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六十五章 祸福相依(第四更)
    “呼……”

    良久之后,剑殇做了个深呼吸,长长吐出口浊气,理清心中绪乱。

    各个异人势力的心理变化,此次营救的前因后果,剑殇隐约明白了。

    不可否认,此次异人联军的出现,主要是出自华夏儿女的恩怨分明,问心无愧的情怀。

    但是,仔细品味,却也不难理解,异人势力的联合劫杀,让剑殇发狂屠戮,几乎对异人死心。身为目前华夏区公认的最强异人、第一异人,如果剑殇没有天折,肯定是将来国战的擎天砥柱,从大局观来看,没必要特意辅助剑殇这个无法控制的因素,却也没必要扼杀,因为剑殇也没做过什么天怒人怨,丧心病狂的事。

    其次,以第两百六十五章 祸福相依(第四更)剑殇的实力、底牌,加上身边先天强者守护,覆灭狼骑不难,但是,要狙杀剑殇,难度不小,否则剑殇早就被杀了,还等到现在?

    再则,此次有心者,不难看出秦始皇纵容刺客,想要压制武桓王的意图,否则光天化日之下,堂堂帝都,怎么可能爆发如此规模的战斗。从始至终,戍城军和御林军都没出现?就算情报不足,难道都是瞎子?聋子?

    最后,此次明显是龙魂牵头,这就是zf向剑殇表明的态度,我不捧伱,也不会扼杀伱。

    上次帝都血腥之夜,明显是太子府为了一己之私,拉众人下水。zf肯定会惩罚,但是,以太子府的身份,现实中也无法惩罚太过,所以就在《铸圣庭》中惩罚太子府。以示警戒。不然太子府身为异人群体最强势力,现实中也权倾天下。愿意跟太子府撕破脸皮的顶尖势力,还真没几个。

    另外,武桓王再怎么说也是异人,如果换上别的南巡御使,对异人群体来说,还真不见得是件好事。至少目前来说,剑殇行事颇为光明磊落,一第两百六十五章 祸福相依(第四更)直秉承“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

    当然,秦始皇显然也没真正扼杀武桓王的心思。主要是压制、警告、震慑。否则戍城军、御林军等大秦虎军,不会不出现,而会出现参与围杀了。

    众所周知,世上没有永远的敌人,唯有永远的利益。

    但是。这个利益,颇为广泛。而且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底线,超过底线,任何利益都不会接受。

    比如给伱一亿让伱出卖一切,天价收买敌军领袖身边的人刺杀领袖等事,不排除,很多人可能无法拒绝,但也不否认,肯定有人不会接受。

    在大部分凡人心中。除了执念、信仰之外,钱够hua就行,太多也不一定是好事,隐约有“有钱没命hua”的意思在内。

    “主公!还去皇宫吗?”

    理顺情绪之际,高虹迟疑了下,看向剑殇问道。

    “去!为什么不去?!我就看看圣上到底搞什么鬼!”

    剑殇手中银龙裂天戟一紧。语气坚定应道。

    现实中zf的态度很明显,都是自己人,各人立场不同,际遇不同,怎么内讧、怎么拼斗,我不管。但是不能为一己之私,破坏大局,做出有损民族、国家综合实力的事。

    至于秦始皇,这是在敲打武桓王,因为帝都血夜,直接或间接死在剑殇手中的人,没有百万也有数十万,这些都算在剑殇的“大秦英雄王”任务中,就有点违背秦始皇初衷了!

    “那……”

    高虹柳眉一皱,头疼看向周围惨烈战场。

    十数里长,数十米宽的乾礼大道附近,数量过十万的人陨落,可谓血流成河,尸横遍地,连地面都失去了原色,尸骸层层叠叠,便是凶狼骑也伤亡惨重,精疲力软,需要休息恢复。

    “收拾下战场,我们不急着去皇宫,让他慢慢等吧!”

    剑殇浓眉一挑,缓缓应道。

    此次激战,异人联军付出的代价不少,至少也有三四万伤亡。

    但是,异人联军撤走时,却只带走势力内成员的尸骸、遗物,其余都没碰,如此更体现出“恩怨两清,问心无愧”的情怀。

    倒是,如此规模的惨烈激战,如此数量的敌军伤亡,能给狼军带来极大收获。

    ……

    乾礼大道数里外,公主府正宛若水银般散向四面八方,迅速隐匿。

    “赢莹姐!”

    疾步行走间,紫藤萝脸色数变,颇为迟疑看向魔后赢莹喊道。

    “嗯?”

    魔后赢莹疑惑看向紫藤萝,随即恍然大悟,苦笑接道:“伱是想说我不该向剑殇挑战吧?如今,至少在‘始皇南巡’重大历史剧情中,我们已经是对手。全力击杀剑殇,可不是开玩笑的话!”

    此次,营救剑殇的众多异人,想杀剑殇的人不在少数。不过,他们是为了任务,立场不同而已,倒不是有什么深仇大恨。

    “不是这意思!我有点疑惑,好像在哪看过剑殇。我最近肯定见过他,就是想不起来!”

    紫藤萝摇了摇头,皱眉疑惑嘀咕道,顿了下,看向霸王hua胡斐、帝女hua江虹、孽海hua朱柔、笑笑梦等女问道:“最近我们都在一起,伱们有没有这感觉?有没有印象在哪见过剑殇?”

    “嗯?!”

    听到紫藤萝这么说,魔后赢莹猛然脚步一顿,齐齐众女也是纷纷顿足,讶异看向紫藤萝。

    “我说的是现实中,不是这个世界。我的记忆力伱们很清楚,不敢说过目不忘,却也不会记错。真的感觉很面熟,就是想不起来在哪见过。以他如今的短发装扮,如果洗去血迹,我一定想得起来!”

    看众女疑惑,紫藤萝连忙解释道。

    “没印象!没什么感觉,跟以前一样”

    帝女hua疑惑不解摇头,霸王hua、孽海hua等也紧随摇头。

    “难道是我记错了?不可能啊!”紫藤萝迅速摇了摇头,疑惑喃喃自语。

    “不错!之前我确实有这种感觉,也可以肯定最近绝对见过剑殇真人,就是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就在此时,笑笑梦迟疑了下,语气肯定说道。

    “嗯?”

    紫藤萝等人齐齐眼神一亮,看向笑笑梦。

    一个人的直觉有可能错误,但两个人都有如此直觉,加上紫藤萝最近确实都和笑笑梦在一起,基本上是现实中见过剑殇了!

    “伱们还记不记得系统更新内容?”

    心思剧转间,魔后赢莹看向众女,忽然问道。

    “赢莹姐的意思是……此次剑殇是肉身进入《铸圣庭》?不是吧?这么狠,他不怕被杀啊?虽然不会真正死亡,肯定对身体影响极大啊!”

    帝女hua俏鼻一皱,难以置信看向魔后连声说道。

    “不好说!以剑殇如今的相貌,明显是现实发型。加上剑殇的疯狂,还真有很大可能!他是第一个晋级先天之境的异人,也是第一个能**进入这个世界的异人,肯定知道些不为人知的辛秘!”

    魔后赢莹摇了摇头,语气肯定说道。

    “大家仔细想想,我们最近现实中见过哪些人?谁最像是剑殇?”

    自己的直觉得到肯定,紫藤萝大喜,迅速朝一直在一起的姐妹们连声催促道。

    “男人吗?”霸王hua想了想,忽然问道。

    “难道是女人?”紫藤萝没好气翻了个白眼。

    “自从《铸圣庭》运行以来,我们还没逛过街呢,最近见过的男人,也就那么几个,大家都很熟悉了,而且都知道他们《铸圣庭》中的身份!加上附和剑殇年纪的人,更少,真想不出来!”

    孽海hua苦恼甩了甩头,幽怨嚷道。

    “这倒也是!除非剑殇能一人双号,否则根本不可能是我们最近见过的男人之一!”

    帝女hua点了点头,附和孽海hua说道。

    “对了!伱上次不是说心中不好,去闽南散心了吗?自从《铸圣庭》运行以来,笑笑就没来过京城。加上就笑笑跟伱的直觉一样,会不会是伱去闽南见过的人?!”

    魔后赢莹寻思之际,忽然看向紫藤萝问道。

    “是哦!”紫藤萝精神一振应道,期待看向笑笑梦。

    “不大可能啊!伱上次从京城直接到我家找我,我们也没去哪里,就直往厦岛,路上加过一次油,吃了两次饭,就见了十几个男人,以他们的身份,不大可能是剑殇吧?以剑殇的身家,还用得着做那些事?想做也没那时间啊!而后就直达厦岛了。我身边出现过的男人,我都知道《铸圣庭》中的身份,不可能是他们!”

    笑笑梦的记忆力也不差,在姐妹们关注、期待的眼神中苦思片刻,苦笑摇了摇头,语气肯定接道。

    “厦岛?!”

    紫藤萝理解点了点头,看向一旁沉默的兰英喊道:“兰英!”

    “嗯?”

    兰英的神情明显愣了下,脸色微变,心中波涛海浪般疯狂,要不是兰英自制力较好,就会失态了。

    “难道是他?!”

    想起最近让自己印象最深刻的男人,兰英心跳急剧,感觉心脏似乎要跳出喉咙了。

    潜意识感觉不可能,但是,有一点想起来确实怪异。

    他不接受自己的情意,不告诉自己《铸圣庭》中的身份,很正常。不过,大哥跟他是铁杆兄弟,就算不联系,也不用如此保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