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八十四章 信陵君
    随着武桓王大军越来越逼近信陵君主阵,越来越多的信陵君将士悍不畏死涌来,这份战意、士气、忠诚,确实让人惊叹,可见信陵君治军之能。

    “噗、噗、噗……”

    剑殇手持丈八银龙裂天戟,迅疾飞舞,刺、斩、挑等简单招式连绵纷出,靠近的敌军一个个被直接挑飞,无人能挡,所过之处人仰马翻,颇为壮观。

    “偷龙转凤!”

    眼看逼近数百米,又是两道巨大光柱冲天而起。

    此次三千凶狼骑直接凭空消失,取而代之的依旧是三千魏甲重骑,当场就对武桓王背后发起重骑冲锋。

    “嗯?”

    银戟狂舞开路之际的剑殇,看着三千凶狼骑蓦然消失,不由得内心一沉,心中抽痛。

    凶狼骑可是自己的亲兵、班底啊,被转到信陵君大军中,估计凶多吉少了。

    “继续冲锋!”

    心痛之余,剑殇知道兵贵神速,容不得丝毫优柔寡断或意气用事,顿时高喝一声,双腿一夹,暗金狼王的冲速更快。

    “铿、铿、铿……”

    所幸重骑兵机动力较低,想要追上凶狼骑较难。而且武桓王大军中还有九千左右的大秦禁卫军,实力强大的禁卫军加速赶上,长戟冲刺、撩拨之际,那三千魏甲重骑纷纷被挑落战马,倒没造成预期中的强大破坏力。

    八百米……

    五百米……

    三百米……

    冲在最前方的剑殇,已经能看到信陵君大军主旗所在。

    主旗旁边,有个头戴金色冲天冠,身穿暗金王袍,剑眉虎目,眉目间不怒自威,英气豪迈的中年人。

    “这就是信陵君魏无忌!”

    虽然剑殇没见过魏无忌,但还是第一眼就认了出来,纯粹是直觉。

    有些杰出人物就是如此,不管在什么场合。都是那么醒目,让人有一见就能认出来的气质、气势。

    “太极绞杀!”

    剑殇认出魏无忌之时,魏无忌同样认出了剑殇,顿时双手掐印,眼看又要施展“偷龙转凤”逆天神技,剑殇的地级武将技立刻施展。

    两百多米外,魏无忌所在之处,无数zong横线条出现。剧转旋转化为太极图案……

    与此同时,魏无忌所在和武桓王大军右侧八百米处各自出现一个庞大光柱……

    太极无功,光柱消散。

    蓦然间,魏无忌所在上千人凭空消失,瞬移般出现在武桓王大军右侧八百米处……

    “嗯?偷龙转凤还有‘单方面挪移’之效?”

    剑殇微楞,根据情报,好像没提起过信陵君的拿手绝活有这效用啊!

    好不容易冲锋到三百米处,眼看就要围上,谁知道眨眼挪移了。这逆天神技也太坑爹了。除非单人暴起偷袭,否则魏无忌警惕之下,谁杀得死啊?

    “全军听令。右侧!”

    不过,疑惑归疑惑,剑殇迅速银戟一挥,高声下令。

    天狼战旗剧烈迎空招展,武桓王大军方向一转,气势如狼冲向“魏无忌”所在。

    “主公!可能是假象!”

    就在此时,李同忽然眉头一皱,语气不大肯定朝剑殇提醒道。

    “嗯?”

    剑殇凝眉沉思,怎么看也不像啊?

    偷龙转凤。狭义解释是欺上蒙下、盗弄政权;广义的解释是用卑劣的手段,把原货换掉,拿假货色骗人,又叫“偷梁换柱”,比喻暗中玩弄手法。以假代真,以劣代优。

    “天狼啸月!”

    如果自己用肉眼看得清楚,就不是信陵君的逆天神技了。不管是不是,剑殇深呼了口气,磅礴先天真气狂涌而出。

    “嗷……”

    一只金色天狼在半空凝聚而出。在武桓王大军气势、气息增幅下,几乎凝为实体,肉眼可见。

    仰天狼嚎……

    狼啸天下,威震沙场。

    “啵……”

    剑殇所在八百米外的信陵君等一行上千人,宛若泡沫般蓦然崩溃,消失……

    剑殇所在三百米外的原信陵君所在之处,以信陵君为首的上千人蓦然出现。

    “嗯?”

    剑殇眼皮一跳,颇为讶异,竟然还真让李同说中了。

    虚虚实实,真真假假。不但能挪移对换,还能隐匿形迹,制造幻象,这到底什么“逆天神技”,这么彪悍。

    “渡厄之眼!”

    心思剧转间,剑殇双瞳出现五彩波纹,眼神冰冷中带着凶残嗜血的凶光。

    渡厄之眼,瞳术类特殊能力之一,顾名思义,定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能洞察人心,看透一切虚幻,看穿目标的渴求**,普渡众生。

    “天命难违,此次必死矣!如果谁能生擒我,效忠他又如何?蝼蚁尚且贪生,何况是人乎?”

    一个让剑殇惊喜的信息出现在脑际,原本剑殇施展“渡厄之眼”,是预防再被信陵君的幻术瞒过,没想到会有如此意外之喜。

    “生擒?!难也不难,至少有希望!信陵君啊,战国四君之首,大秦四君侯之首,名垂千古的军事家、政治家、谋略家,可谓全能。性格豪迈刚烈,死于纵色嗜酒。”

    关于信陵君的相关情报浮现剑殇脑际,原本打算突袭斩首的策略,应该变变了。

    “司马统领、蒙横统领!”

    手中银龙裂天戟闪电挥舞之际,剑殇运气高喝,声传数里。

    此次协助武桓王剑殇、神将蒙骜、将侯王龁的的三大禁卫统领之二,司马让和蒙横,纷纷看向剑殇。

    “圣驾将至!不容拖延,三面包抄,先行击溃敌军主阵,为圣驾开路!”

    剑殇紧随下令,蒙横隶属神将蒙骜一路,没有足够的原因,剑殇无权号令,蒙横也不一定听剑殇的号令。

    “喏!”

    果然还是“圣驾将至”这招牌好使,剑殇一声令下,司马让和蒙横齐齐应诺一声,率领帐下大秦禁卫军,分别从西北方和南方扑向信陵君所在。

    神将蒙骜也没阻止,而是默认了剑殇的说法,因为如今确实能依稀听到礼仪乐仗的鼓锣声了,到时没及时打通南巡之路,就是蒙骜的失职,毕竟这一路是他负责。

    “全军听令,叠浪冲阵!”

    至于剑殇所率凶狼骑和御林军,则原路不变,顺便看能否救下被信陵君挪移到大军中,三千仅剩两千不到的凶狼骑。

    一声令下,天狼战旗迅速挥舞,凶狼骑和御林军迅速变阵,组成一波一波的巨浪之形,在阵法之力的增幅下,开始爆发性冲击。

    “永生之盾!”

    紧随着,剑殇又激发地级军师技,第三境界的“永生之盾”,是在头顶及周身形成一、四、四共九个半米大小,散发着古朴荒凉气息的光盾,防御力极强。

    与此同时,剑殇体内的先天真气消耗小半,只剩寥寥十几点。

    “鬼影神戟!”

    解决了防御问题,剑殇双腿一夹,暗金狼王四蹄飞扬,冲速剧增,剑殇则双手持戟,以电光石火之速回旋猛刺,漫天戟影密布,其势威猛爆发,周围靠近敌军,一受波及,非死即伤。

    以如今剑殇的**力量,修为境界,再加上银龙裂天戟的锋利无匹,先天中期以下的对手,混战中根本没一合之将。

    银戟挥舞间,血喷如泉,残肢断体纷飞,盾挡盾破,枪挡枪断,可谓挡者披靡。

    三百米……

    两百米……

    一百米……

    眼看即将接近信陵君所在,司马让统领和蒙横统领所率大秦禁卫军,也分别杀到百米和一百五十米处,剑殇心中兴奋,出手更急,冲势更猛。

    “咔嚓、咔嚓……”

    数千魏甲重骑堵死前方,直接发起冲锋,宛若钢铁洪流咆哮奔腾。

    火蛇吞吐间,硬物碎裂声起,在剑殇、李同、高龔等猛将的领先冲锋下,硬生生砸开。

    倒是身后凶狼骑和御林军,与魏甲重骑发起了猛烈撞击,枪刺甲撞,鲜血喷发,双方将士宛若下饺般跌落。

    那魏甲重骑,防御力、攻击力、骑术等,竟然丝毫不弱于凶狼骑,却非普通的重骑兵,而是信陵君魏无忌的亲卫军,也就是高级特殊兵种。

    “血色屠夫!”

    眼看逼近信陵君,一行约五百个服饰各异,宛若江湖人士的人冲向剑殇,为首一名钢髯如针,燕颔虎须,豹头环眼的彪形大汉,手持一把一米多长,形如杀猪刀的怪异大刀,凶猛直斩剑殇。

    血色刀芒出现的同时,一股浓溢的血腥气息爆发,使人如置万丈海底,浑身不由得毛骨悚然。

    “铿……”

    剑殇心中一凛,银龙裂天戟横举抵挡,刺耳铿锵声起……

    “嗷、嗷……”

    暗金狼王闷嗷昂立倒退,冲势停顿,剑殇被震得虎口发麻,不由心中大骇。

    彪形大汉落地站定,手持怪异超大型杀猪刀,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竟想单身挡住武桓王冲势。

    “信陵君座下最出名的三者,隐者、屠者、赌者!屠者朱亥?!”

    李同双眼一眯,沉声盯着彪形大汉问道,顿了下,不待大汉回答,手中宝剑一抖,闪电刺出,同时说道:

    “此人交给末将!”

    “叮叮当当……”

    密集连绵的金属撞击声起,李同顿时和屠者朱亥激烈纠缠。

    “冲!”

    剑殇浓眉一紧,也不客气,绕开两人激斗之处,继续冲向信陵君。(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