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二章 千古谜案
    “侯爷请!”

    侍女安排妥当茶盏碟盘等,雉姬摆手邀请道,同时眉头一皱,扫了眼剑殇身边高虹、高龔等人!

    “各位将军这边请!”

    吕福会意,客气朝李同、高虹等人邀请道,却是打算把他们引到旁边,让剑殇和雉姬私聊。

    高虹、养凝等人眉头大皱,看向剑殇,见剑殇点了点头,便跟随吕福离去,毕竟剑殇和春秋商行无怨无仇,而且身为大秦侯爷,想必春秋商行也不会妄加谋害。

    千平大小的营地,数百商行护卫落座四方,营地中央铺着层嫣红锦缎,长约三十六米,宽约二十四米,其上剑殇和雉姬对面而坐,两女左右侍奉,颇为显眼。

    “吕小姐邀约在第一百八十二章 千古谜案下,不知有何要事商谈?”

    看雉姬屏退左右,连高虹等人也引走,剑殇保持脑际空明,疑惑询问道。

    毕竟雉姬既然会读心,想要不被探知秘密,唯一的应对之法,就是什么也不想。而且,因为雉姬是逆天圣者、大秦丞相、国司等众多尊贵果位的吕不韦的长女,地位尊崇,所以剑殇还真不能自称本座,称呼吕小姐已经算颇为失礼了。

    “咦……吕氏千金?!雉姬?不会是吕雉吧?”

    话音刚落,不待雉姬回话,剑殇忽然脑际轰鸣一声,无法抑制想道。

    吕雉,汉高祖刘邦的皇后,与大唐武则天,清朝慈禧太后并称为华夏三大女皇,是华夏乃至全人类历史上有记载的第一位皇后和皇太后。也是封建王朝第一个临朝称制的女人,掌握汉朝政权长达十六年,为著名的“文景之治”奠定了坚实基础,称之为“华夏第一女”也不为过。

    无可否认,吕雉是位机智权变,能谋善断,有抱负、有韬略、有作为的政治家,是真正的女诸葛、女强人。手段过人。连刘邦极为看重,却始终第一百八十二章 千古谜案无法请动的商山四皓:东园公、甪里先生、绮里季、夏黄公。而吕雉只是写了封信,连人都没露面。商山四皓就全部出山,演绎了闻名青史的“夺嫡风波”!

    当然,吕雉更出名的是其心狠手辣,人称“毒后”。不但大半大汉皇子死在吕雉手上。连亲生儿子刘盈也间接死在她手里,便是千古名将彭越和号称兵仙的韩信,也死在她手上,并独家发明了极为残忍bt的“人彘”酷刑。

    更神奇的是,吕雉称制时。恰好出现五星连珠,这到底是谋划,还是顺应天命,后世争论不休,但确实让吕雉顺利称制,无人敢反对,包括大汉的开国功臣。

    “汗……之前还认为她是男人最期待、最理想的对象,毒后谁敢娶?!再旺夫也没用啊。搞不好会断子绝孙!”

    剑殇心中暴汗。忽然想起对面的女人会读心,不由心中咯噔一声,主要是吕雉名声太盛,给剑殇震撼太大,失去冷静了。

    却见雉姬似笑非笑看着自己,毫不在意语气清亮说道:“妾身吕娥。乃吕丞相长女,因崇拜吕后而自名雉姬。原以为侯爷是异人。又得圣上、天言真人、十公主关注,连我父都说侯爷乃可以投资的对象。应该与众不同才是,没想到一样肤浅,实在令妾身颇为失望!”

    “十个男人,九个大男人主义,最后一个在搞婚外恋!太过强势的女人,确实不怎么受欢迎,至少在下绝对受不了!”

    得知雉姬并非吕雉,剑殇不由大松了口气,被雉姬看穿心理也不以为意,厚着脸皮煞有其事说道。

    不过,根据野史。吕公就是吕不韦啊!

    因为两人的事迹很像,吕不韦的消失时间正好是吕公走上历史舞台的时间,吕不韦一族全部消失,而吕公一族又是突然冒出来,这就说不通了。

    再则,吕公嫁女和吕不韦送女,都是作为一个有政治眼光和野心的绝顶商人的政治投资,其行径一辄,结果一致。

    另一个论证,就是沛令对来路不明的吕公非常尊敬,吕公刚到,沛令不但为他举办酒会洗尘,所有有头有脸的大人物都出席送礼,门票高达千钱。如果吕公真如历史所说那般是难民,哪有如此待遇?历史记载根本前后矛盾啊。

    重要的是,也只有吕不韦的眼光,才能看出刘邦未来。否则以刘邦当时的恶劣声名和穷困潦倒,吕公为何会如获至宝,死缠不放要刘邦娶吕雉?要知道吕雉比刘邦还小二十几岁,又是大家千金,还是万里挑一的大美女,别说美女和野兽,典型的鲜花插在牛粪上。

    可以理解……

    如今吕不韦还不是吕公,吕娥自然还不叫吕雉!

    想到这,剑殇又开始揪心了,转头一想,雉姬是不是吕雉,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自己面对最尊贵的华庭公主,最受欢迎的虞姬,都能保持自然,面对这个最令人敬而远之的“毒后”,反而不自在了?

    她再毒也不会无缘无故毒害自己,再强势也不关自己的事啊!

    “呵呵……在下自寻烦恼了,很抱歉!言归正传吧,不知吕小姐邀约在下何事?”

    雉姬正柳眉大皱,想要说话,却见剑殇忽然坦然一笑,歉意说道,使得雉姬神情一僵,吐到喉咙的话语硬生生吞了回去。

    “其实也没什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和性格,无可厚非!是妾身妄言了!”

    剑殇率先道歉,雉姬反而不好意思了,不由语气一转,善解人意说道。

    剑殇笑了笑,不答,就这么坦然直视雉姬,再扯下去,真不知扯到什么时候了,正事要紧,谈完闪人吧。

    “妾身走的是商业之路,自然要跟你这个鼎鼎大名的财神打好关系,这就是最重要的大事!”

    会读心的雉姬,自然清楚剑殇心中在想什么,不由恼怒嗔了剑殇一眼,没好气啐道。

    这一霎那,风华尽显,韵味醉人。使得剑殇心中一荡,不由自主上下打量起雉姬,心中莫名其妙涌起如果能降服这种女人。肯定是男人最大成就感的冲动……

    其实,雉姬容貌并不普通,可谓万里挑一,花容月貌。身材更是丰盈玲珑,极为傲人。只是富贵之气太重,掩盖掉其容貌,加上其气质雍容端庄,颇具母性且有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息。又不是冷艳,所以更让人忽视掉其美貌了。

    “哼!”

    剑殇正浮想联翩之际,忽然被不悦轻哼惊醒,抬头就看到雉姬柳眉大皱,眼神冰冷,脸色颇为阴沉。

    “呃……”

    一想起眼前女人可能就是心狠手辣,连亲子都敢下手的毒后,剑殇如浴冰水。心中躁热顿时消散一空。不由苦笑接道:“吕小姐能不能不要读心了!这样让人感觉……很那啥!”

    “那啥?”雉姬不悦追问道。

    “感觉很没意思!相信你也清楚难得糊涂的意境!”剑殇坦诚应道。

    “是吗?”

    雉姬愣了下,眼神颇为迷茫,手中茶盏轻摇,状若发呆片刻,自言自语般轻声缓缓接道:“但是,妾身不喜欢脱离掌控的感觉。讨厌黑暗……”

    “呃……好了!我们不讨论这个,吕小姐也知道在下的‘财神’称号名不副实。身家对于你们春秋商行连九牛一毛也算不上,你们根本看不上在下这点小生意!还是说实话吧!找在下到底何事?”

    剑殇无语了下。苦笑摇了摇头转移话题道。

    强势的人都是如此,掌控欲极强,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估计“读心术”是雉姬的先天能力,剑殇不可能说服得了雉姬,也懒得说服。

    话落,看雉姬抬头看向自己,剑殇不由脱口而出:“别再读心了!”

    “好吧!”

    看剑殇如此,雉姬竟然出乎意外地绽颜一笑,颇为戏谑俏皮爽快应道,使得剑殇一阵发愣,又听雉姬接道:“做生意!不一定是金钱交易。那是最下乘的手段、方式。”

    至于雉姬是否读心,那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那倒也是!那不知在下有什么值得你们投资呢?不妨直说,在下很好奇自己有什么值得春秋商行投资的价值!说不定爽快就答应了!”

    回想吕不韦的生意经,再想到之前雉姬说过……吕不韦跟她说过自己是个值得投资的对象。剑殇点了点头,开门见山说道。

    “你知道吗?因为妾身这副相貌,圣上有意让妾身委身大皇子……”

    雉姬轻轻点了点头,秀眉微锁,手托玉腮看着无尽天际,颇为苦恼自言自语般呢喃道。

    “大皇子扶苏?!那不错啊,你苦恼什么?”

    剑殇倒也挺自来熟,随口应道。

    “不错什么?侯爷是异人,还不知道大皇子的下场吗?那不是让妾身跳入火坑?而且侯爷听清楚,是圣上之意,并非妾身和我父之意!”

    雉姬托着玉腮的手收回,身躯一挺,狠狠瞪了剑殇一眼,颇为恼怒斥道。

    “嗯?”

    剑殇浓眉一皱,想想还真是如此,不由讪讪一笑,沉思了下接道:“异人口中的历史,根本当不得真。你不会真以为这个世界的轨迹会依照另一世界的历史轨迹吧?大秦帝国如此强盛,谁憾得动?以秦始皇的能力,吕小姐以为会依照历史轨迹发生吗?秦始皇不死,大皇子就是太子,他的女人就是太子妃,将来就是皇后,难道还不算不错?”

    “侯爷忽悠妾身呢?还是想陷害妾身?若依照历史,大皇子肯定没指望,还会连累吕氏一族;若没依照历史,圣上在位,什么时候才轮得到大皇子上位?吕氏一族同样不得安宁!”

    雉姬再次瞪了剑殇一眼,恨得咬牙切齿般嗔骂道。

    “得!当在下什么都没说,言归正传吧!吕小姐可别说专门找在下闲聊啊!”

    剑殇愣了下,仔细想想,情况还真是如雉姬所说,不由苦笑摇头说道。

    以雉姬的性格来说,应该不是废话之人,怎么一直东拉西扯?

    **********

    第一更到,昨天原本打算五更,可惜力有未逮!

    码字码到吐,不知道大家听说过没?不过不是吐血啊,别乱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