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章 执着的精彩
    碎木、尸骸、血水……

    残船、浪hua、敌军……

    疯狂涌至的江湖人士和异人群体战船,瞬间淹没了逐渐崩溃的两艘楼船,数百米的楼船残骸,在无数攻击中迅速瓦解,化为碎木、杂物!

    “蒙老将军……”

    紧随始皇旗舰之后,乘坐五层楼船的武桓王剑殇,站立楼船顶层,看着被无数小战船淹没,被疯狂攻击击碎的楼船遗骸,心中揪痛,震撼莫名。

    神将蒙骜,是南巡大军中仅次于武桓王的元帅级重臣,比将侯王龁还高一个级别。

    南巡至今,阵亡者无数,元帅级别存在还是第一次阵亡,而且是一个神将。

    对剑殇来说,蒙骜不只是神将,还是好兄弟蒙恬第三百一十章 执着的精彩的祖父,自己却眼睁睁看着他陨落……

    谁也没想到,蒙老将军竟然如此刚烈,直接下令撞沉敌军旗舰,与敌军旗舰同归于尽……

    渭水之战,才刚刚开始啊,帝皇旗舰还没渡过一半渭水啊。

    渭水奔腾咆哮,水流湍急,除了能凌空虚渡的散仙一流,其他存在,在如此混乱惨烈的战场,落水几乎就是代表着死亡。

    别说蒙骜,就是剑殇、李同、仇公公等人,落水的死亡率也高达九成九,何况还有那么多疯狂的异人和江湖人士围攻。

    “值得吗?”

    剑殇扪心自问,如果自己是蒙骜,绝不会这么做。觉得不值。

    但是,剑殇却能理解蒙骜的做法,因为蒙骜从参与南巡之举开始,就料到有这么一天了,他走得毫无遗憾,走得坦然……

    值得吗?

    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都有自己的精彩,因为执着而精彩!

    ……

    “老蒙……”

    正指挥大军与乐毅叛军激战的将侯王龁,内心一沉。心中默哀、悲愤。

    蒙骜和王龁,是同时期的将领,又第三百一十章 执着的精彩同为死忠大秦皇室的家族领导人。王龁比不了蒙骜、司马错、王翦三个大秦擎天砥柱,与几人却是关系极铁,感情极深。

    不同的是,王龁安全渡过了大秦三个朝代,是真正的三朝元老,而蒙骜已经死过一次,是英魂回归。

    没想到,英魂归来的蒙骜,还是在自己之前离开了……

    “呼、呼、呼……”

    王龁大军和乐毅叛军阵营之间,利箭如雨。巨石纷飞。

    一艘艘战船在巨石轰击下粉碎、沉沦,一条条生命在箭雨中陨落、失去,就此永沉河底……

    水战,是比沙场近身肉搏战还惨烈的战斗,是最为讲求团体力量的战斗。

    个人的实力。除非达到惊天动地的散仙之流的地步,否则都起不了多大作用,落水依旧是落水鸡一只,战斗力大打折扣。

    流星雨般的巨石砸落,或把战船轰得支离破碎,体破身烂。使之沉入沉沦;或激起巨大浪hua,直接能把赤马舟、斗舰、游艇等之类的小型战船掀翻,把船上的人掀落河中。

    遮天蔽日的箭雨是攻击的主旋律,无情地收割着一条条生命,即便对方已经手无寸铁,已经手无缚鸡之力,依旧无情掠夺走生命。

    ……

    随着蒙骜旗舰的沉沦,与及神将蒙骜的陨落。

    三品平狄将军李川迅速接过蒙骜大军的指挥权,指挥无数大小战船为帝皇旗舰护航,敌军同样失去了最高统帅,双方混战一团,实在没任何技术可言,基本是以命搏命。

    但是,整体上,李川确实是指挥着蒙骜残军,挡住了赵奢残军的袭击,护住了帝皇圣驾。

    南端战场,却是精彩得多。王龁大军有条不序指挥各部严防死守,倒是让乐毅大军和众多异人、江湖势力一时半刻无法突破防线。

    但是,以双方军队的平均实力和素质的差距,王龁大军和乐毅大军打得不相上下,本身就是输了,毕竟乐毅大军和大秦帝国的精锐之师,相差不止一个层次。

    如果,战场如棋盘,那王龁大军和乐毅大军的对决,就真的宛若棋盘对弈。

    无数大小战船,在旗舰指挥下,来回调动,你来我往,你冲我堵,攻防激烈。

    “咧、咧、咧……”

    蓦然间,一阵熊熊烈火在乐毅大军数十艨艟、数百斗舰和游艇等战船蹿起,使之化为火船,疯狂冲向王龁大军右翼。

    “轰、轰、轰……”

    连绵不绝的沉重轰击声起,数十艨艟、数百斗舰和游艇等小型战船,狠狠撞在王龁大军右翼数百仅次于楼船的艨艟巨舰上。

    除了艨艟和艨艟对撞而一起崩溃,其余小型战船宛若以卵击石,撞在艨艟上撞得粉身碎骨,却也因此沾染烈火,猛烈火势使得数百艨艟化为火船,无数船员纷纷离船逃生。

    “趁火打劫?!这老匹夫……”

    看到敌军仅用数百小型战船,就轰溃了己方数百艨艟巨舰,轰溃了己方最坚实的防线,王龁老牙压碎,双眼爆裂地咬牙切齿骂道。

    “哗啦啦……”

    紧随着,乐毅大军又有三四百艘蒙冲巨舰,分河破浪,直朝化为火海的防线冲去。

    可想而知,叛将乐毅是先以火船轰溃王龁大军最坚实的防线,使之化为火海,而后以数百蒙冲巨舰冲击,一举撞开火海,直袭帝皇旗舰。

    这战术不难懂,但是,能做到的又有几个?

    纸上谈兵和亲临沙场,完全是两回事。

    至少将侯王龁对乐毅的心思明白如镜,却是无力抵挡,小型战船一靠近火海,便会被点燃。便是船员也受不了猛烈火势。

    大型战船,却是各个防线点的支柱,根本无法轻易调动,而且一次性被乐毅大军焚毁数百艘蒙冲巨舰,王龁大军一时间也无法再抽调出巨舰抵挡敌军巨舰的冲击。

    但是,等敌军巨舰冲破火海,直对帝皇旗舰。那王龁就万死难辞其咎了!

    “王睿!”

    心思剧转间,看着火速冲来的敌军数百蒙冲巨舰,王龁心中一阵绝望。忽然沉声喊道。

    “老爷!”一位身穿棕色管家服饰的半百老者,恭敬应道。

    “带宁儿离去!”王龁做了个深呼吸,颤声吩咐道。

    “……”

    王睿管家老脸一颤。一时张嘴无言。

    “祖父?!”王宁大惊看向王龁,似乎想到了什么。

    “速度!”

    王龁脸色一沉,朝亦仆亦弟的王睿呵斥道,顿了下,做了个深呼吸,运气高喝:“旗舰听令,全速行进,撞沉乐火号!”

    声如洪钟,却在王龁的控制下,仅在王龁旗舰萦绕不去。并未传遍沙场,更未传到乐毅旗舰上。

    “祖父?!”王宁虽然隐约猜到,但听到王龁下令,还是心中一沉,脸色煞白喊道。

    “老爷?!”王睿骇异看向王龁。即使早有所料。

    “早就会有这么一天,难道老蒙做得到,我真的不如他吗?”

    看向遥远天际,王龁老朽身躯一挺,颇为不甘、自嘲喃喃自语。

    防线一破,乐毅大军直击帝皇旗舰。后果可大可小,王龁的罪责自然也是可大可小,小则降罪训斥,大则人头落地,甚至还会牵连家族。

    沙场将军,败战并不可怕,也不可耻。至少得表现出你尽力了,而不是贪生怕死造成的败局。

    除了效仿蒙骜神将撞沉敌军旗舰,使得敌军群龙无首,阵型大乱,王龁实在想不出办法扭转战局了。

    “老爷!我族与蒙氏一族不一样,我族不能没有老爷,老爷三思啊!乐毅本就擅长水战,而且……恕老奴不忠,老爷是将侯不是神将,尽力便可,非战之罪的战局罪不至死,独力难挽天倾啊!”

    心思剧转间,王睿硬着头皮老脸潮红奉劝道。

    “是啊!我族与蒙氏一族不同,老蒙去了,蒙氏一族还有蒙武、蒙恬、蒙毅,都是不世之才。我王氏一族,却后续无人……”

    原本身如擎天巨柱挺拔的王龁,气势一靡,自嘲且语气苦涩喃喃自语。

    王睿同样心中苦涩,却不出声安慰,希望家族的兴旺,能挽回王龁的心意……

    谁知,王龁语气一转,顿悟般语气铿锵沉重接道:“我错了!确实不如老蒙!雏鹰总是要离开父母的护翼,历经磨难,迎击风雨才能成长。儿孙自有儿孙福,一味守护只会适得其反……”

    “宁儿不走!如果王氏一族终会沦落,那就沦落吧!恕宁儿无能,如果没有相应的实力,硬撑更会带来灭顶之灾……”

    王宁做了个深呼吸,与王龁挺拔并立,直视敌军期间郑重说道。

    王龁愣了下,欲言又止,展颜微笑接道:“也是!不愧为我最宠爱的孙子!如此……就让我们祖孙拼死一搏吧!”

    “老爷!快看!”就在此时,王睿忽然惊喜高呼,引得王龁爷孙精神一振。

    只见,长大八百米,宽约百米,庞大至极的五层楼船,正破浪而至,这是武桓王的座驾。

    此时,傲立楼船顶部的武桓王的身影,王袍迎风飘舞,已经依稀可见……

    不出意外的话,武桓王旗舰正好能挡住乐毅大军冲击,弥补王龁大军的缺口。

    也就是说,王龁大军的方向不会被破,王龁爷孙不必破釜沉舟了!

    与此同时,无数hua岚从天而降,迎空飘舞,弥漫不绝。

    一个衣裳洁白如雪,殷红如血,三千青丝如墨飞扬的曼妙身影,脚踏飘舞hua岚而至,似慢实快若凌空虚渡,直指武桓王旗舰……(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