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六章 巧舌如簧
    “别高兴得太早了!虎落平阳被犬欺,无毛凤凰不如鸡!来者不一定是你的人,可能是本王的人。很大可能是……来杀我们两个的人!”

    剑殇瞥了眼喜悦的花千黛,语气平静缓缓说道。

    为了自己的生命着想,剑殇不能不提醒啊!

    别的不说,如果来的是异人,十之冲着两人的命而来,其余一两成是巧合,肯定不是特意来救人!

    “嗯?”

    听到剑殇提醒,花千黛月眉一凝,看了眼剑殇倒也没反驳,以她的精明,这个道理不用剑殇详细解说。

    沉思了下,花千黛朝剑殇招了招手,示意剑殇过去……

    “别心存侥幸!即便赵高亲至,本宫也有把握在他救走你前杀了你!”

    剑殇疑惑走近,却听花千黛低声警告道。

    “你别乱来!放心吧,本王就没想过能被救走,避过就算了,别滥杀无辜!”

    剑殇心中一凛,皱眉奉劝道。

    花千黛眼神怪异瞥了眼剑殇,沉默不语。

    凶威传天下,满手血腥的武桓王,竟然奉劝她别滥杀无辜?!

    就好像屠夫奉劝佛门弟子别杀生那么可笑!

    ……

    “醉酒!你说我们能碰上战神跟邪妃吗?”

    “最好别碰上!碰上他们,我们只有送命的份!”

    “那也不能这么说,找到他们的悬赏很高啊,死两次都超值了,大不了删号重来呗!”

    “不知道战神死了没,要是能找到战神的尸骸就发达了!”

    “白日梦吧!小心没碰上战神,碰上邪妃那魔女,就惨了!”

    “据说邪妃被赵高重创,功力全废,也不知道真的假的?”

    “肯定是喽!不然邪妃早回沧海山庄或跟各位强者集合了!”

    “也是,如果无法肯定。那些江湖巨擘哪敢悬赏搜寻?你真以为他们有好心思吗?”

    “心照不宣了,肯定是趁火打劫!”

    “话说回来,要是能碰上邪妃也不错,说不定我们还能享受、享受……”

    “哈哈……”

    ……

    剑殇和花千黛沉默静待间,一阵闲聊声传来。

    开始还好点,说到最后,越说越不堪,听得花千黛眼露寒光。杀机凛然。

    “听到了吧?其实最怕被找到的应该是你,无论哪方都是杀你而后快。反正本王是异人,又不会真正死亡,他们即便找到本王,也不一定敢下杀手,你就不一样了!而且,说不定会生死两难……”

    光是听对话,剑殇就猜到这批人是异人了,不由靠近花千黛低声戏虐道。也是提醒。

    说话间,眼神炙热落在那宛若瀑布垂落地面的乌黑滑亮的青丝,不由心中微微悸动。

    剑殇。其实是有长发癖的男人。

    或许,大部分现代男人都有,都有长发女人比较有女人味的感觉,这也是“围城原理”的一种潜意识,谁让现代男人都是短发呢。

    “……”

    花千黛月眉一皱,厌恶眼神一掠而过,极为不自然迅速与剑殇拉开一段距离……

    “据说这个世界,对实力高于自己的存在,可以强……”

    “谁知邪妃长得如何?可能见不得人呢!魔鬼般身材。恶鬼般五官的女人多得是,不然她整天戴着面纱干嘛?”

    “哈哈……到时看看不就知道了!看那身材……啧啧啧……”

    “就是!大不了别掀开面纱不就得了!有句话咋说,关了灯……”

    眼看那些异人出现在十数米处,还兴高采烈地讨论着,而且污言秽语。对邪妃极尽yy。

    听得剑殇一阵撇嘴,男人都喜欢讨论女人,这个可以理解。但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

    最后那异人,话未说完。数十道光线爆射,闪电贯穿那七个异人头部,全部瞬间洞穿,一击毙命。

    反应都来不及,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邪妃花千黛那极为鲜艳突出的如雪内裳,如血罗衣,垂地长发形貌,缓缓从树林后走出。

    “哎……”

    剑殇早料到眼前局面,长叹了声从树木之后走出,走向那些殒命异人。

    “你做什么?”

    看剑殇俯身捡取武器,剥取异人衣裳。花千黛不由皱眉叱问。

    “换衣服啊!你看着不难受,我穿着难受!”

    剑殇毫不在意随口应道,三下五除二剥下一身青色长袍和一套雪白内裳,迅速扯掉身上糜烂且散发血腥恶臭的衣服,无视花千黛当场换上。

    反倒是花千黛被剑殇如此咧咧,不拘小节的举动,弄得颇不自然偏头,转移视线。

    ……

    天幕降临,夜空无星。

    “唏呖呖……”

    垂帘雨幕笼罩大地,朦胧隐约,在漆黑夜中,令人不由得心绪躁动。

    在剑殇“主动”寻找的一处山洞里,篝火摇曳,在冰凉夜里别有番温暖。

    剑殇看了眼盘坐闭眼的花千黛,悄悄起身,小心翼翼走到洞口,脱掉全身衣服,就这么赤身冲入雨幕……

    分身凝固而暗黑的血块、血丝,在雨水冲刷下,顺着精壮裸躯掉落……

    虽然雨水有股异味,根本不适合洗澡,但是,总比浑身血块、血丝的舒爽得多。

    片刻后……

    冲刷掉身上血迹、血块、血丝,剑殇传说衣服返回洞里。

    “你怎么不逃走?”

    盘膝而坐的花千黛忽然睁眼,直视一脸舒爽状的剑殇问道。

    “你一直关注着,我怎么逃?找死吗?”

    剑殇没好气随口应了声,大手抖了抖垂肩长发,无数水滴溅射,落在篝火中,噼里啪啦作响。

    经过大半天相处,剑殇对花千黛如今的实力已经心中有数。

    虽然花千黛的修为实力,被封印了九成以上,加上伤势未愈。但是,依旧有后天层的实力。并没有被“封星锁元”全部封死,彻底成为一个普通的女人。

    这自然是邪妃花千黛的修为境界太高,还有就是剑殇的“封星锁元”,修炼境界不够,无法做到完全封印。

    “呸……”

    花千黛脸皮一烫,啐了口沉默。

    一直关注着剑殇,不是表示刚才剑殇赤身在雨中“沐浴”,她也全看在眼里?

    “既然不想休息。那就聊聊吧!本王很奇怪,南巡乃天下大事,你们这么江湖人士凑什么热闹?”

    坐在篝火边,享受着沐浴后的舒爽和篝火的温暖,剑殇随口问道。

    “有道伐无道,仁义!天理!无道者,天之所诛也,人之所雠也!秦始皇罔顾苍生,残暴不仁。修建秦始皇陵。驱使百万劳工,每天累死者高达千人……而后筑城令,巨城十抽一。大城十抽二……致使无数家庭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又有诛子令,不但想断绝人类文明,灭绝百家道统。而且残害了多少无辜……”

    邪妃花千黛沉思片刻,眼神迷茫盯着黑夜中的篝火,缓缓说道,越说越怒,越说越急。

    说到最后,义愤填膺。连看向剑殇的眼神,也是杀机凛然。

    “这么说!你倒是个古道热肠的江湖侠女了?看不出来啊!”

    剑殇静静听着花千黛说完,直到她停下,方才嘴角一撅戏虐道。

    “江湖侠女说不上,只是随心而为。伐无道,诛暴秦,并非空穴来风!其实,本宫……我看你也不像传说那般嗜杀冷血之人,还有点血性、豪气。不像贪生怕死,阴毒无情之人,你为什么帮秦始皇做事?”

    邪妃花千黛英眉一挑,自觉反驳道,紧随反问道。

    不知什么时候起,邪妃花千黛不再张口闭口本宫,剑殇也没再自称本王了。

    剑殇没直接回答花千黛的话,而是语气肯定缓缓说道:“我猜……你没出过沧海山庄,没独自在江湖中闯荡过吧?”

    “我身处沧海山庄,天下事、江湖事、民间事,事事在心。自有人汇报,还用得着自己出去闯荡吗?真以为是帝皇微服出巡?”

    花千黛沉思了下,心中不屑想道,随即明白剑殇的意思,干脆保持着沉默看。

    “天地棋局,苍生为子,命运为谱,演绎千古棋局!”

    剑殇语气嘘吁缓缓说道,顿了下接道:“这句话你听你父亲说过没?四方异族齐攻之时,朝纲败坏,生灵涂炭,民不聊生,当时为何不反?而是八散仙联手施法引无数天外异人降世,召唤战国英魂回归,借以抵御蛮夷,匡扶社稷,救民於水火之中。谁敢说大秦帝国没出力?别的不说,光是八大散仙,至少两个是大秦臣子……

    四方异族败退后呢?天下初平,百业待兴……”

    “你是大秦武桓王,自然这么说!那……始皇陵、筑城令、诛子令又该如何解释?”

    花千黛心中纷乱,鄙夷啐了口反驳道。

    “始皇陵,名义为建造秦始皇陵墓,实则凝聚大秦气运,镇压六国气运;筑城令,实则乃功于社稷,利于千秋的盛事;诛子令,主要因为百家弟子听信谣言,袭击九皇子和十公主,掳走身份特殊的九皇子公子华……其实,筑城令的本意是……只是实施的官宦弟子,私心作祟,贪得无厌私吞公款……”

    “你是大秦武桓王,忠于大秦,自然什么都偏向大秦帝国!就算事实如你所说,那也是朝廷办事不利,否则哪来那么多贪官污吏?所谓上行下效,那也表示朝廷已经腐烂不堪!”

    听着剑殇所说,花千黛心中悸动,依旧不肯承认,连声反驳道。

    “好吧!政治国事,对你们江湖人士来说,太过遥远!就往小的方面说,我虽然是大秦王爷,却也是异人,其实大秦帝国局势如何,跟我们异人根本关系不大,甚至对异人来说,还巴不得天下越乱越好。

    欲诛始皇,先除武王,根本就是扯谈,我怎么不知道自己对秦始皇,对大秦帝国那么重要?那么忠心?!

    再则,你父亲的性格,你最了解。你们沧海山庄乃武林圣地,向来不理国事,连四方异族入侵也没出声。此时为何忽然站出来号召天下英雄,难道你没想过?”

    剑殇长篇大论的一番话,一口气说出,最后停顿,等待花千黛消化。

    “你想说,你是真正为国为民,大仁大义之士。我父亲就一自私自利之人,为了一己之私而引起江湖浩劫吧?”

    花千黛眼神不屑、鄙夷瞥了眼剑殇,冷笑哂道。

    “那倒不是!什么为国为民,什么大仁大义。我还真没那心思,也没那么伟大。我不是英雄,也不是枭雄,南巡之举如何,我根本不关心,对我来说就是个任务罢了。我就是想好好活着,让自己,让自己身边的人,活得更好,不会无辜被杀而已!”

    剑殇摇了摇头,发自真心应道,顿了下接道:“至于你父亲……自私自利说不上,肯定也有为难之处或谋划之心。扪心自问,你觉得你父亲此举,正常吗?”

    “说来说去!你就是想说服我不杀你吧?巧舌如簧!”花千黛似笑非笑瞥眼剑殇,不屑冷声啐道。

    “或许吧!我不否认。我为人如何,心性如何,天下自有公论!可以肯定的是,就算你杀了我,我也不会真的死亡,沧海山庄就等着本王的疯狂报复吧!”

    剑殇语气平静应了声,随后身躯一躺,随口说道:

    “好了!快天亮了,还不知道明天如何?相信现在黑白两道都想杀我们而后快,养足精神才是正理。休息吧!”

    话落,眼睛一闭,貌似真的就这么睡了……

    “哎……”

    一阵长长的叹息声起,在篝火摇曳,略微温暖的山洞萦绕不绝。

    邪妃花千黛盈盈站起,玉立洞口,静静看着暗夜雨景,久久没有动弹……

    长长的头发,纷杂的心,宛若九天垂落,笼罩世间的雨帘,淅淅沥沥,缥缈隐约,夜景迷茫而绪乱,难以看清。

    漫天的细雨,漫天的晶莹,无星的夜空……

    此夜难眠。

    邪妃花千黛,名震江湖。

    心性、智商自然极高,其实剑殇所说很多话,花千黛诡异地认为说得很对,也莫名其妙信任,只是不想承认而已!

    也正是因为如此,花千黛才更疑惑,自己应该杀机凛然,除之而后快才对,为什么会认为剑殇说得很对?

    别说什么男女之情,对生死相搏的两个巅峰人物来说,完全是扯谈!

    邪妃花千黛会这么容易被勾动春心的话,她就不是邪妃了!

    “或许,是因为他所说都是事实吧!身为武桓王、财神、战神等威震天下称号的风云人物,没必要怕死到蒙骗自己一个女人。”

    花千黛看向沉睡中的剑殇,如此想道,到底该不该杀……

    想歪的人,每人罚月票一张……(本站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