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四十三章 始皇召见
    “咯吱……”

    宛若处于原始森林中的听涛园,院门大门,数十骑从院内奔出,沿着宽阔街道,直指皇宫。

    一时间,无数眼线躁动,把“关闭一个多月的听涛园院门终于打开,武桓侯出园”的情报汇报回去。

    特别是白氏一族、公主府、太子府、英雄会、吕氏一族、华庭公主等势力,更是密切关注。

    一个多月来,先后有七八批不速之客进入听涛园,其中大半不怀好意,也有部分是为了探知听涛园虚实。

    可不管到底为什么,凡是进入听涛园者,全部有去无回,就此失踪。便是异人,也莫名其妙昏厥,然后所有东西被夺,裸身被扔出听涛园,也不知到底发生了第两百四十三章 始皇召见什么事。再加上听涛园就此闭园,各个势力逐渐不再关注听涛园,如今终于打开院门了。

    “皇宫禁地,来者止步,请出示特令!”

    剑殇带着诸将近卫来到皇宫城门口时,迅速被皇宫禁卫拦了下来。

    “呃……”

    剑殇错愕,为难。

    之前就想着找华庭公主探听消息,探听秦始皇南巡的具体时期。却忘了华庭公主之前所给的华庭玉佩,已经粉碎,除了华庭公主召见,否则剑殇无法主动去找华庭公主,连皇宫都进不了!

    “去找王贲?蒙恬?或者说雉姬?”

    剑殇踌躇皇宫门前,心中想着。其实真要探听消息,自然是找雉姬最好,可雉姬实在太强悍、太强势。剑殇潜意识有点排斥,有点敬而远之的想法。

    “武桓侯止步!圣上召见!”

    剑殇等人刚转身要离去,一个熟悉的声音起,回头一看,却是身穿黑底鎏金,紫蟒盘绕锦服的赵高。

    没人知道赵高到底如何出现。

    “圣上召见?!秦始皇还能未卜先知不成?还知道自己在皇宫门。?”

    剑殇心中一凛,疑惑、骇异想第两百四十三章 始皇召见道。顿了下,眼神怪异打量着面白无须,英姿飒爽的赵高。

    历史记载,赵高,秦二世丞相,华夏历史上第一个有名气的宦官,又称千古第一宦官。秦始皇死后与李斯合谋篡改诏书,立始皇幼子胡亥为帝,逼死始皇长子扶苏。秦二世即位后腰斩秦相李斯。诛其三族。并成为丞相,连秦二世也死在其手。当时他独揽大权,结党营私。可谓权倾天下。提起赵高,人们往往会很自然地想到“指鹿为马”的成语。

    野史记载,赵高来自大赵。其实是赵国奸细,所谓“赵高者,诸赵疏属也。赵高昆弟数人,皆生隐宫,其母被刑僇,世世卑贱。”以赵高的出身和经历。加上赵高又是宦官,心理扭曲也是人之常情。也有铁证证明秦始皇其实是死于赵高的谋害,倒是颇具信服力。

    这点从秦始皇最后一次南巡,在山东成山患病,按最合理的返归路线,车驾应经淄博、泰安,沿道路条件较好的开封,郑州、洛阳,进函谷关后返抵咸阳。却出人意外地放着平坦的大道不走,渡过正值汛期中的黄河,死于河北省广宗县的沙丘平台,能看出很多问题。

    重病中的秦始皇为什么会死在河北,而不是顺理成章的河南?只要查看地图,就能发现从沙丘平台,经太原去上谷郡(扶苏所在),几乎是处在一条最短的直线上,不难推断秦始皇其实是急着要见扶苏。而改道之举所潜藏的政治意图,迫使赵高在沙丘宫谋害了秦始皇,因为扶苏和赵高不对付,扶苏上位,赵高必死!

    但是,以剑殇对《铸圣庭》中赵高的了解,其实赵高并非历史记载那般奸邪,眼前的赵高对秦始皇极为忠诚,不大可能是大赵奸细。

    只是,不说秦始皇本身的恐怖实力,就是杀神白起、圣者吕不韦等散仙也无法奈何,秦始皇又怎么会死?

    想想赵高的恐怖实力,或许,只有身为秦始皇贴身侍从,实力又不弱散仙的赵高,才能办到。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剑殇心思剧转间,沉默跟着赵高前往皇宫后殿拜见秦始皇。

    “爱卿平身!”

    秦始皇依旧是秦始皇,只是此次穿着更为隆重,头戴垂帘平天冠,身穿黑底紫金帝袍,龙靴玉带,更显威势。

    但是,剑殇隐约感觉秦始皇的气势没之前那般狂暴、自信、凌厉,双眼有些血丝,神情颇为疲惫。像是很久没休息般,连帝皇装扮都没换掉,估计秦始皇已经穿了许久,根本来不及换掉,可想而知秦始皇忧虑之重。

    “武桓侯想必已经得知系统公告,才会匆忙赶来,想入宫觐见吧?”

    秦始皇那特有的,宛若系统提示音的洪亮而带有磁性的声音起。

    “呃……”

    剑殇神情一僵,秦始皇不愧为秦始皇,每次一开口,都在剑殇的意外之外。

    “哈哈……无需疑惑!朕若连这点都不知道,还如何执掌天下?!”

    看剑殇反应,秦始皇放声大笑,中气十足说道。

    “圣上英明!”

    剑殇低头模棱两可应诺,心中却是暗自嘀咕:“看来秦始皇也不是无所不知啊!”

    剑殇此次前来,要找的可是华庭公主,并不是秦始皇,如果不是赵高及时出现,剑殇早就走了。

    “切入正题吧!爱卿认为朕此次能渡过浩劫吗?”

    秦始皇似笑非笑看着剑殇,语气一转问道。

    “嗯?”

    剑殇浓眉一挑,心中讶异。

    因为秦始皇既然问出这个问题,就表示他信心受挫,霸气侧漏。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气势已经开始动摇了。

    如果秦始皇有上次所见的霸气、信心,就不会问这个问题,而且隐约显露焦躁、疲劳之态了。

    秦始皇,即便是千古一帝,也是人,不是神,更不是圣人。

    “怎么?朕的问题很难回答吗?”

    一股压抑磅礴的气势爆发,秦始皇双眼一眯,眼神宛若利箭直视剑殇沉思问道。

    “圣上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剑殇心思剧转,随口应道,心中却活络开了。

    “但说无妨!”

    秦始皇脸色微变,语气沉重说道,其中细微的紧张难以掩饰。

    “在臣面圣之前,会认为圣上渡不过此劫!”

    剑殇心中措辞,语气平静缓缓说道,引得秦始皇脸色一沉,剑殇不待秦始皇出声,又迅速接道:“但是,在臣面圣之后,特别是经过渭阳大道一事。臣可以肯定,圣上最大的敌人是自己,而不是任何人,包括苍天大地!”

    “真话?!”

    秦始皇心中一凛,颇为紧张问道。

    “十足真金!”

    剑殇坦然和秦始皇对视,毫不犹豫地语气肯定应道。

    “此话何解?”

    秦始皇磅礴压抑的气势明显一松,语气平静问道。

    “臣冒昧!敢问圣上,以实力而论,普天之下,是否有人奈何……或者说威胁得了圣上?比如白起神侯或其余散仙?甚至赵大人?!”

    剑殇心中早有应对之法,瞥了眼隐形人般“乖巧”侍立一旁的赵高“大胆”询问道。

    低眉顺眼静侍一旁的赵高眼皮一跳,随即眼观鼻,鼻观心,宛若什么也没听到。

    “没有!朕乃天下之主,不但是身份地位,实力亦是如此!”

    秦始皇隐约明白了剑殇话中的意思,瞥了眼赵高,气势一涨,信心十足肯定应道。

    “果然!”

    听到秦始皇回答,剑殇心中嘀咕道,普天之下,单打独斗确实没人奈何得了秦始皇,否则杀神白起和圣者吕不韦等等,也不会甘被秦始皇驾驭而不敢反抗了。

    “敢问圣上,普天之下,是否有势力的综合实力,胜过大秦虎军?!”

    心中揣摩之余,剑殇嘴上迅速再次问道。

    “没有!”

    秦始皇再次信心十足,语气肯定应道,霸气冲天的气势再次膨胀数分。

    顿了下,秦始皇眉头一皱,迟疑接道:“或许,如果你们异人能团结一致的话……可堪一敌!”

    语气迟疑,其实在秦始皇心中,已经知道,如果异人群体团结一致,大秦虎军绝对不是对手。

    “圣上多虑矣!异人绝对不可能团结一致,比如……臣?!”

    剑殇微微一笑,同样语气肯定说道,并隐晦点明自己的立场,以示忠心。

    “好!朕果然没看错人了!爱卿果然是忠肝义胆的国之栋梁!”

    秦始皇大喜,眼神一亮高声嚷道,龙颜大悦。

    “圣上重视!臣,愧不敢当!所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臣忠心大秦,是因为臣接触过圣上,知道圣上无法匹敌,唯有终于大秦,才能得到更大的利益!”

    见到秦始皇开始,剑殇心中就一直保持着清明,一听秦始皇所说,立刻状若惶恐,却又坦然直视秦始皇应道。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十分的谎言或真话,都不足以让人相信。只有七分真,三分假。甚至九分真,一分假,才能让人相信。

    剑殇所说,基本上都是出自真心,却也坦然表明了,没有足够的利益,自己也不会一条路走到黑。

    这才是异人!

    要说剑殇死忠于大秦,死忠于秦始皇,别说秦始皇,剑殇自己都不相信!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