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章 最强步兵
    举目四望,密密麻麻的身穿魏式军甲的士卒遍布四方,正与被田单狂化的南巡大军惨烈激战。

    没看到庞涓主旗,就看到一杆没标志所属何人的巨大旌旗,由一方队(五千人)身穿重型胄甲,持戈佩剑拿盾的精锐重步兵守护着,却没看到庞涓的身影,或者说没看到主将的身影。

    这就是庞涓的特色之一,座下大军的所有旌旗都没标志属于哪个将领,让敌军想找主军都难。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精锐重步兵,便是威震千古,被青史评价为最为精锐和彪悍的步战士兵的“魏武卒”。

    历史记载,士兵披三重千叶甲,持戈配剑拿盾,操12石之弩,负矢囊内装弩箭50第三百章 最强步兵枝,携三日口粮,半天能走一百里。

    庞涓平生最显赫的成就,就是率领魏武卒横行天下,挡者披靡。

    周安王十三年(公元前389年)的阴晋之战,吴起以五万魏武卒,击败了十倍于已的秦军,创造了步足五万破秦五十万众的华夏战争史上以少胜多的奇迹战役。

    要知道,因为生活环境和习性的关系,身材魁梧且骁勇善战的秦兵的强悍本就举世闻名,同时也说明魏武卒最鼎盛的时候便是满员五万人左右,后世魏武卒越来越少,直至彻底消失在历史长河中,再没人会训练魏武卒。

    名将吴起率领魏武卒南征北战,创下了“大战七十二,全胜六十四,其余均解(不分胜负)”的奇功伟绩,更是曾率魏武卒攻下“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函谷关。

    虽然其中吴起和庞涓的领兵作战能力不能抹杀,但魏武卒的强悍可见一斑,不愧为最精锐、最彪悍的步兵的称号。

    而《铸圣庭》的魏武卒,自然比历史记载更为强悍。

    除了脸部,浑身包裹得密不透风。宛若臃肿铁桶,却又不是西方第三百章 最强步兵的笨重式铁锅铁罐,而是极为精细巧妙,防御力更强。可谓真正的刀枪不入,便是劲弩也无法伤害,而且精通武艺,力负千斤,善于阵法战道。

    “先救禁卫军!”

    观察只是片刻。剑殇迅速下令,话落,银龙裂天戟一挥,率先冲向数百米外正被叛将围攻,仅剩三四百人的大秦禁卫军。

    银戟挥舞间,血潮汹涌,这些普通叛军如何是剑殇亲率的狼军诸将及八百狼骑近卫、三千禁卫军、数百义墨弟子的对手,可谓挡者披靡。

    “庞涓在哪?”

    剑殇等人一到达,紧随而至的禁卫都统自觉朝那禁卫小统领问道。

    “在魏武卒队伍中。末将以性命保证叛将庞涓绝对在其中。而且,从发信号至今,末将一直着重关注着。还没有任何人离开过队伍!”

    那禁卫小统领指向正缓缓撤退,撤往涌来的异人大军和江湖势力方向的五千魏武卒,看向剑殇,语气自信且肯定说道。

    “杀!”

    大秦禁卫军的军事素质和忠诚,剑殇自然相信,毫不犹豫轻喝一声,率先纵骑冲向魏武卒。

    “哧、哧、哧……”

    原本魏武卒没主动攻击,还想撤走,看剑殇等人冲来。齐齐拿下腰际左侧挂着的魏弩,爆射,动作如一。

    凌厉密集的破空声起,五千弩箭齐射,铺天盖地。看其威力,弩箭力道竟然堪比西戎神弩。

    “叮叮当当……”

    打铁般金属撞击声起,所幸狼骑近卫防御惊人,义墨弟子和大秦禁卫军全是先天强者,没出现大批伤亡。却依旧有数百人被射杀、射伤。

    “咯……”

    剑殇银戟狂舞,舞得泼水不进,率先冲到魏武卒阵前,银龙裂天戟闪电斩落。

    令人鸡皮疙瘩顿起,牙齿发酸的金属摩擦声起,火蛇挥舞,一道触目惊心的数尺切痕出现在魏武卒身躯,叶甲绽开,却没击杀,或者说连破防都没。

    剑殇讶异,以自己的**力量,加上极品神兵级别的银龙裂天戟的削铁如泥,竟然还无法斩破魏武卒的三层叶甲?!

    “魏武威武,有我无敌!”

    “喝!”

    一阵震耳嗡鸣的暴喝声起,本想撤退的魏武卒,齐齐停止脚步,大喝着冲向剑殇所率众人。

    前方魏武卒齐齐举起数尺厚钢盾,后方魏武卒则持戈或斩落、或冲刺。

    剑殇明显看到,差点被自己分尸的魏武卒,脸露讥诮的笑靥。

    “攻击面部!”

    剑殇大喝一声,银龙裂天戟改斩为刺,轻易刺入魏武卒三重甲,却依旧无法贯穿,可想而知三重甲的厚度。

    “砰……”

    剑殇也没打算能刺杀,银戟一挑,直接挑飞魏武卒砸向其他魏武卒。

    重物撞击声起,魏武卒本就身负千斤,被剑殇挑飞砸落时,便是步稳如山的魏武卒,也被砸倒,撕开了小范围的阵型。

    “铿、铿、铿……”

    狼骑近卫紧随杀到,手中寒铁长枪与青铜戟互刺,双方全是武装到牙齿的重装兵种,一阵金属撞击声中,自然谁也奈何不了谁。

    狼骑近卫依靠冲势冲退部分魏武卒,而魏武卒也依靠沉稳站势,把部分狼骑近卫冲下坐骑。随后有其余魏武卒赶上,抽剑砍杀,狼骑竟然还略逊一筹。

    “噗、噗、噗……”

    大秦禁卫军和义墨弟子赶到,冲势被密集如林的长戟一冲,顿时停止,长戟和刀剑落在魏武卒身上只能掠起一窜火花,造成不了伤亡。

    随即,大秦禁卫军和义墨弟子仗着先天之境的修为实力,义墨弟子依靠灵活多变的身形进行躲避、刺杀面部,大秦禁卫军依靠强劲超长的长戟猛击、刺面,倒是略占上风。

    但是,这明显是大秦禁卫军和义墨弟子依靠修为高“欺负”人,毕竟先天和后天明显不在同一层次,如果不是军队作战,魏武卒更惨。

    “轰、轰、轰……”

    剑殇双手持戟猛挥,不停挑飞一个个魏武卒,又不停撞倒周围魏武卒,威势凛凛。声势惊人。

    足足盏茶时间,双方混战一团,伤亡比率几乎持平。

    剑殇忽然发现,自己杀到现在,好像一个魏武卒也没击杀?就这么不停挑飞、砸倒,根本无济于事,连杀伤都极少,只能给敌军造成不小混乱。

    还不如高龔和田莽依靠蛮力直接震死、震伤目标。或者如养凝那般神乎其技的箭术,直接射杀面部,或者射击魏武卒行动间暴露出的手指大小的关节。

    “完全是浪费力气啊!知道下令攻击面部,自己还没做到。”

    醒悟之后,剑殇一阵汗颜,而且五千魏武卒的队形已经被打散,也没发现到底哪个是庞涓,倒是发现了几个统领、将领模样的人,但言行举止、魏武卒态度、气息气势等。又明显不像是身为一军之主的庞涓。

    渡厄之眼,激发!

    心思剧转间,剑殇一戟刺入攻来魏武卒的面部。刺杀,漆黑双瞳化为五彩涟漪状,扫视各个魏武卒……

    “如果敌军能彻底击败我方,投降又如何?”

    渡厄之眼扫视而过,剑殇脑际出现无数信息,却明显全是军卒的招降条件。

    这个没什么好奇怪,几乎所有军卒都是这样,便是大秦禁卫军,秦始皇一死。南巡大军一崩溃,禁卫军不是逃就是降,死战到底的肯定有,但很少。

    毕竟只是同族的阵营之争,又不是什么民族战争、信仰圣战等等。失去精神支柱、失去主人后,用不着舍身取义。

    “如果敌军能彻底击败我方,击杀主公,善待魏武卒,又能保持现在的地位。或者更进一步,投降又如何?”

    “如果敌军能彻底击败我方,击杀主公,再给我十万金,投降又如何?”

    “誓死不降,死战到底!”

    “如果敌军能彻底击败我方,击杀主公,大不了逃跑,以后再给主公报仇!”

    ……

    其中有个别较特殊的信息,但明显是魏武卒的统领、都统等将领的招降条件,绝对无法招降庞涓这种级别的顶级名将。

    “奇怪了!渡厄之眼毕竟不是无敌秘术,没法看出天下间所有伪装很正常。但是,招降信息总假不了吧?难道庞涓‘瞒天过海’的逆天神技,真的连‘天’(系统)也能瞒过?”

    扫视一眼,因为长期维持“渡厄之眼”,使得剑殇头晕眼花,双眼刺痛,大略扫视完后,依旧没发现疑为庞涓的存在,心中不由一阵疑惑。

    解除“渡厄之眼”后,剑殇心神一阵恍惚,双眼布满血丝,宛若几天几夜没休息般,双眼更是泪汪汪的,视线有些模糊。

    这就是长期维持“渡厄之眼”的后遗症。

    “难道禁卫小统领看走眼了?庞涓根本不在这里?又或者只是发信号让己方来救他们?大秦禁卫军不该是这素质啊,否则当初大可不进行这九死一生的任务,现在也不用跟随激战。”

    百思不得其解后,剑殇有点怀疑禁卫小统领的说法了。

    可转念一想,又排除了。

    先不说大秦禁卫军是天下第一兵种,绝不会这么没素质,大秦“株连式”的严厉律法,也让禁卫军不敢谎报军情。

    “赤霄剑……出!”

    想不通,干脆不想。剑殇左手高举,一道血色光柱冲天而起,搅动风云,最后化为通体宛若血色晶体打造的赤霄剑。

    “嚓……”

    血色光芒划过,不管是冠盔还是重甲,挡得住削铁如泥的银龙裂天戟,却挡不住赤霄剑,全部宛若泥土一剑斩断。

    普天之下,正面硬拼能挡得住天器级别赤霄剑的道具,肯定没有。只要剑殇力量足够,别说三重,就是十重、一百重,同样一剑斩破!

    既然找不出庞涓,那就杀光魏武卒,剑殇就不信魏武卒死光了,庞涓还不露出破绽,还藏得住。

    ***

    三百章了,拜求订阅、月票、推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