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一十三章 秦始皇
    “不过,没有他们,人生确实会少许多乐趣。朕就看看,这些跳梁小丑,能掀起多大浪花!”

    剑殇话音刚落,秦始皇不由得爽朗大笑,连续几番话下来,最后更表现出极度自信且霸气的气势。

    “嗯?这就是秦始皇?!之前看他惜字如金,还以为秦始皇应该这样。谁知道自己回应一句,他就说了一大通。是太寂寞了,还是秦始皇本就健谈豪爽?!”

    听秦始皇噼里啪啦说了一通,剑殇心中怪异想着。

    谣言害人,传说铸威啊!

    一直以来,大秦帝都与及秦始皇的各种各样的传言、传说,充斥着剑殇耳目,使得剑殇来到帝都时,潜意识有种拘谨卑微的感觉,就好第两百一十三章 秦始皇像七八十年代土豹子进城般。

    如今直面秦始皇,剑殇忽然发现,千古一帝秦始皇……

    不外如是!

    秦始皇也是人啊,只是身份地位较高罢了,也是普通人而已,没有三头六臂,也没用青面獠牙。

    相由心生,事由心成。

    当你自觉卑微,以弱人一等的心态面对某人时,自然会在言行举止心理中表现出来,表现得拘谨、紧张、忐忑,反之亦然。

    在这个世界,谁也不比谁尊贵。

    头顶同一片天,脚踏同一块地,呼吸着相同的空气,剥去华丽的外衣,每个人都是红尘过客!

    “哈哈……所言极是,没有他们,人生确实会少许多乐趣!”

    一番感悟后,剑殇跟随着大笑应道。

    顿时引得身边侍奉的太监、宫女,厅外的蒙毅等怒目而视,眼神怪异。

    区区武桓侯。竟然敢评价秦始皇的话?!

    却不知,剑殇心中,已经把秦始皇看成普通人,摆在同一水平。

    用一个词语形容剑殇的变化,就是……见识。

    连千古一帝秦始皇,剑殇都亲身见识过了,不外如是。以后还有谁能给剑第两百一十三章 秦始皇殇造成困扰?拘谨?紧张?!

    这就是异人交际圈,常出现的所谓“见世面”的意思。

    就算是个平民。当你经常跟三公九卿同桌饮酒吃饭后。再跟县令、郡守级别相处,还会紧张吗?

    “爱卿可知朕为何明知筑城之隐患,还故意为之?”

    秦始皇显然极为大度,没太监宫女等人的小心思,也没在意剑殇的失礼。紧随问道。

    “天下传言,圣上其实是受白起神侯逼迫,不得不颁布筑城令,以此安抚神侯。如今,微臣看(最快更新)到圣上,却不这么想……”

    此次。剑殇没再仔细揣摩秦始皇的话,坦然直言。

    “哦?何解?”秦始皇似笑非笑直视剑殇,竟然出声讨教。

    “以圣上心性,若是不愿,天下间谁能逼迫?!以我……以微臣如今看来,圣上心意有二,第一。筑城令确实势在必行,能稳定天下。为大秦帝国晋级大秦天朝做准备。不但能加强帝国国力,还能消化闲置劳动力,使之不会因闲思乱,抵消异族之乱的后续影响,是军事也是政事;第二,圣上视之于弱,引回白起神侯,夺其兵权,斩草除根!”

    剑殇浓眉一挑,迅速应道。

    “哈哈……虽不中,亦不远矣!不过,第一条倒是说对了,至于第二条……若非逼不得己,朕也不想大开杀戒,毕竟不管是稳定天下,还是晋级天朝,都需要这些朝廷砥柱。其实,朕清楚,白神侯并无多大野心,更无夺位谋国之心,只是三人成虎事非多,众口铄金之下,加上其下私自动作,逼得白神侯不得不全力自保,朕可以理解!”

    秦始皇笑了笑,举盏朝剑殇示意了下,坦然解释道,说到“其下私自动作”时,杀意凛然,提示剑殇秦始皇的雷霆残暴心性。

    “你们异人,确实是异数之人啊!很神奇,竟然能不死不灭!”

    “不死不灭?天地间如何会有真正不死不灭的存在?”

    “其实,朕曾经悄悄试验过,原来异人并非真正的不死不灭,每个人只有十条命而已!”

    “真好奇!你们异人的世界,到底是何等模样?”

    “灯红酒绿,**横流。以一种叫科技的力量为主,能让金银铜铁等物升空,能……”

    “真向往你们异人的世界啊!好神奇的世界!不过,那叫科技的力量也不怎么样,不用外物,朕也能做到!”

    “哈哈……圣上向往我们的世界,我们又何尝不向往这个世界?何尝不是认为这个世界极为神奇?否则哪会有这么多异人前来!”

    “这根本就是围墙原理啊!围墙内的人,羡慕围墙外的人;却不知围墙外的人,更羡慕围墙内的人!”

    “哦?何为围墙原理?”

    “围墙之说,沿自……”

    不知不觉间,明月中升,繁星点缀。

    万籁寂静之时,辽阔花园中,依旧有洪亮大笑声和争论、议论声隐约回响,引得无数宫女、太监、妃子、禁卫等人心思各异。

    剑殇和秦始皇,宛若忘年之交,又像是相见恨晚的好友,对面而坐,畅所欲言。

    剑殇发现,如果真把原住民当成虚拟数据,那就大错特错了,很多异人的专属秘密,包括死亡惩罚、属性技能的修习等等,秦始皇竟然都知道。

    秦始皇,只是原住民的代表,相信知道异人秘密的原住民,不在少数。至少为秦始皇拿异人做实验的原住民,肯定知道,而后又会传开。

    “圣上,月夜已深,明日神侯回朝,还得上朝,不如及早休息,下次再谈?”

    直到,一位太监出声提醒,剑殇和秦始皇方才记起时间,发现时间已晚。

    让剑殇有点小遗憾的是,两位太监都不是传说中的千古第一宦官……赵高,没能见识到“赵高”风采。与及秦始皇和赵高的关系。

    “可惜,爱卿是个异人。所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而且国有国法,家有家规,爱卿资历尚浅,不然朕倒可以大力提拔!”

    决定谈话到此为止时,秦始皇忽然叹息道,语气诚恳。

    “呵呵……谢主隆恩!不过。微臣还真没什么危害大秦帝国的想法。以如今的形势,微臣已经很满足了。天下大乱,不管是否有野心,不一定会更好,很可能更差!”

    剑殇毫不在意笑了笑。老实应道。

    “朕明白,也知道爱卿并无异心!毕竟你们异人的根源,并不在这里。”

    秦始皇理解点了点头安慰道,顿了下,沉思片刻接道:“这样吧,此次朕南巡之后。就下旨招你为驸马,让十公主下嫁爱卿,这样我等也能经常见面、畅谈了。”

    “啊?”

    剑殇一愣,没想到秦始皇忽然冒出这么一句话,随即压下心中悸动,疑惑问道:“南巡,这么快?圣上明知如今南巡大凶。还要南巡?”

    “必要且必须之举啊!以公而论,异族之乱刚过。需要朕南巡已定民心,以安天下;以私而论,如今暗流汹涌,谣言四起,不就是因为朕会陨落沙丘吗?只要朕成功南巡,谣言不攻自破,到时民心归附,众臣安心!”

    秦始皇沉思了下,颇为嘘吁叹道。

    “微臣明白,也能理解!”

    剑殇心中暗叹,语气沉重应道。

    看来大势难改啊,先是筑城,而后南巡,所幸焚书坑术士、求不死药等大事并未发生,或者是还没发生,估计来不及了。

    至于南巡,其实每个朝代主政者,或多或少都做过,如康熙、乾隆各自六次南巡,还有现代中央大员,也会择时南巡,这对政治经济等有重要影响。

    不过,经过几个时辰交谈,剑殇能深切感受到秦始皇的心性,说好听点叫霸气强势,说难听点就是自信心过度膨胀,好像一切尽在掌握之中,无所不能。

    “当然,如今招爱卿为驸马,下嫁十公主也行。但是,白神侯一直想把十公主嫁入白家,其实只是求个心安,为白氏一族血脉求个护身符。如果朕如今嫁出十公主,会破坏好不容易营造的平和局面,激发矛盾而导致节外生枝,途耗时间、国力、精力。只要朕成功南巡,那一切问题将不再是问题!”

    秦始皇苦笑了下,颇为无奈缓缓解释道,还真让剑殇颇为感动。

    顿了下,又见秦始皇眼神一寒,星辰般深邃双眼露出骇人精光,语气冰寒接道:“张良?!仓海君?!两只小蝼蚁罢了,朕就看看,天上地下,谁奈何得了朕?!”

    剑殇大汗,秦始皇连谁会谋害他,会出什么事,都知道得一清二楚,如果张良等还能成功,那才奇怪了。

    虽然历史中,张良本来就失败了,但也有野史记载,秦始皇的致命伤其实来自古博浪沙的刺杀。

    “苍天大地,能奈朕何?!”

    剑殇无语间,秦始皇猛然站起,右手朝天一抓,眼神如灯直透九霄。

    一股恐怖至极,席卷天地,堪比无上天威的磅礴气息爆发,宛若远古凶兽出世,直冲九霄。

    飘渺回荡,绕耳不绝的咆哮声起,在天地间不停回荡、回荡……

    是誓言,是自信,也是宣战!

    “轰隆隆……”

    天地变幻,风云变色,星辰倒悬。

    无数乌云汇聚,遮掩帝都上空,明亮的月夜,变得伸手不见五指,似乎月夜、星辰,都被秦始皇一手擒拿。

    秦始皇只是爆发力量,并无利用任何外物,就引起了如此天地异象!

    看着顶天立地,掌御星辰的秦始皇……

    剑殇明白了,为什么连位列八大散仙的杀神白起、逆天圣者吕不韦等,包括众多名垂千古的名将,都不敢忤逆秦始皇了!

    如此恐怖人物,谁奈何得了?!散仙也得靠边站啊!

    西楚霸王项羽的挥拳逆天,比起秦始皇起身逆天,差得远了!

    *****

    拜求月票!!!订阅!!!推荐!!!(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