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八十六章 生死沙场
    激战至今,原本总数五十万的田单大军,依旧有二十万之数,再加上大量投靠狂君田单的三万多江湖人士,近十万异人,足有三十几万。

    如此多数量的江湖人士和异人,便是中路魏无忌大军也没有,可想而知狂君田单的超高声望和号召力。

    但是,即便如此,激战至今,田单大军还是足有近三十万大军,一万多江湖人士和三万多异人陨落沙场,可想而知战斗的惨烈程度。

    不是王龁能力不足,率军不利,也不是王龁已老,实在是碰上硬骨头了。

    “王龁老将军竟然亲自出动了,这就是暴秦!连王龁老将军这个三朝元老都决绝出击了!”

    看着披挂持刀,身先士第两百八十六章 生死沙场卒杀上尸山的王龁身影,田单颇为感慨摇了摇头,语气中对王龁倒是颇为敬重、佩服。

    狂君田单,看外表,其实一点也不张狂暴戾。

    浓眉大眼,五官和蔼,并无英武霸气之势,倒像是和蔼可亲的邻家大叔。

    只是田单如今身穿暗绿色千叶铠甲,身披硕大的金黄色披风,头戴斜天冠,颇显尊贵贤明之势。

    “人各有志!”

    赶来与田单大军汇合的魏无忌,大步走来,叹息接道。

    “焚舟破釜!”

    田单摇了摇头,恰逢这些生力军大步跨出时,双手闪电掐印,一股淡薄的血色光芒落向这批生力军,宛若血雾弥漫。

    “呼、呼、呼……”

    血雾弥漫间,这批生力军呼吸加剧,双眼血红,浑身青筋暴露,气势暴涨。

    原本只是普通兵种,平均实力约为后天二层的生力军,迅速飙升到后天五层的气势,已经堪比人级绿品的特殊兵种的战斗力了。

    “咚、咚、咚……”

    沉重悠扬的战鼓掠起,宛若声声锤在这些气势暴涨的生力军心头。使之气势更为狂暴,热血更为沸腾,战意更第两百八十六章 生死沙场为疯狂。

    “杀!”

    滔天喊杀声起,一万生力军宛若咆哮洪流,疯狂冲向杀入军营的王龁大军。

    刀砍、枪刺、斧劈……

    这批生力军状若疯狂,甫一到达,全部发起最强攻击,根本不理会敌军的攻击。不理会自身安全,一副同归于尽的疯狂架势。

    如此悍不畏死的对手,一个、两个,五个、十个、百个……

    倒是对大秦虎军、大秦御林军等威胁不大,完全抵挡得住。

    但是,当如此对手的数量,是千个、五千个、一万个时……

    就是清一色先天之境的大秦禁卫军,也得退避三舍,除非大秦禁卫军愿意以命换命或者以数量取胜。否则双拳难敌四手,好汉架不住人多啊!

    这就是田单的逆天神技,也是“狂君”称号的由来。他可以激发愿意效忠于他的人的潜力,使之战斗力飙升,使之狂暴、疯狂,不顾一切战斗,包括付出自己的性命。

    “断岳分浪!”

    对于如此情况,王龁早就料到,力灌手中宝刀,高昂斗志升华,凝聚出恐怖刀芒重劈。其威似能分天裂地,斩分一切。

    恐怖刀芒划过,刀断枪折,血肉横飞,冲向王龁的十几个敌军。基本被一刀斩杀,没有伤者。

    “哧、哧、哧……”

    王龁还未来得及喘口气,三柄巨斧,五把百炼刀,七枝长枪又迎面刺来。围攻王龁周身各处。

    “断岳分浪!”

    王龁心中一凛,不退反进,先天真气灌入宝刀,绝技再次爆发,一刀斩杀三个巨斧兵、五个单刀兵、七个长枪兵,又是一批兵器涌来……

    不只是王龁如此,其他人也是如此,先天之境的强者还好点,大秦御林军、大秦虎军再次出现大批伤亡。

    战至此时,将侯王龁所帅的两万大秦御林军、五万大秦虎军,基本伤亡殆尽了。

    “此次是秦军孤注一掷的最后疯狂,光凭这些将士无法抵挡!”

    看着一万将士悍不畏死冲上去,不到一盏茶时间就被屠戮过半,并未逼退王龁大军半寸,反而被逼近许多,田单眉头大皱喃喃自语般说道。

    “通知异人和豪杰群体,第二梯队准备!”

    田单手下大将成贤心领神会,立刻下令。

    片刻间,第二梯队万人准备聚集完毕,而且其中异人占据了八千多人。

    这就是为什么那么多异人偏向田单大军的主要原因,因为绝大多数异人目前来说,修为境界还低,便是同境界的原住民,异人也不是对手。

    毕竟异人基本靠奖励、丹药等强制提升,而原住民则是真刀真枪,勤学苦练达到的修为境界,异人自然不是对手。

    如今,有了田单的逆天神技激发,后天中期的异人可杀后天后期的原住民,后天后期的异人可敌先天之境的原住民,异人自然趋之若鹜。

    虽然狂暴后,大多会失去理智,满脑子充斥嗜杀战斗的念头,但很多异人还是非常乐意。当然,即便部分异人不愿意,也会被势力半强迫半疑惑地加入敢死队。

    要知道,只要一个中高级异人,击杀一个历史名士或修有独特功法的原住民,所得收获,就是死一百次也值得了,特别是对异人势力来说。

    “杀!”

    片刻后,第二梯队的特殊部队激发完毕,喊杀声震天,顿时一窝蜂冲向王龁大军,其中不乏先天之境的存在,气势如虹,宛若风暴般更胜之前的正规军。

    这些异人和侠客组成的特殊部队,团结性、协调性肯定是不如正规军,但平均修为境界却高得多,而且田单也不需要他们多么训练有素,反正狂暴后也顾不了那么多,只要敢杀敢拼,有血性有实力便可。

    “断岳分浪!”

    第二梯队特殊部队一到,一出手就是铺天盖地的刀芒、剑气等,攻击力远胜第一梯队的普通正规军。

    王龁绝技爆发,带着恐怖刀芒斩落,击溃了袭击的**道攻击,却仅仅斩杀了一人。转眼又是七八道犀利枪芒透过第一波攻击刺到……

    “噗、噗……”

    王龁力灌宝刀,疯狂挥舞,却只来得及抵挡小半,两道枪芒闪电刺至,分别刺中王龁肩胛和腹部,触目惊心的窟窿出现,鲜血狂喷。

    “主公!”

    紧随王龁身边的鲍圭将军一惊,长枪一抖。数十朵枪hua出现,逼退围攻王龁的敌军,一手扶住王龁。

    “王龁受伤了!杀!”

    就在此时,一个〖兴〗奋的高喊声起,顿时宛若点燃了炸药桶的引信,几乎所有自认有点实力的异人,全部转移方向,疯狂杀向王龁。

    “叮叮当当……”

    密集连绵的金属交击声起,鲍圭将军虽然修为高达先天三层。却也应接不暇。

    “噗、噗……”

    密集利器入体声起,不过数个呼吸,鲍圭将军便被一剑、三枪洞穿……

    回头。满脸风霜的鲍圭,露出无憾、担忧、愧疚的微笑……

    为王龁而死,鲍圭不后悔,死得其所,主要是担忧王龁的安全,愧疚自己的无能……

    “小圭!”

    王龁心中一颤,声音低沉,嘴角鲜血汩汩而流,对着最溺爱的孙儿也强忍着的热泪。终于泌出……

    三十年前,十七岁鲍圭被选为王龁的亲兵,伍长、屯长、小都统、大都统、偏将……

    三十年来,爬到五品将军的位置,当年的稚嫩小兵。也是半百老将了!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哧、哧、哧……”

    密集连绵的刺耳破空声起,又是大批刀芒、剑气涌至……

    “嗯?”

    王龁老脸一沉,力灌宝刀举起,却出手无力。连宝刀也提不起来……

    “哎……”

    王龁落寞叹息,坦然直面无情刀光剑影,想当年,中了四箭依旧纵heng沙场,如今……不认老不行了!

    “飘雪梨hua!”

    就在此时,无数枪hua宛若雪hua飘舞,在王龁面前出现,为王龁挡下必杀攻击。

    身高七尺,身材瘦弱的陈嵩持枪挡在王龁身前,那瘦弱身躯宛若铁塔般沉稳……

    这一绝技,当年还是王龁亲手所教。

    让陈嵩遗憾的是,他的身躯、他的心性,不适合耍刀,不适合王龁刀法的大开大合,刚猛凶戾。

    刀光剑影,攻击如潮。

    一道恐怖刀芒在王龁视线中乍现,宛若划破夜空的闪电,直接把陈嵩斩成两半……

    “飘雪梨hua!”

    与此同时,王龁紫墨色视线中,漫天雪hua飘舞,无数梨huahua岚飞扬……

    陈嵩死前,终于悟出“飘雪梨hua”的终极境界,舞出月夜雪景,红尘hua海的意境。

    可惜……

    “纵heng沙场六十载,金戈铁马入梦来。生于沙场,死于沙场,无憾矣!”

    佝偻老朽的身躯,昂立月夜雪景,hua海hua岚,布满沧桑的老脸,坦然而笑,身躯站得笔直,气势冲霄。

    “轰……”

    就在此时,一阵巨大的轰鸣声起,一只气势冲天,宛若狼群笑傲的凶猛雄师,冲垮密集敌阵,盯着遮天箭雨冲入田单军营,摧枯拉朽直击田单军营后部。

    为首的剑殇,头戴天狼啸月冠,身穿青铜千叶甲,肩覆天狼咆哮首,背披天狼啸月披风,骑乘暗金狼王,手持银龙裂天戟,夹着炫hua人眼的银光,宛若头狼率领狼群突入战场……

    “武桓王?!”

    王龁心中一凛,讶异看向宛若洪流冲入战场的大军。

    “哧、哧、哧……”

    凌厉刺耳的破空声起,十枝利箭速如流星划破长空,瞬间射杀王龁身前七个敌军……

    王龁讶异循箭望去,射箭者是个冷厉英气的年轻人。

    这人王龁见过,只是记不起来叫什么,没想到是他救了自己一命。

    “杀!”

    一看武桓王大军强势到来,田单座下杜义将军率领着一万巨枪兵迅速迎面冲击……

    “焚舟破釜!”

    田单及时一挥手,淡薄的血色笼罩,血色薄雾弥漫。

    一万巨枪兵顿时双眼血红,气势狂暴,一万把巨枪宛若流星疯狂刺出,状若大片枪林……

    武桓王大军,骑兵虽然只是占据了小半,但是如此枪林,同样具有强大杀伤力,至少光是捅,也能把不少凶狼骑捅下狮狼,把不少禁卫军捅死!

    “镇!”

    剑殇冲势不减,单手持戟一挥,挑飞眼前挡路敌军,左手一扬……

    数尺大小的“天狼武桓印”砸出,见风暴涨为十米大小巨印,砸向巨枪兵阵……

    “轰……”

    一阵爆响,恐怖巨印砸落,巨枪兵阵顿时一顿,枪林蓦然一挨,虽然因为巨枪而没砸死多少巨枪兵,却使得巨枪兵阵猛然一顿。

    “铿、铿、铿……”

    凶狼骑紧随剑殇率先和巨枪兵阵接触,巨枪兵无视攻击,身穿寒铁盔甲的凶狼骑同样能无视攻击,手中寒铁长枪更不比巨枪短,顿时撞飞、冲飞不少巨枪兵。

    “噗、噗、噗……”

    大秦禁卫军赶到,清一色的先天强者,加上超长长戟,速度不减冲入巨枪兵阵,冲得巨枪兵节节败退,更有甚至抓住巨枪,直接把巨枪兵挑飞。

    “段伟!”

    看武桓王大军气势如虹,冲势狂暴。田单大惊,顿时高喝一声,焚舟破釜绝技再次施展,落在段伟将军所率的特殊部队中。

    “杀!”

    段伟脸色一沉,一声令下,顿时率领一万异人和江湖人士组成的特殊部队涌向武桓王大军。

    只是,此次不少异人明显迟疑,因为跟武桓王大军死磕没多大好处啊?值不值得如此卖命?!

    可是,田单的绝技已经施展,各个异人开始热血沸腾、战意狂飙,终究还是不顾一切,悍不畏死冲向武桓王大军。

    “轰、轰、轰……”

    迅猛沉闷的暴击声起,田单大军的特殊部队固然厉害,可剑殇所率清一色强者,连凶狼骑也是垫底的存在,这些特殊部队即将狂暴,不管数量还是战斗,也不是对手。

    而且凶狼骑有刀枪不入的寒铁盔甲保护,不是很倒霉的话,也不会被轻易击杀。

    “无忌兄?!”

    连特殊部队也挡不住武桓王大军,田单心中大骇,看向魏无忌喊道。

    “你知道的,为兄的能力以目标综合力量而定。这些大半是禁卫军,又受特殊阵法增幅,为兄能挪移五百人就不错了,根本无济于事,不如我们暂时避开吧?”

    魏无忌苦笑一声,硬着头皮应道,顿了下,看向西北方向接道:“此次武桓王把两路大军的禁卫军都带来了,右侧战场肯定军力空虚,而且圣驾已到,我们该出手了!”

    ********

    拜求活人冒泡!!!!!(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