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六十七章 始皇出宫
    明月中升,繁旱点点。

    剑殇与此次随驾而行的文臣武将,足足讨论了几个时辰,在明确的主线下,商讨各个细节的部署。

    “王将军请留步!”

    散会之后,众人离去。来到皇宫前殿时,剑殇带着义墨众人、狼军诸将快步追上王剪、王贲父子,隔着数十米就高声喊道,引得同时出宫的众人一阵侧目。

    “王某参见武桓王!”

    王剪意外了下,停步,转身,客气朝剑殇拱手见礼。

    王贲明显精神状态不佳,眼神复杂看着快步而来的剑殇,只是点了点头,并不出声。

    “王将军客气了!比起王将军,本王……我实在不敢托大。而且,以我和王贲兄的关系,该称呼您第两百六十七章 始皇出宫伯父才是!”

    剑殇侧身受了半礼,语气随意、亲和连声说道。

    “无规矩不成方圆!王爷对王氏一族的厚爱,王某铭记于心!”

    颇为意外上下打量着剑殇,王剪语气颇为嘘吁,发自真心谢道。

    “自己人,何须如此客气!”

    剑殇摆了摆手哂道,顿了下,眼神复杂看着王剪父子,迟疑问道:“关于我成为新一代战神的事,你们知道了?”

    “哈哈…,王爷若是这么说,那王某真要训斥贲儿所交非人了。我王氏男儿,恩怨分明,哪会为这点小事而记恨王爷!”

    王剪愣了下,随即顾作豪爽大笑,声震宫殿之余,有种英雄落寞,一代新人换旧人的嘘吁、感慨。

    “剑殇兄弟!我知道不关你的事,命运如此,就算没有你,也会有其他人。只是…”王贲点了点头,坦然直视剑殇说道。只是说到最后说不下去,眼神飘忽,没有再坦然直视剑殇。

    新一代战神的产生,就表示上一代战神已经陨落,或者陨落之期已经进入倒计时了。

    虽然王贲明知跟剑殇没关系,但是,面对继承第两百六十七章 始皇出宫父亲称号的剑殇,王贲终究还是无法坦然,无法如之前那般面对剑殇。

    别说王剪父子,如今整个王氏一族族人,都是心情沉重、压抑,因为战神王剪是整个王氏一族的精神支柱啊!

    “你们误会了!男儿交心,如果我连这点、也无法体谅,那也不配当王贲兄的兄弟!”

    剑殇苦笑摇了摇头说道,顿了下,直视王剪接道:“此次叫住你们,主要是想让王将军不要亲自前往原阳坐镇,或者换个位置。我是南巡御使,相信这点权力应该有吧!无论如何,王将军不能去原阳,现在随我面圣请求如何?”

    “呃……”

    王剪父子齐齐一愣。

    “剑殇……”王贲心中一暖,颇为惭愧喊道。

    表面上,王贲是对继承战神称号的剑殇没意见,而且还一直对自己说不关剑殇的事。

    但是,王贲心中很清楚,自己内心深处,对剑殇还是颇有怨言,不至于看待剑殇如杀父仇人,却也有敬而远之的生疏、隔阂。

    “哦?为什么?”王剪饶有兴趣上下打量着剑殇,黯然精神振作许多问道。

    剑殇苦笑说道:“王将军何必明知故问?!”

    “此次圣上南巡,乃是与天争斗。成则保大秦帝国千秋万代,甚至圣上就此叩开无极之门,晋级真神也有可能:败则万事皆休,天下肯定要混乱一段时间。想要多大收获,就要面对多大危机。可想而知此次南巡的危险,而鸿小原阳、广宗三地,是最为凶险,将会是战斗最为惨烈之地。其中原阳应该是此次南巡中最惨烈、最凶险之地,加上王将军的命劫……”

    说到最后,剑殇没继续说下去,但意思很明显。

    原阳是伤龙之地。

    真龙陨落,不一定会多么惨烈、多么凶险。但真龙受伤,可想而知当时的凶险情况。

    秦始县,史称祖龙,是祖龙之命,正好与那三个地方都有所关联。

    “如果王某不去原阳,不知王爷认为谁去为好?”

    对于剑殇所说,王剪没表现出丝毫意外,迅速问道。

    剑殇迟疑了下,硬着头皮说道:“这个……大秦帝国人才济济,将军如云,多的是将军能担任!”

    “王爷的好意,王某明白了!但是,如王爷所说,原阳将是南巡途中最惨烈、最凶险之地,对圣上极为重要。所谓养兵千日,用在一朝。王氏一族蒙受天恩无数年,至此圣上最为关键之时,若是退怯,岂是臣子?还有何脸面面对天下人,有何脸面面对王氏一族列祖列宗?”

    王剪淡然一笑,感ji朝剑殇点了点头,嚷声应道,说到最后,神情语气颇为ji动。

    “……。”

    剑殇张嘴无语。

    不可否认,原阳将是秦始皇南巡,甚至是此生最为关键之地,自然要由最为忠诚、最有能力的大臣负责。

    除了剑殇这个异人的异姓王。

    神侯,是大秦帝国文臣武将中身份地位最高的存在。

    战神王剪不但是四大神侯之一,也是四大神侯中对秦始皇最为忠诚的人。

    至此关键时期,战神王剪自然当仁不让,甚至此次亲自坐镇原阳,其实是王剪主动提出。

    若非剑殇此次意外斩杀张仪国司,ji发先天系统,获得“战神”称号。其实新一代的战神,本该是王剪前往原阳后才会出现。

    可以说,是战神称号,使得王剪不得不亲自前往原阳:也是王剪亲自前往原阳,才使得新一代战神出世,否则就是杀神、兵神或军神了。

    这是种极为玄妙的冥冥之中的因果纠缠,剪不断,理还乱。

    “其实,蒙……”

    心思剧转间,剑殇脱口而出,说到一半不由得一顿。

    天下皆知,王氏一族、蒙氏一族、司马一族是大秦帝国三大元老家族,是跟随大秦皇室杀出山林,南征北战的老秦人,忠诚、能力无人怀疑,只有三族之一坐镇原阳秦始皇才会放心。

    事实也是如此以南巡部署,确实是王氏一族、蒙氏一族、司马一族,分别镇守鸿小原阳、广宗三地。

    原本剑殇打算说将侯蒙骜,可蒙恬与剑殇的关系还略胜王贲,剑殇这么说,就太不厚道了。

    难道神将司马错?司马错曾经是王剪的老部下,比起王剪,差距实在太大了。

    或者王贲代父镇守?王贲的实力境界差王剪十万八千里,如今的统军能力却差不了多少。

    可是,时至今时王贲已经没什么历史使命了,也可能被杀,那不是等于让王贲送死?代父而死?虽然王贲肯定愿意,但王剪会答应吗?

    仔细想想,剑殇发现好像真没人能取代王剪……

    最后,即便王剪真的不去原阳,以“系统”的“无耻”王剪一样会陨落,否则异人如何崛起?!

    此次“始皇南巡”重大历史剧情,是异人群体更上层楼的重大机遇无数异人想晋级先天之境,就得击杀历史名士使得无数异人势力已经开始不惜代价准备围剿历史名士,这就是为什么魏无双、刀锋、魔后等顶级异人,那么有信心晋级先天之境的主要原因,因为他们已经有了各自的目标,而且颇有把握。

    “王爷的好意,王某感ji!不过,这是王某本分,无论如何,王某都不会退缩!”

    做了个深呼吸,王剪魁梧身躯一挺,战意盎然,几欲凝聚成形,豪气干云说道。

    “船到桥头自然直!凡事无绝对,到时我们沟通下,看如何度过命劫吧!”

    想来想去,剑殇还真不知该如何劝解王剪,看王剪的样子,确实不会退缩,不由无奈说道。

    创世元年九月中旬,没有城涛的大秦帝都。

    烈日当空,蓝天白云。

    圣山骊山中,隐见群龙咆哮,龙吟震天。大秦帝都中,无数战鼓雷鸣,声震天下。

    无数军队涌入帝都,涌现大小街道:无数子民踏出门客,聚集街道两侧。

    无数身材魁梧,气息彪悍,身穿慑人心神的黝黑盔甲的禁卫军,涌出皇宫。

    这是堪比各个顶级名将的专属特殊兵种的大秦禁卫军,大秦帝国最为精锐、最为强大的特殊兵种。

    金锣雷鼓,丝竹相和。

    禁卫开路,乐队鸣声,宫女随行。

    九九八十一辆,由六六三十六匹身披黄马褂,雄峻威武黑马牵引的帝皇銮驾,缓缓驶出皇宫,直往帝都北部军营。

    宽阔街道两边,人山人海,无数子民驾到膜拜,无数气息彪悍的军卒列队护卫。

    “踏、踏、踏……”

    迎合震天鼓鸣,十万禁卫军步伐一致,沉重脚步声如一,使得听闻之人,心神颤动,似乎连大地也随着禁卫军的脚步而脉动。

    无数姿色绝美,珠围翠绕的曼妙宫女,拥簇着九九八十一辆帝皇銮驾,漫天hua岚缤纷,芬芳弥漫,势如天女散hua。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头戴垂帘平天冠,身穿黑底紫金帝袍,龙靴玉带,气势冲天的秦始皇,站立九九八十一辆帝皇銮驾首架,直身擎天,宛若烈日当空,令人不敢直视。

    一股宛若天威,令任何人心生渺小卑微之感的恐怖威压,弥漫天地,压得所有人直欲窒息秦始皇所过之处,无数军卒、子民,宛若风吹草伏,纷纷拜倒,竭力高呼,声震帝都。

    就是这个气势冲天,霸气凌云的男人,征服苍生,统一天下,结束神州大地纷乱局面!

    天下一统之后,秦始皇首次出宫。

    第六更到,近两万字,影子几乎是废寝忘食,诡异的是,今日菊hua朵朵开”…

    菊hua残,满腚伤,hua落人断肠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