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五十章 人在江湖
    “什么会议?!”

    剑殇愣了下,随口问道。

    怪不得太子府、公主府等异人势力都没看到身影呢,什么会议这么重要?

    可回头想想又不像,太子府和公主府都是成员过十万的顶级势力,难道全部开会啊?

    如果太子府真要出现支持白府,公主府真要找自己,还怕没成员出面吗?

    “这个……属下也说不上来,好像是异人势力之间的会议!”

    高虹迟疑了下,根据狼骑近卫汇报的情报应道。

    “叫帝女花进来说!”

    剑殇隐约猜到是什么会议,沉思了下朝近卫吩咐道。

    狼骋近卫领命而去,片刻后,帝女花在在场众人眼神关注下进入大殿,以帝女花的出身,行第两百五十章 人在江湖走间颇为紧张、拘谨。

    “财神!”

    来到剑殇身边,帝女花怯生生喊了声,在剑殇示意下,坐到剑殇身边。

    “到底是什么会议?”

    剑殇示意了下酒菜,看帝女花摇头拒绝,便开口问道。

    “就是各个异人势力代表,就此次‘始皇南巡,的联盟会议。以如今大秦帝国的强大,如果我们不联合起来,根本无法奈何大秦虎军,无法获得最大利益!”

    帝女花似乎早有腹稿,几乎是毫不犹豫连声应道。

    “哦?有哪些势力呢?”剑殇不置可否随意问道。

    “太子府、公主府、帝王府、轩辕商盟、天地会等,官方论坛所说十大势力基本都有代表参与,还有兄弟盟、英雄会、无双城、铁拳会、刀锋连等比较出名的势力。比较出名的和叫得上的号的势力都参与了!”帝女花如数家珍连声解说道。

    “哦!这么看来,规模还真挺大,只去……貌似我就自己一个人,单枪匹马的算异人势力吗?”

    剑殇脸色讶异赞叹道,随即语气一转问道。

    “……。”

    帝女花樱唇一张,想说什么,第两百五十章 人在江湖又连忙闭嘴,沉默。

    “对了!你们公主府应该知道听涛园重开了,怎么没联系我?不打算合作了?”

    剑殇也不强迫,看似随意问道。

    “不是!不是!只是…,只是刚好被会议的事耽搁了!”

    帝女花神情一顿,连忙出声应道。

    “你们知道我的新身份吗?比如武桓王、南巡御使?”

    剑殇死死盯着帝女花,紧随问道。

    这才是剑殇把帝女花叫进来的主要原因,以氛围、以气氛来影响帝女花,先搞清楚异人势力叫上自己的主要原因,再决定去不去!

    “呃……”

    帝女花愣了下,本能点了点头,又颇为慌张迅速摇了摇头。

    “这是什么意思?知道还是不知道?”剑殇跟随摇了摇头,微笑问道。

    “知道一点,毕竟大秦朝廷已经通告天下,只是不是很清楚!”

    帝女花迟疑了下,白皙滑腻肌肤隐约冒汗,硬着头皮应道。

    “既然知道了,还叫我去参加‘讨伐大秦虎军,刺杀秦始皇,的会议?想做什么?叫我做内应?还是这么大方让我看准机会反水,给秦始皇致命一击?”

    剑,殇脸色一沉,冷笑着语气平静连声问道。

    系统公告中,“刺杀秦始皇者可获秦始皇功法能力等一切,可能继承始皇气运,一统天下!。”这对于那些实力雄厚的势力有着致命诱惑。

    剑殇完全相信,各个异人势力肯定会真心联合。但是,刺杀秦始皇,得到秦始皇功法能力者,有且只能有一个,谁愿意给他人做嫁衣?!谁愿意把千载难逢的机会拱手相让?!

    这不是说异人现实且 bo情寡性,而是人之常情,换成剑殇自己或原住民也不愿意,这点从剑殇初入《铸圣庭》,经历“史庄之战”时的遭遇就明白了。

    站着说话不腰疼,用说的每个人都会大义凛然地指责、唾骂。轮到他自己时,肯定就做不到如此大义凛然,大公无私了!

    剑殇不想做圣人,也不想做小人,所以干脆独战天下,顶多偶尔合作下。

    “这个……我也不大明白!要不财神自己去看看他们怎么说?反正他们也不会拿财神怎么样!”

    帝女花脸色微变,白皙如玉肌肤汗珠泌出,硬着头皮说道。

    “我知道他们不会拿我怎么样,要拿我怎么样也得看他们有没有这本事啊!你回去,就说我说的,我只是一个人,并不算势力,而且我在玩游戏,道不同不相为谋!”

    剑殇冷笑一声,语气平静应道。

    如今,剑殇终于知道公主府为什么一直不跟自己联系了,看来是已经得知自己将在“始皇南巡”重大历史剧情中扮演的角色,已经决定站到自己的对立面。

    原本,剑殇还想依照约定,拉上公主府一起做“始皇南巡”的反向任务,也能借助公主府对付一批异人势力。毕竟系统就算要秦始皇死,也是制造各种合情合理的情况、形势、事件,在大局上肯定会公平、公正对待任何人、任何事。

    有针对秦始皇的任务,自然也有辅助秦始皇的反向任务,否则系统直接一道雷降下来劈死秦始皇得了,用得着这么复杂吗?

    可惜,公主府的举动,已经给剑殇答复了!

    根据历史记载或如今天下形势,不管哪方面看,秦始皇死于南巡途中,基本是十打十了,谁会看好秦始皇,当成“怪物”跑去被其他异人“杀怪练级”?

    “可去……”

    听剑殇这么说,帝女花顿时大急。

    “就这样吧,你照实回复便可!”

    剑殇挥了挥手,语气颇为沉闷说道。

    其实,剑殇内心也很复杂,也在做着剧烈的矛盾。

    如果想完成任务,自然要对界人大开杀戒,乍看上去,还真有“异人叛徒”的嫌疑。这个确实会让人群起而攻非议如潮,搞不好来个反人类、反社会的大帽子。

    可是如果不开杀戒,那死的就是剑殇自己!

    纠结!

    这就是传说中的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吗?

    入夜,明月高升夜风吹拂。

    刚经过“诛子令”洗礼的大秦帝都,寂静了许多,夜风卷起街道尘埃,有点萧瑟的意味。

    “怎么了?自从公主府的使者来了之后,看你好像心事重重,有什么事说出来或许大家能帮忙解决,不然分担下也好啊!”

    返回听涛园途中,高虹颇为担忧关心道。

    今晚戚姬没跟出来,否则就该是戚姬开口了毕竟高虹一直是以剑殇的军师、副手的身份存在。

    “没什么!这个还真没法跟你们说,是我们那个世界的事!”

    剑殇苦笑狠狠甩了甩头,颇为无奈应道。

    “你们那个世界…,据说,有朝一日,你们这些异人都会离开这个世界?”

    高虹心中一凛神情迟疑,语气幽幽说道,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忧愁、落寞。

    在一起一年多,一起南征北战,大小战斗无数次。

    高虹自认对剑殇有点了解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而让剑殇一直逃避她的感情吧?

    听到高虹这么说,高龚、养凝、史冀等人齐齐心中一凛紧张看着剑殇。

    史庄相遇。

    一起突围,九龙山相识。

    灵平县初次招兵。

    一起冒死北上,一起浴血中州,一起挣扎尧山,一起从北地南下,一起ji战江阳城,一起进入大别山……,太多的一起,高鞋、养凝等人已经习惯了剑殇的存在,习惯了并肩作战,习惯了不离不弃。

    “我不敢保证是否有这么一天!但我可以保证,我们能永远在一起,即便我要离开这个世界,也会带上你们……”

    剑殇心中宛若刀割般一痛,呼吸有点急促,声音有点颤抖。

    静!

    寂静!

    宁静的街道,唯有狮狼行进的轻微脚步声。

    “相信我吗?”

    凝重压抑的气氛,让剑殇颇为难受,难受得至于窒息。

    “信!”

    高虹、高婆等人齐齐点头,包括狼骑近卫,齐齐毫不犹豫应道,唯有义墨等人保持沉默。

    “这是我对你们的承诺!”

    剑殇做了个深呼吸,语气郑重,声音洪亮誓言。

    宁静的街道,剑殇粗犷洪亮的声音,显得格外清晰。

    萦绕昏暗夜色,萦绕众人心中,直扬九天、九天……

    残缺的明月,昏暗的夜色,寂静的街道。

    数百异人聚集前往听涛园的街道口,龙魂、魏无双、雄霸、二十四夜、宋祖天、唐冠天、魔后赢莹、孤战天涯等异人中的风云人物,阵容惊人。

    “你们想做什么?”

    剑殇带着狼骑诸将及近卫等二十几人,距离数十米处停下,眉头大皱看着眼前众人问道。

    其中有不少认识的面孔,还有更多陌生的面孔,但是,看气势气质、武器装备等,显然都身份不低。

    “龙魂,华夏之魂团长!”

    “魏无双,无双城城主,帝王府魏府府主!”

    “二十四夜,兄弟盟盟主,天地会天究星星主!”

    “宋祖天,太子府第一府府主!”

    “刀锋,刀锋连连长!”

    眼前数百异人,寂静无声,没人回答剑殇,而是依次各自报名,为首的是龙魂,其次是十大势力,而后是各个风云势力或人物。

    “好强的阵容!”

    剑殇心中一凛,情绪剧烈波动,强制压抑着沉声问道:“我只想知道,你们想怎么样?”

    第三更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