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五章 形势突变
    观察四周,象兵只剩小半,也就上千,以史冀、江胜之能,覆灭自然没问题,也要不了多长时间。

    此时,东夷军已经基本覆灭,除了若隐若现的战忍,那些十字弓兵和浪人已经看不到身影,残狼骑逐渐聚集到通道口,战象阵营之后。

    “走!”

    剑殇朝手持碎岳錾金镗肆虐的高龔及狼骑近卫吩咐了声,手持银龙裂天戟数个跳跃,最后跳下象背,骑乘暗金狼王朝前方奔去。

    “咧、咧……”

    骑乘暗金狼王的剑殇来到阵前,天狼战旗应付急舞,旗帜上绣着的天狼,在昏暗月色照耀下栩栩如生,似乎随时咆哮而出。

    “第一百五十五章 形势突变咔嚓、咔嚓、咔嚓……”

    沉重盔甲摩擦声、颤动声起,四面八方的残狼骑不停聚集到剑殇身后,排列成长约两里,宽数十米的阵型,还在持续增加,虎视眈眈看着靠近的南蛮斧盾兵。

    一方是得自最强蛮夷之北狄的高级特殊兵种……残狼骑。

    一方是四方蛮夷中相对攻击力最弱,以藤甲闻名的南蛮低级特殊兵种……南蛮斧盾兵,除了那藤甲盾,其实跟普通兵种没啥两样。

    双方的战斗,根本不会有什么悬念,如果是藤甲兵,或许才能一拼!

    一看到身穿玄铁盔甲,手持玄铁长枪,骑乘凶悍狮狼的残狼骑,如潮涌进的南蛮大军速度稍缓,显然他们也知道残狼骑的凶悍。

    “昂、昂、昂……”

    沉闷洪亮且略显暴戾的象鸣声起,嘶鸣声有别于藤甲战象,数十个骑乘巨象的身影加快速度,缓缓出现阵势前方,宛若小山丘般气势磅礴。

    “嗯?”

    剑殇浓眉一紧,却没多么在意。

    除非藤甲象兵,其余能骑乘第一百五十五章 形势突变藤甲战象者,自然是南蛮将领,眼前巨象大约二十几骑,骑乘者都是身高十尺以上的将领。

    值得一提的是,这二十几只巨象,都比其余巨象大上一圈,其中九只则明显异于藤甲战象。

    肩高约七八米,重达十吨以上,肌肤皱褶且黝黑,看上去像玄铁鳞甲,剑殇很怀疑守城巨弩能否穿透,而且这些巨象身上,还是披上了层藤甲,只是没藤甲战象般背有藤架,有四人居于象背,却是只有一个南蛮将领,手持丈八以上的超长武器。

    两相对比,骑乘狮狼或战马的残狼骑,在这种黑色巨象身边,就像是孩童和成年人的区别,估计只有被虐的份。

    “此战我等认输,也不想再战,让我们离去,化干戈为玉帛如何?”

    剑殇骑乘暗金狼王,高龔在左,养凝在右,虞姬在后,静视着那二十几个南蛮将领靠近。走在最前方的一位高约十一尺的蛮将忽然朗声说道,声若洪钟,粗犷而洪亮。

    “呵呵……”

    剑殇忍禁不禁轻笑出声,没想到对方却说出如此令人意外的搞笑的话语来。

    “我知道你是此处主事者,战或不战,就在你一念之间。如今我等依旧拥有十万大军,并非无一战之力,只是不想再造杀虐,徒增伤亡,给个话吧!”

    看剑殇笑出声,南蛮大将眉头大皱,耐着性子再次高声喝道。

    蛮夷就是蛮夷,如此形势竟然还妄想罢手言和?如果自己率军大军去南蛮屠戮个部落,然后说我不想打了,免得两败俱伤,不知道南蛮是否会答应?

    “江东义士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任由这些南蛮大将撤走,也不追击?”

    剑殇皱眉想着,懒得应话,轻喝一声,银戟一挥,率先朝南蛮大将冲去。

    “杀!”

    “杀!”

    已经聚集而至的近万残狼骑,齐齐暴吼一声,势若波涛骇浪冲向数量十倍于己的南蛮大将。

    “唯一的生路,就在眼前!杀!”

    看剑殇此举,南蛮大将眉头大皱,脸色一沉喝道,手中两丈长铁蒺藜骨朵一挥。

    “昂、昂、昂……”

    象鸣夜色,以二十几个南蛮将领为首,十万南蛮斧盾兵紧随,气势如虹。

    “天狼啸月!”

    “嗷……”

    剑殇心中冷笑一声,武将技激发,一只金色巨狼凝聚成形,仰天长啸,在夜月之下,气势更猛,凶性更浓。

    “嗷、嗷、嗷……”

    天狼啸月,万狼紧随,近万狮狼齐嗥,威凛月夜,势若天崩。

    “昂、昂、昂……”

    冲在最前方的二十几个象骑,大半忽然停止冲锋,却在蛮将驾驭中,并发狂,那九只黑色巨象,竟然恍若未闻,反而凶性大发,冲速不减反增。

    “怎么回事?应该不仅是蛮将的缘故吧?才九只巨象,竟然不怕万狼威胁,如此一来,还有什么克制得了象兵?”

    剑殇惊诧,转头看向身后虞姬询问道,至于高龔、养凝等近卫,都是随自己从北方南下,自己不清楚,他们自然也不清楚。

    “这是极南之地的暹罗巨象,极为暴戾嗜血,以肉为食,是象中之魔,刀枪不入,力大无穷,并不怕狮虎狼群,反而以之为食。不过,毕竟还是象,和蛮象的弱点一样,长鼻是其武器,也是唯一能威胁它们的地方!”虞姬脆声解释道。

    “呼……”

    剑殇本就在最前方,再加上暗金狼王的速度,率先接触敌军,猛烈破风声起,暹罗巨象的长鼻宛若长鞭一甩,卷起凌厉沙石,威可碎岳赶山,沙雾弥漫。

    “天罡震裂!”

    以暗金狼王的凶悍,面对暹罗巨象的攻击,也只能暂避其锋,移开躲避。剑殇手中银龙裂天戟一挥,在罡气包裹下犀利刺出……

    “昂……”

    长鼻是暹罗巨象唯一的弱点,却没想象中那般孱弱。以银龙裂天戟的锋利,加上“天罡震裂”增幅,剜下大块血肉,没想象中那般直接斩断,反倒激得暹罗巨象凶性大发,怒吼一声,势若山倾撞向剑殇,加上象背上蛮族大将的铁蒺藜骨朵,逼得剑殇不得不远远避开。

    “砰、砰、砰……”

    沉闷密集的撞击声起,凶悍的残狼骑,在巨象之前,只有被撞飞的份,所幸残狼盔甲品级不低,狮狼也不比战马,残狼骑没有直接被践踏致死或撞死、鞭死。

    残狼骑撞在南蛮大军中,南蛮斧盾兵把手中藤甲盾一挡,硬生生挡住了残狼骑的冲击、玄铁长枪的突袭。

    残狼骑有剑殇意料中的强悍防御,也没意料中的凶悍杀伤力!

    “住手!”

    就在此时,剑殇猛然脸色一变,驾驭暗金狼王远远退开,运气暴喝,声传十数里远。

    “咧、咧、咧……”

    天狼战旗咧咧挥舞,残狼骑纷纷退开,便是打算誓死一战,杀出生路的南蛮大军,也疑惑住手,紧盯退开的残狼骑,并未纠缠。

    可以的话,南蛮大军自然也不想跟玄铁盔甲包裹,凶悍精锐的残狼骑激战,没什么胜算啊。

    **********

    拜求收藏、推荐、点击!!!!!!

    c!!!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