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章 始皇之谋
    剑殇话语刚落,又有两名近卫扛着堆满金银珠宝的箱子入内。

    “仇公公万里迢迢前来宣旨,如今既然已是自己人,自该另有赏赐!”

    剑殇脸色平静,紧紧盯着仇公公再次说道,对于仇公公的贪婪爱财已经极为厌烦,连话都懒得多说了。

    “主公万岁万岁万万岁!”

    此次仇公公更夸张,兴奋激动拜倒,高呼万岁。

    只是在剑殇等人看来,仇公公更像是在为自己得到如此多财富而欢呼。

    忠诚度90。

    此次金银珠宝,和上一箱差不多,却仅仅提升了九点忠诚度,剑殇心如滴血,陷入沉思。

    渡厄之眼第一百七十章 始皇之谋,激发!

    “主公如此厚赏,如此重视咱家。如果咱家背叛赵大人、背叛朝廷,主公是否会保咱家?将来主公若是崛起,会如何对待咱家呢?”

    “呼……”

    感受到忠诚度90的仇公公的心中忧虑,剑殇大呼了口气,脸色好看许多,语气平和微笑接道:

    “如今异族将平,天心难测!本座对于未来之路颇为迷茫,公公若能指点明路,可为亚父。将来本座若能得嗣,可为嗣子之师!本座必保公公将来荣华富贵,安享红尘。”

    之前剑殇虽然说这些金银珠宝得自蕴龙城战利品,其实是来自被屠城的江阳城,蕴龙城这小地方哪有这么多财宝?

    如果如此多财富还无法撼动仇公公,剑殇已经打算冒险一搏,抢回财富,扣押仇公公刑事逼问了。

    虽然拿下仇公公的可能性很低,但剑殇可管不了那么多,反正圣旨到手,至少不会让仇公公拿走如此多狼骑生命换来的财富。

    再则,从此事也可以看出,人的**并非一成不变,不同第一百七十章 始皇之谋的时候会有所改变。这让剑殇对于降服公孙龙、李同两人更有信心。而且每个属下的忠诚度,九十点应该是个分水岭,就如属性值之九十点,过了便是先天之境那般。

    “主人如此厚待,老奴惶恐,誓死效忠主人,为主人千秋霸业而粉身碎骨!”

    剑殇话落,仇公公“娇躯”一振,匍匐在地,感动万分尖声嚷道,白脸热泪横流,看上去就像是一把鼻涕一把泪。

    连称呼也从主公换成主人。

    “呃……”

    众人错愕,剑殇看着感动得一塌糊涂的仇公公,颇为无语。

    这不过是剑殇想起太子太傅和西楚的亚父范增,信口胡诌,空头支票开得当当响,仇公公还信以为真了?

    或许这就是原住民和异人的差别吧,誓言什么的,异人向来是说过就忘。

    有过感情经历的异人,肯定都有过山盟海誓,又有哪人做到过?山盟海誓说得越多,就表示说者越心虚,越不可能实现。

    忠诚度:96;

    无语之际,剑殇再次查看仇公公的属性,没想到一张空头支票,竟然换来仇公公忠诚度的暴增。

    要知道,突破九十点忠诚度,可谓铁杆;突破九十五点,差不多就是死忠了!

    在剑殇心中,自己只是信口胡诌,但是在仇公公心中,剑殇既然当着诸将之面这么说,那心中肯定确实这么想,肯定是真心,将来肯定会做到。

    “主人可否屏退左右?老奴想与主公私下商谈要事!”

    剑殇无语间,残影掠起,仇公公站起,身躯笔直,一副视死如归,士为知己者死的姿态,没人看清仇公公到底如何站起。

    “戏肉来了!看来两大箱金银珠宝没白费,仇公公果然有秘密,一般的宦官,哪有如此高实力?”

    剑殇大喜想道,随即看向左右嚷声道:

    “高虹留下,其余全部退下!”

    “主公?”

    高龔、计星、养凝等部分人担忧喊道,眼神却纷纷看向仇公公。显然在担忧仇公公实力这么高,自己这些人退下,万一他行刺主公怎么办?

    “退下!本座一见公公,便如遇亲人,普天之下想谋害本座者比比皆是,但肯定不会是公公!”

    剑殇脸色一沉,语气不悦,神情严肃呵斥道。

    这么肉麻的话,剑殇都不知自己怎么说出口,但是在仇公公耳中,却是再次感动得一塌糊涂。

    高龔等人也没认真想想,仇公公明显是先天强者,如果真要刺杀剑殇,这么近的距离,高龔、养凝及近卫能有什么用?

    “属下告退!”

    听剑殇这么说,诸将知道剑殇意思已决,脸露担忧、不忿纷纷告退。

    片刻间,偌大议事厅,就剩剑殇、仇黎和高虹三人,最近的人也在百米开外。

    “咯吱……”

    仇公公双眼一闭,感受众人已经退出窃听范围,随手一挥,木板摩擦声起,大门自动关闭,使得议事厅内光线昏暗。

    “这些宦官,是不是坏事做多了?习惯性动作?已经没人了,非得把气氛搞得这么阴暗才能密谈?”

    剑殇和高虹眼神复杂对视一眼,心中嘀咕,但对于仇公公的实力,却是颇为肯定。

    挥手关门,剑殇也能做到,但剑殇需要使用念力异能,而仇公公却是凭借本身实力,没法相提并论。

    “拜见主母!”

    关门之上,仇公公第一件事却是朝高虹深鞠一躬,幅度超过九十度,可见礼仪之重。

    因为剑殇全部屏退,就留下雍容温婉的高虹,在仇公公心中,高虹肯定是剑殇的红颜知己,自己未来的主母,不管是为亚父还是“太师”,都应该讨好。

    剑殇无语,也懒得多说,静待下文。

    高虹霞烧双颊,偷偷看了眼剑殇,看剑殇没否认,不由心跳加速,浮想联翩。

    “主母恕罪!恭喜主人蒙受天恩,艳福齐天,洪福浩荡!”

    紧随着,仇公公又先是朝高虹告罪,而后精神大振朝剑殇恭贺道。

    “哦?”

    剑殇疑惑应了声,看着仇公公不语,高虹正胡思乱想,更没多说。

    “主人深得商公公、蒙少爷、王世子推崇,已入天心。加上天恩独宠的十公主青睐。老奴此次前来,其实还有第二道圣旨,乃是天恩传召,可惜被赵大人截留!”

    语不惊人死不休,仇公公忽然说出让高虹和剑殇疑惑万分,心中震动的话。

    “什么意思?什么天恩传召?”

    高虹沉默揣摩,剑殇则是眉头大皱直接询问道,反正以仇公公的忠诚度,没必要揣摩,省得误会。

    “就是十公主倾心主公,圣上想看看主人是何等人杰,有意思会招主人为驸马!”

    仇公公偷偷看了眼沉思的高虹,硬着头皮应道。

    “什么?秦始皇不是打算把十公主下嫁给杀神白起之子白仲吗?”

    高虹神情一震,倒没仇公公想象中那般反应剧烈,勃然大怒。反倒是剑殇意外非常瞪着仇公公问道。

    “哼!那不过是白氏一族自以为是罢了!白起神侯嗜杀暴戾,兵权在握,谤大于誉;白世子野心勃勃,心机深沉,心性歹毒。圣上心明如镜,独宠十公主,哪会甘愿让十公主下嫁白世子!”

    仇公公颇为忌惮冷哼一声,连声应道,顿了下,苦笑摇了摇头,忧虑接道:

    “不过,普天之下,谁敢得罪白起神侯?便是其余散仙也是极为忌惮。如果没人敢与白起神侯抗衡对峙,圣上为天下苍生着想,终究也会无奈把十公主许配给白世子,稳住白世子的野心!”

    “那也不可能是我吧?连散仙也不敢招惹白起神侯,我想抗衡对峙还差了十万八千里啊!而且,这跟赵高有什么关系?他为什么要截留第二道圣旨?别告诉我赵高会跟白起神侯勾结,那根本不可能,白起神侯巴不得赵高早死呢!”

    剑殇颇为无语问道,皱眉疑惑万分,如果不是相信仇公公高达九十六的忠诚度,就该认为仇公公是在虚言恫吓,故布疑阵了!

    *********

    拜求收藏、推荐、点击!!!!!!

    c!!!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