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九十一章 太后的交易
    “之前局势混乱,听说前线打得很惨烈,王老将军一路阵亡十之七八,连王老将军也身受重创,差点阵亡。妾身不想让王爷分心,所以让近卫别通知王爷……”

    看剑殇如此恼怒,三女齐齐心中一凛,最后还是戚姬怯生生低声说道,却也没多大委屈,反而有点小甜蜜,毕竟看得出来,剑殇也是关心所致。

    “没事!战局没大家想象中那么严峻,只是王老将军那路特别了点,碰上了狂君田单,战术相克而已!”

    剑殇硬着头皮挤出个微笑安慰道。

    “那是,之前大家都在讨论王爷呢。说王爷一出马,就摧枯拉朽击溃了孙膑大军,在千军万马中一剑斩杀孙子孙膑,使得敌军大乱;而后支援蒙老将军一路,吓跑了信陵君;随后又……”

    听剑殇这么一说,戚姬顿时精神一振,声音清亮悦耳,兴致勃勃连声说道。双眸异彩涟漪,容颜绽放,大有手舞足蹈之势。

    看这架势,如果不是戚姬比较矜持,大有拉着剑殇追问的冲动。

    “这个先停停,你们为什么会在太后銮驾?”

    没想到向来娴静温婉的戚姬,还有如此小女孩的一面,可想而知戚姬的关怀。影响得剑殇的恼怒情绪消散许多,却是颇为好笑打断戚姬的话,认真问道。

    “这个是妾身办事不力,请少爷责罚!”

    戚姬嘟嘴停止述说,孟青芙却是起身盈盈一福。愧疚请罪道。

    剑殇疑惑看着孟青芙,沉思着孟青芙话中的意思,有可能是孟青芙无法阻挡太后懿旨,这个情有可原。

    义墨巨子孟非子“舍身明鬼”后,几位义墨长老有意让孟青芙当选。但是,孟青芙是女人,也有不少人反对。所以一直没确定下来。必须等局势稳定,召集各地义墨长老召开大会,才能真正确定。

    以剑殇的想法。自然支持孟青芙成为巨子,毕竟是熟人,而且孟青芙重情重义。至少比孟青山当选好得多。

    但剑殇承诺过不管义墨之事,所以也不好直接插手,顶多就是闲聊时表个态。

    对于这个很可能成为义墨巨子的女人,剑殇自然不会太过严厉。

    “之前局势混乱,不少异人趁乱攻击我方,还有几个擅长刺杀的异人刺杀少奶奶。我方抵挡不住,只能向禁卫军求援,太后就让我们来这里了!”

    顶着剑殇的犀利眼神,孟青芙颇为慌乱,脸露愧疚连声说道。

    “哦?”

    剑殇微楞了下。确定问道:“这么说,是你们自己来这里避难?”

    至于哪些异人疯狂袭击高虹、戚姬等人,剑殇也不用问了,因为没哪个大的异人势力敢明目张胆袭击武桓王的“后宫”,就算有幕后黑手。也只是会把戚姬的身份暴露出去,引诱其他异人攻击,肯定不敢亲自动手。

    要知道,四大顶级历史美女,是堪比四大神侯的顶级存在。本身修为实力又不高,不擅长战斗。相对较好刺杀。

    如今花仙戚姬明确了立场,异人群体自然趋之若鹜。

    不得不承认,这点确实是剑殇失算了,忽视了戚姬的真正身份,忽视了戚姬对异人的天大诱惑。

    “也不能这么说!”

    孟青芙颇为不忿低声说道,顿了下,又惭愧接道:“那也勉强算是吧!”

    “嗯!本王先觐见太后,你们在此等待,之后一起离开。或者先行离开也行,队伍已经返回了。”

    剑殇并无孟青芙想象中那般恼怒怪责,只是点了点头叮嘱了声,便继续朝銮驾内部走去。

    经过上次的事件,剑殇对太后赵姬印象颇差,就有种先入为主的恶感。

    “那我们在此等待吧。此次多亏了太后照拂,于情于理也该道谢、辞行!”

    高虹迟疑了下说道,此时剑殇已经掀开珠帘进入銮驾内部……

    帷幔纱帐,如花娇婢,檀烟袅袅,清心明神的檀香中带着丝醉人的芬芳,尽显女性闺房的温馨柔雅,又带着点令人心醉的旖旎,让人不由得心生偷情的刺激感。

    看到有娇婢存在,剑殇大松了口气,看向后面,是个锦绣绸缎铺就的卧榻。

    卧榻上,一具极为惹人眼球的娇躯斜躺着,更突显出曲线玲珑凹凸,绽放着惊人成熟韵味,惹人遐想。

    尊贵华丽的太后丝袍掩盖,宽大下摆掩盖下体,散落卧榻和塌外,露出白皙晶莹的小脚。紧闭凤目中间是亮眼朱红,朱唇如绛,斜躺之姿,更突显出豪胸、细腰、肥臀,只要是正常男人,内心深处都会涌起不顾一切,若能摸上一把,死而无憾的冲动。

    尊贵、慵懒、艳韵。

    只是走马观花般的一眼,就让剑殇心旌摇荡,心中火热,吓得剑殇连忙收拾心神,低头不敢再看,见礼道:

    “微臣,参见太后!”

    “来了!”

    一个慢条斯理,粘性十足又不是少女娇嗲的磁性声音起,使得剑殇心中一荡,有种抬头的冲动,又强制忍住。

    怪异的是,此次剑殇从那极为慵懒,惹人遐想的声音中,听出了浓浓的疲惫,宛若心神俱疲般。

    “王爷知道各位爱妾的事了?”

    剑殇疑惑间,细微沙响声中,完全能想象赵姬起身之状,随后便是赵姬那颇具磁性的声音。

    “……”

    剑殇刚想解释戚姬、高虹、孟青芙不是自己的爱妾,转念一想,又懒得解释。

    “看来哀家在王爷心中的印象很不好啊!”

    一个苦涩幽怨的声音起,苦涩中又带着浓浓的自嘲。悲哀。

    以赵姬的精明,剑殇的心理,銮驾前部的事情,自然瞒不过她。

    “……”

    剑殇嘴巴蠕动数下,终究还是继续保持沉默。

    在剑殇心中,太后赵姬的一生确实是个悲剧。

    本身野心并不大,而且一直恪守身为每个男人身边的女人的本分。并且全力辅佐,却总是没得到应有的待遇,甚至可以说都没好下场。

    赵姬平生关系最深的四个男人。对吕不韦来说,她只是一件礼物,哄骗赵姬跟了异人。就当傀儡线对待了。

    对异人来说,她只是一件发泄工具,原本赵姬以为勉强能接受的平静幸福的生活终于来了,异人死了;

    对嬴政来说,她只是一个自己展现孝道的工具,虽然赵姬为嬴政上位立下不少汗马功劳,嬴政却一直对她颇具怨言;

    而对最后一个男人“嫪毐”来说,她只是一个助他拥有权力的工具,从未真心对待过。

    从赵姬生平来看,其实赵姬只想要平平静静的幸福生活。可惜走错了路。

    绝大多数女人,都会以为自己为男人付出了,帮了男人很大的忙。就感觉很高兴、很自豪,以为自己是个贤内助,个别女人甚至会引以为傲。以为自己很伟大。

    但是,这样的女人,即便是是默默付出,不求任何回报,往往结局都是事与愿违。

    什么叫大男人?什么叫小女人?

    五千年华夏历史,已经做出了最好的诠释。

    每个男人或多或少都会有大男人主义。每个女人或多或少都会有小女人思想。

    当一个男人的成就、事业、麻烦,需要女人来帮助、解决时。即便男人表面不承认,心中难免会有芥蒂,更甚者会自卑、自怨、自责。这是种潜意识,不管男人承不承认,都无法排除。

    以赵姬的能力、魅力,出手自然不同凡响,唯一的办法就是任何外事都不管,专心主内,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否则永远别想和心爱的男人过平静幸福的生活。

    以上是剑殇心中一掠而过的想法,却没法对赵姬说出口。

    “哎……”

    一阵惹人心碎,令人心悸的幽幽叹息声起,赵姬颇为无奈,语气苦涩说道:

    “既然如此,哀家也不多说了。我们做个交易吧!”

    话落,眼神紧紧盯着剑殇,虽然剑殇没直视赵姬,却能感受到那炙热视线,如芒在背。

    “太后有旨,微臣自然全力以赴,何需交易?”

    心思剧转间,剑殇煞有其事连声应道。

    赵姬性感嘴角一撅,自嘲、讥诮之意颇为明显,武桓王这话,说得太虚伪了吧?

    如果这话是大秦其他文臣武将说,赵姬信。至于武桓王,赵姬还真不信。

    摇了摇头,赵姬尽量保持认真,以交易的态度语气平静问道:“听说你生擒了安平君田单,想杀又颇为惜才,有点舍不得是吧?”

    可惜,声音来自先天,后天很难改变。即便赵姬已经非常认真、非常平静,那粘性十足,极具磁性的声音,还是如猫爪般令人心中酥痒难耐。

    “嗯?”

    心旌荡漾间,剑殇愣了下,疑惑太后为什么忽然提起田单,没听说过田单跟太后有任何关联啊!

    “王爷带他来见哀家,哀家可以帮王爷降服此人。而且,南巡之路,只要王爷能生擒下对手,带来见哀家,哀家都能助王爷降服!不敢说一定能做到,十之七八。”

    不待剑殇多想,赵姬也不吊胃口,迅速自觉接道。

    “咦?”

    一语激起千层浪!

    剑殇心神一震,精神大振,颇为兴奋、激动,忍不住抬头看向赵姬,看赵姬满脸认真,也没媚视烟行之态,不似作伪,不由做了个深呼吸保持冷静,郑重问道:

    “太后想让微臣做什么?刺杀圣上肯定不行!”

    天上会掉馅饼吗?

    穷苦出身的剑殇,从来不信没有代价的收获。

    赵姬这个条件,剑殇相信没有任何异人能拒绝,包括自己。但是,如此大诱惑,需要什么代价?(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