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八十章 独战天下
    鸿门三大军营所在往西百里处。

    队伍连绵十数里长的南巡大军,宛若长龙,不急不缓逼近,速度不减宛若无视呈“品”字型卡死去路的大军。

    蓦然间,南巡大军迅速变动,后部、中部不少军队离开队伍,涌向前方,迅速在前方聚集成三个庞大队形。

    “禀告王爷!大军聚集完毕!”

    缓缓行进间,禁卫统领司马让来到狼骑阵营,郑重汇报道。

    “记住!不要离开队伍,不管发生任何事!”

    剑殇点了点头,偏头看向旁边的高虹、戚姬吩咐道。

    “嗯!”

    高虹和戚姬脸色一暗,重重点头。

    此次敌军非同小可,加上是冲锋战、爆发战,战况肯定很惨烈,所以剑殇没打算带上两女。

    高虹满脸忧虑迟疑片刻,看向弟弟高龔吩咐道:“小龔,别顾着杀敌,看好主公!”

    身为剑殇从始至终唯一的贴身侍卫,高龔很称职,只是每次一战斗,就颇为疯狂,只顾着自己撕杀,忘了自己最重要的职责了,典型的好战分子兼蛮牛!

    “嗯!我在,主公就在!”高龔魁梧身躯一挺,郑重应道。

    “孟姑娘,辛苦你了!预防江湖人士和异人袭击!”

    剑殇不置可否笑了笑,看向孟青芙再次叮嘱道,看周围跟随南巡大军行进的密密麻麻的大片黑影,就知道战斗不只是在前方。

    “走!”

    看孟青芙郑重点头,剑殇抓过身旁银龙裂天戟,翻身登上暗金狼王狼背轻喝。

    “呼……”

    此次跟随出战的高龔、养凝、李同、乐云、麻强、罗升等将领,纷纷翻身上骑。

    “小心点,记得保持冷静!”高虹还不忘朝高龔叮嘱道。

    “呼……”

    剑殇做了个深呼吸,双腿一夹,暗金狼王如离弦之箭蹿出,四肢飞扬……

    “记得你的承诺!绝不能丢下我,绝不会能我独活!”

    戚姬心中一颤。忽然高声喊道。

    声音悦耳轻柔,随风飘荡,顺风传递、传递……

    百米开外,剑殇回头,一笑,点了点头……

    ……

    鸿门……

    三大由四五米高,大腿粗木棍建成的简略军营。

    军营之内,密密麻麻的军卒整齐列阵。严阵以待,枪戟如林,寒芒如夜空繁星。

    军营之外,中部是信陵君魏无忌亲率的五十万大军,左侧是孙膑所率的二十万大军,右侧是田单所率的二十万大军。

    三部大军,同样以“品”字形列阵各自军营之前,宛若三座大山横在前方。

    三大阵势最前方各有一簇气息彪悍,精盔明甲的队伍。是各个阵营的最精锐特殊兵种。而后是清一色的巨盾兵,数万面两米多高的巨盾,组成折射光线的钢铁墙壁;其次是弯弓搭箭的长弓兵或手持连弩的连弩兵;随后是一手盾牌一手朴刀的刀盾兵。或长枪兵、单刀兵、长戟兵等兵种。

    更令人震撼的是,三大军阵之间,横陈着密密麻麻的弩车、投石车等强力器械,又有无数服饰各异的杂牌军充斥其中,这些是江湖人士或异人。

    约一百二十万大军,严阵以待。

    旌旗满天,灼热光线无法穿透几乎凝为乌云的煞气。

    气氛,凝重、压抑且燥热。

    “来了!”

    三大军阵之间空隙,不知谁喊了声。顿时宛若风暴席卷,所有人精神一振,呼吸一凝。

    “踏、踏、踏……”

    沉重而整齐如一的脚步声起,三大军阵同样以“品”字形迅速靠近,除了左侧绣着天狼的武桓王一军。与及极个别骑乘坐骑,其余全部是步军。

    根据之前商议,此次出战大军分为三部,分别由武桓王剑殇、神将蒙骜、将侯王龁三人统帅。

    第一路由武桓王率领一万八千凶狼骑,一万禁卫军、两万御林军、五万虎军。共约十万精锐袭击左侧。

    因为武桓王年纪尚轻,经验尚且,加上个人修为境界又相对较低。所以此次由神将蒙骜负责中路主攻,同时由国司商鞅、镇北将军孔刚、禁卫统领蒙横等大将辅助,左右两路则除了各一个禁卫统领,其余将领就靠自身班底了。

    三里……

    两里……

    一里……

    “哧……”

    奔走在最前方的剑殇,手中银龙裂天戟一挥,身后十万大军动作如一,齐齐停顿,显得极为训练有素。

    对面阵营最强……

    第一人是手持五钩神飞亮银枪,骑乘玄甲战马,头戴冲天雄鹰冠,身穿双龙夺珠铠,剑眉星目,俊朗不凡的少年将军。

    少年将军后面,则是五千身披暗金盔甲,手持长枪,腰配宝刀,背负硬弩、钢盾,几乎看不到面部、裸lu肌肤的重甲步兵。

    正是孙膑亲卫,高级特殊兵种无方战卫,而那少年将军,便是无方战卫统领孙战,之前的四品破狄将军,只是如今官职果位已经被剥夺。

    “缘分啊!”

    看着孙战及其身后无方战卫,剑殇心中感慨。

    曾几何时,自己以仰望“神兵”的眼神,仰望无方战卫;以仰望传奇人物的眼神,仰望孙战。

    如今,自己亲自率军对峙,何况要以绝对强势的姿态,以狂风扫落叶之势击溃曾经崇拜、憧憬的人物及神兵,这个必要且必须。

    “孙膑在此、孙战在此、无方战卫在此,孙计也是在此吧……”

    看了下左右的高龔、养凝,发现他们两人同样神情嘘吁,剑殇暗自叹息道。

    一起逃出史庄,一起九龙山立誓,一起浴血北上……

    九龙山九龙,已经失去史冀一个。

    如今,又要跟其中一个生死相向。

    人生如戏,浮生如斯。

    “剑殇!我这么称呼你,你不会介意吧?”

    隔着近米远,孙战高声嚷道。

    剑殇绽颜一笑,持戟以寻常之礼。拱手应和。

    “伐无道,诛暴秦!你是异人,相信你心中很清楚,如今暴秦气数已尽,秦始皇嬴政此次必死吧!”

    孙战手持五钩神飞亮银枪,指向背后高举旌旗,声音清亮高喝。

    剑殇瞥了眼右侧,此时蒙骜一路和王龁一路。还未到位,还未开战,也不急着开战,不由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剑殇,眼前还只是开始,就如此阵容,你认为南巡之路走得完吗?”

    看剑殇依旧沉默,魔后赢莹迟疑了下。紧随高声说道,顿了下,不待剑殇回话。又迅速接道:

    “以你如今的实力,以你如今的势力,以你如今的财富,以你如今的声望,即便此次任务失败,依旧能站在最巅峰,何必自取灭亡?!何必如此执着?!”

    奉劝之际,魔后心中也颇为复杂,经过了解之后。魔后赢莹才知道剑殇和公主府的错综复杂的关系,斩不断理还乱的恩怨情仇。

    没想到,此次公主府随便选了一方,竟然又对上剑殇亲率攻击的一方!

    看来,剑殇和公主府还真是很有缘。

    是情缘。也是孽缘。

    “……”

    剑殇沉默,神情不变,手中银龙裂天戟缓缓举起……

    “嗯?”

    看到此状,孙战、魔后赢莹、谢清、兰英等人齐齐一愣,没想到苦口婆心奉劝许久。竟然丝毫说不动剑殇。

    “小影!收手吧,你身边的人,是你的班底,你的一切啊!只要他们在,你即便删号,依旧能笑傲天下,东山再起。此次南巡之路,你没有机会的……”

    就在此时,云枫脸色数变,终究还是心中一软,声音清亮,语气诚恳又带着恳求喊道。

    “嗯?!”

    剑殇一愣,循声望去,正好看到密密麻麻人群中,眼神恳求看着自己的云枫。

    不说来到这个世界,从来没人这么喊过自己。

    包括现实……

    多少年了?剑殇许久没听过这个称呼了。

    “以你和孙计的关系,以你和孙家军的关系,以你和清阳、兰英、云枫等人的关系,这么多人,有你的兄弟朋友,有你的红颜知己,有你的蓝颜知己,难道都会害你吗?”

    魔后赢莹心中一跳,耐着性子再次高声喊道。

    “人各有志!吾之志……虽千万人,吾往矣!”

    剑殇被说得心绪纷杂,做个深呼吸,朗声应道。

    第一次出声……

    “即使失去一切?!”

    众人齐齐一愣,一直保持沉默,发誓不再跟剑殇说话的兰英,终究还是忍不住高声问道。

    “即使……独战天下!”

    剑殇看了眼兰英,脸色一正,语气坚定运气高喝。

    话落,手中银龙裂天戟闪电挥下……

    “杀!”

    震耳暴喝!

    “嗷、嗷、嗷、嗷……”

    万狼齐嗥,声震全场。

    以剑殇为首,高龔、养凝、李同等狼军诸将次之,凶狼骑再次之,一万大秦禁卫军再次之,两万御林军、五万虎军,气势爆发,士气如虹发起冲锋。

    “哎……”

    孙战摇了摇头叹息,手中五钩神飞亮银枪一指。

    “咯、咯……”

    数百架穿云弩车、投石车等迅速转移方向,齐齐对准冲来大秦军队。

    无数硬弓绷紧,锋利箭芒齐指冲来敌军……

    “全军听令……”

    “月华天狼阵!”

    剑殇持戟冲锋,高声下令。

    “咧、咧、咧……”

    天狼战旗剧烈摇曳,迎风猎猎作响。

    十万大军剧烈躁动,迅速变阵,宛若一只庞大无比的战狼,四蹄飞扬,狼啸天下。

    “哧、哧、哧……”

    凌厉刺耳的破风声起,数百枝巨大弩箭划破虚空,威若无坚不摧直射十万敌军。

    数百颗百多斤的巨石,掠空而起,宛若流星雨砸落……

    “连横!”

    剑殇心中一凛,低级兵法技激发,气势狂飙,浑身衣发无风自动,使得剑殇双眼血红,宛若链接十万大军的精神枢纽,明明中有种十万人一体的诡异错觉。

    “凝虚化实!”

    精神狂暴,顶级特殊称号“战神”附带的特殊能力激发。

    “嗷……”

    宛若乌云盖顶的庞大煞云,隐约凝聚为一只庞大战狼,从天而降,直接把下方发起冲锋的十万人包裹在内。

    一个宛若真正天狼咆哮的狼嚎声,在沙场所有人脑际响起,似实似虚,似幻听又似真实。

    “咦?!他竟然能做到神化千万,千万化神?虽然只是初涉皮毛,但是,能凝聚十万人气息、气息,借助阵法联合一体,也是逆天之才了!”

    就在此时,孙膑大军后方的军营中,端坐金玉宝座的孙膑,忽然脸色一变,惊呼出声。

    “怎么了?”正紧张关注营外战局的孙计,不假思索脱口而出。

    “不愧为武桓王!不愧为师门看中的人!也是你的缘法!”

    孙膑颇为激动,颇为嘘吁,又有点落寞喃喃自语,顿了下,不待孙计询问,又迅速问道:

    “知道吗?能做到如他这般,凝聚军势,化出形体的人。普天之下,包括八大散仙在内,有且只有一个……”

    “谁?”孙计顾不得思索孙膑的感慨,极为好奇脱口问道。

    “军神廉颇!”

    “呃……”

    孙计错愕,随即疑惑皱眉问道:“不可能吧!军神廉颇修为境界并不算顶尖啊!难道连师祖、高祖也做不到?师祖学究天人,堪比逆天圣者通晓天下万法,却更为精通。而且擅长兵法战阵,难道师祖也做不到?”

    “这个与修为境界关系不大,主要看缘法,就如武道化境般,没有缘法,你就是达到散仙之境,同样没机会感悟到!凝聚军势,化出形体。门中确实有记载此法,原理不难领悟,却没人能做到。别说你师祖,就是隐为天下第一人的千古一帝秦始皇,估计也做不到!”

    孙膑摇了摇头,颇为羡慕嫉妒,又若有所悟般叹道。

    想他孙膑,不但是千古兵圣孙武的后裔,还师从绝世奇人鬼谷子,一生苦修兵法,前世今生,却一直领悟不了如此沙场至高之法。

    “为什么?”任孙计绞尽脑汁,也想不通为什么。

    “你又来了!其实你什么都好,就是喜欢把问题复杂化。否则的话,凭你的心机智慧,谋略才华,其实不在武桓王之下,甚至有所过之。但是,有一点,你明显比不上武桓王……”

    孙膑暗自翻了个白眼,对这个最像自己的后裔,颇为无奈,只能耐着性子解释道:

    “吾之志……虽千万人,吾往矣!即使……独战天下!”

    大章奉上……

    另外,提醒下,因为网站正活动期间,用手机消费的话,粉丝值双倍,所以打赏的兄弟姐妹们最好用手机上,免得浪费!(本站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