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四十章 无聊闹剧
    首先道歉个,上一章虽然内容不同,但情节和前文重复了。已经修改,并不影响阅读。影子仓促间修改情节,重设大纲,所以更新晚了点,很抱歉!

    现实的情节,确实不好写啊!每次都得细心琢磨,却又不可或缺,已经尽力在精简了。下一章就返回《铸圣庭》了!

    ****

    “你结婚了?!跟谁?”

    却是两人聊天时,云枫不知什么时候来到身边,正好听到萧影所说,不假思索就脱口问道。

    一时间,萧影、谢清、云枫全都错愕,谢清和云枫更是颇为疑惑万分。

    “你们不是结婚了吗?我还看过你们挂在卧室的结婚照呢!”

    萧影正不知该如何应答时,就听第两百四十章 无聊闹剧到谢英语气奇怪问道,却是谢英看云枫走向萧影,担心出事便跟了过来,也听到了。

    “嗯?”

    云枫凤眼一睁,满脸疑惑、错愕。

    “我说你闲不闲啊?都说没任何关系了,你有空多管管自己吧!”

    萧影浓眉大皱,颇为恼怒且毫不客气沉思叱道。

    分手就分手了,偏偏还一副余情未了,情深意重的表现。

    云枫做得出来,萧影都嫌慎得慌,更没心思时间去理会、纠缠。

    “既然有情,何必离开?什么现实残酷,社会无奈等等,全是借口。就算不是借口,也没必要纠缠,徒增烦恼。”

    “切!谁想管你的事!”

    云枫莫来由心中一慌。没好气啐了。,狠狠瞪了眼萧影,颇为恼怒转身离去。

    只言片语,云枫就猜到事情缘故了,至少谢英兄弟还不知道他们离婚了,萧影这是什么意思呢?!

    “你们这是?”

    谢英柳眉紧锁,疑惑问道。顺便在萧影身侧沙发坐了下来。

    “无怨不成夫妻,无仇不成父子!人之常情,没什么!”萧影语气平淡。随口应道。

    “那也得是夫妻啊第两百四十章 无聊闹剧!算了,不说这些了!不好意思,冷落你们了!”

    谢英眼神怪异瞥了眼萧影应道。随即迅速举杯相邀,自觉转移话题。

    “没有的事!我本来就是因为你哥才出来的,有他在就不会冷落了,其他人不关我事!你忙你的去吧!不要妨碍我们大男人说悄悄话!”

    萧影大手一揽,抱过谢清的肩膀,语气戏谑嚷道,大有男人的事,心照不宣的意味。

    “别教坏我哥!”

    谢英恶狠狠瞪着萧影警告道,明眸流转间颇为诱人。随即直接靠在沙发上,丝毫没要走的意思。看样子之前喝了不少酒。

    “怎么样?这么多美女,心动没?要不要加入公主府?不但前途似锦,而且美女多多哦!”

    俏脸通红,酒意嫣然的谢英,手肘捅了捅萧影。吐气如兰,呵气温热低声煽动道。

    “你喝多了!酒量不好就少喝点!”

    萧影浓眉一皱,身体往谢清身边靠了靠,语气颇为不悦应道。

    谁知道,谢英手臂一转,硬挤进萧影胳肢窝。抱着萧影的手臂嘟嘴嚷道:“我知道!在你心中,比云舵主好的女人几乎没有。但是,你是不是太高估她了?还是你的眼光太过狭隘了!”

    其实,谢英是有点酒意,却还没醉,就是感觉到萧影的躲闪,却反而激起不忿之心,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做。

    “因为那双眼神和云枫舵主吧!并不是看上他了,嗯,应该是这样的……”

    酒意嫣然的谢英,心中理智自我解释道。

    “呃……”

    感受到摩擦手臂的弹性十足的坚挺,萧影心中一荡,想抽出手臂,反而感触更深,不由颇为慌乱说道:“你醉了!我跟那女人根本没任何关系,已经不把她放在心里了!”

    那一夜的迷乱,幽静的回家路途,给萧影感触最深的就是那韵味极浓的坚挺,虽然不敢说最好,但以经历、心态来说,确实是印象最深,最为悸动。

    “我没醉!你就是还喜欢她,她有什么了不起?!”

    感受到萧影的挣扎和排斥,谢英俏脸更红,心中忽然涌起阵恼怒,颇为失态瞪着萧影高声嚷道。

    “嗯?!”

    如此异象,别说就近的萧影、谢清,便是正闲聊的紫藤萝、笑笑梦,与及包厢内众人,齐齐一愣,看向母狮子般满脸通红的谢英。

    云枫柳眉一挑,又怒又惊又疑惑。

    怒什么,云枫不知道,就像是玩具即将被抢走;

    惊和疑惑的是,看样子谢英似乎还真的看上“他”了?怎么可能啊!不说谢英的容貌,以谢英如今正风生水起的机遇、条件,怎么会看上碌碌无名的“他”?

    其实,之前云枫虽然恼怒走了,却没离太远,一看到谢英坐到萧影身边,就开始注意了,自然也听到谢英所说。

    奇怪的是,云枫对于谢英对自己的言辞,并没多大感觉,触动的是谢英为什么这么说,这点来说,云枫还是挺大度的。

    “咯、咯、咯……没事!没事!大家别在意啊!”

    就在此时,谢琳可爱娇笑数声,连忙开解道,她对谢英、谢清、萧影、云枫等人的恩怨纠缠颇为清楚。

    “没事!没事!大家继续!”

    辅佐谢英的年纪较大的云姨也紧随招呼道,其实她心中也极为好奇。

    “兄弟!听说你是云枫的前夫?艳福不浅啊,不过,现在也好,男人大丈夫,何患无妻,是该有点自知之明!”

    此时谢英也知道自己过激了点,沉默不语休息。蓦然间,那年轻人一手持杯。一手持酒走近,颇有风度连声说道。

    “嗯?!”

    萧影、谢英等人齐齐眉头一皱,这是往伤口撒盐,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前夫?!”

    谢清却是神情一震,眼神讶异看向萧影,忽然明白萧影的异常反应了。

    从上次见面,谢清就知道萧影喜欢谢英了。也能感受得到。只是谢清了解萧影的性格,既然萧影结婚了,明知道和谢英没有结果。就不会乱来,所以一直很放心。

    如今看来,原来萧影和云枫早就离婚了?为什么离婚?什么时候?!

    “哼!”

    就在此时。一阵清冷冷哼声起,云枫眼神犀利,语气不悦说道:“什么时候,杨公子能管到我头上了?”

    “呵呵……这不是安慰兄弟吗?”

    杨公子显然对云枫有点无奈,也知道云枫在公主府中的地位,倒也不敢太过,何况他的目标也不是云枫。迅速摇曳了下手中包装耀眼的洋酒,拿起新酒杯倒了半杯,殷勤递给谢清接道:“这位是兰英的哥哥吧!自我介绍下,我叫杨元贤。以后多多亲近啊!有什么事,尽管找我!”

    如此明显的追求谢英的话语,众人自然听得出来。

    谢清脸色一沉,神情有点难看。

    萧影同样浓眉大皱,只是不知道杨元贤到底什么来头。不想给谢清兄妹带来麻烦,也不好出声。

    “你是太子府的,我们是公主府的,还是保持距离的好!”

    谢英心思剧转,又有头晕,不由揉了揉太阳穴。语气不耐烦说道。

    “太子府?原来不是公主府的,貌似太子府和公主府是竞争关系啊!”

    萧影心中一动,心思一转,不由退开杨元贤举杯的手,冷笑说道:“抱歉!我们跟你不是兄弟!另外,请保持距离,免得让人误会我们勾结太子府!”

    杨元贤没料到萧影此举,手臂一抖,顿时洒出不少酒水。

    “你什么东西!?真以为自己是云舵主的老公了?这是省会带来的,产自米国的洋酒,你喝过没?弄洒了你赔得起吗?”

    杨元贤大怒,眼神喷火般瞪着萧影连声嚷道,引得原本气氛恢复的众人,再次疑惑关注。

    “切……”

    萧影不屑撇了撇嘴,沉思了下,朝包厢公主挥了挥手,问道:“你们这里有这种酒吗?”

    “有的,先生!一瓶十八万八千八!”

    包厢公主躬身客气应诺,客人点酒时报价也是程序,否则超出客人消化预算,双方都麻烦。

    听到包厢公主报价,杨元贤更是身躯一挺,得意且戏谑看着萧影,又看向谢英、谢清。

    “有多少?”

    萧影心中一喜,再次追问道。

    “两三件该有吧!”包厢公主迟疑了下,小心翼翼应道。

    “都拿来!看来这位……不知哪冒出来的什么公子,可能很少喝,陪他一件让他喝个够吧!其他分给大家!”萧影毫不在意应道。

    “先生确定?一件有八瓶,拿三件?”包厢公主眼神一亮,颇为激动问道。

    “去拿吧!”萧影点了点头吩咐道。

    “先生稍等!”包厢公主大喜,迅速躬身应道,这下抽成多了。

    “切!又不是hua你的钱,装什么大尾巴狼,你有没有这资格叫酒啊!你喝过没?喝得起吗?”

    杨元贤没想到这地方还真有,随即不屑嚷道。

    “今晚是他订的包厢!要不晚点杨公子来结账?”

    谢英心思一转,狠狠瞪了眼萧影,双眸如珠看着杨元贤,笑靥如hua柔声说道。

    “这个……”

    杨元贤神情一僵,如果目前的消费,他自然无所谓。

    可三件洋酒真拿上来,就得上千万,他还真有点心疼,也没那么多钱。

    “杨公子不会付不起吧?”谢英心中一惊,眼神怪异看着杨元贤继续激将。

    “呵呵……放心吧!没事,我扛得住!”

    萧影拍了拍谢英手笔,有点好笑安慰道,他自然清楚谢英的心思。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站在金字塔巅峰的永远就那么个别人,所谓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以《铸圣庭》来说,普通属性技能也就上千钻石币,可是有属性技能的异人,连十万分之一都没,有的异人却拥有好几个。(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