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零七章 丽姬之子
    耀眼烈日之下……

    一望无际,辽阔无垠的城池尽显眼前,五光十色的琉璃瓦折射光线,宛若浩荡神城。

    连绵不绝的宫殿楼阁,此起彼伏的建筑群,川流不息的人群,距离数里远,就能深切感受到浩荡天地的恢宏磅礴的气息。

    可是,剑殇睁大双眼,保持冷静查看许久……

    不是幻觉,确实没有城墙。

    大秦帝国首府,无限接近于天都的帝都级别城池……咸阳,竟然没有城墙?!!!

    别说城墙,连一丁点防御设施都没看到,没箭塔、没箭楼、没哨岗,有的只是连绵不绝,鳞次栉比的建筑群。

    什么是天都?!

    这就是!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第两百零七章 丽姬之子非王臣。

    还需要城墙守护吗?还需要防御设施吗?

    什么是天都?!

    眼前就是!

    谁有本事,尽管来取大秦帝都。

    没有城墙,没有防御奢侈,有本事、有勇气,尽管来攻!

    “不愧为神城,不愧为千古一帝……”

    剑殇震撼莫名,敬仰万分喃喃自语。

    还没见过秦始皇,剑殇就能感受到秦始皇充斥天地,傲世古今的绝世霸气,无敌自信。

    “走!”

    似乎受了大秦帝都影响,受了千古一帝秦始皇影响,原本一直心中忐忑,警惕白氏一族反扑的剑殇,豪气顿生。轻喝一声,一骑当先。

    白氏一族又如何?

    杀神白起又如何?

    一剑在手,天下我有!

    有本事,你们就来吧。我等着!

    ……

    行走咸阳街道,人流如潮,商铺林立,大街小巷宛若蜘蛛网般密布。

    “这还是城池吗?到底多大啊?”

    以狼骑的速度,虽然没有纵骑狂奔,速度却也不慢,谁知走了几个时辰,还没抵达目的地。眼看太阳偏西,高龔不由嘀咕道。

    “这是大秦帝国中枢,不算城池,整个天下都在第两百零七章 丽姬之子其攘括之中。谁知道到底多大!”

    虽然没具体了解,但剑殇能猜测到咸阳不建城墙的主要原因,不由佩服叹道,既然赞叹帝都的繁华,但逛得久了。而且眼看天际将黑,剑殇也累了。

    因为咸阳没有,放眼过去,全是连绵不绝。一望无际的建筑群,要说到底多大。估计还真说不出个所以然出来,因为没有城墙。也就意味着随时都会扩建,根本没个准啊。

    原本以为走官道,肯定能走到咸阳中部,谁知走了近两个时辰,也不知咸阳中部到底什么样,何况朝廷各衙府还真不一定在中部。

    “这位将军请留步!”

    眼看一位穿着小都统服饰的将领,带着上百秦兵擦肩而过,剑殇出声喊道。

    “小人神武左军小都统庞毅,拜见侯爷!”

    原本执行军务期间,可以以军务为主,见官不拜。但是,既然被叫住,如果不想得罪对方,自然要拜见。

    “本座武桓侯,受诏面圣,却是初来乍到,不知郎中令府在哪?如何到达?”

    剑殇客气拱手请教道。

    郎中令,掌殿中议事、宾赞、奏事、宫廷宿卫等等。

    剑殇受诏而来,自然要先去郎中令府报道,而后郎中令府会安排落脚处,安排面圣诸事等等,否则剑殇就得率领近卫投宿客栈,自然很不方便。

    “原来是武桓侯,小人拜见侯爷!”

    小都统庞毅眼神一亮,立刻鞠躬再次拜见,表现得似乎对“武桓侯”之名颇为熟识,颇为敬仰般。

    “我有那么出名吗?”

    看眼前将领表现,不像作伪,剑殇不由暗自嘀咕,随即反应过来。

    因为这就是异人的“威望”的作用,因为剑殇击杀君侯黄歇,威望奖励了十万,已经是“名闻遐迩”级别,再加上“财神”特殊称号额外晋级一品级,所以如今是“名满天下”级别。

    所谓名满天下,理论上,全天下的原住民都会知道剑殇这号人物,如果剑殇做点大事,就会很快传遍天下,比如之前侮辱白仲等,如今差不多传遍小半咸阳了。

    别看异人的部分因素名号,看似没用,其实都很重要,看似没用只是品级不够高,并不突出而已。

    如今“名满天下”的剑殇,或许说不上”德高“,却肯定是“望重”,只要不是本就敌视剑殇的原住民,一见面都会很有好感。

    ……

    或许真是威望的作用,庞毅很友好地派出属下带剑殇等人前往“郎中令府”,看样子若非庞毅有军务在身,就亲自带路了。

    等到达郎中令府时,剑殇等人不由颇为汗颜,之前习惯性认为城池中枢机构应该在中部,谁知咸阳中枢机构却是在咸阳北部区域,虽然找肯定找得到,却得找到天黑。

    进入郎中令府后,虽然没亲自见到郎中令,却也有官员恭敬而迅速登记,安排庭院,甚至还有颇为详尽的珍贵咸阳地图附送,这就是身为侯爷的优势。

    “我们先去听涛园吧!”

    走出郎中令府后,已经夕阳映霞,天色偏暗,剑殇大舒了口气吩咐道。

    原本意料中白氏一族的刁难并未出现,一切顺利得难以置信。

    想来郎中令府直接关系着朝廷颜面和威望,朝廷肯定不会让白氏一族或任何势力“染黑”郎中令府。也有可能是白仲忍下来了,如果真是如此,剑殇就有点胆寒了。

    “主公!要不我们顺便补充些物资,也修葺下武器盔甲?反正我们已经知道落脚处,倒也不是很急。”

    前往听涛园路途中。高虹看着街道两边繁荣商铺,颇为意动请示道。

    “嗯,可以,顺便清理掉沿路没用的战利品!”

    剑殇迟疑了下。爽快应道。

    连续赶路一个月,如今众人虽然依旧精神抖擞,但也能从衣发装扮看出风尘仆仆的风霜之色,加上之前的袭击,如今近半残狼骑近卫的盔甲出现明显凹陷,看上去颇为狼狈,明显经历过惨烈激战,虽然更显威名。却有损形象。

    而且,初达咸阳,短时间不会离开,又得面对各种劫难。是该好好准备。

    很快,剑殇一行八百多人就分为几部,部分武器盔甲损耗者前往兵器铺、铁匠铺,部分人前往杂货屋购买和贩卖各种物资,部分人护着高虹、戚姬前往珍宝铺、服装铺等。剑殇正好看到春秋商行的商铺,便带着高龔、公孙龙进入,也好关注下如今各种物品的市价。

    一行人都在同一条街道,相差并不远。一出事就能短时间赶到,所以剑殇也不怕出现意外。何况这里是咸阳政治权力中心,光明正大的冲突也不会发生。

    “玉风绵竹铠。中品神兵,十八万钻石币;

    九凤朝阳甲,上品神兵,四十九万钻石币;

    天皇苍龙刀,中品神兵,十六万钻石币;

    象鼻古月刀,下品神兵,七万钻石币;

    百年朱果,功能增长百年功力,九万钻石币;

    三头何首乌,功能增长一甲子功力,五万钻石币;

    盘龙聚神丹,功能增长一年功力,九百九十九钻石币;

    遮天狂沙,武将技,四万八钻石币;

    决胜千里,兵法技,八万八钻石币;

    ……”

    三大商行,自然是大秦经济的权威。查看各个物品价格之后,剑殇不由得暗自咋舌。

    早就料到因为兑换平台的开通,《铸圣庭》中的物价会疯狂上涨,没想到涨得这般厉害,各种商品价格基本都翻了五番,类似防御宝物、增强功力的灵丹妙药、特殊技能等,基本都在九倍、十倍以上,极为恐怖。

    当然,这是因为游戏初期,现实中各大财团、势力,疯狂兑换天文数字般的财富,引起了《铸圣庭》物价暴涨,可谓最巅峰之时。等异人开始大量往现实兑换游戏币,物价则会下跌。

    此时,四方珍宝商铺中……

    一位身穿紫色皇袍,相貌俊朗却脸色发白,明显纵欲过度的年轻人,带着十几个侍从,围住四十几个残狼骑团团护卫脸色发白,惊惧恼怒的高虹和戚姬。

    双方之间,已经有五个残狼骑倒在血泊中,其中三个被分尸,防御极强的玄铁盔甲直接被斩成两半。

    扮作顾客的白氏一族门客斐禁,站在商铺角落,静看事情发展,心中不停冷笑:“敢侮辱主家?武桓侯简直是嫌命长了,主家根本不用出面,略施手段,就能让武桓侯万劫不复,不管结局如何,不死也得脱层皮。即便忍气吞声,最轻也是前途尽毁,声名丧尽!”

    “敬酒不吃吃罚酒!少爷看上去你们,不管你是什么身份,都是天大福分,居然还敢反抗?!”

    “别说在帝都,就算在任何地方。我们把你们全部斩杀又如何?你以为有人敢救你们吗?”

    “美女!乖乖随本皇子回去,如果你真来历不小,等本皇子玩腻了,自然会放你回去!否则,本皇子灭你等贱民九族,再把你卖到青楼,让你欲仙欲死!”

    身穿紫色皇袍的九皇子公子华,冷笑极为自信嚷道,双眼直直盯着戚姬,双眸如灯,嘴角直欲垂涎。

    以公子华的上千宠姬,还真没一个比得上眼前女子,便是公子华所见所有女子,也就寥寥几个比得上,那几个无一不是身份超然,如太后赵姬、琴仙清姬等,便是最受父皇宠爱的母亲,隐为东宫之主的丽姬,也略逊一筹。

    即便如此,公子华一样敢窥视、骚扰那几个身份超然的绝代佳人,包括他祖母、大秦太后赵姬,只是不敢霸王硬上弓,强抢而已!

    可想而知,公子华的身份如何恐怖超然,行事如何肆无忌惮!

    “少爷!直接掳走便是,何必废话,省得节外生枝,徒惹麻烦!”

    “麻烦?!对本皇子来说,天下有任何麻烦吗?美女嘛,需要呵护的,能不强来尽量不要强来,哈哈……”

    公子华似乎听到了普天之下最好笑的笑话,极为嚣张跋扈大笑。

    ***

    大家猜猜这公子华的真正身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