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五十三章 我非英雄
    “杀!”

    剑殇持戟怒吼,近卫被牵制之时,有三个异人趁机偷袭,一刀、一剑、一枪,直袭剑殇。

    “天罡震裂!”

    力贯银戟,罡气包裹蛮横横斩……

    银光如雷乍现,刀断、剑折、枪分,三人化为六段尸骸……

    “镇!”

    腥热鲜血扑面而至,浇不灭剑殇的怒火,平不熄剑殇的哀伤,转头,双眼冰冷如狱看向数十米外众多异人势力首领!

    手持数尺地器级别宝物“天狼武桓印”,体内内力值不顾一切疯狂灌入……

    “呼……”

    十几米大小的恐怖巨印,威如泰山压顶砸落。

    “叮叮当当……”

    “砰、砰、砰……”

    密集势力首领脸色大变,惊恐震骇,齐第两百五十三章 我非英雄齐出手,密集剑芒、刀芒、光芒冲天而起,轰击巨印。

    打铁般密集撞击声,雷鸣般密集轰击声。

    恐怖巨印砸落、弹起,巨印没砸落,冲击力却也砸得数十个势力首领鲜血狂喷……

    “少爷!走吧!”

    眼看敌军越聚越多,程威一手挥剑,一手抓住剑殇胳膊,高声喊道。

    “放手!”

    疯狂的剑殇大怒暴喝,使得程威心中一凛,放手!

    “主公!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高虹双眼发红,眼泪盈眶哀求道。

    “带走小冀!”

    剑殇心中一痛,直视高虹喊道。顿了下,双眼如剑,神情郑重朝左秋寒和程威喝道:“全军听令!突围!”

    “呃……”

    众人齐齐一凛,一时没反应过来。

    “赤霄剑!出!”

    热血沸腾,怒火焚心的剑殇,手中银龙裂天戟一甩,闪电洞穿扑来敌军胸膛。右手高举,血光吞吐……

    一道赤血光柱冲天而起,直冲星空!

    “轰隆隆……”

    天地变幻。风云大作,雷云齐聚。

    昏暗月色中,电闪雷鸣。血云弥漫,雷电如龙咆哮。

    绵绵细雨,幽幽雷第两百五十三章 我非英雄云,使得漫天雨水化为嫣红血玉……

    赤血光柱中,一把宛若血玉雕刻而成的宝剑落下,落入剑殇手中……

    赤血色光芒吞吐数尺,血玉之中,血色凝聚,宛若血龙萌芽!

    “帝皇之怒!”

    恐怖气势爆发,压得漫天细雨倾斜摇曳……

    不管寿命的损耗。不管气运的流逝……

    剑殇只要眼前敌军……死!

    “杀!”

    一声暴喝,剑殇双足一蹬,身若猎鹰掠起,竟然独自冲向数百势力首领,手中赤霄剑宛若血龙腾空。咆哮斩落。

    “你敢?!”

    龙魂首当其冲,脸色大变板着脸,“威严”直视剑殇暴喝,腰际宝剑出鞘急挡。

    “铿……”

    血色光芒划过,龙魂宝剑刚出鞘,瞬间化成两半。连人带剑腰斩!

    剑,太快,太锋利了!

    “你疯了?!你敢杀我,我们不死不……”

    宋祖天看龙魂眨眼被腰斩,剑殇看向自己,立刻脸色大变,抽身暴退的同时暴喝恐吓。

    “咔嚓……”

    剑殇快步追上,血色迅掠,宋祖天拦腰被斩成两半,再从中被斩为四截……

    眼看无人能挡剑殇脚步,或者说挡剑殇手中明显不是凡兵的血剑。

    周围众多势力首领大惊,顿时一哄而散,疯狂拉开距离。

    “杀!杀!杀!杀……”

    手持赤霄剑,气势狂暴,燃烧寿命、燃烧气运的剑殇,综合实力已经不弱先天之境,双眼血红左冲右突,不管前方何物,举剑就斩!

    以赤霄剑之无坚不摧,剑殇也不用施展武将技,剑挡剑断,甲挡甲破,人挡分尸……

    “不关我的事!”

    一阵熟悉的尖叫声起,帝女花江虹俏脸苍白,惊恐万分瞪着剑殇娇喝。

    “死!”

    剑殇仅仅心中涟漪一丝,毫不犹豫斩落……

    双眼怒睁,惊骇恐惧的清秀头颅飞起,鲜血如注……

    不关你事?那关我什么事?关小冀什么事?关狼骑什么事?

    不关你事?那你之前为什么不喝止公主府成员围攻?!

    ……

    我不是君子,是君子为什么会被围攻?小冀为什么会死?

    我不是英雄,英雄轮不到我来当!

    满口大义凛然,背地聚众劫杀!

    有人就有江湖,什么因结什么果!

    我只是一介匹夫,匹夫一怒,血溅五步,冲冠一怒,天翻地覆。

    匹夫恩怨,只争朝夕!

    为争口气而活,快活就好!

    每个念头起,就代表着赤霄剑挥舞一次,就代表着一条生命远去……

    夜色幽幽,雨水飘洒,喧嚣尽去,剑殇的视线,一片血红,一会朦胧,一会迷惘……

    “主公!”

    “少爷!”

    混混沌沌,迷迷糊糊中,焦虑担忧的呼喊声起。

    “咔嚓……”

    雨夜惊雷,雷光乍现。

    血色模糊中,剑殇视线内闪现泪流满面,哀伤看着自己的面容,那是高虹!

    遥看四周,不知道什么时候起……

    后方是密密麻麻的大秦虎军,前方是气势彪悍,整军列阵的狼骑,狼骑前方是数月未见的麻强、乐云、罗升,还有忧伤含泪的戚姬、孟非子、孟青芙,不远处是浴血站立的养凝、高龔、左秋寒、李同等人。

    观察四周,尸横遍地,血流如溪,特别是剑殇四周数十米内,残肢断体密布,层层叠叠,几乎找不到一具完整的尸骸……

    “呼!”

    一口浊气长长吐出,剑殇手中赤霄剑消失。浑身冰冷而燥热走回史冀所在之处。

    至于当众暴露赤霄剑的后果,不在剑殇此时考虑范围中了。

    一步一步,在场寂静一片,没人出声,或者出声剑殇也没听到!

    停步……

    史冀躺着,高龔和养凝左右站着,悲伤而虎目含泪。

    早料到会有今天。只是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带他回九龙山,我们的约定,一定有他。他一定等得到!”

    直视高龔,剑殇声音沙哑沉声吩咐道。

    高龔重重点了点头,铁拳紧握。握得手指发白,青筋暴露。

    气氛寂静一片,依旧没人出声,依旧没人动作,全都静立夜街,静立雨中……

    “呼……”

    “众人听令!”

    长长做了深呼吸,剑殇大手一翻,天狼武桓印入手,高举头顶!

    “喏!”

    连绵数百米的两万狼骑,齐齐高声应诺。声震夜空。

    “唰……”

    “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

    密密麻麻的大秦虎军,齐施军礼,异口同声暴喝,声震帝都。

    军人,没有未来。只有铁血豪情,武桓王赢得了他们的心。

    “找出所有异人势力的驻地,全部夷平!阻挡者,杀!”

    一个斩钉截铁,不容抗拒的暴喝声响遍街道,震散雨天。直冲夜空!

    “是!”

    千军应诺,山崩地裂。

    人不疯魔不成活!

    你们要逼我是吧?那我就疯给你们看!!!

    英雄轮不到我来当,别跟我讲什么仁义道德,大家心照不宣,是男人就别啰嗦!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人若犯我,天下公敌又如何?!

    又如何?

    匹夫就是我,为争口气而活,难得是快活!

    匹夫,血性,暴烈,渺小而不懦弱,力微而不胆怯,酣畅淋漓地快意恩仇!

    “狼骑!”

    接过银龙裂天戟,剑殇翻身登上暗金狼王狼背,持戟高喝。

    “嗷、嗷、嗷、嗷……”

    万狼齐嗥,惊扰帝都,回荡天地!

    异人势力驻地,剑殇目前只知道一个……公主府。

    围杀的人中,不少是公主府的成员,该不该杀?!

    “剑殇!”

    剑殇正要前行,一个娇柔悦耳的呼喊声起。

    “嗯?”

    剑殇浓眉一皱,看向盈盈走来的戚姬。

    史冀尸骨未寒,热血还未冷却,剑殇绝不会因为任何原因而放弃复仇!

    兄弟,即使万劫不复!

    “你答应过我!绝不会丢下我,绝不会让我独活!”

    戚姬走到剑殇身边,坦然直视剑殇,语气坚定说道。

    “呃……有这么说过吗?原话好像不是这样!”

    剑殇错愕了下,随即明白戚姬的意思,不由大手一伸。

    娇颜如花绽放,冰冷柔软的小手递上,身若蝴蝶飘然而上……

    “走!”

    剑殇双腿一夹,冲破雨帘,惊破帝都。

    两万残狼骑紧随其后,万狼暴动,惊天动地。

    绵绵细雨,承载的是天地情怀;万狼奔腾,承载的是匹夫一怒!

    ……

    公主府驻地,堪比侯府的富丽堂皇的府邸,建筑群辉煌连绵。

    “财神!晚上的事跟我们公主府无关,我府也是无奈,我们可是盟友!财神万万不可让仇恨蒙蔽了双眼,让怒火焚烧心灵,做亲者痛仇者快之事啊!”

    剑殇刚率领狼骑来到府邸门前,府邸围墙人头涌动,寒芒凛凛,紫藤萝杨青萱语气紧张运气娇喝。

    “我,不奢求你们联手,不奢求你们解围,不奢求你们求情!只想问,为什么参与围攻?!记得下线后,帮我问问!”

    剑殇说过不想再见紫藤萝,她还真说话都不敢露面,远眺寂静昏暗却氛围紧张压抑的府邸,剑殇语气郑重,运气沉声喝道,话落,大手一挥:“杀!”

    “轰……”

    七八米大小的恐怖巨印迎空出现,狠狠砸在画梁雕栋的府邸大门,直接砸塌。

    “轰、轰、轰……”

    连绵密集的沉重猛击声起,李同、孟非子、左秋寒、慕容义等先天强者身先士卒,轰破围墙,为后方的残狼骑开路。

    “嗷、嗷、嗷、嗷……”

    密集连绵的狼嚎掀起了血腥激战的号角,两万残狼骑宛若钢铁洪流冲入府邸,冲入夜空,掀起道道血潮……

    ********

    第二更到,拜求月票、订阅、关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