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六十六章 最后部署(第五更)
    “应该不是他!但根据府主和各位郡主所说,确实是他最可疑!”

    心思剧转间,兰英终究还是不敢置信。

    想起几个月前笑笑梦的警告,兰英很清楚,不管剑殇是不是他。剑殇已经肉身进入《铸圣庭》,影响不大,公主府顶多是加强自身筹码而已,也没法拿剑殇怎么样。

    但是,她和她哥就惨了,不是大好就是大坏,却肯定会被利用来对付剑殇。

    心思剧转间,看上去像是在沉思,片刻后,兰英顾作疑惑苦笑说道:“这个……你们也知道我现实中的身份,加上我住的地方龙蛇混杂,也没能力得知周围众人的具体情况。我,川…我也想不出来,你们也知道,上次第两百六十六章 最后部署(第五更)我见到剑殇时,就说过似曾相识,应该有过一面之缘了。如今还是如此,没感觉有什么特别啊!而且,就我所知,剑殇应该是北方人吧?”

    这些话,九分真一分假。

    兰英确实不知道见过的所有男人的情况,说这话时,兰英莫名其妙有点〖兴〗奋、庆幸,幸亏云枫协助郡主金莲hua负责东部诸事,还没见过剑殇,否则云枫毕竟曾经是剑殇的老婆,认出来的几率极大。

    这个世界,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可能是咫尺天涯,也可能是天涯咫尺。

    “嗯!还真是这样,兰英也是刚搬家!估计剑殇应该是住在兰英老宿舍的北人南下的外地人。”

    紫藤萝迟疑了下,公正应道,也算是间接帮了兰英。

    “查!查到底!可能也好,不可能也好,任何可能性都不许放过!你们最近见过的所有男人,全部彻查,我要他们每个人的具体情况一个都不许遗漏!”

    魔后赢莹脸色一沉,颇为恼怒厉声呵斥道。

    “嗯!”诸位郡主心中一凛,认真应道。

    “砰、砰、得…?

    此第两百六十六章 最后部署(第五更)时,兰英虽然极力掩饰,却似乎听到了心脏的疯狂跳话声。

    怎么办?!怎么办?!

    不管是因为对“萧影”复杂感情还是对自身问题的忧虑兰英都不希望“萧影”是剑殇,更想不出如果是,对自己能有什么好处,反而害处多多!

    夕阳染霞暗月练生。

    剑殇才带着狼骑不急不缓来到皇宫。

    让剑殇意外的是,不知道是不是秦始皇没脸见自己,也没召见,直接就让自己前往议政殿了。

    没想到经过了之前的事,秦始皇依旧承认自己南巡御使的身份。

    当然,剑殇猜测,秦始皇要么是境界太高无所谓也没空理会:要么就是脸皮太厚,可谓没脸没皮。

    抵达议政殿,已经有十几人抵达,而且还有不少正闻风而来,因为武桓王不但是异姓王,而且是南巡御使,理论上说就是此次南巡的总指挥。

    同样的,出现在议政殿的人,也就是此次随驾南巡的文官将领其他人没资格也不能参与始皇南巡路线的研究!

    战神王剪父子、右相李斯、中车府令赵高、卫尉蒙毅、蒙毅的祖父蒙骜、父亲蒙武、哥哥蒙恬,神将司马错父子铁狂孔刚,将侯辛胜等,基本都是对秦始皇极为忠诚的历史名士,至少目前来说,确实对秦始皇忠诚不二。

    “禀告王爷!经过我等数日商议,此次圣上南巡,将会沿着骊山地形东进,而后往函谷关,度渭水,过原阳,至邢台广宗行宫,绕陈郡,进衡山郡,抵庐江郡……”

    主要人物齐全时,以右相李斯为首,指着庞大的沙盘解说着。

    剑殇脸色郑重揣摩着始皇南巡路线,不知是巧合,还是故意。

    此次南巡路线,经过了闻名青史的鸿门宴所在地,咸阳郊外的鸿门。也经过了古博浪沙之地原阳,这是秦始皇受袭之处:沙丘平台所在地邢台,历史记载中的沙丘行宫,正是秦始皇陨落之地。

    这让剑殇颇为疑惑,秦始皇毅然南巡的霸气自信,确实让剑殇佩服。但是,用不着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吧?有什么好处?

    总体看来,其实此次不应该说始皇南巡,而是该说始皇东巡,因为路线明显是往东,经,了个圈子又返回。

    只是,在帝制社会中,帝皇以坐北朝南为尊,所以称之为南巡。

    “不好吧!以我们异人的看法,鸿门是龙腾之处,原阳是伤龙之地,广宗是陨落之局。虽然圣上实力通神,威震天下,却也没必要如此冒险吧?”

    苦思不得其解,剑殇掂量了下,还是诚恳反对道。

    反正自己不说,在场众人也不可能不知道,剑殇很好奇,为什么他们明知道这样,还要经过那三个地方,在场众人,可是目前来说,对秦始皇最忠诚的文臣武将啊!

    “这三处,是圣上钦点,其实真正路线,便是根据这三处做出的安排!”

    右相李斯沉思了下,老实应道,反正这也没什么好隐瞒,省得武桓王以为他们有异心,对他们日防夜防,另起心思。

    “为什么?”

    剑殇浓眉一皱,疑惑问道。

    想不通,秦始皇为什么明知这三处对他极为不利,还要执意这么做。

    毕竟,秦始皇坚持南巡,其霸气自信,已经足够说明一切了,没必要明显凶险之境,还硬着头皮冲上去啊!

    这是**裸地挑衅苍天威严啊!

    不死都难!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所谓破而后立,想要破劫,就得应劫!”

    气势沉稳,稳重如山的王剪,声音低沉解释道,精神状态不大好。估计也受了新一代战神出世的影响,否则以王剪的实力境界,根本不可能出现如此精神面貌。

    剑殇眉头大皱,仔细打量了下王剪,心中若有所悟。

    战神王剪,气势如山,却宛若寂静的火山给众人不鸣则罢,鸣则毁天灭地的震撼感觉。

    或许,这是秦始皇的想法,未尝不是王剪在说他自己。

    “圣上之心,可是大家所能猜测?!圣上如何吩咐照办便可!”

    就在此时低眉顺眼宛若隐形人的赵高,抬头,眼神犀利扫了众人一眼,最后剑殇身上缓缓说道。

    “嗯?!”

    剑殇情绪一凝眼神凌厉瞥了眼赵高。

    以官方论坛的说法,认为秦始皇会死在赵高手中的〖言〗论最多,也最能令人接受。因为不管是机会、实力,还是异人历史中的命运,确实是赵高最有可能。

    “王爷说得极对!”

    右相李斯瞥了眼赵高,心中冷笑高声赞同,使得赵高神情一凝终究没再出声。

    剑殇心中暗笑,看来李斯和赵高这对闻名青史的“黄金搭档。”确实已经产生间隙、怨气了。赵高的话其实没错,秦始皇确实不是众人所能非议,李斯却故意装糊涂,唱反调。

    “我们继续计论吧!”

    微微摇了摇头,剑殇看向李斯说道。

    还未正式南巡右相李斯和中车府令赵高的怨气已生,都是秦始皇身边最得力的助手,却是明显的针锋相对真不是什么好兆头。

    “鸿小原阳、广宗三处,确实是最为险峻之地!所以我们经过商议决定,由司马神将及其家族势力,率领三十万大军提前驻守在临潼,虎视鸿门:由王剪神侯及其家族势力,率领百万精锐提前进驻原阳县,固守原阳,迎接圣驾:由蒙武将侯及其家族势力,率领五十万大军提前驻守上谷,虎视广宗,守护圣驾。王爷认为可否?”

    李斯也知道跟赵高当众死掐,没什么好处,自觉迅速应道,这也是他身为右相的职责所在。

    “嗯!本王赞同!但是,险情之地,不会只有这三处吧?我们既然会侧重警戒,对手自然也会避重就轻。”

    剑殇沉思片刻,点了点头煞有其事说道,表面看上去,还真像是真心实意为秦始皇考虑。

    “这个自然。不过,除了这三处,其余地方光凭随驾大军,肯定可以轻松应付了!若是光明正大一战,普天之下,谁是大秦虎军的对手?”

    李斯点了点头,顺着剑殇的话,语气肯定接道。

    “嗯?”

    剑殇疑惑看向李斯,真不知道李斯哪来的信心。

    当然,相对来说,大秦虎军确实是天底下最强悍、最凶悍的军队,这句话倒是事实。

    “此次随驾大军,除却王爷暂时未明的力量之外,将会从拱卫帝都的南北大营中,分别抽出三十万精锐,由辛胜将侯和王龄将侯统帅,一前一后守护圣驾;同时会抽出二十万御林军精锐,以蒙骜神将为首,三品镇北将军孔刚和三品平狄将军李川辅佐,中部守护圣驾。最后,由蒙毅卫尉率领十万禁卫军,时刻贴身守护圣驾。不知王爷以为如此安排可否?”

    李斯自信一笑,连声解释道。

    “呃……”

    被李斯一个反问,剑殇不由一阵无语。

    帝皇,这就是帝皇啊!

    一次巡狩天下,稳定民心的南巡,抽取了拱卫帝都的南北大营五分之一精锐、守护皇宫的近半御林军精锐、代表帝皇亲卫,可以算是秦始皇特殊兵种的大秦禁卫军。明面上的军队,就达到了九十万,而且都是大秦虎军精锐,如果再把随驾宫女、太监、杂役、仪仗等乱七八糟却不可或缺的人员算上,规模已经超过百万。

    “原本以为两万凶狼骑,已经实力不弱,能起到不小作用了。看来真起不到多大作用!”

    剑殇嘴角抽了抽,暗自寻思道。

    当然,如此阵容对剑殇也极为有利,因为剑殇是南巡御使,理论上说,凡是南巡期间被杀的敌军,都算剑殇的功劳,计入“大秦英雄王”任务中。

    以南北大营精锐、御林军、禁卫军的强悍而言,以一当十并不难,只要能出现那么多敌军!(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