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四十八章 始皇部署
    “臣!惶恐!”

    不管剑殇心中对扶苏太子如何定义,但大秦太子的身份摆在那,周围那么多人看着,该做的一点都不能漏。

    “大皇兄!”

    此时,华庭公主跟着剑殇来到扶苏太子身前,俏声见礼道。

    “十皇妹不只是父皇最宠爱的女儿,也是我们兄弟最疼爱的妹妹,武桓王可不能辜负她啊!否则我们兄弟可不会善罢甘休!”

    扶苏太子溺爱朝华庭公主点了点头,随即脸色郑重朝剑殇说道。

    华庭公主神情一愣,随即霞烧双颊,颇为羞涩地连连送了扶苏太子好几个卫生眼,显然他们兄妹关系不错。

    “呵呵……”

    剑殇讪讪一笑,沉默不做表示。

    “你是蒙恬第两百四十八章 始皇部署哥、王贲哥他们的兄弟,自然也是本王兄弟,无需太过见外!走吧,一起进去!”

    众目睽睽之下,扶苏太子拉着剑殇的胳膊,态度亲近随和说道,转身便朝内堂走去。

    因为太子是亲王级别,所以扶苏自称本王也没错。

    “……”

    不得不承认,扶苏太子如此态度,剑殇确实感觉颇为温暖,至少没什么恶感,还有可以一交的感觉。

    扶苏太子此举,确实能引得绝大多数人好感、感激、感动,也是种拉拢人心的强悍手段。

    但是,对于那些名利至上,有野心且理智现实或寡性薄情的人。却只会起反效果,类似白仲、刘邦等人,肯定会顺势而为。可能会借势大捞利益,而且反手就把扶苏太子卖了。

    千里之体,溃于蚁穴。

    如果不是做人实在太失败,导致众叛亲离的话。致命伤害,基本都来自于身边那么极个别人!

    “对了!蒙兄,还不知道今天女主角是谁呢?”

    被扶苏太子拉着走,剑殇倒也不抗拒。顺势而行,行走间,不由疑惑看向身边的蒙恬询问道。

    一路上,剑第两百四十八章 始皇部署殇心事重重,随华庭公主来白府,也是存着恶心白府,看白府笑话的心理,反正跟白仲的订婚不是华庭公主,剑殇疑惑过。却不在意。

    “那……”

    蒙恬脸色一暗。朝身边服饰华丽且隆重的王贲努了努嘴。

    “嗯?”

    剑殇神情一愣,一时没反应过来。

    王贲之父战神王翦,与杀神白起齐名。白起之子订婚,王翦之子王贲隆重相待也正常,剑殇早就看到王贲的装扮比较隆重。却没感觉哪里不对!

    “是曼姐!”

    蒙恬似乎料到剑殇的疑惑,苦笑了声补充道。

    “嗯?!”

    剑殇猛然脚步一顿,使得亲热拉着剑殇行走的扶苏太子跟随脚步一顿。

    王怡曼,花容月貌,娴静端庄的少女,一看就是贤妻良母型的女人。气质端庄大方,足可成为大家族的主母。

    这是剑殇对王怡曼的第一印象。也是最大印象。谈不上对王怡曼具有多深的好印象,但好感确实有。

    剑殇心思剧转间,想象了无数可能,甚至想到了雉姬,却没想到是王怡曼这个言行举止大方端庄,又带有少女的青春狡黠的女人。

    王怡曼这女人,明显是政治的牺牲品,王贲高兴得起来才怪。

    论起对大秦帝国最有威胁的家族,白氏一族绝对是其中之一;而论起对大秦帝国最为忠诚的家族,王氏一族绝对是其中之一。

    加上杀神白起和战神王翦本来就不怎么对付,本来应该是强强联合的政治婚姻,变成互相钳制,还随时可能撕破脸皮,大打出手。

    秦始皇这是让王氏一族牵制白氏一族,可惜手段似乎并不高明,白白断送了一个好女人的一生,很容易寒了忠臣的心啊!

    “实在想不通!世事难料!”

    剑殇拍了拍王贲的肩膀,发自真心叹息道,想安慰都不知如何安慰。

    “我明白你的意思,相信你这王爷也不容易当,大家都不容易!希望这小子能善待我姐,否则我绝不会放过他!”

    王贲苦笑了下,点了点头心照不宣应道,随即瞥了眼数米处的白仲,咬牙切齿般说道,又透着明显的无奈。

    以白仲的实力,又离扶苏太子和武桓王不远,自然听得到,不由苦笑了下,也不出声。显然他也不愿意娶王怡曼,可是他有选择的余地吗?

    “父皇也不容易,可以的话也不想这么做。无论将来如何,本王都会作出补偿!”

    扶苏太子感慨摇了摇头,坦诚说道。

    “呃……”

    剑殇错愕了下,扶苏还真是个光明磊落的真汉子,还真够老实啊。

    扶苏还没登基呢,如今依旧是秦始皇说的算,他竟敢妄议秦始皇?

    怪不得王贲敢当着扶苏的面暗喻武桓王自身难保和婚姻背后的意义了,扶苏太子还真是好相处,真正的好人啊!

    当然,不得不承认,扶苏的承诺,确实让不少人好感剧增,至少不会把对秦始皇的怨气转移到他身上,也能拉拢不少人心。

    ……

    片刻后,正当吉时,扶苏太子身份最高,此次又是圣上赐婚,自然由扶苏做主婚人。

    “对了!吕大小姐不是挺喜欢凑热闹?怎么不见人呢?”

    宾客恭贺之际,剑殇并未跟随前往凑热闹,左顾右盼之际,疑惑朝蒙恬询问道。

    “什么喜欢热闹,吕小姐最难亲近也最难请动了,很少会参与什么宴会、活动。你想问吕小姐的情况如何就直说呗!”

    蒙恬没好气翻了个白眼,丝毫不给剑殇留情面应道。

    剑殇沉默。既不承认,也不否认。之前确实是好奇,蒙恬一说。似乎还真有点关心了?

    “圣上想让吕小姐成为太子妃!”

    蒙恬语不惊人死不休,再次震撼了剑殇,随即不待剑殇反应,满脸佩服接道:“不过,吕小姐果然是巾帼不让须眉啊!”

    “怎么了?”

    剑殇颇为紧张、好奇追问道,虽然扶苏太子为人也不错,但是。想起雉姬对扶苏的评价,估计很悬,好歹自己跟雉姬关系也不错是吧?是该关心下。

    “得到消息时,吕小姐连夜就跑了,让圣使找不到人,圣旨都没法宣读。而且吕小姐连吕二小姐也拐走了,让圣上连台阶都没得下!”

    蒙恬也不调侃剑殇,眨巴眨巴嘴唇,佩服万分接道。

    “……厉害!”

    剑殇心中一跳。张嘴想说什么又不知该怎么说。最后发自真心赞叹道。

    雉姬不愧为雉姬,果然有魄力,不愿意就直接逃婚。连秦始皇的圣旨也敢无视。

    可想而知,以秦始皇的做法,找不到吕大小姐。可能会让吕二小姐顶岗,雉姬倒好,连妹妹都带走,让秦始皇一拳打在空处。

    “那吕相国呢?”

    剑殇追问道,如果没有吕不韦首肯,雉姬哪里跑得了?可想而知秦始皇的愤怒。估计当时剑殇看秦始皇那般疲惫颓废,这件事占了很大一部分原因。

    吕不韦这是明摆着不看好始皇南巡。不看好扶苏太子啊!秦始皇焉能不怒?!

    “别说吕相国,吕氏一族族人的所有官职果位全被摘了,全贬为平民,连吕氏一族的封邑也被朝廷收回。而且圣上严令吕氏一族不得离开帝都半步,否则以叛国罪论处!”

    蒙恬摇了摇头,颇为惊疑、骇异应道。

    “吕相国有什么反应呢?”剑殇问道。

    “能有什么反应?没有抄家灭族就是天恩浩荡,看吕相国多年来功于社稷,没功劳也有苦劳了!吕氏一族如果有什么反应,那不是逼圣上拿吕氏一族开刀吗?吕氏一族再强还能比大秦朝廷强?”

    蒙恬翻了白眼,没好气理所当然般说道。

    “那倒是!那兄弟呢?每个家族都有动弹,兄弟没事?”

    剑殇颇为赞叹应了声,随口应道。

    别说吕氏一族,便是逆天圣者吕不韦应该也不是秦始皇的对手。正值秦始皇暴躁疯狂之际,吕不韦敢再进行什么忤逆动作,秦始皇还真可能拿吕氏一族杀鸡儆猴!

    还有什么“鸡”能比逆天圣者吕不韦更有震慑力?!

    “怎么没事!还记得商家大小姐吗?兄弟的未婚妻,圣上钦点!”

    蒙恬愣了下,神情古怪应道。

    “商思烟?!那恭喜兄弟了,这女人不错,也没辱没你,圣上倒是做了件好事!”

    剑殇浓眉一挑,脑际迅速浮现商思烟那花容月貌,端庄贤惠的模样,风评不错,不由恭贺道。

    “这倒是!相对于其他家族,圣上确实对我蒙氏一族不错,兄弟算幸运了。只是太过突然,实在没心理准备,我们之间没什么感觉啊!”

    蒙恬咧嘴一笑,颇为嘘吁、庆幸应道。

    如果秦始皇把隐为大秦威胁或蒙氏一族对手的家族的女人,许配给蒙恬,那蒙恬真要悲催了。

    “少得了便宜还卖乖!能娶到商小姐是你的福气,只是兄弟估计喝不到你的喜酒了!还有,圣上为什么把商小姐许配给你?”

    剑殇一肘子顶在蒙恬腹部,没好气骂道。

    “吕相国卸任,便是商国司接任啊!圣上对我蒙氏一族这么放心,惶恐而忐忑啊。”

    蒙恬对于剑殇消息的闭塞表示无语,顿了下接道:“心意到了就行!可以理解,圣上把吕氏一族封邑赏给了白氏一族,却让兄弟接手白氏一族的封邑,接下来一段时间,兄弟也要焦头烂额,婚期也不知是什么时候,还不知道能否对得起圣上的眷顾,哎……”

    接下来,剑殇又探听了一些最新消息,特别是秦始皇的动作。

    知道得越多,剑殇感觉越古怪,总感觉秦始皇像是在临死拉垫背的,不但乱点鸳鸯,而且几乎把所有大势力的封邑、势力所在,全部换了个遍。

    可想而知,不管秦始皇是否南巡成功,大秦帝国各个大家族肯定要乱上一阵子,如今估计已经个个手忙脚乱,焦头烂额了,一不小心,就是身死族灭的下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