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四章 似赌非赌
    “咔嚓……”

    银戟大力划落,留下亮眼银光,直接把一名跃起的异人连人带剑斩成两半,力大戟沉,去势未尽又斩掉另一个敌军半个头颅。

    暗金狼王低伏闷声咆哮,四肢躁动。剑殇原地不动,丈八银龙裂天戟挥舞如龙,很快就在周围留下了一圈尸骸,足有一百多人。

    “铿……”

    银戟之力落尽,剑殇正要回手,刺耳摩擦声起,一把宝剑闪电刺入月牙中,卡住银戟。

    “哼!”

    看那异人得意庆幸的神情,剑殇冷哼一声,银戟一转撩起……

    宝剑顿时极度扭曲弯起,若非宝剑质量不错,直接便被崩断或切断了。

    要知道,银龙裂天戟本就是极品神兵,加上剑殇光凭先天真气就能傲世异人群体,本身**力量更是堪比天生神力者,否则也使用不了大戟,哪是那么容易卡住。

    “噗……”

    虽没摆脱宝剑,银戟硕长枪尖还是犀利刺入那异人腹部。

    “杀了他!”

    那异人神情一僵,猛然丢的宝剑,双手掐住银戟高喝。

    “起!”

    剑殇浓眉一挑,连戟带人挑起,银戟一抖,当空裂为数段。

    蓦然间,三条软鞭如蛇窜至,眨眼缠住银戟……

    “砰……”

    剑殇银戟一扯,三鞭绷直,连那三人也被拉动,却没一举震飞。

    “哧、哧、哧……”

    凌厉破空声起,一道数米刀芒朝剑殇当头斩落。还有一枪闪电直刺剑殇腹部,一剑斜劈剑殇脑侧。

    “嗯?”

    熟识面庞出现,却是公主府郡主紫藤萝,不知何时已经晋级先天之境,正要配合几人出剑,被剑殇双眼一瞪,不由心中一慌。手中的宝剑终于不敢跟随刺出。

    可想而知,为了对付剑殇,五大顶尖异人势力已经动用了顶级异人。估计其他几人也是紫藤萝这般的地位。

    “铿……”

    回戟已经来不及,周围又围满敌军,其他人也来不及援救。清亮龙吟声起。剑殇闪电拔出腰际龙吟剑,手腕一抖,数十上百道剑气爆发,威若麒麟降临……

    “剑指中帝!”

    《三皇五帝剑》群攻型的绝技施展,剑气迅掠爆射。

    “叮叮当当……”

    打铁般密集金属铿锵声起,一刀一剑一枪全被击退,银龙裂天戟却被趁机拉走。

    “千掌翻天!”

    剑殇瞥了眼拉着银龙裂天戟疾走的三名异人,左手一翻,牵引大军气势,化为数十个近米大小的巨掌。隔空拍向三人。

    “紫藤萝!”

    与此同时,那被剑殇击退的持刀异人看向紫藤萝怒斥,如果紫藤萝也出手,说不定剑殇就挡不下四个先天异人围攻了。

    话落,三人再次施展绝技。三方攻向剑殇。

    “哎……”

    紫藤萝脸色数变,暗叹一声,手中宝剑一抖,化为数十朵梨花,直击剑殇。

    “砰、砰、砰……”

    连绵闷爆声起,那三个拉走银龙裂天戟的大力异人分别被击中数掌。当场毙命。

    又有一刀一枪两剑袭来,剑殇浓眉一皱,左手闪电掐印,右手持着龙吟剑诡异划掠,一道道亮银线条出现在左右……

    “守恒之术!”

    地级极品功法《恒古心经》第一术,能牵引、挪移目标的攻击,施展几乎可立于不败之地,不怕被围攻。

    只是剑殇想多杀些敌军,所以一直没施展此术,而是施展杀伤力较大、较直接的沙场杀技。

    “叮叮当当……”

    一阵密集连忙的金属交击声起,刀剑相击、剑枪相击,使得紫藤萝等四人身形一踉跄,齐齐脸色一变,心神失守。

    龙吟声起,寒芒掠过,那持刀异人的半个头颅掠起,惊得紫藤萝等三人面如土色齐齐暴退。

    “银光掠影!”

    又有一批十几个异人齐攻,剑殇手中龙吟剑一抖,六十四道银色光影爆射,星辰爆炸般轰向四面八方。

    此时,不但剑殇陷入被连绵不绝围攻的局势,几乎每个将领、每个军卒都是如此。

    慕容义被两个半百江湖人士缠住,李同被五个江湖老者围困,养凝弃弓用剑,被四个先天异人围攻,高龔、田莽被连绵不绝涌至的异人围着,疯狂凶悍左冲右突,却始终杀不到剑殇身边,反而越战越远……

    便是原本守护剑殇的魏武卫第一偏队,也被彻底冲散,几乎全部弃戈用剑。虽有几乎完美的防御,双拳难敌四手之下,还是不停被斩杀。

    “全军听令,聚集!”

    眼看己方伤亡惨重,再看南巡大军已经只剩后军在战场范围中,剑殇心思一转,狠心高声下令。

    “嗯?”

    诸将齐齐一愣,一时反应不过来,特别是大秦禁卫军、御林军等,更是眼神森寒、疑惑、恼怒看向武桓王。

    如今南巡大军还未离去,武桓王就下令聚集,如果让异人大军和江湖势力冲到山道之侧,居高临下伏击南巡大军,那到底谁负责?

    “嗷……”

    一阵回荡山林的狼嚎声起,剑殇消耗仅剩的先天真气,激发“天狼啸月”,凝聚金色天狼笑傲山林,己方军卒顿时士气大振,战意高昂。

    “嗷、嗷、嗷……”

    万狼跟随齐嗥,声震四野,迅速摆脱敌军纠缠,往剑殇所在聚集。

    至于魏武卫,则简单得多,只要护住脸部,身上恐怖防御可以无视敌军攻击,短时间内基本可以横冲直撞,更快摆脱敌军。

    凶狼骑、魏武卫和义墨弟子的主公是剑殇,可不管剑殇到底怎么想。反正听令就对了。

    果然,凶狼骑和义墨弟子一离去,潮水般的异人和江湖人士顿时涌向山侧,或弯弓搭箭,或直接冲下山坡,疯狂攻击南巡大军。

    一时间,山道南巡大军后部形势大乱。更有不少南巡大军和杂役等惨死箭雨之中。这还是只有南巡大军后部,否则后果肯定更严重。

    “王爷?!”

    禁卫统领左宏疯狂指挥南巡大军抵挡敌军冲击,不敢置信看向剑殇怒喝。

    大秦御林军和大秦虎军、叛军降军等。则是一阵为难,一个是身份地位最高的武桓王,一个是大秦禁卫军。且武桓王的命令违背了己方一直拼死坚持的作战目的。

    剑殇却理也不理禁卫统领左宏,一边迅速掏出元气丹狂磕,全力恢复真气体力;一边抵挡连绵不绝的异人围攻。

    庆幸的是,因为剑殇的突然举动,大半异人冲向了山侧,倒是没继续狙击武桓王亲军,却是让凶狼骑、魏武卫和义墨弟子的聚集顺利许多。

    但是,慕容义、李同、养凝、高龔、田莽等将领,被异人和江湖势力重点关照,死死缠住。依旧是无法摆脱。

    “万众一心!”

    眼看凶狼骑聚集了六七千,魏武卫聚集了两千左右,义墨弟子聚集了数百。各个将领虽然没有跟来,剑殇双手闪电掐印,地级民生技施展。一阵诡异的心神波动涌向周围大军。

    “全军听令,月华天狼阵!”

    剑殇拿回义墨弟子帮忙捡回的银龙裂天戟,高举暴喝。

    “……”

    此次,敌我双方更无语了,如此地形,根本不适合战阵展开啊!

    但是。聊胜于无,武桓王嫡系还是听令行事,很快一只七扭八弯的怪异天狼阵型形成,虽然威力大减,但多少还是有用,至少气势凝聚了许多。

    “冲锋!”

    银戟一挥,剑殇指向千米外,异人势力首领所在之地喝道。

    “擒贼先擒王?!”

    一听剑殇军令,敌我双方顿时反应过来。

    问题是,这是特殊的战斗,主要宗旨是拦截与冲击之战,而且此处大半异人和江湖势力是独行侠,杀掉异人势力首领并没想象中有用啊!

    “嗷、嗷、嗷……”

    万狼齐嗥,凶狼骑率先冲向剑殇所指方位,魏武卫紧随,义墨弟子则跟在剑殇左右。

    一时间,漫山遍野的敌军还真挡不住武桓王嫡系军队冲杀,纷纷败退,使得武桓王嫡系势如破竹。

    当然,主要是敌军大多冲向山侧,伏击南巡大军去了,并未认真全力拦截。

    毕竟正面交战,肯定没居高临下伏击来得有效、来得安全,异人和江湖人士个个心思如鬼,这个太容易选择了。

    ……

    “他疯了吧?”

    武盟虚心眉头大皱说道,剑殇这是典型的损人不利己,甚至是两败俱伤啊!

    就算剑殇率军杀来,杀掉他们,肯定也不是短时间能做到,到时南巡大军得多大损失啊?

    剑殇可是南巡御使啊?到时怎么向秦始皇交代?

    “此次他的班底损失不轻,他怒了!他这人就这样,容易冲动!”魔后柳眉一挑,暗叹应道。

    “靠!”

    铁拳会会长忍不住骂了声,心中当真有点胆怯,毕竟剑殇真一心要杀他们,并不是不可能做到!

    “怎么办?”道门夕阳居士看向各位首领问道。

    他们也是针对南巡大军而来,如今剑殇针对他们,那不是便宜了其他势力?特别是那些独行侠,到时他们想补偿都不知道找谁补偿。

    别看异人大军声势浩大,只是因为共同目的而聚集罢了。

    如今,估计大部分独行侠都巴不得剑殇跟顶尖势力死磕,好让他们安心伏击南巡大军呢!

    “真不知该说是老狐狸还是愣头青,有什么办法?我看剑殇不一定是冲动,我们一退,正中剑殇下怀。剑殇就是在赌我们不敢跟他两败俱伤,而我们一退,大局崩溃。剑殇对付那些散沙就容易多了,我建议且战且退!他敢赌,难道我们还赌不起吗?”

    暗夜孤星皱眉沉思片刻,沉声说道。

    “我赞同!同时向那些江湖势力和其他小势力求援,如果不来援,我们就退走,到时他们得承受南巡大军和剑殇的怒火,下场肯定比我们惨!”

    魔后心思剧转间,迅速应道。

    铁拳会、道门、武盟等首领纷纷附议。

    ……

    “银光掠影!”

    “鬼影神戟!”

    剑殇身先士卒冲在最前方,手中银龙裂天戟宛若银色雷暴绽放,狂猛开路。

    双方异人大军不停涌至,加上地势难行,让武桓王嫡系军队冲锋速度颇慢。

    不过,主要还是以五大顶级势力的成员为主,其余小势力、江湖势力、独行侠等虽然有,却不多,倒是减少了武桓王嫡系不少压力、阻碍。

    “退!那些人别期望了,剑殇动真格的了!”

    眼看武桓王嫡系笔直冲来,其他势力和友军大多顾着伏击南巡大军,来援者寥寥,魔后柳眉一挑,又惊又怒提醒道。

    暗夜孤星、虚心、夕阳居士等脸色颇为难看,看剑殇冲势,确实不像是赌博,而是真想杀他们啊!

    “连横**!”

    眼看冲到百米距离,异人势力首领阵营开始加速撤退,剑殇浓眉一皱,地级兵法技施展,牵引大军气势灌入自身体内。

    “八门天锁阵!”

    一个数尺罗盘飞出,见风暴涨,数米、数十米……

    最后化为一个方圆数十米的巨大八卦形,直接把以各个异人势力首领为主的数百人,全部包裹进去。

    “分身斩!”

    两具剑殇的金色分身凝聚成形,宛若两条金龙,疯狂发起冲锋,只攻不守,硬生生撕开拦路敌军。

    “入阵!”

    剑殇暴喝一声,在各个异人势力首领还未反应过来前,迅速纵骑冲入,掌控“八门天锁阵”!

    凶狼骑、魏武卫、义墨弟子等不停涌入,使得八门天锁阵不停扩展、扩展,不停把周围敌军圈进阵内……

    “剑殇!此战我等已经决定退出,这是实话!”

    剑殇生擒信陵君魏无忌和狂君田单之法,已经名传天下,各个异人自然不可能不清楚,魔后顿时高声喝道。

    “一个不留!”

    剑殇仿若未闻,语气坚决下令。

    “大家坚持住!武桓王已经困死敌军首领,很可能解决!”

    禁卫统领左宏精神一振,立刻高声喝道,声穿数里远。

    左宏也只能这么说了,虽然不得不承认这是对付敌军的最佳方法。但是,他们的责任是护驾,不是杀敌,否则大秦精锐会把这些乌合之众看在眼里吗?

    不管杀敌多少,南巡大军的损失已经产生,到时还不知道谁要背黑锅……

    ***

    依旧是大章,拜求订阅、月票!!!月底了,有没有月票都点点吧,谢谢!!!(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