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一十六章 耿直的男人
    大秦帝都,听涛园。

    寂夜幽幽,月夜昏暗,听涛园之外,四周偶有人影若隐若现。

    可惜,听涛园四周遍布数人高的茂盛树林,林中蔓藤密布,宛若在听涛园围墙内外,又组建了一层强大林木防御墙,这自然是戚姬的手笔,那些花草树木就是最佳防线、眼线。

    “主公!”

    剑殇等人一来到听涛园门口,便有数个狼骑近卫从林中走出,拜见。

    “侯爷!末将任务已经完成,得回去交差了!”

    众骑停步,蒙毅率先拱手告辞。

    “烦劳将军护送。如今夜色已晚,就不多留了,有空设宴相待!”

    经过长距离行进,如今剑殇的心神已经清明许多,却似乎有股气堵在第两百一十六章 耿直的男人心中,有种不发不快的憋闷、躁动、燥热,也就不多留,客气道谢相送。

    “主……主公!那老奴也告辞,先行回宫了!”

    仇公公迟疑了下,也上前告辞。

    “嗯!你先回宫吧,抽空再秘密来见!”

    剑殇仔细沉思了下,也不挽留。

    一般来说,如今仇公公忠诚度降至89点,剑殇应该想办法提上来才是。

    不过,剑殇隐约觉得太后的召见,应该另有深意。反正89点忠诚度也不低,一般的事都会忠心完成。而突破90点代价不小,干脆以后再说。

    “主公!”

    等剑殇、高龔等人来到议事厅,高虹、养凝、史冀等将领竟然还没休息。而是全部等待剑殇返回,颇为兴奋起身相迎。

    “财神!”

    让剑殇稍微意外的是,公主府魔后赢莹、霸王花胡斐、紫藤萝杨青萱、孤战天涯等人竟然也在。

    “没什么事!只是秦始皇打算让我跟他一起南巡,这可能是个巨大的剧情任务,对于异人来说应该是个难得机会。另外,明天杀神白起会率军抵达帝都,以我如今的官职。虽然顶第两百一十六章 耿直的男人着个武桓侯的爵位,却也没资格参与迎接,如果你们想见识一下。倒可以混在人群中凑凑热闹!”

    剑殇率先朝高虹等将领点了点头,随后看向公主府等异人说道,言简意赅。却也说出重点。

    “南巡?!先是筑城,而后南巡,看来必要的历史剧情都会发生啊!所料不差,秦始皇会死在此次南巡途中,这确实是个顶级剧情任务。否则,秦始皇不死,我们异人永远别想有出头之日,陈胜吴广及楚汉争霸等历史剧情更没法发生……财神?!”

    紫藤萝杨青萱柳眉一挑,立刻抓住了其中重点,说着说着。发现剑殇眼神火热紧紧盯着自己,不由神情古怪,俏脸掠起丝潮红,终究说不下去,出声提醒道。

    紫藤萝杨青萱乃公主府七郡郡主之一。出自政治大家族,男人的这种眼神,紫藤萝自然知道是什么,只是没想到财神剑殇会把主意打到她身上,心中不由得一阵怪异。

    “财神?!”

    在场众人都眼力不差,自然也察觉到剑殇异样。魔后赢莹更是眉头大皱,语气不悦喊道。

    “呼……”

    剑殇双眼一闭,大呼了口气,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忽然感觉紫藤萝很美,很动人,让剑殇平静的心灵起了阵阵涟漪。

    紫藤萝出现时,剑殇却注意人而不是话,近一米七的身高,瓜子脸,柳叶眉,杏仁眼,身材玲珑凹凸,气质高贵而温婉,又同为异人,剑殇是越看越美,越看越心动。

    剑殇是个男人,正当年轻的男人,自然也有强烈的七情六欲。

    只是现实中深刻体会到社会残酷,感情遭遇滑铁卢;进入《铸圣庭》,又一心发展势力,南征北讨,所以对男女感情和男女之事看得较淡。

    “高虹,派赵雷或赵电返回蕴龙郡,让残狼骑和残狼次骑尽快上京汇合。另外,帮他们安排下住所,有事明天再说!就这样,晚安!”

    心神稍微冷静之后,剑殇看向高虹迅速吩咐道。

    话落,也不待众人反应,迅速朝近卫点了点头,便起身起步离开。

    自家事自己知,剑殇知道自己被太后赵姬点燃了压抑已久的yu火,所以失态,自然没心思继续谈下去。

    “怎么回事?主公向来不会事情讨论一半就离开啊!”

    看剑殇快步离去,狼骑诸将面面相觑,史冀不由疑惑嘀咕,随即看向紫藤萝,那眼神不言自明,引得众人齐齐看向紫藤萝。

    “呃……”

    紫藤萝神情一僵,顿时霞烧双颊,神情怪异。

    有点虚荣、有点忐忑、有点忧虑、有点疑惑……

    财神毕竟是威名赫赫的异人,可入顶级之列,连太子府、公主府等顶级异人势力都在费尽心思拉拢财神,只有魔后赢莹棋高一着,双方暂时以盟友的关系相处。

    加上财神的神秘身份,强大实力和不弱势力,到时说不定公主府让她委身财神,进行拉拢,甚至现实家族也可能这么决定。

    她该怎么办?

    紫藤萝也想不通,极少接触异人的财神,为什么会看上关系复杂的她,而且双方基本没什么接触啊!

    一时间,紫藤萝心乱了!

    ……

    听涛园后院。

    “叮叮咚咚……”

    “击鼓其镗,踊跃用兵……不我以归,忧心有忡……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在近卫带领下,打算快速返回住所,练功压制yu望的剑殇等人,一入后院就听到高山流水般的琵琶音,黄鹂鸣谷股的幽幽歌声。

    “让骊姬来见我!”

    那仙音神曲,不停搅动着剑殇心田,使得剑殇心灵阵阵涟漪,心猿意马返回卧室,踏入之前,终究还是忍不住朝近卫吩咐道。

    剑殇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却难以自制。

    有点期待、有点彷徨、有点火热、有点愧疚……

    心绪复杂之际,剑殇迅速盘坐卧榻,运转功法,以压制心中燥热,无论如何,剑殇也想尽力保持冷静面对戚姬,这对两人都好。

    “咯吱……”

    寂静月夜,木门推开的轻微细响声起,使得基本冷静下来的剑殇,又是一阵心乱。

    “侯爷?!”

    曼妙修长,曲线窈窕的身影出现,戚姬怀抱凤鸣风月琶,缓缓走入卧室,双眼澄净明亮看着修炼中的剑殇,低声喊道。

    芬芳旖旎的花香,清新醉人的体香,弥漫卧室,使得剑殇心中一荡,睁眼。

    近一米八的身高,比剑殇还高半个头,却丝毫不显纤瘦,胸脯鼓胀,腰细腿长,皮肤白皙绷紧,给人种增一份则肥,减一分则瘦的完美之感。

    特别是那双超长美腿,那超细蛮腰,行走间给人种水蛇游动,弱柳摇曳的醉感,让人不由得泛起若能拥揽蛮腰,品味美腿,则死而无憾的感觉。

    如此身材,若是在现实,肯定能羞死那些所谓的世界名模。

    “就我们两个,还叫侯爷?”

    剑殇起身坐在床沿,眼神宛若实质不停上下打量着戚姬应道,随即拍了拍床板,颇为紧张、期待接道:“来!坐过来!”

    “影!”

    戚姬柳眉一紧,俏脸微红低低应了声,随即眼神飘忽,站立不动不知该如何应对。

    “三更半夜邀约自己就算了,竟然让自己坐到床上去?”

    戚姬心乱如麻,脸皮发烫且极为羞涩,颇为幽怨。

    经过方峄山那一晚,戚姬和剑殇的关系是亲近了很多,少了分生疏,多了分暧昧,情愫渐生。

    但是,如今戚姬还真没什么心理准备,更没侍寝的想法。

    让戚姬羞涩之余,颇为疑惑的是,剑殇为什么突然会这样,把自己当什么了?

    “砰、砰、砰……”

    戚姬静立不动,剑殇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心跳极快,在万籁寂静的深夜,剑殇似乎听到了自己剧烈的心跳声。

    “哎……”

    一阵重重叹息声起,剑殇忽然站起,引得戚姬心中一凛,颇为戒备且疑惑看着走向自己的剑殇。

    “因为一些意外,我突然很想……有点按捺不住,欲罢不能。但是,我对你确实真心的,满脑子都是你的身影,一冲动,就让近卫叫你过来了!”

    硬着头皮,大胆抓起戚姬温热滑柔小手,剑殇眼神火热,却保持着冷静直视戚姬缓缓说道。

    “啊……你怎么可以这样?!”

    戚姬神情一僵,不敢置信看着剑殇,晕红脸色猛然转白,手臂一抽,却被剑殇抓住,抽不回来,不由横眉竖眼,恼怒娇斥:“放手!”

    “等等!你先听我说完!”

    剑殇内心一沉,暗骂了声自己糊涂、愚蠢,颇为慌乱焦急说道:“我知道你心中疑惑,所以不想骗你!”

    “泗水郡,春秋商行营地初见,看到你,为你的身姿所倾倒之余,想起我们那个世界的你的遭遇,心中悸动!”

    “而后,你故意刺激雉姬而做出的暧昧举动,更令我心中纷乱,又被你的话语所触动!”

    “我记得你说过……”

    “花开花落的烦恼,云卷云舒的嘘吁,夕阳易逝的叹息……万法自然,一切皆有定数!何不静看花开花落,漫观云卷云舒,笑品夕阳西下呢?”

    “随后的伏相山埋伏战……”

    “方峄山那一晚,我对你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明月西偏,繁星点缀,万籁寂静的氛围中,剑殇死死抓着戚姬的手,进行着笨拙、耿直而发自真心的倾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