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八十一章 挡者披靡
    ->-记住哦!

    “噗、噗、噗……”

    数百枝穿云巨弩和射至,抵达庞大天狼笼罩范围中时,宛若射到水中,离弦之速明显一顿,速度剧减,竟然被凶狼骑和大秦禁卫军轻松击落。->-/->-/->-记住哦!

    数百颗巨石宛若流星雨砸落,砸到剑殇所率大军头顶,宛若砸在水面猛然一顿,而后缓缓“掉落”,这种速度,即便巨石没被击碎,也砸不死人了。

    “嗯?”

    看到如此诡异的情况,孙战、魔后赢莹等公主府众人,暗夜孤星、二十四夜等天地会众人,与及无数江湖人士、异人,齐齐一愣,讶异且震撼万分。

    连穿云弩车和投石车,都无法撼动分毫,那众人以血肉之躯,还如何抵挡?!

    一时间,孙膑大军和异人群体、江湖人士群体,顿时出现不小的躁动。

    “大家莫惊,这不过是以秘法,最大程度激发阵法之力,使之产生质变,凝力显形。所受到的攻击被分摊到所有军卒身上而已,攻击力依旧实实在在,只要累积到一定程度,或者达到军卒的承受力,他们不战自溃,同样会陨落!”

    孙战大惊,想起高祖孙膑曾经解释过的形势,讶异、佩服看了眼迅速靠近的武桓王剑殇,顿时运气高喝。

    话落,手中五钩神飞亮银枪一挥,暴喝:

    “射!”

    此时,剑殇所率十万大军已经进入孙膑大军的弓箭手射程,数以万计的利箭掠起。宛若暴雨铺天盖地射至。

    密集凌厉的箭雨掠起,随即又宛若射入水中般一顿,速度变得颇为缓慢,别说射杀凶狼骑和大秦禁卫军,连大秦虎军也无法射杀。

    “噗、噗……”

    正当孙膑大军和异人群体、江湖群体震骇无力,心生退意之时。

    武桓王大军中后方,忽然有几个大秦虎军喷血倒地。虽未立刻毙命,却也失去了行走之力,更别说冲锋了。

    孙战之前所说得到了证实。武桓王不过是把所有军卒的力量聚集起来进行有效抵挡,把所受攻击力分摊到每个军卒身上而已,当外部攻击力超过军卒的承受力时。一样会受伤、死亡,而且基本是重伤。

    “杀!”

    看到了希望,相对松散的异人群体和江湖群体,顿时打了鸡血般兴奋、疯狂冲向武桓王大军,喊杀声震天。

    “天罡震裂!”

    无视左右袭击的松散群体,剑殇冲势不减,直指无方战卫阵势。

    冲到孙战身前近十米处,力灌银龙裂天戟,借着迅猛冲势,石破天惊般戟化扇形银光。->-记住哦!斩落。

    “啸天鹰啄!”

    孙战脸色郑重紧了紧手中五钩神飞亮银枪,长枪猛挥,引动气流爆发,宛若神鹰啄天。

    “铿……”

    震耳剧烈金属撞击声起,银戟落下。啸天神鹰应戟而断。

    银戟速度不减斩落,银戟侧边的犀利月牙刃,威力无坚不摧,斩下……

    “嗯?”

    孙战心中一沉,震惊骇异看了眼剑殇,绝望看着闪电斩落的月牙刃。

    “砰……”

    一阵爆响。孙战宛若炮弹迎空飞起,瞬间跌飞数十米,鲜血狂喷。

    “咔嚓、咔嚓……”

    剑殇看也不看孙战一眼,双手持戟以电光石火之速,回旋、猛刺、疾斩。

    鲜血狂飙,血肉横飞,残刀断戟掠起……

    高级特殊兵种无方战卫,根本阻挡不了剑殇的脚步。

    一万八千凶狼骑宛若尖刀狠狠扎入,硬生生撕开无方战卫宛若铁疙瘩的阵营,紧随剑殇身后。

    “噗、噗、噗……”

    此时,一万大秦禁卫军,展现了更胜凶狼骑的恐怖势力,两三米长的黝黑长戟笔直冲锋,所过之处,不管是无方战卫,还是普通兵种,又或者是异人、江湖人士,全部一戟洞穿,随手挑飞。

    一万大秦禁卫军,一万先天强者,护卫在武桓王大军两侧,宛若螺旋锯齿,所过之处硬生生锯开一切,极大扩展了战果,并阻止了周围敌军的靠近,护卫着大军势如破竹一路冲锋。

    ……

    “噗……”

    孙战落地,踉跄倒退数步,张口又是一口鲜血喷出,脸白如纸。

    低头,身上双龙夺珠铠凹陷破碎,夺珠双龙首已经看不出龙形,可想而知剑殇力道之大。

    而且这还是剑殇手下留情了,千钧一发之际,以戟侧拍飞孙战,否则月牙刃斩落,孙战肯定是被分尸的结局。

    抬头,看向前方……

    孙膑威震天下,孙战引以为傲的五千无方战卫,已经被强势撕开,直接分成两半,根本无法阻挡分毫。

    踏前一步,想继续参与战局,又想起若非武桓王手下留情,自己已经阵亡当场……

    “前进?后退?”

    一方是多年来同生共死的无方战卫;一方是饶了他一命,令他佩服而感激的武桓王……

    向来思想简单,神经粗大的孙战,纠结了。

    “还好!他既没让我失望,又让我感到震惊啊!没想到才一年多,他竟然成长这么快……”

    看着孙战踉跄站定,数十里外军营中的孙计大松了口气,又惊又喜叹道。

    “呵呵……倒是让我颇为失望!毕竟太年轻了,心还不够狠啊!沙场无父子,既然上了沙场,就没任何情面可讲,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也是碰到战儿,如果是别人,继续参与战局,那不是自寻麻烦?”

    孙膑摇了摇头,颇为可惜缓缓说道,既是评价武桓王,也是在教导孙计。

    “如果不是战哥,他也不会手下留情!”

    孙计愣了下,不大服气反驳道。

    “走吧!武桓王马上杀到了。我们尽力便可,你和战儿带着剩余的无方战卫离开吧!该教的,这段日子以来,我已经都教给你了……以后的路,就靠你们自己走了。”

    孙膑脸色平静朝身后贴身近卫挥了挥手,语气惆怅说道。

    “高祖……”

    孙计心中咯噔一声,惊骇看向被贴身近卫推着远去的高祖……

    “看在你的好兄弟对战儿手下留情的份上,高祖给他上最后一堂军事课,教教他如何成为合格的将帅!”

    远去的孙膑,举手随意挥了挥,头也不回远去……

    ……

    “咯、咯、咯……”

    难听至极的刺耳金属激烈摩擦声起,剑殇一骑当先,手中银龙裂天戟急舞狂挥,摧枯拉朽贯穿无方战卫阵营,杀到其后巨盾兵阵营。

    银光迅掠,两三米高,数尺厚的巨盾,在银戟之下碎裂、崩溃,根本无法阻挡分毫。

    前方,二十万各种兵种,宛若乌云般层层叠叠,一眼望去,漫山遍野,旌旗满天,寒芒如星。

    “咔嚓、咔嚓……”

    剑殇率着十万将士,势如破竹扎入漫山遍野敌军阵营中,冲垮巨盾兵阵,杀散弓弩兵阵,击溃杂牌兵阵,势不可挡连破孙膑大军数道防线,直指孙膑大军军营。

    沿路所过,血肉横飞,鲜血如雨,加上悍不畏死,前扑后续涌至的周围军卒、异人、江湖人士。

    剑殇所率十万将士,宛若咆哮汪洋,兴风作浪的神龙……

    “镇!”

    直线冲锋至军营营寨之前,看着眼前木制围墙,剑殇大手一挥,天狼武桓印掠起……

    印横虚空,化为数丈大小恐怖巨印,当空砸落……

    “砰……”

    巨响声中,巨印砸落,木屑激射,木制围墙顿时被砸出恐怖窟窿。

    纵骑掠过,身后凶狼骑宛若洪流奔腾,汹涌掠过……

    “咔嚓、咔嚓……”

    大秦禁卫军则凶悍得多,超长长戟冲击下,直接破墙而入,那足以抵挡重骑撞击的围墙,直接撞破。

    “嗯?”

    杀入军营,剑殇冲势不减,方向不改,依旧直线冲锋,誓要贯穿整座军营,冲垮孙膑大军。

    冲至中部,却见一群身穿严密暗金铠甲的精锐士卒,拥簇着一辆金玉宝驾出现,不是孙膑又是谁?

    剑殇浓眉大皱,却没因此改变冲锋方向,依旧直线冲锋,冲锋速度之快,令人瞠目结舌,宛若周围孙膑大军,是土鸡瓦狗般。

    孙膑冷冷一笑,挥了挥手,孙膑大军主旗迎空剧烈摇曳……

    几乎被武桓王大军打散打残的孙膑大军,迅速躁动起来,整体划分为四部,分别由孙膑大军卞聃、公良宸、苍尚、丁远四大将军统帅。

    片刻后,整个孙膑大军宛若活了过来,混乱之势消去,四大将军各率一军,进退有序,互相配合无间,宛若活水困住武桓王大军,再加上其中疯狂的异人和江湖人士,顿时给武桓王大军一种无穷无尽,杀之不尽的错觉,一股惨烈的无力感在武桓王大军渐渐弥漫……

    孙膑大军没乱,一路势如破竹的武桓王大军,反而开始出现隐晦的混乱气息。

    贯穿整座孙膑大军,而后又迂回急进,肆虐整座军营,挡者披靡,剑殇敏锐抓到了滋生的将士情绪。

    “杀!”

    略一寻思,剑殇迅速想到情绪根源,心思剧转间,手中银龙裂天戟一挥,十万将士宛若十万凶狼,狠狠杀向孙膑大军灵魂所在……孙膑。

    一时间,原本宛若下棋般轻松进退有据的四路孙膑大军,狠狠朝武桓王大军进行挤压,以紧密阵营、狂暴气势狠狠冲杀。(本站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记住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