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八十七章 阵法之威(拜求推荐票)
    “连横!”

    眼看魏无忌看向西北方向,剑殇隐约猜到魏无忌所想,仗着九面“永生之盾”还未消散,驾驭暗金狼王加速冲锋,全力拉近距离,随即地级兵法技施展。

    萦绕武桓王大军的隐约可见的煞云躁动,宛若百川归海般灌入剑殇体内,使之气势狂飙,力量暴涨。

    “八门天锁阵!”

    左手一翻,“八门天锁阵阵图”入手,抛向魏无忌所在。

    原本两个巴掌大小,宛若罗盘的阵图,迎空飞起,见风而涨,迅速化为百米大小的巨大八卦,急剧旋转着罩落。

    霎那间,一个巨大的光型八卦阵把包括魏无忌、田单等人在内的数千人全部包裹进去,而剑殇的心神似乎融入了巨大光阵,对于光阵的一切变化了然于心。

    “八门金锁阵?!”

    “八卦阵?!”

    此阵一出,一阵惊呼声掠起,魏无忌、田单等将领顿时认出这是孙膑的惊世阵法,那些异人、江湖人士等则直接看成是简单的八卦阵。

    如此异变,便是前线激战惨烈的王龁大军等,也是惊疑不定。

    但是,据说孙子孙膑也只能率军缓缓成阵,哪里像武桓王这般,甩手激发光型“八门金锁阵”,瞬间成阵,宛若实体“金锁”般直接把目标锁住?

    如果所有阵法都能这么快成阵,那所有将领都去修习阵法之道了,还学什么排兵布阵,领兵作战的兵法?!

    “进阵!”

    不管其他人怎么想,“八门天锁阵”一成,剑殇手中银龙裂天戟一挥。闪电斩杀身前挡路敌军,高声喝道。

    话落。身先士卒骑乘暗金狼王冲入光阵。

    虽然剑殇不入阵也行,但剑殇可不想所率大军入阵,自己留在阵外被敌军围攻。

    紧随剑殇之后,一万三千凶狼骑和一万六千大秦禁卫军宛若洪流冲入阵内。

    一入阵中,剑殇的心神意念与及个人在阵中应该怎么走等相关信息,迅速在每个组阵者脑际浮现,指引着组阵者如何行事。

    随着组阵者数量越来越多,阵法力量越来越强。

    随着组阵者的奔走,光阵的笼罩范围越来越广。

    大约盏茶时间后,武桓王大军全部入阵。“八门天锁阵”已经变成笼罩小半个田单军营的超级大阵。

    阵内敌军。从原本的两三千人,变成近十万人。

    “依阵奔走,禁卫军负责近攻,凶狼骑负责骑射!杀!”

    剑殇骑乘暗金狼王站立阵中某处,并未参与撕杀。而是迅速指挥起来,指挥着将士成阵、战斗。

    剑殇不知道是阵法的神奇奥妙,还是“财神”特殊称号附带的强大心算能力的关系。

    八门天锁阵彻底成阵之时,剑殇很快就了解“八门天锁阵”的奥秘及无数种应用变化之法。

    随着大军入阵,剑殇连入阵者的一举一动,也了然于心,只是这么一来,心神损耗极快,让剑殇有点疲于奔命。根本无暇他顾,这也是剑殇没亲自参与战斗的主要原因。

    “咻、咻、咻……”

    剑殇一声令下,大秦禁卫军奔走战斗于最前线,手中超长长戟不停刺出,而后迅速转变方位。

    至于凶狼骑,则纷纷把手中寒铁长枪放至狼腹。拿出寒铁长弓,骑乘狮狼奔走间,弯弓搭箭激射。

    一时间,利箭如雨,长戟如林。

    原本两万九千人,在阵法的运作下,不停四方奔走,宛若二十九万人般,神奇地围住了近十万敌军,丝毫不显得数量太少。

    当然,因为武桓王大军是边维持阵法,边进行战斗,体力心神的消耗,肯定远比普通战斗快得多,根本无法长时间维持。

    同时,因为武桓王大军是运动作战,可谓每攻击一次换个地方,又有阵法抵消敌军的攻击力,倒是伤亡大减。

    “这不是孙子的‘八门金锁阵’,他的阵法没这么大威力。一般来说,八门金锁阵要成阵,至少要与目标的数量相同。最理想的成阵之法,组阵者的数量应该是目标的三到十倍。武桓王所率军队,也就三万左右,根本不可能围住我方如此多大军,还把阵法维持得如此顺畅!”

    冷静之余,魏无忌不由眉头大皱,脸色颇为难看沉声说道。

    既然比“八门金锁阵”的威力还强,自然不可能是更简单的“八卦阵”。虽然“八卦阵”的威力在各个阵法中也算强,还是差得远了。

    “无忌兄?!”

    身为携手狙击秦始皇南巡大军的最高统帅,田单自然也清楚“八门金锁阵”的威力,不由脸露绝望惊慌,期待看着魏无忌喊道。

    话说难得糊涂,田单如果不知道“八门金锁阵”还好,就是知道了,才更是绝望惊慌。

    虽然田单不知道凶狼骑和大秦禁卫军的具体比例,却也看得出来,大秦禁卫军占据了武桓王军大半。

    想想看,十五万凶狼骑和十五万大秦禁卫军是什么概念?

    想到自己所知的破阵之法,田单就不由得不寒而栗。

    “你应该清楚孙子的八门金锁阵的威力,何况这阵法只强不弱!八门金锁阵一成,封天锁地,除非击杀组阵者,否则根本无法破阵!”

    魏无忌自然清楚田单的意思,不由苦笑一声,脸色颇为发白应道。

    “偷龙转凤!”

    不过,话是那么说,魏无忌还是带着点侥幸心理,不由得闪电掐印,施展自己的逆天神技。

    一个巨大光圈在魏无忌、田单等脚底生成,迅速化为光柱冲天而起……

    光柱冲到半空,彷佛撞到无形光罩般,光线大明,迅速就这么无声无息。宛若石沉大海。

    “真不行?”

    看到此状,再看到脚底光圈迅速消散。田单心中咯噔一声,绝望呢喃道,便是魏无忌也是脸色煞白。

    “拼了!”

    既然无望,田单可不是束手待毙之人,心中发狠,“焚舟破釜”神技施展,不停激发周围大军,而后令其疯狂冲击阵法。

    就算死,也要拉武桓王军垫背,杀一个算一个。

    ……

    田单军营前线。惨烈激战的王龁大军及田单大军。

    “将侯!武桓王来援。叛臣魏无忌和田单很快束手,至少无法冲击圣驾了,大人无需自责!”

    眼看光阵围住敌军主阵,敌军出现混乱。李信之父李川逼退敌军,迅速把受创的王龁拉离前线。既庆幸又激动连声奉劝道。

    “本座无能啊!”

    根据情报,武桓王第一个彻底击溃孙膑大军,而后协助神将蒙骜打跑魏无忌,如今又围住魏无忌和田单。想想己方的战果,重创而脸色发白的王龁不由得一阵落寞呢喃。

    “大人多虑了!时也,命也,换成任何人,不一定比将军做得更好!既然武桓王及时来援,就是我方命不该绝。”

    李川迟疑了下。硬着头皮安慰道,虽然他也佩服武桓王如此骁勇善战,但至少李川自认就是自己,也无法做得比王龁好。

    王龁苦涩笑了笑,也不反驳。至少这条老命是保住了,也保住了许多将士的性命。

    “下令全军。暂缓攻势!静待武桓王战事解决,稳当清剿敌军!”

    毕竟戎马大半生,王龁迅速恢复稳重谨慎的老将之风,冷静下令道。

    换成冲动点的将领,可能会立刻下令突击,响应武桓王。但王龁知道这不是上上之策,那只会徒增伤亡。

    伤亡过半的半残之军,伤不起啊!

    ……

    大约半个时辰后。

    八门天锁阵之内,尸横遍地,血流如溪。

    沿着光阵内圈,是大量残肢断体,狰狞尸骸,这些全是大秦禁卫军所杀。

    光阵内部,则插满了密密麻麻的箭羽,有的尸骸更是插着一二十枝箭羽,几乎被射成刺猬。

    此时,八门天锁阵的十万敌军,已经被击杀十之,所剩大约上万人,几乎人人带伤,颇为狼狈。便是田单的金黄披风,也不知掉哪去了。

    而武桓王军的攻击,也削弱了许多,特别是箭雨,变得稀稀松松,因为每个凶狼骑所带的两壶利箭已经基本告罄。

    这还是凶狼骑是骑兵,所以带的箭枝较多,而且凶狼骑的基本素质是弓马娴熟,所以配备较多,否则早就射光了。

    “魏无忌!此次你插翅难飞,此时不降,更待何时?”

    眼看箭雨基本消失,敌军也死得差不多,剑殇不由心中激动,语气却保持冷静缓缓说道。

    说话间,八门天锁阵依旧维持运作,范围却越来越小,从原本的方圆数里,缩小到方圆数百米大小,同时让凶狼骑捡回不少箭枝,再次掀起了令人绝望的凌厉箭雨。

    虽然剑殇声音不大,更没运气高喊,却在阵法力量的增幅下,清晰传入阵中每个人耳畔,回荡不绝。

    魏无忌剑眉一挑,脸色微变,心中颇为意动。

    “无忌兄不会真要投降吧?”

    在亲卫护卫下,正苦苦抵挡箭雨的田单,看到魏无忌神色,不由心中心中一沉,讶异脱口问道。

    “请武桓王暂时停手!”

    魏无忌沉思了下,迅速率众与田单拉开距离,同时高声喝道。

    声音刚落,重新掀起的密集箭雨顿时齐齐一顿,消散无踪。

    光阵之内,骑乘暗金狼王的剑殇率先出现,而后李同、高龔、养凝等大将,随后是司马让、蒙横两大禁卫统领,与及上万大秦禁卫军。

    至于凶狼骑和其余大秦禁卫军,则继续保持阵法运转。

    见识过了魏无忌神出鬼没的挪移神技,剑殇可不想煮熟的鸭子飞了。

    半夜爬起来码字,新的一天,新的一周,拜求推荐票、点击支持!!!!(本站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