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一十九章 白府夜宴(二)拜求保底月票
    侯爷?!武桓侯!

    ,看剑殇不入席,随从也都离开,白府随从大急,颇为恐慌惊惧追着剑殇哀求道。

    “这些跟你没关系,本座没某人那么卑劣,不会跟你计较,你老实汇报即可!”

    剑殇脚步一顿,心中暗叹,摇了摇头看向那白府随从说道。

    “呃……”

    白府随从一愣,反应过来时,剑殇已经率人离去。

    “取…”

    剑殇一走到蒙恬身前,蒙恬迎面就是一拳,恼怒喝道:“不够兄弟啊!说了来帝都要找兄弟,豪饮千杯,不醉无归,你竟然无声无息!”

    “这不能怪我啊!别告诉我你不知道最近之事,哪有时间和余力啊!”

    剑殇脸部一抽,揉了揉疼痛胸部第两百一十九章 白府夜宴(二)拜求保底月票,苦笑应道。

    “哎…,没想到你们会搞成这样,也没想到他会变成这样,自从知道后,我们就很少联系了。但是……你们的事,我还真不知该怎么说,也不好插手,兄弟体谅啊!”

    蒙恬神情一僵,颇为感慨长叹了声,颇为惭愧且内疚说道。

    “哈哈…,说的哪里话!不理解还算兄弟吗!”

    剑殇心中一暖,豪爽大笑应道。

    蒙氏一族虽然是大秦帝国元老,可谓皇室家臣,是将军最多、势力最广的顶级望族豪门。但蒙氏一族终究比白氏一族稍弱,因为白氏一族有个杀神白起。

    加上如今白氏一族和朝廷关系微妙,颇为紧张蒙氏一族更不敢随意动作。

    蒙恬虽没明说,能隐晦点出自己立场,明言疏远白仲,已经仁至义尽了。

    “侯爷!我们又见面了!”

    蒙恬沉默感慨,站立一旁的蒙毅朝剑殇点头招呼道。

    “之前真没想到会在此见到蒙卫尉,刚才着实意外啊!”剑殇态度亲近,微笑应道。

    蒙毅和蒙恬是亲兄弟,自然是聚在一起。

    “托侯爷洪福第两百一十九章 白府夜宴(二)拜求保底月票,圣上特赦!”蒙毅意味深长看了眼剑殇,简单应道。

    “嗯?”

    周围众人齐齐心中一凛心思各异,便是剑殇,也是颇为意外。

    别看蒙毅简单回复,其实是特意点出。至于言外之意,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秦始皇不愧为秦始皇,还真是无孔不入。而且行事诡异神秘,还真很难猜测其用意!”

    剑殇寻思之余,心中嘀咕,朝蒙毅点了点、头便看向蒙恬转移话题道:“怎么?还不介绍下各位年轻才俊?”

    “哈哈……”

    蒙恬豪爽大笑着拍了拍剑殇肩部,看向一位儒雅俊朗,颇为斯文且略显稚嫩的年轻人介绍道:“这是旧赵伯仁李家的公子,李左车!”

    “久仰武桓侯威名见过侯爷!”

    李左车颇具兴趣似笑非笑看着剑殇,拱手客气见礼。

    “原来是李公子,果然有责祖风范啊!之前在下还疑惑哪家公子有如此风姿呢!”

    剑殇眼皮一跳,连忙拱手回礼。

    剑殇知道这些名门望族之后,特别是有才能的年轻一代,都心高气傲,不喜欢被认为蒙受祖荫,所以剑殇识相不提。

    李左车,四大神侯之一兵神李牧之孙,秦末汉初著名谋士。秦末之际李左车辅佐赵王歇,立下赫赫战功被封为广武君。赵亡以后,韩信曾向他求计,李左车提出:“百战奇胜”的良策,才使韩信收复燕、齐之地,韩信威名,他居功不小。

    更著名的是李左车给后世留下了“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愚者千虑必有一得”的名言,著有《广武君略》兵书一部,能力威名不堕其祖李牧之威。

    “王贲就不用介绍了,这是王家大小姐王怡曼!”

    王贲向来是个年少老成且沉稳寡言的人,没出声招呼,剑殇也不以为意。倒是蒙恬特意介绍了王贲之姐王怡曼。

    王怡曼,一个hua容月貌,颇为娴静端庄的少女,一看就是贤妻良母型的女人,气质端庄大方,足可成为大家族的主母。

    “见过武桓侯!”

    王怡曼盈盈福身,声音柔和,极具亲和力招呼道,明亮如珠的双眸,带有少女特有的狡黠、大胆,饶有兴趣盯着剑殇。

    显然对剑殇认识颇多,加上其弟王贲和剑殇的关系,更为好奇、期待。

    “上蔡李家的公子,李登!”

    “幸会!”

    上蔡李家,也就是八大国司之一的顶级历史名士李斯的家族,李登就是李斯之孙。

    可惜,李登并非历史名士,剑殇并不认识,只是客气回应。

    当然,李斯被赵高腰斩于市,屠戮三族,也就父族、母族、妻族。李登自然名列其中,可能还未登上历史舞台,就被杀了。

    剑殇有点好奇,原本黄金搭档的李斯和赵高,如今不知道关系如何?

    “张家公子张广!”

    八大国司之一张仪的后裔。

    “商家大小姐商思烟!”

    八大国司之一商鞍的后裔。

    “司马家公子司马元!”

    八大神将之一司马错的后裔,司马一族是类似蒙氏一族的大秦元老,只是没蒙氏一族那般人才济济,声威鼎盛。

    “陇西李家的公子,李信!这些都是与兄弟关系较好的兄弟姐妹,相信大家能友好相处,不会再出现白家少爷之事了。

    最后,蒙恬看向浓眉大眼,五官略显稚嫩,却英气勃勃,眉目间不怒自威,颇为沉默稳重的少年公子介绍道。

    神情语气中,颇为嘘吁显然蒙恬对于白仲和剑殇之间的事,依旧耿耿于怀,并没表面上那般浑不在意,也间接体现了蒙恬的重情重义。

    “李信?!”

    剑殇心中一凛,眼神一亮看向李信。

    蒙恬根据目前大秦帝国势力大小介绍众人,这是场面规矩。

    如今陇西李家只是个没落的三流家族,李信虽然能力不错,在小圈子中颇有人缘,却也只能最后介绍。

    值得一提的是,李家不愧为华夏第一大姓姓李的太多了,几乎是处处可见,光是大秦帝都,李氏家族就有十几个,而且李氏历史名士极多。

    “见过武桓侯!其实在下已经见过侯爷!”

    剑殇还未回应,李信已经率先拱手见礼,颇为亲近友善说道。

    “哦?不可能吧,以李公子英姿,若是相遇,在下一定记得怎么会失之交臂!”

    剑殇眼皮一跳,心中一喜,颇为郑重应道,言语中颇为遗憾、疑惑。

    李信啊秦末汉初著名名将,更重要的是,李信是汉代“飞将军”李广的祖先,必须好好结交。

    “在下看到武桓侯征战之姿,但武桓侯没看到在下。中州决战初期,武桓侯重情重义掩护前锋撤退,独自殿后。击毁北狄残狼霹雳车数十架,逼死北狄重器裂地狼牙车,而后率骑冲击北狄金王大本营,在下都看在眼里敬佩不已,如今相见、相识深感荣幸!”

    李信再次拱手且躬身应道,引得众人齐齐眼神一亮,看向剑殇的眼神微变。

    “太抬举了,愧不敢当!”

    剑殇颇为汗颜,连忙拱手应道,在别人眼中这是武桓侯的谦逊态度。

    却不知,当时剑殇殿后是为了抢残狼骑的玄铁级别武器盔甲,独霸战利品:冲击北狄金王大本营,那是为了避开中州决战的死亡漩涡,及早退出,还搞出个大乌龙,在现实官方论坛闹出不小风波。

    魔后赢莹、孤战天涯等异人,显然也知道这件事,而且猜到剑殇所为〖真〗实用心,看向剑殇的眼神似笑非笑,眼神佩服、赞叹、羡慕嫉妒恨!

    每件事,从不同角度看待,都能看到不同意义,剑殇此举,虽然很多人不屑唾骂,但在不少人眼中,却是极为推崇。

    “在下夫人,戚懿!”

    礼貌上,既然剑殇带人过来相见,自然是看重,那就要介绍,剑殇看向戚姬率先介绍道。

    静!

    寂静!

    周围数十米范围内,气氛猛然一凝。

    “啊……”

    一阵难以置信的惊呼声起。

    一语惊奇千层浪!

    蒙恬、蒙毅、王贲、李左车、李信等人,包括魔后赢莹、孤战天涯、帝女hua、孽海hua等异人,还有周围想要参与圈子却没门路,暗自关注的众人,齐齐双眼大睁,难以置信看向剑殇、戚姬,其中更有不少在戚姬出现时,就惊艳关注的人!

    hua仙戚姬,回大顶级历史美女之一。

    不管是容貌,还是声名、魅力,注定到哪里都是全场焦点。

    若非殿内众人自重身份,加上九皇子公子华事迹在前,早就有人疯狂冲上来表现自己了。

    一时间,无数人无数种心思,无数炽热的火辣辣的眼神,如芒在背落在剑殇和戚姬身上。

    “妾身见过各位公子、小姐!”

    戚姬神情一僵,明显意外,真没想到剑殇会这么介绍她,当着众人之面这么介绍她。

    不由得心中一暖,心中甜腻炙热,双眼一红,娇躯和声音颇为颤抖,极力保持着大方镇定福身见礼。

    话音一落,无数心碎的声音起……

    武桓侯“脸皮奇厚”可以理解,hua仙戚姬竟然没否认,这什么世道啊!!!

    “大嫂客气了!hua仙之名,如雷贯耳,幸得一见,实是三生有幸!”

    蒙恬脸皮明显抽搐数下,幸得心性过关,连忙客气回礼,看向剑殇的眼神,极为佩服、赞叹,又带有明显的忧虑、纳闷、疑惑。

    以在场众人身份,基本都知道武桓侯和十公主华庭公主的暖昧关系,早知圣上有意招武桓侯为驸马,否则武桓侯哪会万里迢迢上京面圣?!这也是白仲会跟武桓侯闹翻的表面主因。

    据说,吕家大小姐和武桓侯好像也关系匪浅,似乎有点暖昧,昨天还亲自赶到四方珍宝阁,为武桓侯撑场面。

    不管是华庭公主,还是吕家大小姐,都不可能是妻妾身份,肯定要是正妻。

    这下,有好戏看了!

    今晚的夜宴,注定了会极为热闹,令人津津乐道。

    第一更到……

    新的一月,新的征程。上月月底上架,又是双倍月份,落了先手,却也成绩斐然。

    今月ji战江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