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章 恩怨两清
    “一杖破天!”

    公西无剑一声令下,铁杖翁手中铁杖击出,夹杂万钧之力。

    随后,阴冥鬼王的鬼爪,舞阳姥姥的藤杖,惊鸿剑客的惊鸿剑,炼狱夫妇的炼魂掌,荡世娘娘的飘带,晓天散人的金轮……

    十数个震惊周围敌军的强大攻击,齐齐轰向剑殇,威可撼动虚空。

    “守恒之术!”

    剑殇手中赤霄剑一翻,收入体内,左手揽起瘫软花千黛,先天真气灌入右手,以诡异轨迹划掠……

    密集光线迅速涌现,在剑殇周围穿梭交错,宛若渔网护住剑殇两人。

    “轰、轰、轰……”

    连绵不绝的轰击声起,一个个强大攻击被牵引着猛烈对击。

    猛烈劲风席卷数十米范第三百二十章 恩怨两清围,沙飞石走,让周围密集围困的异人和江湖势力都无法靠近。

    “沧海山庄,恭候诸位英雄的喜讯!”

    公西无剑眼神平静看着强者围攻的激烈战局,语气平静说道。

    声音清晰回荡,萦绕不绝……

    一道身影如离弦之箭射向远方,眨眼化为一个黑影,迅速消失在天际。

    “嗯?”

    剑殇心中一喜,战意狂飙。

    没有“曾经的剑神”公西无剑,那自己和花千黛并非完全没希望啊!

    原本剑殇想着,即便解开花千黛的“封星锁元”,花千黛也不是公西无剑的对手,自己何必让花千黛多添遗憾。甚至死不瞑目?

    如今,既然公西无剑离开,那花千黛就是自己最大的底牌,只是这底牌是把双刃剑,可以杀敌,也可能是自杀……

    “哧……”

    全力维持“守恒之术”间,惊鸿剑客的惊鸿剑破开守恒光线。一剑划破剑殇胸膛,顿时鲜血狂飙,仅以毫厘之差斩中心脏。

    “永生之盾!”

    剑殇先天真气狂暴。凝聚出九面古朴沧桑的光盾环护周身,把自己和花千黛护在其中。

    看着剑第三百二十章 恩怨两清殇苦苦支撑,血染衣裳。花千黛硬打起精神,想为剑殇分担压力。

    可惜,围攻者都是先天强者,无一弱手,便是实力恢复的剑殇,也只有依靠“守恒之术”暂时自保的份,花千黛根本插不上手,不由语气嘘吁低沉说道:“你走吧!别管我了!不值得!”

    何曾想过,最后拼命护住自己的人,竟然是自己一直想刺杀的人?是自己召集天下英雄。要诛除的人?

    而曾经对自己言听计从,指东不敢往西的人,却费尽心思要杀自己?

    甚至,连父亲和“家”也抛弃了自己……

    为什么?

    如公西无剑所说……咎由自取,问天无怨。

    花千黛也不知该恨武桓王。还是恨自己,又或者恨命运弄人?!

    只能凭心而为了。

    “别傻了!人生一世,草生一秋。疾风知劲草,难道人的意志连草都不如吗?死亡何惧,最惧心死!”

    剑殇一面保持着“守恒之术”,一面苦口婆心奉劝道。

    如果花千黛一心求死。实力再强也没用啊!

    可惜,剑殇明显不是会安慰人的料。

    “心不死又如何?根本无路可走!”花千黛语带绝望说道。

    “有!天下之大,何处不可去?!心若在,人就在。至少,狼军欢迎你。”

    剑殇绞尽脑汁,想激发花千黛的斗志、生存意志,为花千黛也是为自己。

    “算了吧!那不是做实了勾结武桓王的恶名!”

    花千黛纷乱灰暗的心亮起丝希望之光,苦笑说道,顿了下,低声叹道:“谢谢!”

    话落,原本发软的娇躯一挺……

    别以为剑殇如今游刃有余般应付着强敌围攻,却也只能堪堪自保,根本无力反击和突围,被杀是迟早的事。

    “等等!”

    剑殇似乎预感到什么,不由心中一凛,脱口而出:“你想做什么?”

    “谢谢你的收留!但是,我不想背负武林叛徒的骂名……”花千黛苦笑而语气低沉说道。

    “你想硬破禁锢?”剑殇心思剧转,随口问道。

    “一个人死,总比两个人死好。除了此法,还有办法脱身吗?”

    花千黛眼神凝视剑殇,语气平静说道。

    话落,绽放出解脱的微笑……

    “有!”剑殇语气肯定应道。

    “嗯?难道他有什么底牌?”

    花千黛心中一凛,疑惑看向剑殇。

    心思刚起,花千黛忽然感觉压在自己心头,压得自己喘不过气,极为不适应的“大山”,蓦然消失。

    一股宛若风暴,席卷天地,震颤人心的恐怖气势爆发……

    蓦然间,猛烈狂暴的气氛一凝,无数或红、或白的花岚,凭空出现,宛若雪花在天地间飘飘扬扬……

    “啊?”

    围攻正欢的众人齐齐心中一跳,停下手中攻势,惊骇疑惑看向正死死盯着剑殇的邪妃花千黛。

    “逃!”

    不管邪妃花千黛的实力是真是假,之前到底是隐藏实力,还是施展了什么秘法。

    这气势、这花岚,是邪妃花千黛的招牌,却是实实在在,绝非幻象。

    诸位江湖巨擘骇然对视一眼,极为默契地同时转身就逃,施展出自己最强悍的速度、秘法……

    “他们跑了?!”

    剑殇被花千黛看得毛骨悚然,心中发虚,不由硬着头皮“提醒”道。

    “跑不了!该死的一个也跑不了……”

    剑殇没放开怀抱,花千黛也没挣扎离开,而是死死盯着剑殇,语气毫无感情缓缓说道。似乎只是在说一个鸡毛蒜皮的事实。

    如此情景,诡异至极!

    “……”

    瞥了眼左右,只要靠近花岚范围者,一个个莫名其妙四分五裂,当场死以非命,剑殇讪讪一笑,不由得放开怀抱。完全能感受到花千黛复杂万分的心绪。

    “原来,禁锢是你下的,不是赵高?”

    剑殇放开怀抱。花千黛顺势盈盈站直,闭眼梦呓般缓缓说道。

    静!

    寂静!

    剑殇沉默。

    看花千黛表面上很平静……

    但是,看向无风自舞的三千青丝。宛若暴雪飘舞的花岚,就知道花千黛那平静的表面之下,压抑着多么恐怖的风浪。

    “为什么不早点解开禁锢?”

    睁眼,不再是澄静如水的眼眸,而是宛若烈火焚烧的眼神,语气宛若述说平常之事般,平静得让人心中狂跳。

    “没内力,根本无法解开!何况,如果早就解开,我现在还能站在这吗?”

    剑殇浓眉大皱。做了个深呼吸,眼神坚定与花千黛坦然对视,语气平静说道。

    “哧、哧、哧……”

    话音刚落,密集破空声起,无数青丝瞬间包裹剑殇。快得剑殇反应都来不及,连永生之盾也无法阻挡分毫。

    周围花岚,狂舞中破风声密集刺耳,宛若无数刀片切割……

    “你认为,我现在不会杀你?”

    悦耳声音起,依旧极为平静。只是少了以前的清亮。

    心不再清,如何说出清亮的声音?!

    “如你所说,若非屑小作祟,我早就死在你手上……非不愿,而是不能!”

    无数青丝包裹,杀机如天威压,剑殇平静说道,顿了下,眼睛一闭,坦然接道:“我……问心无愧!”

    事情之初,花千黛抓着剑殇遁走,不是不想杀,而是不能杀,毕竟谁知道赵高或武桓王座下强者会不会追来?

    没有剑殇当挡箭牌,花千黛只有死路一条。

    而后,剑殇意识恢复,力量恢复,花千黛反而为了冲开禁锢而重创,根本无力击杀,至少没把握击杀。

    随后,花千黛认识到自己的处境,带着重创之身,独自留下太危险且人的本性排斥孤单,又没杀剑殇。

    紧随着,花千黛认识到了武桓王的“不该死之道”,和远胜她这个从未“微服出巡”,生存常识几乎空白的武林圣女。

    最后,花千黛还想让武桓王自生自灭,却被剑殇所感动,终究不忍违背良心……

    如果……

    这世上没有如果,红尘沧桑,无路可退。

    “问心无愧!”

    四个字,宛若雷霆在花千黛心中炸响。

    如果花千黛要怨恨剑殇,只能怨恨剑殇不早点解除禁锢,为什么不跟她商讨,让彼此解脱?害得她沦落到如此无法挽回田地?

    但是,终究一句话,武桓王不过是自保而已。

    如果早点解除禁锢,或跟她商讨,那不是找死?!

    “天意弄人啊!”

    花千黛仰天长叹,眼神复杂之际,有点飘忽看着剑殇迟疑问道:“你……之前所说……都是真心话吗?不是……天言之术?”

    说话间,无数包裹剑殇,势欲把剑殇粉身碎骨的青丝松散,重新化为瀑布般的青丝垂地……

    “金口玉言,天地可鉴!对你的遭遇,我很抱歉,狼军大门为你敞开,所有一切代价,我来承担!”

    “我不需要同情!”

    剑殇誓言般话语刚落,一阵尖锐刺耳的尖叫声起……

    “嗯?!”剑殇心中一凛,还未反应过来。

    视线内,花岚狂舞,无数光线毁灭天地般肆虐,一副世界末日,天地俱毁的狂暴之相。

    “此刻起,我们恩怨两清,再无瓜葛。来日,本宫必取你项上人头……”

    一个冰冷彻骨的声音起,在天地不停回荡、回荡……

    “我不是那意思……”

    剑殇想解释,可惜,芳踪已去……

    就算解释又如何?

    剑殇能让邪妃花千黛重回以前的生活吗?能让已经发生的一切回溯吗?能让天下人,让沧海山庄,让沧海君重新接受武林圣女吗?

    数里范围内,数千具尸骸,尸横遍野,血腥惨厉。

    剑殇视线之内,原本密集拥挤的敌军,已经没一个站立的身影……

    一股浓浓的怨气,充斥浓溢血腥味中,在天地间萦绕不去……

    ***

    最后一天,有没有月票都点点“推荐月票”吧,别浪费了!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