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三章 赋税猫腻
    一个月后某日。

    双龙谷土龙部落聚兵三千出谷,准备攻打双庙关,一万残狼次骑忽现谷口,伏杀土龙武装民兵三千,随即挥军屠戮土龙部落,杀人七千有余,仅剩五千多老弱妇孺被强制迁徙到蕴龙城,判为罪民,一万多头颅堆积蕴龙城城门口,筑成京观。

    经过此事,大别山中威名赫赫,拥有人口一万五千多的大部落“土龙部落”覆灭。双龙谷中另一部落“伏龙部落”独霸双龙谷。

    同日,两万南蛮越兵翻过茂盛山林,险峻山地,避过长岭关,突袭双庙关。一万残狼骑、一万狼军忽现双庙关,加三千守关狼军,共两万三千狼军覆灭蛮军第一百七十三章 赋税猫腻于关前。

    翌日,两万南蛮越兵尸体被焚毁,两万头颅被割下,堆积在蕴龙城城门口,筑成第三座“京观”。

    两个月后。

    因为剑殇的铁血高压政策,要么无视,动则灭族的手段。大别山各个村庄部落偃旗息鼓,各种小动作密集,暗流汹涌,却没势力再敢举旗作乱。

    创世二年六月,距离剑殇上任已经四个月,这一季度的赋税开始征收。

    与此同时,四方异族已经基本覆灭,其数万规模的蛮军都被驱逐出神州,神州开始进入修生养息之期,有志于发展的异人势力,纷纷占领村庄、城镇、城池以之为基地。

    蕴龙城城主府,议事厅。

    眼看这一季度赋税在即,到时衡山郡郡守便会派人前来收税,剑殇身为蕴龙城城主,蕴龙县县令,税收自然由他来交。

    “禀告主公!经过清点,如今蕴龙城城内共有人口二十七万八千七百五十三人,在籍人口十万六千三百二十一人,拥有田地共约五十二万亩,租出去田地共约二十万亩第一百七十三章 赋税猫腻,已经可以晋级中城。”

    “另外,经过统计,整座大别山共有村庄两百五十七个,部落一百零八个,山寨四十九座,共有人口约七百五十万。

    蕴龙县辖内,分为十一乡一百三十二个村,除却蕴龙城外,在籍人口为十四万七千六百五十三人,分布在十一乡一百三十二村。”

    经过近四个月的清点调查,此时狼军已经对大别山极为了解,身为蕴龙县丞的高虹率先在会议上汇报道。

    “呃……”

    高虹话音一落,在场诸将不由得一阵面面相觑,震撼莫名。

    猫腻!猫腻啊!

    虽然大别山身处山野荒地,所谓山高皇帝远,虚报人口可以理解。但是,实际人口和在籍人口相差也太大了吧!

    众所周知,既然是实际人口,当地官员肯定不会少收税。而实际人口和在籍人口的那部分赋税差距,其实就是那些官员的油水,除却必须上缴朝廷的在籍人口的赋税,其余自然落入各级官员钱袋。

    这就是古语中“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的由来,就是不贪婪剥削,不贪污受贿,当地官员光是赋税也能吃个肥头大耳了,这可是不小的财富!

    当然,大别山和蕴龙县又不一样,蕴龙县的范围大概就整座大别山的三分之一吧,毕竟大别山多为穷山恶水之地,军队难行,很多村庄部落不服管辖,不被之前的蕴龙城衙门关注,之前衙门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如今,狼军已经把大别山当成己方基地,自然不允许这种情况发生,所以清点统计得较为详尽。

    “只要在大别山范围内,以大队(百人)为单位,前往257个村庄,108个部落,49个山寨收税,一个不许落下。看谁敢不交,狼军正好三个月没吃肉了!”

    剑殇手指轻敲案几,环视在场大小文官武将,缓缓说道,杀意凛然。

    不得不承认,经过近四个月的修身养性,虽然剑殇没落下功法技能的修炼,反而修炼时间更多,但之前的铁血锐气已经消散殆尽,颇为内敛,反而有点儒雅阳光的气质。

    不当官不知其中猫腻啊!之前蕴龙城县令,不只是谎报人口,连村庄部落都谎报了,当然,不排除之前县令是无能为力,毕竟穷山恶水出刁民,大别山民风彪悍,之前县令可没有十万军队在手,大点的村庄部落都有一万以上人口,蕴龙县令自然无能为力。

    “那郡府如果前来,该如何上报?”

    听到剑殇这么说,高虹还没想到这些,虞卿率先询问道。

    高虹虽然身为县丞,虞卿为副手,其实绝大多数政务都是由虞卿负责,高虹辅佐。只是高虹身份特殊,众人也不敢有意见,就这么保持下来了。

    “以前如何,现在自然如何,还得扣除城外三座京观的人口!”

    剑殇没好气翻了个白眼,理所当然应道。

    “呃……郡府会相信吗?”

    虞卿错愕,颇为无语询问。城外三个京观,就堆积着十七万生命,之前蕴龙县在籍人口才三十三万左右,这不是一下子扣除一半?只交十五万人口的赋税,却打算收近七百五十万人口的税收。

    好大的胃口!

    比上任县令还狠万倍啊!

    传说中的饕餮!

    “本座用得着他相信吗?爱信不信,前任县令是前辈,自然要尊重!他们若不服气,让他们自己去收!”

    剑殇依旧神情平静,毫不在意应道。

    “那我们该交多少税收?”

    剑殇是主公,真正的蕴龙之主,而不是普通的县令。剑殇执意如此,属下只能照办,虞卿苦笑了下,随机询问道。

    “什么该交多少?”剑殇浓眉一皱,疑惑问道。

    “呃……主公是真不知还是装糊涂?”

    虞卿再次错愕,暗自嘀咕着,随即硬着头皮解释道:

    “在籍人口的赋税,是朝廷赋税。朝廷规定的税种的税金,谁也不敢贪墨。这些赋税得上缴郡府,而后上交督察府,随后上缴州府,缴纳国库。”

    说到此处,虞卿停顿下来,史锦忍不住追问道:“然后呢?”

    “然后什么?虚报人口是官场中心照不宣的事,其实也没什么。但是,我们只是县级,其上还有郡府、督察府、州府,所以我们只能喝汤,郡府要啃骨,督察府要吃皮,州府得吃肉。难道你以为虚报人口的差距,我们能全吞了不成?”

    虞卿没好气瞪了史锦一眼,耐着性子解释道。本来就难办,可他不敢冲剑殇发火,谁叫这胖子自己跳出来?

    “黑!真黑!真tm黑!所以说啊,还是当官好,最大的生意啊!”

    史锦也不以为意,颇为感慨摇头叹道。

    “不用多交,该交多少交多少,反正我们按朝廷律法办事。他们的猫腻,我们不管。想要钱,找别人去!”

    虞卿不说,其实剑殇也不知道其子猫腻,听虞卿这么说,不由沉声应道。

    “呃……是!”

    虞卿被剑殇打击得不轻,苦着脸无奈应道。

    如果真的“该交多少交多少”,猫腻自然可以不管,但剑殇野心太大,私吞太多,郡府官员哪会接受?肯定得闹出不小风雨。

    “呵呵……虞先生多虑了!所谓官大一级压死人。但是,郡守是几品?五品;都督是几品?四品;州牧是几品?三品。侯爷是几品?堂堂武桓侯,超品!老实交税就不错了,他们敢从侯爷钱袋掏钱?”看虞卿苦涩万分的脸色,公孙龙不由戏虐般说道。

    其实,如今公孙龙和李同并非狼军将领,也不是蕴龙城官员,只是被剑殇扣押软禁而已,这种会议本来他们不能参加,但剑殇还是叫上他们了!

    *********

    拜求收藏、推荐!!!!!

    c!!!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