”

    第二波石雨掠起,又有两三百个金狼骑应石倒下,紧随金狼骑之后的金狼次骑倒是被砸落四五百人,阵脚微乱。

    “咻、咻、咻……”

    冲锋如风,悍不畏死。金狼骑拉近距离,数千枝利箭宛若雨点射向南蛮盾牌兵阵营,却仅仅射杀上百南蛮兵,作用不大。

    “咦?”

    宛若身陷沼泽,正苦思破阵之法的剑殇,关注战场变化,自然也把狼骑的伤亡看在眼里,特别是金狼次骑,因为精铜盔甲比不上玄铁盔甲,伤亡更为惨重,每波石雨都能击落七八百个金狼次骑。

    就在此时,战场东面忽然出现黑压压一大片黑影,全都是步行,却是速度极快,丝毫不下于普通战马的速度。

    “江东义士?”

    看到这批要么身穿粗布麻衣,要么身穿紧身武服,要么身穿锦衣,服饰不一的“不速之客”,剑殇迅速想到其来历,也只有江湖豪侠组成的“江东义士”,才会这么混乱且身手轻快。

    再仔细一看,这些江东义士,跑得最快的却是三个年轻人。

    为首一个最为耀眼、最为生猛,身高八尺有余(约一米九),国字脸,浓眉星目,虎背熊腰,身穿棕色紧身武服,肩扛等人高,三人合抱的青铜三足鼎,保守估计两三千斤。

    扛着个数千斤的三足铜鼎,竟然还健步如飞,跑在最前面。

    这该是何等神力?!这该是何等神人?!

    甫一出现,所有关注者都是头皮发麻,凉气倒吸。

    “力拔山兮气盖世!”

    剑殇手中银枪挥舞如电,抵挡着南蛮兵围攻,脑际立刻浮现出千古名句。

    如此神人,除了“羽之神勇,千古无二”的西楚霸王项羽,还有谁有这么生猛?!

    不愧为华夏数千年以来最为勇猛的猛人,千古无双!

    项羽左右,左边是个身高七尺,手持近丈熟铜棍,五官俊朗的少年;右边是个上身**,肌肉盘结如钢,身穿麻裤,手持狼牙棒的九尺壮汉。

    两人亦步亦趋紧随项羽,三个年轻人领先上百米距离。

    根据情报所知,这两人应该是项羽的兄弟龙且,也就是项羽的母亲龙氏的侄子;另一个却是江东义士季布。

    再往后数百人,基本都是手持长柄重武器,引得剑殇一阵疑惑,毕竟天生神力的人是不少,但也不可能这么多。

    ……

    江东义士一出现,顿时有三千左右规模的南蛮兵迎面布阵,又有约三百架投石车兵转移方向,石球如雨。

    项羽身先士卒,直接盯着三足青铜鼎前冲,便是足可轰烈城墙的石球,也无法阻挡项羽的脚步半分,冲势不减反增。

    倒是龙且和季布,熟铜棍和狼牙棒挥舞,砸飞一颗颗数十斤重的石球,脚步倒是因此放慢许多。

    “咔嚓、咔嚓……”

    手持三足青铜鼎顶在身前,宛若蛮牛冲在最前面的项羽,最先到达南蛮兵阵营。

    青铜鼎挥舞,密集硬物碎裂声起,一个个南蛮兵应鼎抛飞,连守城巨弩才能穿透的藤甲盾,也被直接砸碎。

    手持青铜鼎的项羽,身如螺旋撞入南蛮兵阵营,所过之处,一个个南蛮兵宛若“泥巴”四溅、抛飞,竟然没挡住项羽脚步分毫。

    等龙且和季布赶到南蛮兵阵营,项羽已经独自杀入南蛮兵阵营近半;等身后江东义士赶到南蛮兵阵营,项羽已经独自贯穿南蛮兵阵营……

    什么是万夫莫敌?!

    这就是!

    防御无双的南蛮兵组成阵势,竟然被项羽单身一人硬生生贯穿。

    此时,剑殇终于明白为什么跑在最前面的江东义士都手持重武器了,因为这是对付南蛮盾牌兵的最佳办法,直接以力破盾,砸出一条血路!

    “昂、昂……”

    眼看项羽身先士卒贯穿敌阵,冲向右边城墙通道,象吟声起,最前方一批战象猛然前冲,无坚不摧的象牙、无物可挡的象首、宛若天鞭的象鼻。

    “砰……”

    震响沙场的巨响声起……

    无数人满脸不敢置信,嘴巴大张,瞠目结舌!

    项羽竟然躲也不躲,直接手持三足青铜鼎砸在战象额前,两根象牙如箭断折、激射。

    时间静止,空间停顿!

    项羽后退三部,一步一个脚印,入地数尺,三足青铜鼎依旧在手;

    战象纹丝不动,背上四个蛮兵全被震飞……

    片刻,战象缓缓倾倒……毙命!

    “我靠……”

    剑殇心中呻吟,甚少骂人的剑殇也忍不住想骂娘了!

    ***********

    西楚霸王出现了,虞姬还远吗?刘邦在哪?还有那最毒妇人呢……

    拜求收藏、推荐、点击!!!!!!

    c!!!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