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四十七章 扶苏太子
    “哈哈”尊客驾临敝府,蓬筚生辉!白某有失远迎,还请武桓王、华庭公主多多见谅!”

    募然间,一阵响遍白府,回荡耳畔的大笑声起,身穿白衫,气质儒雅的白起出现,似慢实快大步而来,笑声刚落,正好停在白府门前,拱手见礼说道。

    “白起神侯客气了!不怪本王不请自来便好!”

    剑殇淡然一笑,客气回礼,有点意外白起真的会亲自迎接,而且是独自前来。

    如果是白仲那小子,或许剑殇还会拿捏一下,摆摆王爷架子恶心恶心白仲,对于白起,剑殇倒是不会太过摆谱。

    虽然是敌对关系,但剑殇相信白起应该没亲自参与针对自己的计划,不管是出动人第两百四十七章 扶苏太子手,或者是出谋划策。

    以杀神白起的能力、实力,如果真亲自出手,剑殇肯定没那么好招架。当然,没白起的默认,白氏一族不会也不敢向自己动手。

    所以,敌对归敌对,剑殇还是对真正的强者保持一定程度的尊重。

    况且,无论如何,以杀神白起的历史和现在的威名,都值得剑殇客气对待。

    “王爷和公主能驾临,白某受宠若惊,求之不得!请!”

    白起犀利剑眉一挑,脸色平淡应道,并侧身请道。

    剑殇点了点头,便调身下骑,携众进入白府,至于数十坐骑,自然有白府侍从安置。

    以白起的身份地位,实力能力,能自称白某,已经是放低身份,剑殇和华庭公主倒是没什么意见,至少不会对白起吹毛求疵。

    “此一时彼一时矣!世上没永远的敌人!白某向来不管府内琐事,事已至此,白府以前若有哪里得罪了王爷,还请王爷多多体谅口若是王爷有何要求,尽管提出,白某能做到之处,会尽力做到!亲者痛仇者快之事,实在没必要,也不是时候”

    并肩入府,白第两百四十七章 扶苏太子起身如利剑冲霄,行走间意味深长随口说道,似乎知道剑殇是“善者不来,来者不善”。

    “呵呵……本王向来秉承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也并非小肚鸡肠之人,只要神侯的话管用,本王与白府有何恩怨?”

    剑殇心中一凛,本来想恶心恶心白府,看白府笑话的心思,忽然淡了很多,不由一语双关应道o

    随着白起一句话,剑殇忽然明白,自己刚才为什么觉得杀神白起并未亲自白府参与针对的计划了,因为层次不同,以大欺小实在太掉价,完全没必要且影响极大。

    当然,剑殇也明白白起言外之意,如今剑殇和白府可谓同仇敌忾,都是自顾不暇,就算有仇怨,那也是过后的事,现在对掐,对双方都没好处。

    “哈哈……,不愧为少年英雄!王爷放心,别的地方不敢说,在白府,白某的话自然管用!”

    白起豪爽大笑,一反之前儒雅沉静气质,朗声说道。

    “那就好!”

    剑殇不置可否,语气淡然应道。

    其实,剑殇此次前来,真要报复的话,也只能凭借王爷的帽子,恶心恶心白府,出口恶气,根本做不了什么实事,也得不到什么实在好处o

    这就是底蕴,难道剑殇一当上王爷,还真能率领千军万马把白府夷为平地?就算朝廷不管,剑殇有那么多军马吗?

    “今日犬子订婚,时值王爷新任,看来白某今日要破戒跟王爷豪饮几杯,恭祝王爷年少得意,预祝王爷青云直上,笑傲风云!”

    行走间,白起再次说道,倒是没让气氛冷场。

    “如人饮水,冷暖自知。相信这点神侯比本王的感触更深!”

    剑殇没好气翻了个白眼,坦然应道。

    “哈哈……”

    白起再次豪爽大笑,心照不宣地拍了拍剑殇肩部,使得剑殇身躯微僵,却也没避开。

    “拜见武桓王,华庭公主!”

    转过府邸屏壁,正好白仲带着黑压压一大片宾客快步赶来,看白起和剑殇、华庭公主出现,连忙躬身见礼。

    行礼之间,绝大多数人脸色怪异,特别是白仲、蒙恬、白八爷等人,明显的难以置信,以为幻觉,怎么也想不通剑殇为什么会和白起神侯并肩而至,而且两人说笑前行,宛若多年好友般。

    诡异!

    实在太诡异了!

    “免礼!”

    剑殇眼神一扫,除了蒙恬身边一位箍发白袍,姿颜雄伟的年轻人,其他人全都极为恭敬见礼,至少表面如此。不由豪气顿生,朗声应道。

    这就是权力的魅力啊!

    怪不得无数英雄豪杰,为了权力而疯狂了!

    自己何曾想过,有朝一日,自己可以和杀神白起并肩而行,无数历史名士、青年才俊、文臣武将,朝自己恭敬见礼?

    武桓王这王位,实在来得太突然,太沉重了!

    “咳!咳!”

    剑殇感慨王爷之威时,却见众人眼神怪异,反应怪异,华庭公主更是轻咳数声。

    “怎么了?”

    剑殇疑惑沉思,众人见礼,自己回礼,貌似没哪里不对劲啊?至于跟白起并肩而立,那是互相尊重,否则自己的王爷,还要比白起略高半步呢!

    实在想不出众人为什么这么一副表情。

    “扶苏大皇子于今早被立为太子,将在圣上南巡期间坐镇帝都!”

    一看剑殇表情,白起就知道怎么回事,苦笑摇了摇头,善意提醒道,顿了下,颇为嘘吁,压低声音感慨道:“圣上,终究太急了点!都是为了生存而已,都不容易啊!”

    “嗯?“剑殇浓眉一挑,脸色明显讶异、意外。

    秦始皇在位三十七年终其一生,都没立过太子,没想到会突然立扶苏为太子。

    要知道,根据历史,秦始皇南巡之时,扶苏被贬到上郡担任蒙恬军监军。因此,秦始皇死后,赵高等人害怕扶苏即位执政,便伪造诏书,并以始皇名义赐死扶苏谁知扶苏还真自刻。

    不得不承认,扶苏确实是个孝顺刚毅的好男儿,怪不得没被吕不韦列为雒姬六大候选人之一了,这种人在乱世身为领袖,肯定是短命鬼。

    根据后世研究,如果当时扶苏没被贬到上郡,赵高和李斯根本无法纂位成功。如果扶苏成为秦二世,大秦帝国可能不会灭亡,至少不会这么快。

    变了!如今全变了!

    扶苏不但被立为大秦太子,而且受诏坐镇帝都又有大秦皇室家臣蒙氏一族、王氏一族、司马一族等数个铁杆秦人家族的鼎力支持,李斯和赵高的阴谋还能成功的话,那才有鬼。

    可以说,就算秦始皇此次真死于南巡途中或许大秦帝国,乃至天下,不会众人想象中那么糟糕。

    因为,扶苏的才华能力,丝毫不逊于秦始皇,在政治军事、人缘民心方面,甚至更胜一筹,只是没秦始皇那般奸诈无情,没秦始皇那般强悍的帝皇权术。

    “乱了!全乱了!未来到底会如何?”

    剑殇被白起一眼,说的心中大乱颇为迷茫。

    之前,剑殇还想着尽力去做就好就算“守护始皇”的系统任务没完成,也无所谓。

    如今看来,如果真任务失败,自己真要惨了。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大秦帝国在扶苏治理下,也不是没更进一步的可能!

    只是这跟眼前情形有什么关系吗?

    “老臣,见过太子殿下!”

    看剑殇依旧云里雾里白起颇为无语,既然决定缓和和武桓王的关系,卖个人情也好,便前行数步,率先朝箍发白袍,姿颜雄伟的扶苏见礼道。

    “扶苏?!他就是扶苏?!”

    剑殇愣子下,随即恍然大悟。

    根据大秦律法和社会礼仪,礼仪间自然要按照金字塔规则,率先向身份地位最高者行礼,而后依此类推。

    白仲率众迎接武桓王,自然要率先见礼。原本以扶苏的太子之尊,不用出来迎接,但扶苏既然跟出来了o王爷之尊虽然比皇子公主高,却肯定没太子尊贵,所以剑殇必须先向扶苏见礼,而后才向众人回礼,这是对于身份地位更高者的尊重,否则就有藐视、无视的嫌疑。

    而武桓王行礼、回礼之后,才轮到华庭公主、杀神白起等。

    当然,如果不是公主、神侯之尊,那差距太大的低层次的礼仪基本可以省略。

    杀神白起自然不会也不能指着扶苏说这就是大秦太子,否则便是亵渎天颜,罪名可大可小,干脆失礼地率先见礼,提醒剑殇。

    “这该死的封建礼仪,太复杂了!”

    剑殇心中暗骂了声,颇为惭愧连忙紧随上前,满脸歉意诚恳施礼道:“臣愚昧,有眼不识泰山!见过太子殿下!”

    其实,别说封建礼仪,就是现代社会也是这样。

    此时,剑殇终于体会到消息闭塞的苦果,随即想起公主府。

    照理说,大半天过去了,公主府应该早就知道自己出园了,为什么一直没出现呢?!

    是不是自己关闭听涛园的一个多月中,发生了什么变故?!

    “呵呵……,武桓王客气了!不知者无罪嘛,经常听蒙恬哥、王贲哥他们说起你,慕名已久,今日终于一见了,果然是闻名不如见面啊!”

    扶苏绽颜一笑,语气柔和应道,令人有种如沐春风,心境平和之感,亲和力极为强大。

    可是,这是大秦太子,将来的大秦帝皇的姿态吗?

    扶苏无疑是个绝佳的兄弟、将领等,也是个盛世贤君,却不是一个合格的帝皇,更别说乱世了!

    第四更到……,拜求月票!!!!自动订阅!!!推荐!!!!谢谢!!(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