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九十五章 突发事件
    “这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南巡之路闲暇之时,剑殇有空就修炼戟法、剑法、掌法、骑术等各种技能,却无法修习内功心法,又只能在坐骑上睡眠,不由疲惫且无奈暗自叹息。

    因为四面八方三不五时地爆发战斗,虽然都没针对武桓王军,但谁能肯定?

    一次疏忽就足以造成莫大伤亡,剑殇根本不敢松懈下来。

    连骑乘暗金狼王,不用走路的剑殇,都有种心累的感觉,那些军卒,特别是步行的军卒,精神状态可想而知。

    “南巡不知要多久,看来得想办法搞个帝皇銮驾坐坐……”

    羡慕看着百米平方,极尽奢华的帝皇銮驾,剑殇心中不由涌起阵大逆不道的想法第两百九十五章 突发事件。

    连续行军十天半月,甚至几个月,对军队来说,并不是无法接受的事。

    剑殇当初从北地到东南,就连续走了两个多月。但是,当时是走走停停,每天都有休息,哪有如今这般毫不间断?

    “报!”

    “禀告王爷!圣上有旨,全军分为三部,分别可在函谷关休息半天至一天,请王爷移驾商谈!”

    蓦然间,一位斥候快马赶来,连声汇报道。

    “啊?”

    剑殇身边越来越沉默的诸将,狼骑近卫等,齐齐眼神一亮,精神大振。

    “看来秦始皇也不是那么不近人情,俯视蝼蚁般无视南巡大军生死啊!”

    感同身受,剑殇同样大喜。

    能休息半天,绝对能让整支南巡大军的精神面貌大为改观,便是剑殇现在也很怀念静静躺着睡觉的“美妙”滋味。

    ……

    片刻后,剑殇在斥候带领下前往南巡大军诸将临时聚集处。

    “参见王爷!”

    剑殇等人一到达,王龁爷孙已经在简略蓬帐外等候着,一看到剑殇就立刻恭敬见礼。

    “……”

    剑殇愣了下,正要谦虚回礼,却见王龁快步走第两百九十五章 突发事件到养凝身前,自来熟拉起养凝的手。亲热且感激连声说道:“养凝小兄弟,今日细看,果然是一表人才,将帅之才啊!”

    “啊?!”

    养凝本来就不是能言善辩,善于交际的人,何况对方可是将侯,如此大礼。顿时把养凝闹了个大红脸,手足无措看向剑殇。

    “小弟在此谢过养凝大哥。以后你就是王宁的大哥了,但有吩咐,必定全力以赴!”

    不待养凝反应,王宁紧随着上前感激万分说道。

    直到现在,王宁还不敢想象,如果祖父一死,他,包括他的家族,不知道会如何。

    毕竟他们的王氏一族。可不是战神王翦的王氏一族,就靠王龁一个人撑起了整个家族,自然对救了王龁一命的养凝极为感恩戴德。同时带着点其他小目的!

    “分内之事而已!你们谢主公就可以了!”

    养凝心中纠结半刻,才硬憋出一句“偷梁换柱”的话来,又连忙抽出手臂,实在不适应这种场合啊!

    “哈哈……王老将军客气了!天下文臣武将,王老将军绝对是本王最佩服的名将之一。易地而处,本王相信王老将军一样会这么做!不足挂齿!”

    王龁和王宁愣了下,看向剑殇正要感谢。剑殇却率先一摆手,毫不在意大笑连声说道。

    “老了!老了!比起王爷,无地自容啊!”

    王龁摇了摇头。发自真心叹息道。

    “姜越老越辣,酒越陈越香。王老将军太谦虚了!走吧!开会!”

    剑殇一把拉过王龁,没好气连声说道,同时拉着王龁的胳膊,半拉半扯进帐篷。

    “呃……”

    看剑殇直接把祖父拉进去。王宁错愕了下,随即心中嘘吁万分。

    想当初,自己对剑殇是折节下交,是自己拉他才对;后来,自己勉强和剑殇平等相交。开始由剑殇拉自己。如今,连自己的祖父都被他拉着走……

    这就是改变吗?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啊!

    ……

    片刻后,参会的南巡诸将已经齐聚,还是上次议会那几人,所幸至今还没人陨落。

    武桓王剑殇、中车府令赵高、国司商鞅、将侯辛胜、将侯王龁、神将蒙骜、镇北将军孔刚、平狄将军李川、卫尉蒙毅座下三大禁卫统领司马让、王纪、蒙横等。

    此次临时会议,需要每个重要将领参与,但议事倒是很简单。

    反正如今距离函谷关已经很近,明后日就可抵达。在这段距离中,关外的敌军短时间内通过函谷关的可能性几乎没有,再加上异人和江湖人士袭击越来越频繁。

    帝皇銮驾的行进速度肯定不能变,更不能停。

    所以,整支南巡大军完整分成三部分,前两部分可加快速度前往函谷关休息,最后一部分则守护圣驾缓缓前行,等帝皇銮驾抵达函谷关,则轮流护驾,宛若三班倒。

    这样一来,即为南巡大军争取了休息时间,同时也能减少南巡大军在关中群山中的伤亡。

    最后决定,由神将蒙骜和将侯王龁各率三分之一大军,先行一步前往函谷关,而武桓王则守护圣驾前行。等圣驾抵达函谷关,则由其他两路接替,武桓王所率一部留下休息。

    ……

    议会结束后,诸将都知道时间宝贵,迅速把决议传达全军。

    一听到可以休息,整支南巡大军的精神面貌顿时改变不少,毕竟他们再精锐,也是人,也需要吃饭休息,并不是不知疲倦的傀儡。

    短短一两个时辰,数量约为六十万的南巡大军,迅速平均分为三部,由神将蒙骜和将侯王龁率领的两部,已经开拨。

    值得一提的是,南巡至今,路途中各种大小战斗,伤亡大约为十五万大秦虎军,两万御林军,一千禁卫军。加上鸿门之战伤亡的八千禁卫军,三万御林军。十二万大秦虎军。

    离开大秦帝都时的九十万大秦精锐之师,如今仅剩六十万左右。整整损失三分之一,大秦虎军更是伤亡近半。

    而且,被江湖人士和异人袭击而死的伤亡,竟然比鸿门之战还多,可想而知异人和江湖人士造成的巨大影响。

    日落西山,天色逐渐昏暗。

    蒙骜和王龁已经加快离去,不但带走了三分之二精锐之师。也带走了绝大部分后勤物资、闲杂人员等。仅留武桓王剑殇带着三万大秦禁卫军,五万大秦御林军,十万大秦虎军,约三万的太监宫女等闲杂人员,与及武桓王班底两万凶狼骑,三千火牛狂骑。

    人员大量缩减,对于帝皇銮驾的守护自然更为严密、警惕,因为异人和江湖人士带来的巨大伤亡和骚扰,明显下降了许多。因为异人和江湖人士不知从何下手了,四处都有大内高手或禁卫军守护。

    当然,这种情况是定在南巡大军不会遭受大规模狙击的前提下。如果忽然来支数十万规模的敌军袭击,那剑殇就要悲催了!

    ……

    明月中升,繁星点缀。

    群山之中,万籁俱静,唯有山中的蝉鸣虫叫声,偶尔有飞禽走兽躁动声。

    “禀告王爷!前方有大批敌军拦路,指名王爷前往一谈!”

    剑殇正默默随军而行间,一名禁卫军身形如电赶来,行为恭敬。脸色语气却颇具怨气沉声汇报道。

    “嗯?”

    剑殇眉头一皱,稍微一想就明白禁卫军怨气来由,因为剑殇最近确实做得有点不地道,有违本分。

    更重要的是,帝皇銮驾的脚步不能变、不能停。如今前路被拦,又指名要剑殇前往商谈,那置秦始皇于何地?

    “走!”

    剑殇也没跟这碌碌无名的禁卫军计较,迅速朝左右吩咐了声,双腿一夹。加速赶往前方。

    越走到前方,剑殇脸色越为沉重,怪不得连那普通的禁卫军也脸带怨气了。

    要知道,经过南巡之战。整支南巡大军对武桓王的印象大为改观,见面都颇为恭敬、佩服、敬仰。

    剑殇到达前方,南巡大军前锋已经拥挤了一两万人,而且这数目因为帝皇銮驾不能停,还在持续增长,继续下去,后果严重!

    看向前方,是黑压压一大片异人,因为夜色昏暗而看不到头,保守估计也有五六千人,只多不少。

    “来人可是剑殇?!”

    剑殇面无表情纵骑而出,还未出声。为首一位身穿紧身武士服,腰跨宝剑的年轻人,眼神明亮看向剑殇,语气不善沉声问道。

    “有什么事,先让开再说。拦截圣驾,你们有几条命够死?”

    听对方颇为不善的语气,剑殇不由得眉头大皱,眼角一瞥,顿时对目前的事心中有数,看在那么多无辜异人的份上,硬忍着怒气,颇为焦急沉声喝道。

    在剑殇到来之时,还能看到不少身影正从山腰掠下,聚集到拦驾队伍中。

    所料不差,应该是有人先行拦路,指名要跟武桓王会谈。

    因为不知道对方身份,再加上最近武桓王确实没跟异人交过手,武桓王军也没被异人袭击过,禁卫军不敢擅自做主,马上去汇报。

    随之,一直跟着南巡大军的异人,一看到有人拦驾,或者是凑热闹、或者是随大流、或者是怀着相同心理等等各种原因,使得周围异人纷纷聚集,越聚越多,就造成了眼前数量无法估算,直接堵死南巡大军去路的局面。

    这是种极为恶劣的恶性循环。

    如果一开始就出现这种局面的话,南巡大军根本不可能会等剑殇前来处理,会直接就开杀,铁血无情地杀开一条通道。

    因为在南巡大军心中,肯定秦始皇更重要,任何人、任何事、任何原因都比不了,这也是他们的职责所在。

    不管眼前这批人跟武桓王什么关系,到底有什么大事,都不能成为拦截圣驾的借口,都没帝皇南巡重要。

    毕竟如今是南巡期间,逼南巡圣驾减慢脚步、停下脚步,比平时拦截圣驾还严重无数倍,任何人都担当不起,否则前方就不用损失那么多精锐之师的生命去坚持、维持、守护了。

    “有什么事!当着天下人的面,说清楚再说。不说清楚,此次我们不走了!”

    剑殇话语一落,顿时有个声音高声掠起,语气不忿,听上去好像忍无可忍的样子。

    “你是谁?叫什么名字?属于哪个势力?”

    剑殇心中一沉,杀气凛然,眼神犀利看向人群中那人,沉声问道,是个身穿普通衣裳,身材微胖的小胖子。

    “你别威胁我!我知道惹不起你,唯死而已!不过是就事论事,实话实说。仗着势力实力欺负我们这些普通异人了不起吗?”

    那小胖子身躯一僵,随即胆气一壮,视死如归高声应道。

    “就是!不说清楚,我们就不走了!”

    “有种你把我们全杀了!”

    “顶级异人了不起吗?不过是运气好而已!”

    “以大欺小算什么本事!”

    ……

    一时间,那小胖子似乎喊出了不少人的心声,顿时群情激奋,高喊声此起彼伏。

    “到底什么事?!”

    剑殇看了眼小胖子,懒得理会,直接看向为首那年轻人,冷声问道。

    看神情,听语气,那些愤慨出声的人,有的是做作,但大部分看上去不像作伪啊!

    此时剑殇也颇为迷糊,貌似自己最近没做什么事啊?怎么会引起这么大公愤?!

    “在下帝无心。很荣幸让各位兄弟姐们推选为代表……”

    为首年轻人神情一正,客气拱手连声说道。

    “情况紧急,请见谅!说正事,长话短说!”

    剑殇浓眉大皱摆手阻止帝无心一番“感慨发言”,颇为恼怒连声说道。

    “呃……”

    帝无心错愕了下,脸色颇为尴尬,一时说不下去。

    “王爷!什么事?”

    就在此时,一道身影蓦然出现,声音阴柔问道,语气倒是颇为随和亲切。

    正是中车府令赵高。

    “本王也不清楚怎么回事,正问呢!”

    剑殇如今心中又怒又急又是复杂,毫不犹豫顺口应道,语气颇为不耐。

    “嗯!人生难免有无奈、无力之事,但天威至上,王爷三思啊!鱼和熊掌,不得兼得矣!”

    赵高也不着恼,颇为体谅关照,一语双关提醒道。

    十几天来,赵高也数次隐晦地向剑殇示好,隐约也有铺后路的打算。

    只是赵高修为境界惊人,并不是很需要剑殇帮忙,所以不是很热切,却又尽量较好,至少不想惹怒剑殇,撕破脸皮。

    *******

    很抱歉!这章本来打算**点更新,这什么破jb电脑,一晚上自动重启几十次,检查电压、病毒等又没问题,让影子郁闷得直欲吐血,真有砸掉的冲动。写了五六小时才写完,大章奉上,迟更之罪影子认罪……很对不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