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两百九十六章 王者寂寞
    “剑殇!你这是什么意思?明知道我们五湖四海的异人辛苦聚集在这里,就是冲着南巡大军而来。而你却把南巡大军分为三部分,又亲自守护圣驾,这不是绝我们异人的希望吗?别忘了你也是异人,难道你想当异奸?!”

    赵高话音刚落,帝无心已经组织好语言,义正言辞高声喝道,声传数里远。

    “呃……异奸?!”

    听到帝无心这么说,剑殇不由得一愣,原来是这个原因啊,怪不得这么多异人对自己有意见了。

    仔细回想,事实还真是如此。

    如果剑殇真的存心这么做,那就是绝了天下异人的希望,至少是大幅度降低异人的希望,等于是存心与天下异人为敌,不引起公愤才怪!

    这就有违剑殇“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行为处事的原则了。

    心思剧转间,剑殇语气认真解释道:

    “大家误会了!这是秦始皇的圣旨,与我根本没关系,我不过是奉旨办事而已。如今由我守护圣驾罢了,之后就会换人了。说实话,我跟各位无怨无仇,何必做损人不利己的事?何况以之前的情况,对我更为有利,更符合‘大秦英雄王’的系统任务,我更没必要多此一举!”

    “嗯?”

    听到剑殇这么说,原本群情激愤的气氛忽然一滞。

    其实道理很简单,特别是剑殇说得这么直接现实。确实不管从哪方面看,剑殇确实没必要如帝无心所说那么做。

    但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是人就会有私心,不会真正的对其他人通情达理!

    “别找借口了!事实胜于雄辩,就算你有什么苦衷,如今浪费了我们这么多人,那么多时间、那么多机会。你怎么交代?”

    就在此时,那被剑殇无视的小胖子,又高声喊道。

    “就是!损失我们那么多时间、机会。总得给个交代!”

    “是啊!一个晚上了,要是之前,我至少能杀个大秦虎军了!”

    “就是!就是!听说他给公主府不少战利品。只要补偿我们一点就行了,要求也不高!”

    ……

    那小胖子话音刚落,顿时出现不少颇为兴奋、期待的议论声。

    “交代!你想要什么交代?”

    剑殇气极反笑,冷眼看向那小胖子缓缓问道。

    “这个……”小胖子一愣,一时还真不知该怎么回答,顿了下,颇为无赖嚷道:

    “反正你得给我们一个交代,你知道我们……”

    “擒天手!”

    不待那小胖子说完,剑殇忽然探手一抓,一个数米大小的手掌出现。一把掐住那小胖子的身体,凭空摄到身前,看向帝无心问道:

    “这居心叵测,纯心捣乱的人叫什么名字?知道属于哪个势力吗?”

    “啊……”

    众人大惊,那些正兴奋、期待高声说话的人齐齐一滞。不少人甚至直接亮出武器,满脸戒备。

    “咯、咯……”

    小胖子身躯扭动数下,想说话,却被剑殇掐着,根本说不话来。

    “……”

    帝无心明显惊愣,一时张嘴无言。看向左右,好像他也不认识这小胖子。

    “好像是行游帮的‘竹八戒’!”

    此时,帝无心身边青年异人,语气不大肯定说道。

    “不管你有心,还是无意,回去告诉你们帮主,你们的帮派最好尽快解散!”

    剑殇眼神凌厉看着眼前小胖子,低声冷笑道。顿了下,高声喝道:

    “污蔑毁谤、滋事捣乱者……死!同时,行游帮,一个月内,灭!”

    行游帮,听都没听过,根本不用剑殇亲自出手,只要让义墨弟子去办就能搞定了,一个月时间都嫌长。

    这就是原住民江湖势力和异人势力的差别,毕竟原住民江湖势力根深蒂固,关系错综复杂,不是异人势力短时间所能比拟。

    何况原住民江湖势力的个人实力,全是勤修苦练,真刀真枪得到,也不是异人那般速成的实力可以比拟。

    虽然系统一直秉承着付出才有收获的思想,也在极力让异人适应冷兵器年代的真刀真枪的厮杀,斗智斗勇的较量,运筹帷幄的潇洒,比机枪导弹更能体现出人性的真善美和假丑恶的环境,却也不是短时间所能实现。

    “铿……”

    话落,一道闪电剑芒掠起,直接把那小胖子斩成两半,鲜血瓢泼……

    “嘶……”

    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起,看剑殇如此犀利血腥的手段,那原本气氛开始火热的异人,顿时心思各异。

    “无论如何!此事确实跟我没关系,相信大家也是受人蛊惑。如果大家给面子,就迅速离开,不要继续聚集在这堵南巡大军的路。之后我可以抽时间跟你们好好谈论,如何?”

    以铁血手段镇住眼前异人群体的情绪,剑殇又迅速放缓语气,尽量以令人接受的语气言语说道。

    “那你快点给个交代!我们相信你的承诺。之前我们就是给你面子,才一直没袭击你的军队,现在呢?你反而成为南巡大军的守护神,让我们没法下手了?”

    剑殇话音刚落,一个身材高瘦的异人高声说道。

    话落,也不待剑殇反应,矮身往人群一钻,眨眼不知跑哪去了!

    “呃……”

    看那高瘦异人的举动,剑殇又好气又好笑,真是林子大了,什么人都有啊!

    难道这就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这位朋友说错了!我不是南巡大军的守护神,也没让你们别下手。只要你们有能力做到,我绝不会阻拦!”

    心思剧转间,剑殇颇为不耐烦沉声嚷声说道。

    “秦始皇这明显是在利用你啊!我相信你不会骗我们,也没必要。但是,为什么在这最容易伏击的地段,偏偏你在守护,而不是其他名将呢?不知道财神想过没?”

    帝无心眉头大皱。神情认真高声说道,语气也颇为客气。

    “是啊!被利用了还不知道!”

    “就是啊!其实从财神被封为武桓王、南巡御使时开始,这就是个阴谋了!”

    “没错!这段地理是最容易伏击的地段。错过这段地段,我们得多付出多少努力,南巡大军能少死多少人啊!”

    ……

    一时间。各种各样的议论声起。

    “嗯?”

    剑殇浓眉一挑,帝无心倒也不是胡扯或蛊惑,想起来还真像这么一回事。

    但是,之前诸将聚集开会,赵高根本没开口啊,就蒙骜和王龁提到武桓王身份地位最高,身边又带着两万凶狼骑和三千火牛狂骑,综合实力和机动力也最强。

    于情于理,都该是武桓王第一个守护。

    当时剑殇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就顺理成章这么定下来了。

    仔细想想。以蒙骜和王龁的为人品性,不大可能配合秦始皇算计自己吧?

    不说自己和蒙恬的关系,自己刚救过王龁的命,王龁还隐晦、间接让最宠爱的孙子王宁投靠自己,以谋后路呢!

    或许。人生真的就是这么巧,加上有心人的推波助澜!

    “你是帝王府的人?”

    剑殇忽然看着帝无心问道,看帝无心肯定摇了摇头,剑殇不待帝无心开口,又迅速接道:

    “你这说法就错了!此处是关中门户,山脉聚集。山峦无数。没个十天八天根本走不出去,你们这几天不伏击,过几天一样可以啊!何来最易和最难之说?”

    “主公!”

    就在此时,李同低声提醒道。因为后边已经越聚越多,此路南巡大军整整堵塞四五万人,帝皇銮驾已经快无路可走了。

    不能再拖下去了!

    “少爷!少奶奶传话,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少爷是王爷……”

    紧随着,孟青芙身如暗夜精灵,如风来到剑殇身边,低声在剑殇耳边说道。

    “连戚姬也知道了?其他人更别说了,这事闹的……”

    剑殇心中一凛,心中憋着股闷气,心绪纷杂间,顺着孟青芙明显未完的话问道:“少奶奶还说什么了?”

    这是剑殇第一次称呼、承认戚姬的“少奶奶”身份地位。

    “王者寂寞,问心无愧!”

    孟青芙毫不犹豫简单应道。

    “轰……”

    “王者寂寞!”

    四个字,宛若劈开黑夜的闪电,在剑殇心中亮起。

    难道,这就是天理循环?这就是成为王者的代价?

    不能避免吗?

    “问心无愧!”

    后四个字,又解开了剑殇的心结……

    人无完人,金无足赤!

    人生一世,问心即可!

    “其实,以你如今的身份地位,实力势力,根本用不着为大秦帝国卖命。我们也不要求你做出什么实际付出,只要你就此退出南巡大军即可!”

    此时,帝无心顺着剑殇之前的话,再次说道。

    “镇!”

    剑殇猛然大手一挥,数尺“天狼武桓印”化为数米大小巨印,猛然砸在路边山腰上,巨响如雷,山石激射。

    “我没空跟你们辩论!给你们十息时间,立刻散去。否则……杀无赦!”

    此话一出,剑殇忽然感觉全身一松,似乎捆绑自己的枷锁蓦然崩溃……

    始皇南巡,既是秦始皇稳定天下,与天争命的南巡之路,也是剑殇的炼心之路啊!

    ***

    前一章吃更,赶快再更一章补偿!如果大家喜欢,订阅、月票、推荐、点击……还等什么?!*^_^*(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