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一章 暴政之因
    “主人妄自菲薄矣!天降异人,改天换地。异人之能量,难以想象,苍天难测,道之变数。主人不只是少数五品异人将军之一,更是第一个异人侯爷。加上异人万死不灭,白起神侯想杀者,除却站在世界巅峰的极个别人,谁也跑不了,连个别巅峰之人也不敢轻捻其锋。唯有异人不死不灭,可以与之抗衡!即便不能抗衡,至少也能造成无限困扰,拖延时间啊!”

    仇公公沉思着迟疑应道,语气中颇为嘘吁,显然实情如此,便是八大散仙,也是对杀神白起极为忌惮。

    “哦?”

    剑殇不置可否应了声,也不反驳。

    其实是原住民不了解第一百七十一章 暴政之因异人,不知道异人最多只能死十次,而且死亡次数过多,会波及现实,如非逼不得己,哪个异人会嫌命长?

    何况,这个世界,有的是手段逼人自杀。

    比如生擒某人,关个十年八载,十一个异人肯定有十二个选择自杀解脱。

    “至于赵大人!异人传言:‘赵高者,诸赵疏属也。赵高昆弟数人,皆生隐宫,其母被刑僇,世世卑贱’,自然对大秦怨恨颇深;另有种说法,赵大人很可能是大赵遗民,奉命卧底大秦,霍乱天下。不管是事实如何,赵大人所作所为都非正理。虽然赵大人与白起神侯并不对付,却也希望白起神侯有勇气叛乱。圣上想考验主人,让主人制衡神侯,赵大人自然不会让圣上如意!”

    看剑殇没有反驳,仇公公紧随说道,顿了下接道:

    “其实,老奴此次前来,便被赵大人面授机宜。如果主人忠于朝廷,忠于圣上,就掩盖十公主青睐,圣上关注主人之事。如果主人大逆不道,心无君主,则告诉主人第二圣旨,让主人前往帝第一百七十一章 暴政之因都,搅浑局势!”

    “这对赵高有什么好处?典型的唯恐天下不乱啊!”

    剑殇摇头嘘吁叹道,宦官果然bt,心理扭曲,典型的损人不利己的事也乐在其中,奸人的代表啊。

    或许,富可敌国,权倾天下的宦官,已经闲得蛋疼,还连蛋都没,除了霍乱陷害来自得其乐,已经生无乐趣了吧!

    “主人英明,一语中的!以老奴揣摩,赵大人还真是如此心性,可惜老奴并非赵大人心腹,不知其中原因。以老奴猜测,赵大人如今虽然权倾天下,却深受制肘,受人摆布,比如吕国相、赵太后、白神侯等等。如果天下大乱,圣上忽薨,赵大人身为皇子之师,兼行符玺令事,自然可以为所欲为,指鹿为马!”仇公公佩服万分连声附和道。

    “秦始皇身为千古一帝,雄才大略,手段惊人,难道真对赵高所为一无所知?”

    回想华夏明皇,如秦始皇、汉高祖、唐太宗、乾隆大帝等等,驾崩后都会有个绝世大反派名传青史,剑殇真搞不懂,以这些明皇的心机手段,为什么会留下如此祸患?难道留个大反派更能突显他们的英明神武?!

    “圣上上通天心,下明民意。如何不知?以老奴猜测,圣上只是顾念旧恩,宠幸纵容,并引于为乐罢了,翻手间便能令其万劫不复!当然,也可能是圣上故意纵容赵大人,令之引出居心叵测者,一网打尽!”

    仇公公冷笑一声,尊敬万分朝帝都方向拱手鞠躬,郑重应道。

    “是啊!所谓高处不胜寒,身为天子而寂寞如雪,求无可求。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闲得蛋疼啊!”

    仔细回想,貌似也只能这么解释了。毕竟凡事都有两面性,没黑哪来的白?

    况且,古之做大事者,阴暗腹黑之事肯定没少做,身边总要有人背黑锅,做恶人!

    相传,秦始皇少年时,赵高就鞍前马后伺候,可谓青梅竹马。又因为赵高有强力,通于狱法,精于人心,为秦始皇上位立下无数汗马功劳,所以秦始皇很宠幸赵高,极为纵容。

    秦始皇毕竟是人,不是圣人,舍不得下手也是人之常情。再则,赵高对于秦始皇来说,不过是手中猴子,再怎么蹦跶也能完全掌控,翻手镇压。

    “其实圣上也不容易,所谓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如今天下盛传,六国遗民躁动,朝廷大臣秘反,谣言四起,圣上也是极为头疼,颇为无奈。加上圣上年事已高,苦修神功妄图突破延寿,实在无暇分身政事。”

    听到剑殇所说,仇公公深以为是,颇为怜惜、敬重叹道,看得出仇公公虽然忠于剑殇,但是,对秦始皇评价极高,极为尊重敬服!

    “那还不简单?如今大臣,十之七八并非秦人。所谓儒以文乱法,侠以武犯禁。只要打压天下武力,销毁天下史书,以史控民。令天下人无力反抗,不知朝中大臣来历,谣言自熄!”

    想起名传青史的“焚书坑儒”,剑殇不由微微一笑,随口说道,颇有幸灾乐祸的意味。

    “咦?主人英明睿智,不愧为圣上重视之人,此法大善!如今谣言四起,其根源便是因为朝中大臣大半为上古英魂,并非秦人,或者被朝廷迫害而死!所以空穴来风,并非无因。朝廷也无法制止。”

    谁知,仇公公却是精神大振,引为神人般颇为失态高声嚷道。

    “呃……”剑殇无语。

    值得一提的是,秦始皇下令焚书,其实是因为百家争鸣,民心思乱。秦始皇为了掐灭谣言,利于统治,统一万民思想,所以销毁了《秦记》以外所有史书,只留医药、卜筮和种植等相关书籍,“焚书坑儒”的记载大错特错,认真来说应该是焚书坑术士,覆灭诸子百家。

    “主人一定要前往帝都面圣,别的不说,只要主人向圣上提出如此奇思妙想,必受圣上重用!”

    剑殇无语,仇公公却是精神大振,颇为激动奉劝道。

    “行了!此事太过遥远,容后再议,还有什么值得关注的要事吗?”

    剑殇没好气翻了个白眼,转移话题道。

    所谓焚书愚民,是异人都知道,算什么“奇思妙想”?只是异人接触不到秦始皇罢了。

    连项梁都知道未来道路,异人不可能不对朝中大臣说过这些,就看朝中大臣敢不敢对秦始皇谏议而已。

    不得不承认,焚书愚民虽然遗臭千秋,但确实是统治天下的妙法,否则千古一帝的秦始皇也不会这么做。

    扪心自问,如果自己是秦始皇,十之**的异人也会这么做。

    “是!”

    忠诚度高达九十六的仇公公,终究不敢忤逆剑殇,颇为遗憾应了声,转移话题道:

    “事关主人大业者,倒有一事!因为四方异族齐攻,使得朝纲晃荡,民不聊生。老奴听说,圣上打算大造长城守护神州,杜绝异族觊觎。此乃绝世大工程,需撼天之人力。等四方异族覆灭,朝廷便会颁布敕令,巨城十抽一,大城十抽二,中城十抽三,以此类推,用以筑城。民乃发展之本,如果主人不想叛乱,又想发展势力,就要虚报民籍,否则就得派出大半子民构筑长城,动摇根基!”

    “哦?”

    剑殇眉毛一挑,颇为震撼,却不怀疑仇公公所说,因为这就是天下大乱的预兆,大秦动乱的根源。

    如果不是大秦动摇自身根基,以大秦之强悍鼎盛,怎么可能会崩溃瓦解,谁憾得动?

    值了,值了!

    之前剑殇还一直心疼一万一千钻石币和两大箱金银珠宝,光是仇公公通报这消息,剑殇就认为值了,毕竟民为万事根基,没有子民,什么谋划都无法开展,损失无法用财富来衡量。

    虽然异人都知道万里长城之神迹,但剑殇相信,绝大多数异人势力目前都不会谎报民籍。

    如果不是仇公公点明,剑殇也想不到这点,肯定会清点子民,如实登记在籍。毕竟子民越多,政绩越高,俸禄越高,权势越重。

    这才是重点,这就是朝中有人好做官,正是仇公公的价值所在!

    *********

    呵呵,随口聊几句。当影子跟人讨论某些设定及大纲时,被骂说强词夺理,扭曲历史,毒害中国青少年,甚至被评为大毒草。

    其实,冷静回想,能成为乱世之帝皇者,哪个是简单人物?如无天大利益,肯定不会行天大之事。以理为论,月有阴晴圆缺,凡事不可能完美;以史为论,秦始皇所做几件大事,虽然动摇大秦根基,自取灭亡,但确实利在千秋,旷古烁今!

    当然,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这只是影子个人看法,如果觉得是谬论,就别当真!

    c!!!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