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三十六章 传承至宝
    “言尽于此,你们考虑好再说吧!”

    一番话下来,剑殇示意近卫奉来茶水,不急不躁等待义墨众人回应。

    “战国末年,墨家一分为四,分别为仁、义、礼、智四脉。我义墨一脉,奉行的便是‘义’字。义利合,兼相爱,生而非命,生而自强。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兼爱、非攻、节用、非乐、非命、天志!”

    脸色数变间,左秋寒忽然站起,满脸决然,神情哀然而坚定,喃喃自语般连声说道。

    “呃……”

    剑殇张嘴无言,知道左秋寒所说是义墨的宗义、总纲。

    虽然也是墨家思想,却只是截取一部分,可以算是偏激片面的思想宗旨。

    只是,如今听左秋第两百三十六章 传承至宝寒说来,感觉有点不对味啊!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孟师兄之劫,是他的命数,妾身不再强求。财神能高义相救,确实已经仁至义尽,妾身代表义墨在此谢过,但我义墨一脉,向来中立〖自〗由,绝不会投靠任何势力,而且我等也无权决定义墨将来,还请财神见谅!”

    这一刻,左秋寒极为冷静理智,极为客气、体贴施礼回应。

    “什么命数?都说了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还命什么数,只是不想违背义墨宗旨罢了……”

    剑殇心中颇为不以为然,却是对左秋寒和义墨的坚持、坚定,颇为佩服。虽然极为失望,却只是暗叹了声应道:“无妨!人各有志,本座绝不强求!无奈。本座要为数十万兄弟战友着想,要为辖下千万子民着想,心有余而力不足,还请谅解!”

    “明白!”

    左秋寒重重点了点头,似乎失去力量般缓缓转身……

    缓缓走到孟非子身边,缓缓蹲下,紧紧盯着孟非子的面庞。看得很专注、很专注……

    无悲无喜!

    红尘苦海,佛前的莲hua灿烂旑璇,第两百三十六章 传承至宝能引渡者又有几个?!

    简洁朴素的罗衣,在夜风中摇曳。

    佛说:空即是色,色即是空。然她,为何仍眷恋不舍?

    夜幕如漆,夜风清亮拂心……

    如今的左秋寒,看似顿悟,却是行尸走肉。

    “这孟非子。看似七老八十。年过半百了。左秋寒虎狼之年,hua香之季,没想到对孟非子用情如此深!”

    看左秋寒如此。在场狼军不少人心中嘘吁,羡慕而无力。

    “慢着!老夫代巨子接受财神的要求!”

    气氛凝重、寂静间,之前点明剑殇所想的发须皆白的老者。忽然出声说道。

    “嗯?”

    剑殇眼神一亮,心中大喜。

    “啊?!”

    义墨众人大惊看向老者。

    “慕容师伯?!”

    抱着孟非子的程威,另一位看似四十几岁的曹和,齐齐脸色大变看向老者慕容义,难以置信脱口喊道。

    原本心若死灰的左秋寒,平静如水双眸异彩涟漪。期待、讶异、疑惑而又剧烈挣扎。

    “老夫是义墨传承长老,有权发动长老会罢免巨子。自然也有权代巨子行事!”

    发须皆白,看不粗具体年纪的慕容义,缓缓站起,佝偻精瘦的身躯有种擎天巨柱的气势,眼神犀利环视义墨众人沉声说道。

    顿了下,慕容义暗叹一声,颇为无奈接道:“之前财神说的很对,此次秦始皇圣颜大怒,下旨剿灭、驱逐,除法家外的诸子百家,以固皇权。连儒、释、道三大流派都无法抗衡,何况我义墨?除非大秦帝国崩溃,否则我义墨一脉永无出头之日了,个人性命事小,义墨一脉将会在我等手中断绝啊!老夫身为传承长老,自然有权利也有义务保住义墨传承!”

    沉默!

    沉默!

    听传承长老这么说,义墨众人全部沉默,也不再反对。

    求生是任何生灵的潜意识本能,能不死,谁愿意死啊?!

    剑殇心中颇为〖兴〗奋、期待,沉默看着义墨众人,看着义墨传承长老慕容义。

    又有点疑惑,口说无凭啊?

    难道慕容义打算就用嘴承诺?虽然剑殇相信以“义”为先的义墨,不会言而无信,却也太不靠谱了吧?

    “这是我义墨一脉的传承至宝!”

    看剑殇沉默不语,活了上百年的慕容义,自然清楚剑殇所想,迟疑了下,右手一翻,一把宛若长箫,通体碧绿如玉的物品入手,双手极为拱手奉向剑殇,语气郑重说道。

    “什么东西?打狗棒?!”

    看着眼前当长箫没音孔,当武器又太小的东西,剑殇心中怪异想道,伸手接过绿棒……

    义墨青玉棍,特殊物品,义墨传承至宝,可融入身体,无法认主!

    原本不管什么东西,对异人来说,查看下属性就清楚了。

    谁知道,此次剑殇竟然什么属性也看不到,就确定确实是义墨传承至宝,不是假货而已!

    难道这东西比赤霄剑的品级高?可能吗?!

    “拿来吧!”

    手掌一翻,义墨青玉棍消失,剑殇大手一摊,沉声说道。

    “???”

    慕容义,包括关注的义墨众人,齐齐脸露疑惑。

    “你们还想不想救巨子了?本座并未说谎,身上确实只能拿得出一万多钻石币!”

    剑殇脸皮发烫,硬着头皮尴尬且惭愧说道。

    刚降服义墨一脉,连传承至宝也收了,还要向他们拿钱?这让剑殇情何以堪啊!

    所幸,剑殇把他们如今的财富,认为是系统神秘玄妙的安排,心中就好受多了。否则哪个异人拿得出十万钻石币现金?

    “大人!”

    义墨众人会意,倒是没有多想,左秋寒颇为〖兴〗奋、激动、期待爽快掏出一叠纸帛递给剑殇。

    “这是?!”

    接过纸帛。剑殇疑惑看着左秋寒,知道是钱票,可是,貌似没听说过啊?能不能用啊?

    “这是蓬莱商会的钱票,我等江湖中人,只认蓬莱商会的钱票,这是天下公认的钱票。绝对能用,到哪个商铺都能用!”

    左秋寒愣了下,随即反应过来,颇为意外且脸色怪异解释道。

    义墨新主人,不是号称财神吗?难道没蓬莱钱票?难道用的是春秋钱票?九州钱票?!

    “哦!”

    剑殇脸色正常应诺了声,随后把钱票递向史冀吩咐道:“你亲自跑一趟,小心点!”

    想想很容易理解,蓬莱商会似乎有史以来,就一直存在着;而春秋商行和九州商行。是近百年来才崛起的新兴商行。

    虽然两大商行的势力已经堪比蓬莱商会。隐约还略胜一筹。却没有蓬莱商会的底蕴和威望,这些江湖中人自然更相信蓬莱商会。

    谁知道什么时候改朝换代,春秋钱票和九州钱票就成废纸了?而蓬莱钱票却不会。什么朝代都一样坚挺。

    “是!”

    史冀双手颇为僵硬接过,颇为紧张郑重应诺。

    十万钻石币啊,还真没接触过这么多财富。见都没见过啊!

    “此次袭击我方的势力,是白府的八爷亲自带队,出动了四位将军、四位供奉。我方击杀了一位将军,两位供奉,却也牺牲了数百杰出弟子和五位长老,连巨子也被白八爷一掌重创!”

    还是慕容义年老成精。迅速提醒道,免得史冀去购买神丹时。被逮了个正着。

    “嗯!对了,以后你们就称呼本座少爷吧!你们是江湖人,不是仕途中人,算是家臣吧!”

    剑殇点了点头,并无意外,毕竟此次剿灭诸子百家,便是杀神白起负责,自然是白府众人出主力。

    想到这个,剑殇对秦始皇不由发自内心的佩服。

    九皇子公子华失踪,秦始皇愤怒出手,短时间内,竟然能迅速理清纷乱关系,直接让杀神白起接也得接,不接也得接,合情合理地接过剿灭诸子百家的重任。

    如此一来,不但能短时间内极大削弱白氏一族的势力、实力,让大秦朝廷压力大减。同样给了白氏一族极大机遇,使之拥有深厚底蕴和质变发展契机,是惩罚也是赏赐。

    谁能肯定,此次诸子百家伏击,不是杀神白起的安排?!白起能逼迫秦始皇颁布筑城令,再逼秦始皇剿灭诸子百家也不奇怪!

    大棒加萝卜的帝皇之术,秦始皇用得炉火纯青啊!

    “是!不知道少爷打算如何应付白氏一族和戍城军下一波冲击?是否立刻安排我等暂离帝都?”

    慕容义以身作则,率先摆正位置,恭敬见礼,随即谈起关系自身身家性命的关键问题。

    “你们委屈下,暂时换掉身上衣饰,留在听涛园,为本座家臣。过段时间,等本座座下大军抵达,就无需如此……警惕了!”

    剑殇沉思了下,迅速回应道,丝毫没义墨众人想象中那般为难。

    “就这样?”

    慕容义神情一愣,还未回话,左秋寒率先疑惑、意外脱口问道。

    “不然还要咋样?以你们的气质、气势,穿这服饰摆明了跟别人说你们是墨家弟子啊!暂时委屈下,等回到本座辖地,想穿什么随便,不穿也行!”

    剑殇理所当然应道,还想缓和下气氛。

    可惜,剑殇真不是说笑话的料,没人哄笑,倒是引来不少白眼,间接也算达到缓和气氛的效果了。

    “老……我等不是这意思,只是……少爷这么做行得通?”

    慕容义迟疑了下,有点难以置信说道,显然一时无法适合目前的身份。

    “放心吧!既然你们已经效忠本座,本座自然会护你等周全,只要你们别太招摇,暂时窝在听涛园。本座来个抵死不认,白氏一族和戍城军还能拿本座如何?”

    剑殇摇了摇头,颇为自信地毫不在意应道。

    “呃……”

    义墨众人颇为错愕,有点怀疑己方是不是跟错人了!

    这新主人的话,听上去,好像不怎么靠谱啊?

    抵死不认行得通的话,他们会落到如此田地吗?

    墨家行事向来低调,他们也没四处宣扬义墨身份啊?还不是被追杀?!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