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四十九章 白府婚宴
    “太子殿下能驾临婚宴,敝府蓬荜生辉!仲伉俪敬太子殿下……”

    随着宴会持续,男女主角开始敬酒回礼,扶苏太子、剑殇、蒙恬等身份尊贵的圈子,自然是第一波。鲜衣华服的白仲,带着双眸发红,秀外慧中的王怡曼;本就沉默稳重,如今可谓脸色阴沉的王贲及几个随从,率先朝扶苏太子敬道。

    看着强颜欢笑的白仲,剑殇心中暗爽,却也不得不承认,白仲确实很有卖相,气质不凡,随着这新郎服一穿,不知多少阁内女子为之心碎。

    “仲兄弟客气了!娶了曼姐,以后自然是自己人了!可要善待曼姐啊,否则别说王贲哥,就是本王也不会放过你,众人为证!第两百四十九章 白府婚宴”

    扶苏举杯站起,和丰神俊朗的白仲相处,倒是有日月争辉,令人赞叹之景。

    怪不得扶苏和白仲被称之为帝都两大公子了,各自的身份地位是一回事,两人确实实至名归,至少卖相上确实名符其实。

    “仲惶恐!太子殿下放心,无论如何,能与怡曼喜结连理,是仲的福气,绝不会有负怡曼!”

    白仲嘴角撅起,煞有其事誓言旦旦,虽然看上去还真像这么一回事,但比起扶苏的自然表现,就略逊一筹了!

    “太子殿下!”王怡曼神情复杂,声音柔和细微喊道,举杯。

    “太子殿下的心意,臣等铭记于心。但如今已经贵为太子。万万不能折煞臣等!”

    王贲紧随敬酒,颇为感动,发自真心连声说道。

    “别说太子。便是来日登临大宝,我们哥两之情永恒不变!”

    扶苏确实对王贲比较特别,感慨拍了拍王贲肩膀,豪爽应诺。

    “咦?!”

    此时,剑殇浓眉一挑,之前还没注意,如今才听出扶苏话语中的猫腻。因为扶苏就称呼蒙恬和王贲为哥,其余顶多是兄弟、兄等。

    第两百四十九章 白府婚宴虽然都是表现亲近的谦称、敬语,但哥与兄弟、兄台等差别就大了。

    相对来说,哥更为亲近,一般只有真正的亲兄弟才会这般称呼,便是亲兄弟,很多也是兄、弟相称,不会用“哥两”这般随意的词语。

    回想见到扶苏后的所作所为,看似不是合格的太子、未来的帝皇。但一举一动。一言一语,无不让人心生好感,亲和力极为恐怖。

    人无完人。金无足赤。

    如果扶苏是装出来的,那就太恐怖了,比秦始皇还恐怖。这个不大可能;

    如果扶苏是发自真心,那就是真正的贤人、贤君,怪不得秦始皇明知扶苏不是合格的乱世帝皇,依旧立他为太子;怪不得蒙恬、王贲、司马元等人及其家族,对扶苏如此死心塌地了。

    当然,世上不如意之事十之**。秦始皇再怎么雄才大略,也无法控制子嗣才能品行如何。扶苏固然缺点明显,却也是众多皇子中最杰出、最适合的人选,又是嫡长子,名正言顺。

    “今日王爷能尊驾到来,小子深感荣幸,之前若有得罪之处,还请王爷大人不记小人过,多多包涵!”

    剑殇惊诧扶苏之能,心中重新定位之时。白仲伉俪和王贲等人,已经敬完扶苏太子,第二个轮到剑殇这个武桓王了,而且白仲的态度放得很低,比面对扶苏太子还低。

    “不会是陷害我吧?还自称小子?!不过,多次刺杀,一个‘大人不记小人过’就想这么揭过啊?想得美!”

    剑殇心思剧转间,暗自嘀咕着,直接无视白仲,拿筷夹菜,自顾自大快朵颐,对案几前的白仲恍若未闻。

    白仲站在旁边,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却是苦涩之笑多过于阴狠怨怒,估计之前已经被杀神白起叮嘱过了,似乎也料到剑殇的反应。

    “咳!咳!”

    就在此时,蒙恬猛然干咳数声,朝剑殇使了个眼色。

    剑殇顺着蒙恬的眼神转头,正好看到樱唇紧咬,满眼幽怨看着自己的王怡曼,再看到脸色复杂,看着自己苦笑无语的王贲。

    白仲和剑殇的恩怨,在场众人都知道得很清楚,倒是没人太过意外。

    “那啥……曼姐,我不是针对你啊!”

    剑殇心中汗颜,连忙举杯,无视白仲,讪讪一笑朝王怡曼示意道,同时朝王贲递了个歉意眼神。

    其实剑殇也不知道王怡曼年纪有没有自己大,反正身边的蒙恬、白仲等都称呼她曼姐,就随大流了,王怡曼确实颇有邻家大姐的气质。

    剑殇这是**裸的表示针对白仲,白仲再次苦笑,看上去似乎并不生气。

    “剑殇!”

    剑殇没自称本王,自然是以私人身份面对。王怡曼明眸水转,含情凝睇看着剑殇喊道,却没举杯,毕竟白仲敬过后,才能轮到她。

    剑殇可以无视白仲,她身为白仲的妻子,却不能无视,否则就是自找苦吃了!

    “这关系……还真是复杂!”

    看王怡曼貌似含情脉脉的眼神,和楚楚可怜的娇俏模样,剑殇心中涟漪,还真不敢多看,不由摇了摇头叹道,随即看向白仲说道:“得!虽然本王不知道你为何看本王不爽,屡下杀手。不过,你小子既然娶了曼姐,反正本王也没什么巨大损失,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吧。”

    顿了下,看了眼正看着自己的扶苏太子,面对眼神一亮的白仲,坦然说道:“不过……我们异人没那么多忌讳!事已至此,本王在此郑重提醒你,你若是敢欺负曼姐,不管你身处何方,未来成就如何。只要曼姐或王兄一句话,本王必会挥军为曼姐、为王家讨个公道,这是给曼姐、给王贲兄弟的承诺!”

    “嗯?!”

    听到剑殇这么说,在座众人齐齐心中一凛,神情讶异,眼神怪异看向剑殇。

    虽然之前扶苏太子已经说过,而且说过“众人为证”。但比起剑殇的郑重承诺,明显稍逊一筹,剑殇的承诺更为真实、诚恳。

    况且剑殇的话,隐约有暗指将来会天下大乱的意思,可谓大逆不道。

    “好!不愧为武桓王!无论如何,这是白某今晚收到的最珍贵的礼物。当然,白某肯定会善待怡曼!”

    白仲猛然雄躯一挺,豪气顿发,似真似假朗声应道。

    值得一提的是,剑殇压根儿就没准备红包、礼物,打算白吃白喝呢。

    “希望没有实现的一天!”

    剑殇直视白仲,语气认真说道。

    男儿大丈夫,一个唾沫一个钉,剑殇既然说出口,就真的决定会做到。

    “冲冠为红颜,为的还是别人的红颜,看来自己真有当昏君的潜质啊!”

    剑殇暗自嘀咕着,当然,承诺主要是给王氏一族,给王贲,而不是真的给王怡曼。

    “武桓王……”

    白仲之后,王怡曼跟上,举杯颇为感动喊道,终究什么也说不出口,眸含秋水直视剑殇。

    “好白菜让猪给拱了!”

    看着容貌、气质、才情、出身等无可挑剔的王怡曼,剑殇心中暗骂。

    “兄弟!鲁莽了!”

    论到王贲,颇为嘘吁、感ji看着剑殇,叹息道。

    “真心话!并非意气用事,好歹也是兄弟唯一的姐妹出嫁嘛!功名一旁,兄弟一场。此次来得匆忙,也没准备什么礼物,只能给个空头承诺,不要介意啊!”

    剑殇摇了摇头,直视王贲坦然应道,心中又加了句:“或许,再见就是在沙场上,要生死相搏了!”

    回想与王贲的相识,也算是一见投缘,之后王贲多次关照,狼军诸将大多向王贲学过军事兵法、排兵布阵,也算是缘分一场吧。

    “吃好!喝好!不吃白不吃,当是讨点利息吧!”

    王贲心照不宣擂了剑殇一拳哂道,朝剑殇身后众人点了点头,跟随白仲伉俪继续回礼。

    剑殇不由翻了个白眼,虽然确实是打着白吃白喝,兼恶心恶心白府的主意而来,但本王还真稀罕这顿饭?!

    ……

    “对了!之前白府的异人势力呢?好像没看到啊!”

    觥筹交错,宴会持续中,剑殇朝隔壁席的蒙恬低声询问道。

    “你们异人啊!不是兄弟唾弃,除了剑殇兄弟之外,都是无利不起早,见缝插针之辈。之前白府夹着神侯凯旋回朝之威,声威大震,他们自然凑上来。如今白府因为诛子令元气大伤,又被朝廷死死镇压着不敢反抗,他们自然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蒙恬颇为嘘吁摇了摇头应道,显然对异人势力的所作所为颇为不屑,颇有怨词。

    “应该没蒙兄所说这么简单!”

    剑殇浓眉一皱,语气认真说道。

    太子府是什么势力?华夏区第一异人势力,好不容易搭上杀神白起的势力,怎么会因为这点挫折就消散无踪?

    或许在太子府眼中,白仲这样的“人才。”才能在接下来的乱世占有一席之地,大放异彩。如今情况未明,形势混乱,太子府更不会前功尽弃。

    巧合的是,不但是太子府,连跟费尽心机跟自己结盟、合作的公主府,也无影无踪了,难道出现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情况?!

    “主公!公主府帝女花来找,说是有什么会议,对主公来说很重要,想邀请主公前往参与会议!”

    剑殇寻思之际,一位狼骑近卫快步走来,在高虹耳畔嘀咕数句,高虹迅速转达给剑殇。

    ****

    第二更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