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一十二章 千古一帝
    “主公放心!以老奴直觉,圣上对主人并无杀意()毕竟主人是异人。而且,圣上若要杀害,就无需万里迢迢召见主人了!”

    看剑殇神情微变,仇公公似乎知道剑殇想法,低声提醒道。

    “是啊!自己是异人,怕什么?何况秦始皇想杀自己,确实没必要这么复杂!”

    一语点醒梦中人,剑殇恍然大悟。

    至于秦始皇到底在想什么,如果那么容易猜到,就不是千古一帝了。

    想通之后,剑殇迅速调整情绪,静心随禁卫军前往皇宫。

    ……

    华夏国天京故宫博物院收藏着一张清朝人画的《阿房宫图》。这张图画的宫殿规模空前,据史料中记第两百一十二章 千古一帝载,阿房宫前殿可坐万人,仅仅前殿就超过明代的皇宫建筑太和殿八倍之多,令人难以想象。

    据说秦朝是以“一字长蛇阵”修筑宫殿,就是一个人挨着一个人排长队,手递手传递筐篮,就是人的传送带。这个效率较高,劳动强度较少,省却了劳工跳着沙土走那么长的路,而且挑不多。

    来到皇宫之前,虽然有所准备,剑殇还是震撼得无以复加。

    坚若精铁的血曜岩堆砌的围墙,坚硬而光滑,宛若截天铜镜,便是先天强者也难以翻越。

    一望无际,连绵不绝的宫殿群,座座精雕细琢,颜色各异的琉璃瓦,在阳光下绽放着宛若彩虹的五光十色,衬托得皇宫宛若仙境。

    剑殇难以用言语来形容皇宫的宫殿之多、建筑面积之广、规模之宏大。

    相信任何人来到禁宫。都会被恢弘雄伟的禁宫的磅礴气势所折服,都会有种卑微渺小之感。

    让剑殇庆幸的是,如此雄伟浩大的禁宫,入宫并没传说中那般徒步而行。否则剑殇真不敢想象要走多久才能贯穿禁宫。

    便是第两百一十二章 千古一帝有坐骑,剑殇等人还是整整行走了一个多时辰,经过无数座宫殿、广场,九拐十八弯,转得剑殇及狼骑众人晕头转向,宛若置身迷宫之中。

    穿过一个万平广场,当蒙毅及禁卫停下时,剑殇等人齐齐暗松了口气。

    即将进入宫殿时。高龔及狼骑近卫被留在了外殿,蒙毅则带着剑殇深入宫殿,又脚步加快走了几刻钟,经过无数走廊。才在一座花园门口停下。

    走入花园,花园内奇花异草,假山流水,树木葱葱,令人不由得心广神怡。

    如果没有无数容色绝丽。方当韶龄的女子侍奉小道左右,气氛凝重肃穆,让剑殇有点拘谨,这该是何等美妙的休闲度假之地?

    “启禀圣上。武桓侯带到!”

    来到一处亭榭之前,蒙毅声音清亮汇报道。

    “怎么全是宫女。没有禁卫军?难道秦始皇真不怕刺杀?”

    行走间,剑殇疑惑想着。随着蒙毅脚步一顿,剑殇抬头望去,立刻被一人吸引住全部目光……

    身材魁梧粗壮,身穿黑色为底,紫金溜边的皇袍,浓眉大眼,五官如刻。

    秦始皇,这就是千古一帝秦始皇,没有任何理由,直觉就是。

    隔着数十米远,只能看到侧面,就能感受到稳重如山,浩瀚如天的气势。

    再看秦始皇服饰,显然是休闲服饰,有种私下相见的意味。

    很难想象,如果秦始皇头戴平天冠,身穿九龙袍,盛装正气,该是何等磅礴威武的气势?

    “见过丽妃娘娘!”

    震撼之际,剑殇被蒙毅的拜见声惊醒,不由的心中一凛,转移视线……

    眼前女子,秀发盘结,简略的斜月木簪,身材欣长苗条,身着浅绿色的罗衣长褂,附和着周围绿意,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似乎弥漫着仙气,让人有种如见青山绿水的感觉,心性不由得平静舒畅。

    “这就是传说中的丽妃?怪不得被称之为隐修圣女了,就是跟秦始皇独处,装扮都如此清淡素雅,可想而知其心性了!”

    剑殇心中嘀咕着,想到自己竟然忽视了如此女子,连忙紧随见礼:

    “见过丽妃娘娘!”

    “免礼!”

    宛若珍珠落盘的清脆悦耳声音起,语气没丝毫倨傲清高之态,反而有种邻家大姐的感觉。

    顿了下,丽妃忽然朝剑殇盈盈一礼,脆声说道:

    “不孝子‘华’,顽劣成性,不通教化,是为母之罪。给武桓侯造成不小麻烦,妾身在此向侯爷致歉,还请侯爷见谅,莫跟小子一般见识!”

    “啊?”

    剑殇张嘴错愕看着传说中的丽妃,一时直直看着丽妃。

    没想到帝妃竟然会给自己施礼道歉,而且是后宫中身份地位最为尊崇的丽妃,还是以普通人母的姿态道歉,自称“妾身”而非本宫,也说明丽妃对剑殇有所好感。

    因为“妾身”一般是女人,用来对感官不错的人的谦称。

    蓦然间,剑殇眼角瞄到蒙毅隐晦朝自己使了个眼色,连忙让开身形,做出受宠若惊之态,慌忙应道:

    “丽妃娘娘折杀微臣了,微臣绝无怨心!”

    “难得有人能压得住那不孝子,侯爷有空多多登门管教,妾身铭感于心,暂时告退!”

    丽妃娘娘绽颜一笑,令人有如玉春风之感,那澄净双眼静静看着剑殇,语气轻柔说道。

    这一霎那,剑殇有种浑身内外,被看了个通透的感觉,比雉姬的“读心术”还强烈。

    “丽妃也是历史美女,只是没赵姬等女名气大而已,不知道能力是什么?”

    剑殇心中疑惑想着,此时,包括蒙毅及左右宫女齐齐施礼:

    “恭送丽妃娘娘!”

    恍惚间,芬芳依旧。芳踪已经远去……

    “武桓侯!”

    就在此时,一个略带磁性的洪亮声音起,颇有清晰回荡之感,似乎在脑际直接响起。

    剑殇抬头。正好对上秦始皇看来的宛若星辰般深邃明亮的双眼……

    “微臣剑殇,拜见吾皇,吾皇万岁万万岁!”

    想起自己到现在还没向秦始皇见礼,剑殇心中汗颜,连忙拜见。

    “爱卿平身。入亭,赐座!”

    清晰洪亮的声音再次响起,剑殇忽然心中一凛,忽然涌起阵极为怪异的感觉。

    “这声音。好像……跟系统提示音有点像啊?只是没那么机械,较为人性化而已!”

    “谢主隆恩!”

    没想到秦始皇如此亲和,也没什么~~-更新首发~~架子。剑殇谢恩之后,缓缓走向亭榭。

    “反正自己是异人。怕什么?”

    “侥幸亲眼见到千古一帝秦始皇,估计这是华夏区无数异人梦寐难求的吧?”

    “自己又没打算造反,又不是要背叛大秦帝国,忐忑什么?”

    “相由心生,心性坦然且光明磊落。则行事坦荡!”

    几步间,剑殇心绪纷杂。

    剑殇不知道的是,随着他几步踏出,身躯越挺越直。气势越来越稳,气息越来越静。让秦始皇、蒙毅及两位太监,数位宫女脸色颇为讶异惊叹。

    走入亭榭。坦然入座,剑殇平静直视秦始皇。

    如此近距离观察,感觉更为强烈,以剑殇所见身份地位最高的千古名人的气势。

    杀神白起宛若平静的尸山血海,杀气内敛,不动则已,动则赤地千里;

    神将孙膑宛若平静的无垠大海,宽厚平和,无波则罢,动则骇浪滔天;

    霸王项羽宛若顶天立地的巨人,霸气惊人,静立则罢,动则天崩地裂。

    千古一帝秦始皇,则是宛若浩瀚神秘的无垠星空,看似粗犷平凡,实则天上、地下、人间,尽在心中,尽在掌握,稳重如山如海,这是对自己极为自信的心性的表现。

    至于君侯黄歇、名将项梁等人,顶多就是一小湖泊,小山丘,对剑殇没多大冲击感。

    “人说,ao子无情,戏子无义,武桓侯怎么看?”

    对于剑殇的失礼直视,秦始皇并无追究,毕竟异人心性本来就该如此,摆手示意茶水,语气平静问道。

    “嗯?咳、咳、咳……”

    正对比几位世间巅峰人物的气势,静心评价秦始皇的剑殇,猛然神情一僵,嘴巴一张,双眼圆睁看着秦始皇,随即猛烈咳嗦起来。

    没想到千古一帝秦始皇,第一句话竟然这么现实肤浅。

    有**份啊!

    一路以来,剑殇想象过秦始皇第一句话会说什么,想象无数,怎么也没想到秦始皇会冒出这么一句话,差点把剑殇呛死。

    难道真是天威难测?!

    “秦始皇应该没那么无聊,特意召见自己,跟自己闲聊ao子、戏子,这到底什么意思?难道是影射天下形势?”

    不得不承认,剑殇心中把秦始皇定位得太高了,不由得心思剧转,揣摩应该如何回话较好。

    疑惑之余,剑殇费劲脑汁,措辞应道:

    “ao子无情,却演绎世间悲欢离合;戏子无义,却唱出人间喜怒哀乐。以我们异人流行的话讲,女人混得好叫嫂子,混得差叫ao子;戏子唱得好叫歌星,唱得差叫小丑!”

    “哈、哈、哈……”

    秦始皇明显愣了下,随即放声大笑,震得剑殇耳际嗡鸣,众人讶异,却是充满了畅快、愉悦之意。

    “妙!妙!妙!不愧为武桓侯,不愧为天下第一异人。果然言语精辟,一语道尽伦理本质,人性现实!”

    “所谓成王败寇,便是此理。”

    “如果朕治下天下,真如异人所说那般朝纲败坏,朝政腐朽,使得贼寇横行,生灵涂炭,民不聊生。天下人反朕,朕也就认了。但是,如今天下初平,万事待兴,人民安居乐业,诸子百家兴旺,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蠢蠢欲动,野心勃勃?”

    “不过,没有他们,人生确实会少许多乐趣。朕就看看,这些跳梁小丑,能掀起多大浪花……拜求月票!!!订阅!!!推荐!!!(未完待续。。)rx!!!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