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二十二章 白府夜宴(五)
    “哼!”

    看华庭公主被戚姬拉入席位,雉姬瞥了眼剑殇,冷哼一声转身离去。

    “呼……”

    看雉姬没继续纠缠,剑殇莫名其妙大松了口气,连剑殇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可以肯定的是,不论背后势力和自身身份,会“读心术”的雉姬,本身就极难对付。又有“陨天一指”护身,也无法强来,根本就是只刺猬。

    “你搞得好事!当初看你挺热血豪情,还以为是个正直的人,没想到你这么花心!”

    剑殇刚松了口气,腰际忽然传来阵剧痛。随后就听到华庭公主颇为暧昧的怨怒声。

    剑殇心中发虚,悄悄看向背后戚姬,却见戚姬确实正看着自己,第两百二十二章 白府夜宴(五)显然也把华庭公主的小动作看在眼里,却是笑靥如花眨了眨眼,表示没关系。

    “多体贴的女人啊!”

    剑殇心中一暖,随即低声嘀咕道:

    “热血豪情跟正直花心有关系吗?根本是两码事好不?”

    嘀咕间,心中却是怪异暗想:“八字还没一撇呢!华庭公主还当真了?尽起大妇的义务了?”

    以雉姬的精明强势,会就这么偃旗息鼓,显然也看清“所谓驸马”背后的意义和博弈,不然雉姬哪会这么好说话。

    “还说!真的假的?你要敢拿妾身当挡箭牌,假传圣谕,有你好看!”

    听到剑殇嘀咕,华庭公主脸色一红。眼神如水横了剑殇一眼嗔道,风情尽展,颇具韵味。

    “真的假的?什么意思?是问真的任她为正妻,还是真的秦始皇亲口赐婚?!”

    剑殇嘴角一扯,心中嘀咕着。

    这问题,实在不好回答也不能回答,万一被华庭公主误会。事情就闹大了,至少也是个“感情骗子、负心汉”的帽子。

    目前来说,还真没任何女人能比得上戚姬第两百二十二章 白府夜宴(五)在剑殇心中的地位。

    “江山代有才人出。未来……属于我们,下一阶段的天下,属于我们!感激在场众位朋友的捧场。预祝众位辉煌永固,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干杯!”

    白仲俊伟身躯一挺,意气风发举杯高喝。

    年轻一代的热血!

    年轻一代的朝气!

    年轻一代的野心!

    恰到好处!

    “干!”

    “说得好!”

    “未来属于我们!”

    ……

    白仲话音一落,在场大半日站起,举杯热血沸腾附和。

    能被白仲邀请的人,十之**是身份不低,能力不俗,心高气傲的名门望族俊杰。白仲这句话,看似野心熊熊,确实是说到众人心里了!

    “这小白。确实有一套,卖相也不错,不当演员可惜了!”

    别说其他人,便是剑殇也被白仲的话所悸动,看殿内众人纷纷站起。剑殇心中嘀咕着起身随大流。

    或许,如果没有未知的原因,剑殇还真会和白仲交个普通朋友,至少这份能力、这份卖相,值得肯定。

    白仲掀起**后,觥筹交错的交际开始。气氛一片热闹繁华。

    “你怎么了?干嘛不出声?心虚啦?”

    剑殇稳坐席位,神情自若有一杯没一杯地自饮自斟,也不跟其他人谈话。华庭公主左等右等,等不到剑殇主动找她,不由得怨气颇深瞪着剑殇埋怨道。

    “宴无好宴!等着仲少爷发招呢,急什么!你好歹也是个公主,注意场合,不要耍小性子!”

    剑殇浓眉一皱,语气颇为不悦沉声说道。

    “我……”

    华庭公主心中一凛,想说什么,又说不出口,不悦双眸一红,委屈至极。

    她何尝不知道白氏一族和武桓侯的恩怨,也知道白府夜宴对剑殇来说,确实是宴无好宴。

    只是,武桓侯先是爆出个夫人,夫人可是正妻的称呼。而后又冒出红颜知己的姐姐。再加上身份地位不低于她多少的吕氏大小姐,搞得华庭公主芳心混乱。

    再听闻秦始皇亲口赐婚,芳心更乱。

    偏偏剑殇来到大秦帝都,从没找过她,之前又回避她的问题,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把她放在心里!

    女人对于感情的智商基本为零,虽然华庭公主还不至于,却也是患得患失,混乱一片。

    其实,华庭公主只是想引起剑殇注意,多多沟通而已,就这么简单!

    “据说武桓侯乃第一异人,在下不才,还请武桓侯赐教!”

    觥筹交错之际,聚客殿中部席位,一个身材健硕,气势彪悍,颇有军人之势的青年人,步伐如山走出,眼神犀利直视剑殇拱手说道。

    “呃……正戏上场了!”

    喧闹气氛猛然一凝,不少人齐齐心脏一跳,兴趣大起。

    这出列挑战武桓侯的人,一看就是有扎实根基的军人,气势、气质、行为,无一不中规中矩,干净利落又雷厉风行,且带有浓浓的煞气。

    武桓侯,明显不是先天强者,而这个军人,已经初具先天气息。

    很期待武桓侯如何应付此人。

    “放肆!”

    正芳心绪乱,怨气滋生的华庭公主,一看有人跑出来挑衅,顿时俏脸一寒,厉声呵斥道。

    “别急!”

    剑殇心中一暖,颇为无奈暗自摇了摇头,拉住就要大怒而起的华庭公主的小手,柔声说道,并用力捏了捏,使得华庭公主心中一暖。

    却见剑殇冷笑摇了摇头,看也不看那青年人,转头看向“脸带意外”的白仲,疑惑问道:

    “这到底什么宴会?不是年轻一代俊杰的聚会吗?怎么莫名其妙的小瘪三也蹦出来,还直接向本座挑战了?”

    “呃……”

    白仲神情一僵。饶是他心思如鬼,也一时不知该如何接剑殇的话。

    “在下雄霸!英雄会会长,太子府长老,相信武桓侯应该听过。同为异人,在下对身为第一异人的武桓侯慕名已久,不知武桓侯敢否赐教?”

    雄霸眉头一皱,察觉到剑殇回避心思。不由得脸色一沉,厉声激将道。

    “哦?!原来是雄霸,原来是英雄会会长……”

    剑殇恍然大悟应道。顿了下,疑惑转头看向身后的公主府府主问道:“魔后,你认识他吗?英雄会是什么级别的势力?”

    “没什么印象。顶级异人中肯定没他就是!至于英雄会,不入流!”

    魔后赢莹神情怪异看向剑殇,随即极为配合俏声应道。

    比起剑殇的明显做作,魔后的演技可高得多了。因为魔后赢莹真没把雄霸看在眼里,所说完全发自真心,神态语气自然更为逼真。

    “怪不得我也没什么印象呢,原来是个不入流的小势力的会长!”

    剑殇再次恍然大悟嘀咕道,顿了下,看向白仲疑惑问道:“在下向来没喧宾夺主的习惯,这点修养还是有的。仲少爷怎么看?”

    “呃……”

    剑殇的演技实在太差了,白仲都看不下去了,可又不知该如何揭破武桓侯的假面具。

    难道说,雄霸已经投靠他,是他安排出场挑衅武桓侯的?

    “这个……既然都是异人。难得大家相聚,我辈中人,自当豪勇热血,武桓侯以武勇闻名于世,既然小的想见识,那就露一手。教训下小的们也好,省得让人误会武桓侯徒有虚名!”

    心思剧转间,白仲狠狠瞪了雄霸一眼,颇为无奈看向武桓侯苦笑说道,动之于情,晓之于理,连消带打,激将法都用上了。

    “不愧为神侯之子,不愧为夜宴之主,所说之话确实有理。我辈中人,自当豪情热血!”

    剑殇极为赞同地重重点了点头,连声说道,引得众人心思各异,白仲大喜,雄霸极为期待,公主府众人一阵忧虑。

    人的名,树的影。

    雄霸现实中就是兵王,成名比剑殇还早,如果不是有九十点武力值的桎梏,可能是第一个突破到先天之境的异人,剑殇虽然有侯爷果位增幅,还真不一定是雄霸的对手。

    “那个……那个谁,有没有勇气挑战下神侯之子……仲少爷?不要太勉强啊!”

    众人期待之际,剑殇却是转头看向背后随从,指向李同连声问道。

    “呃……”

    众人错愕,认识李同的人更是脸色一僵。

    自从李同效忠武桓侯后,声名渐露,不管是泗水郡之事,还是帝都珍宝阁一战,光是李同能缠住暗中保护九皇子公子华的超级强者……老太监,李同就已经闻名帝都了。

    雄霸好歹和武桓侯实力相差不多。

    李同和白仲的实力明显差了好几个档次。

    派帐下最强强者挑战白仲,那不是明摆着欺负人?!

    “请仲少赐教!”

    李同没剑殇那么多心思,直接起身拱手,郑重请道。

    杀,肯定是不能杀。

    但主公既然点名让他挑战,肯定有所算计。

    以李同所想,主公就是让他好好羞辱下白仲,这要好好谋划了,不能太过,也不能太轻。

    “本座说过,向来没喧宾夺主的习惯,一个个来嘛!我辈中人,自当豪勇热血,想必仲少身为以武勇善战闻名天下的杀神之子,肯定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而且你们都是原住民。教训下小的也好,不然让人误会仲少爷徒有虚名没关系,如果误会神侯大人徒有虚名,那就不好了!”

    不顾白仲红白交加,颇为发青的脸色。剑殇煞有其事连声说道,原话奉还。

    顿了下,剑殇大义凛然接道:

    “仲少放心!所谓主从有别,等你们切磋完,本座肯定会跟这个……叫雄霸是吧?好好切磋切磋!”

    话落,舒展了下筋骨,又连声接道:

    “本座如今还真有点热血沸腾,颇为期待了。仲少爷想必不会拒绝吧?相信如今神侯大人也在关注此处,要是仲少怯战,不知后果会如何……再来一章,实在撑不住了,去眯会!下一章至少得**点!(未完待续)rq!!!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