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五章 迷失森林
    “砰……”

    腾云驾雾,不知身处何处之际,落地剧痛让剑殇清醒许多。

    挣扎起身,全身无处不痛,似乎全身骨骼血肉都破败糜烂了。更要命的是,剑殇想运功,却发现所有先天真气全被禁锢在经脉中,根本无法动用分毫。

    加上剧痛影响的心神,剑殇睁眼,感觉视线一阵模糊,眼前景色恍惚飘渺,只能看到是在一片树林内。

    “噗……”

    邪妃花千黛那嫣红如血的罗衣,洁白如雪的内裳,直垂地面的青丝颇为显眼。

    此时正扶着身旁树木,一口嫣红鲜血喷在树干上,显得极为显眼。

    “不想死就别妄动,本宫虽然受创,杀你绰绰有余!”

    眼神犀利警告瞪了剑殇一眼,邪妃花千黛迅速盘膝坐下,运指如飞在身上连点无数指,掏出一瓶丹药,取药入口,盘膝运功。

    那瓶丹药一打开,便有股清新药香弥漫,使得昏昏沉沉的剑殇精神一振,可想而知丹药的珍贵。

    “何必呢?!”

    剑殇撇了撇嘴暗自嘀咕,翻手间,一把精元丹、精气丹入手,直接塞入口中。

    反正全身功力被封,剑殇也无需运功恢复,等待元气丹消化便可。

    幸好这些元气丹是系统直接奖励在游戏戒指中,无需使用真气就能拿出,否则剑殇要悲催了。

    片刻间,一阵暖流在腹内滋生。迅速蔓延向四肢百骸,使得剑殇精神大振,浑身剧痛也消散了许多。

    起身,浑身疼痛让剑殇咬牙啮齿……

    运功疗伤中的花千黛紧随睁眼,看不清表情,眼神却犀利盯着剑殇,大有警告之意。

    剑殇也不理会。打量了下四周环境,发现实在太陌生,便查看起自身情况……

    因为遭遇沉重打击。剑殇身上的“无极吞天甲”已经缩回体内,没有漫长时间的自我修复,是别想调用了。何况剑殇如今也没力量调用。

    身上王袍也跟乞丐装似的,衣裳褴褛且浸染了不少凝固血块,实在不堪入目。

    再加上几个月来,剑殇的板寸头已经发垂肩膀,没头冠固定,散乱不堪……

    剑殇完全能想象到自己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模样,还不知道有没有被毁容,因为脸部受过伤。

    “怎么办?”

    状若观察环境,打量自身之际。剑殇心中却活络开了。寻思起脱身之法。

    看花千黛的情况,其实没受什么真正伤势。只是中了自己的“封星锁元”,以秘法爆发力量逃到此处,如今秘法反噬,后遗症出现。

    至于自己。则是被花千黛以类似义墨的“止戈禁神指”的禁锢手法,禁锢了全身力量。

    就如花千黛所说,虽然她身受重创,力量被封。但是,想杀剑殇依旧绰绰有余,剑殇就这么逃跑。肯定跑不过速度堪比赵高的花千黛。

    要知道,单论速度,《莲花宝典》天下无双,乃十大绝世宝典之首。而花千黛所修《粉红神策》,脱胎于《莲花宝典》,速度自然也极为恐怖。

    “噗……”

    剑殇寻思间,运功疗伤中的花千黛一口鲜血喷出,直接冲飞遮住脸部的面纱……

    霎那间!

    一张温婉清秀,精致如画的面容出现在剑殇视线中……

    瓜子脸,月牙眉,娇俏玉鼻,嫣红樱唇,霞红白皙脸部。

    确实是个倾城佳人,却不是虞姬、戚姬,甚至李嫣、雉姬等女那般倾世国色,天赐之姿。也没邪异妖艳的韵味,倒像是个清秀温婉的闺中女子。

    只是以花千黛的个性装扮,超长青丝,加上所修功法的特性,给人种风华绝代,艳梅绝伦的感官。

    “不许看!”

    剑殇正观赏间,一阵惊慌且声色俱厉的娇叱声起,霞烧双颊的花千黛,玉手一挥,凌空摄回面纱,再次围住面部。

    “稀罕吗?”

    剑殇迅速“听话”地转移视线,靠在身侧树木仰望天空……

    看惯了戚姬的绝世容颜和惊世娇躯,邪妃花千黛除了气质、神秘感、身份等另类因素,真没什么值得剑殇感觉惊艳的地方,养眼而已,不看就不看!

    “本宫问你,邪……赵高除了修习《莲花宝典》,还有修习其他功法秘术吗?”

    看剑殇如此听话,邪妃花千黛颇为意外,语气一转,郑重沉声问道。

    “不知道!本王与他就见过数次,说过的话加起来还没十句,不熟悉!”

    剑殇毫不犹豫随口应道,反正是实话实说,花千黛信也好,不信也好。

    “奇怪!《莲花宝典》的禁锢之术应该不是这样,本宫尝试了数十种方法,包括以‘渡厄罹神丹’硬破,为什么破不开禁锢之力?”

    花千黛倒没怀疑剑殇的话,不由疑惑万分嘀咕着。

    “……”

    剑殇嘴巴一张,又理智闭上。

    中了“封星锁元”这种终极技能,没有自己出手,什么方法、什么神丹妙药都没用,邪妃花千黛冲得开才怪。

    当然,有个很有效的方法,杀了剑殇,“封星锁元”自然就解了。

    “没理由啊!父亲所教之术,能破天下万法,竟然冲不开禁锢?难道是一种毒?!”

    花千黛月眉紧锁,极为疑惑喃喃自语,语气中还带着难以掩饰的惊慌。

    话落,花千黛再次拿出两瓶丹药,浓溢芬芳中,再次吞服……

    “疗伤圣药,渡厄离殒丹?!解毒圣药,九阳长青丹?!不愧为武林神话之女,败家啊……”

    看着花千黛拿出的丹药,剑殇眼皮一跳。有种喝止花千黛的强烈冲动,幸好理智住口。

    渡厄离殒丹,价值十万钻石币。九阳长青丹,就算没十万钻石币,也是以“万钻石币”为单位。

    就这么被花千黛囫囵吞枣给白白浪费?

    “噗……”

    没过多久,花千黛掀起面纱,又是一口鲜血喷出。脸色红得直欲滴血,又苍白如纸。

    “冲吧!冲吧……最好走火入魔……”

    看着花千黛如此奢侈地败家,剑殇干脆转移视线。来个眼不见为净。

    话说,花千黛不死或昏迷的话,剑殇还真不敢逃走。否则被花千黛恼怒击杀的话。不但是冤死,还解了花千黛的“封星锁元”,太便宜她了!

    可惜,世上不如意之事十之**。

    “不愧为邪王!看来只能向父亲求救了……”

    正当剑殇沉默等待花千黛自己搞得走火入魔时,花千黛却叹息了声,喃喃自语站起。

    “这是哪里?”

    剑殇心中一阵叹息、遗憾,邪妃花千黛忽然问道。

    “本王也想知道!”剑殇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应道。

    邪妃花千黛愣了下,无奈摇了摇头,起身淡淡说道:“走吧!”

    “……”

    剑殇刚想问去哪。邪妃不杀自己?又及时闭嘴,继续保持沉默。

    多说多错,反抗是自找死路,找机会逃走才是王道。

    夕阳西下,天色昏暗。

    整整两三个时辰。剑殇就这么沉默跟着邪妃花千黛在偌大树林中走来走去,一直就在树林中绕圈子……

    “这里距离渭水应该在三十至五十里之间,有没有印象?”

    终于,邪妃花千黛走累了,停下脚步,眼神犀利盯着剑殇询问道。

    “没有!你认为本王会亲自勘察地形吗?军事地图可没这么详细!”

    剑殇脸色不变。理所当然应道。

    其实,早在一个多时辰前,剑殇就发现邪妃花千黛是个路痴,而且没什么方向感了。

    以两人的速度,就算树林再大,两三个时辰下来,也早该走出去了,可如今依旧在树林中绕圈子。

    其中有好几次,剑殇察觉邪妃花千黛不知不觉间偏移方向,而且走过好几个曾经走过的地方。

    但是,剑殇就是不说!

    反正是你带路,我跟着走就是,越早离开树林,对剑殇绝对有害无益。

    很有可能,邪妃花千黛一找到人带路,会立刻杀了剑殇。

    毕竟这本来就是邪妃的主要目的,之前不是为了抵挡赵高的话,估计剑殇已经被顺手击杀了。

    “哼!”

    邪妃花千黛恼怒冷哼一声,颇为无力靠着树木沉思。

    其实,自己事自己清楚,花千黛还真是个路痴,也没什么方向感,小时候就经常迷路,这个天生的,改不了。

    如果修为实力还在,花千黛大可在树梢迅掠飞腾,很快就能走出去。

    问题是,花千黛如今功力尽失,激发拼命用的秘术来赶路,不排除这个可能性,但谁会没事一直自残?

    “……”

    剑殇撇了撇嘴,也跟随靠着树木休息,翻手间数颗精元丹入手,抛入口中。

    连续走了几个时辰,失去真气支撑的剑殇,还真又累又饿了。

    看剑殇动作,花千黛双眼一眯……

    “要不要?没什么用,但止饿和恢复体力精神还行!”

    剑殇很大方地摊开手掌,露出精元丹朝花千黛招呼道。

    花千黛脸部一偏,懒得理会。

    剑殇也不强求,继续沉默,无聊就把精元丹当“瓜子”磕着玩……

    “沙、沙、沙……”

    蓦然间,一阵草花树木颤动声起,隐约有人声传来。

    花千黛眼神一亮,娇躯站直看向声源处。

    “别高兴得太早了!虎落平阳被犬欺,无毛凤凰不如鸡!来者不一定是你的人,可能是本王的人。很大可能是……来杀我们两个的人!”(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