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七章 虎落平阳
    “咦?”

    迷迷糊糊沉睡间,一个巨大的八卦光形蓦然出现在剑殇脑际,使得剑殇猛然苏醒,翻身而起。

    正站立洞口,思绪纷飞的花千黛,疑惑看向忽然起身,又静立不动的剑殇,欲言又止。

    “有人在推算我的位置!此地不宜久留!”

    回想八卦光形的警示和《恒古心经》四大术之虚衍之术的推算,剑殇心中若有所悟,看向花千黛郑重说道。

    “嗯?!”

    回想之间莫来由的心惊肉跳,花千黛还以为是自己被剑殇的话语所影响,没想到竟然是凶兆警示,沉思了下,顾作冷静缓缓说道:

    “慌什么!以你的身份、地位、名气,你失踪了,有人推算你的生死所在很正常。依你之前所说,你正身在局中,自然时刻被算计着!”

    “你懂什么!能引得同类异宝的警示,十之**是有杀身之祸的推算。何况,我又不是卜算相命的神棍,只是参悟过类似的虚衍之术。以我的修为境界,能让我隐约反算,证明推算之人修为境界高不到哪去。如果是秦始皇、天言真人、逆天圣者等布局天下的散仙之流,我连预警的资格都没,更别说反算了!”

    剑殇浓眉一皱,语气颇为不悦且不耐烦连声说道,顿了下,直视花千黛说道:

    “你也思考很久了,如果不想杀我,干脆放我走吧!”

    花千黛没回答剑殇,而是眼神如针直视剑殇忽然问道:“你会虚衍之术?!”

    剑殇心中一凛。迅速转移话题道:

    “要不你暂时解开我的禁锢,或许我能反算出到底是谁在推算我们,有什么意图!”

    “你会虚衍之术,又会守恒之术。那你会zong横家失传已久的秘典《恒古心经》咯?别说你不会天言之术和预判之术。”

    花千黛眼神越来越犀利,冷声自顾自说道,顿了下,语气不善恼怒质问道:“你一直以天言之术在蛊惑本宫?!”

    “那啥!本王金口玉言。所说都是实话、心理话,并非蛊惑!以你的精明,是否实话难道还分不出来?何况我的实力已经被禁锢。也使不了手段。”

    剑殇心中咯噔一声,颇为尴尬连声解释道。

    好敏锐的女人,剑殇一时失言说出“虚衍之术”。就被猜中了。

    剑殇确实是一直在以“天言之术”蛊惑花千黛,只是剑殇体内没有先天真气,效果并不明显,算不上使用异术,却也潜移默化地影响了花千黛的心神,特别是对剑殇的看法,使之杀心大减。

    “希望如此!否则的话……若让本宫发觉,拼着境界倒退,也必杀你!”

    自己的手段,花千黛很有信心。倒是没怀疑剑殇的解释,还是郑重警告道。

    “如今我们可谓同一条绳上的蚂蚱,互相猜忌是自寻死路!还是快离开吧!”

    剑殇迅速起身说道,话落,直接往外走。

    “站住!”

    花千黛也跟着走到洞口。忽然月眉一凝喊道,引得剑殇颇为不耐回头,又看花千黛为难说道:

    “就算正在推算,也没这么快,无需这么着急。”

    “性命攸关还不急?!”

    剑殇翻了个白眼没好气说道,话落。猜到花千黛想法,边解外衣边说道:“把你的头发盘起来,再用我的外衣包下就行了!”

    “不用!”

    花千黛迟疑了下,冷淡拒绝,随即解下腰际宽大腰带,垂地长发一盘,腰带一包,余者绕在脖颈处,又把罗衣下摆拉起,绑在腰际,搞定。

    不得不承认,花千黛解带、盘发、束腰之际的动作,极具韵味,风华尽显,看得剑殇心旌荡漾。便是最后的打扮,也是颇为怪异,却也有种另类诱惑。

    ……

    半个多时辰后。

    剑殇跟着花千黛冒雨潜行,半个多时辰就碰上了十几波人,使得剑殇和花千黛不停转移方向,转得本就没方向感的花千黛,更是晕头转向,彻底迷路了。

    静待又一波十几人在十数米外搜过,花千黛皱眉疑惑道:“怎么回事?之前树林还没什么人,怎么突然多了这么多?之前瞬杀那七个异人,他们根本没来得及反应啊!”

    “你太小看异人了!他们一死,肯定立刻让同伴来收尸,一看死亡方式,猜不到是你才怪!”

    剑殇苦笑说道,之前自己也疏忽了啊!

    “你怎么不说是你的王袍暴露了?”花千黛语气不悦反驳道。

    “王袍都烂成那样了,还看得出来?”剑殇没好气说道,暗叹了声,颇为恼怒接道:

    “算了!讨论这个没意义。就算没暴露,也会被推算到,如今想着怎么离开才是!”

    虎落平阳被犬欺啊!不说丢下花千黛自己能否走得了,估计花千黛会第一个下杀手。

    “你带路!”花千黛颇为恼怒说道。

    堂堂邪妃花千黛,堂堂武林神话之女,什么时候沦落到如此田地过?

    “嗯!”

    此次剑殇不藏拙了,反正花千黛已经意识到自己的处境,继续让花千黛带下去,那是跟自己的命过不去。

    ……

    大约一时辰后,天际泛白,旭日初升,此时连绵细雨也基本消散。

    身处茂盛树林中,树木显得格外翠绿,空气显得格外清新。

    剑殇和花千黛已经摸到了树林边沿,可看到林外境况,这还是剑殇左拐右弯,同样不认识路,只是朝着一个方向的缘故。否则不到半时辰就能出林了。

    白天两人无所顾忌赶路,却足足走了小半天还没走出林。

    “咔嚓……”

    眼看即将出林。剑殇正寻思着如何躲过敌人追踪,一阵清晰木枝断裂声起。

    心中一跳回头,正好看到花千黛一指弹杀一只数尺细蛇,因此撞断了侧旁树枝。

    “什么人?!暗号?!”

    一阵暴喝,细微破风声和枝叶颤动声起。

    “它想咬我……”

    花千黛眼神飘忽,低声尴尬解释道。

    都是殷红如血的罗衣惹得祸啊!

    没事穿得这么嫣红干嘛呢?

    剑殇还真没法说什么,普通女人面对毒蛇撕咬。没尖叫就很彪悍了。

    “别杀他!”

    心思剧转间,剑殇看花千黛翻手折了根枯枝入手,眼神凌厉看向出现在数十米外。正赶来查看的身影,不由低声喝道。

    “哧……”

    凌厉破空声起,花千黛玉指一弹。枯枝如箭射出,瞬间灌入眉心,毙命。

    “假慈悲!”花千黛不屑啐道。

    “你懂个p!他一死,就暴露我们方位了!”剑殇恼怒呵斥道。

    “树林这么大!没这么快被发现,等发现我们都离开了!”

    花千黛月眉大皱,呼吸加促,语气低沉说道。

    “你太小看异人……”

    剑殇情急下脱口而出,顿了下,暗叹接道:“算了!想想怎么离开吧!最近的路径,冲上那山丘。堵山丘后不是一马平川的地形如何?”

    “太冒险了!我们有足够时间离开,最好顺着树林边沿行走,绕到山丘背后,就能全速赶路了!”花千黛眼神一扫,迅速解说道。

    “没那么多时间绕路!”剑殇语气凌厉训斥道。

    套句现实贱语。要不是打不过她,就拔剑砍了……

    “……”

    花千黛双眼一瞪,剑殇还是坚信己方会迅速暴露?!

    “啪啦、啪啦……”

    就在此时,一阵密集的凌厉破风声起,其中还有不少撞断树枝枯枝的声音。

    树林外面涌向数百异人,疾奔向剑殇和花千黛所在。还在迅速增多……

    “东北方两点钟方向,速度!”

    一阵高喊声隐约传至。

    “怎么可能?!”花千黛眼神一凛,惊呼出声。

    “解我禁锢?我保证全力护送你返回沧海山庄!”

    剑殇懒得多解释,语气急促说道。

    异人一死,马上下线汇报。只要有异人在现实中等待,再马上上线汇报,不快才怪!

    “杀!”

    花千黛瞥了眼剑殇,轻喝一声,足尖一点,自顾自射出树林,迎向冲来的暴增到上千的敌人。

    “不是吧?!”

    剑殇神情一僵,有种破口大骂的冲动。

    直到现在,邪妃还不解开禁锢,她想干嘛?“贼”心不死?!

    众敌环围,剑殇真气被禁锢,就剩**力量,那不是把剑殇往火坑里推?!

    想归想,剑殇还是硬着头皮快步紧随冲出,毕竟跟着战力bt的花千黛冲出去,还有一线希望。留在原地,死定了!

    如今可不是表现大男人主义的时候,忍了她那么久,就当先收点利息吧。

    “砰……”

    花千黛速如旋风冲出,速度丝毫不比先天初期强者慢多少,长袖一挥,直接轰飞一名敌军。

    一卷,敌军手中长剑落入手中,剑光凛冽,快得连剑身都看不清。

    冲杀中回头一看,剑殇正紧随而来,花千黛不由嘴角一撅,暗自得意……

    “噗……”

    剑殇就算没有先天真气加持,《云龙九变》修炼有成的**,本身就有三四千斤的力量,综合战斗力并不比高级异人差。

    手中长剑一挥,瞬间划过一名敌人喉咙,速度不减前冲……

    “喝!”

    一位身材魁梧的身影拦路,手中巨斧一招力劈华山劈落……

    “铿……”

    剑殇长剑一偏,点在巨斧侧面,磕偏,一脚闪电踢出,直接把数百斤重的身躯踢飞十数米,撞倒冲来敌军。

    又有两道剑光直面斩来……

    剑殇一个铁板桥后仰,左手撑地,右手长剑一挥,左右敌军受创跌开……

    一个鹞子翻身,加速前冲……

    ******

    这章删删改改数次,还是决定这么写!有意见者,请看完下一章再提,影子欢迎之至……

    写的不仅是情节发展,也是心性变化。写的是,说的是心理……(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