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三章 舌辩群雄(拜求月票)
    除了风云剑杜子车,还有谁?

    霎那间,无数眼神聚集而至,又有无数人迅速闪避。

    众人关注的是到底何方人物,敢骂五个传奇人物;闪避的自然是唯恐殃及池鱼。

    “风云大哥!”

    原本极为拥挤的人群,蓦然间全部散开,加上无数人关注。夏林吓得脸色发白,连忙拉扯风云剑的衣袖喊道。

    便是蔡寻、江成等人,也是焦急看向杜子车,脑子一片空白,怎么也想不通,“杜子车”怎么如此胆大包天。

    “无妨!你们先退开!”

    剑殇朝众人露了个安心的笑靥,轻声说道。话落,朝江成使了个眼色,大步走向高台高声道:

    “江湖第一诫是什么?倚武作恶,欺负弱小。特别是欺辱老弱妇孺者,人人唾弃。”

    所过之处,人群自动散开,直指高台,那洪亮的声音,响彻广场。

    “风云大哥!”

    看杜子车不听劝还往前走,夏林小脸煞白颤声喊道。

    “走!”

    还是江成年老稳重,迅速拉住夏林,向蔡寻人等使了个眼色,硬把夏林等人拉着退到人群中。

    杜子车不知有什么底牌,但五大传奇人物,随便挥挥手,就不是江成等江湖小虾米承受得起。

    “你等江湖男儿,牺牲他人引诱诱邪妃,此其一,是为不义;

    你等武林前辈,联手攻击一个后辈女子,此其二,是为不仁。

    你等传奇人物,没保住托付之人性命。还颠倒黑白,混淆是非。此其三,是为无信无智!”

    大步行走间,剑殇运气高喝,声传十数里远,最后走到高台之下,环视周围无数面孔,高声喝道:

    “如此不仁不义的无信无智之人,加上欺辱妇孺,令人唾弃,妄为前辈。妄为传奇!”

    “啊?!”

    一声喝骂。骂得以各种手段悬浮半空的五位传奇人物,脸色难看至极,怒火熊熊,若非天下人环视,定要一掌灭杀。

    一阵惊呼声起。无数人傻眼。

    “此乃何人?”

    辛元子脸色阴沉,看向火元真人、铁杖翁、惊鸿剑客等后辈沉声问道。

    火元真人等脸色一僵,一阵面面相觑,沉默,没人认识。

    “禀告师祖,此乃风云剑杜子车,一个碌碌无名的江湖小虾米。之前听说参与了黑雾林之战,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没死,反而出声帮衬邪妃!”

    道心宗一位弟子迟疑了下。硬着头皮出列恭敬汇报道。

    “没错!这位道心宗弟子说得没错,我就是一碌碌无名的江湖小虾米,只是看不惯那些所谓的江湖前辈,如此毫无道义,如此不知廉耻而仗义执言,大家说我说的对不对?”

    剑殇耳边挺灵。迅速接过那道心宗弟子的话,运气高喝。

    “……”

    可惜,事与愿违,没人出声响应。

    “风云剑?他失心疯了?当自己是谁啊?”

    “就是就是!连先天境界都没到,竟敢出声辱骂各个江湖传奇?!”

    “我看是练剑练傻了,真当自己是风云人物了!”

    “不得不承认!很傻很天真,勇气可嘉!”

    “说不定他的风云剑的奥义就是要成为风云人物呢!这么好的出头机会,去哪找啊?”

    “也是!这下风云剑真要名传江湖,成为风云人物了!”

    ……

    反倒是各种戏谑嘲讽的声音此起彼伏,让剑殇颇为无语。

    “小辈!这妖女乃江湖叛徒,勾结大秦武桓王残害天下英雄,又滥杀无辜,为祸江湖。此乃天下公认之事!”

    对于这种不入流又渴望出名的江湖小虾米的心理,辛元子自然了解,不由硬忍着怒火郑重解释道。

    “是吗?在下曾经亲身参与渭水之战和黑雾林之事,看到的似乎不是如此。”

    剑殇坦然与相貌和蔼,仙风道骨的辛元子对视,语气疑惑脱口而出。顿了下,高声接道:

    “在下以风云祖师的名义发誓,所说之言句句当真!”

    顿了下,做了个深呼吸,视死如归,正义凛然高声道:

    “还记得渭水之战,武林圣女独自刺杀武桓王,击杀武桓王座下最强依仗……大罗尊者传人李同,轰破武桓王旗舰,击杀无数武王亲卫。引得隐匿朝廷的邪王出手重创,逼得武林圣女不得不挟持武桓王遁走,逃至黑雾林。

    后来,我等江湖豪杰联手赶到黑雾林,在下亲眼看到,武林圣女想要击杀武桓王被异人阻扰,后被阴冥鬼王和晓天散人两位前辈偷袭,导致功告垂成。随之铁杖翁、舞阳姥姥、惊鸿剑客等前辈出现,听信片面言语,群起参与围攻,引起混战!”

    一口气说了一大通,听得周围众人目瞪口呆,浮想联翩。

    “在场英雄,可有亲身参与者敢与在下对峙?!江湖谣言,岂可轻信?!最简单的一点,若是武林圣女勾结武桓王,何必击杀大罗传人?何必击杀无数武桓王亲卫?何必轰破武桓王旗舰?这‘勾结’的代价,是否太大?如此明显之事,难道没人怀疑?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话落,剑殇还一副光明磊落的模样,环视周围无数人高喊道。

    “对啊!也是,当时渭水之战,我也亲眼看到圣女出手了!”

    “嗯!当时我也参与了,圣女确实独自杀上武桓王旗舰,大杀四方!”

    ……

    一时间,密集人群中,此起彼伏的剧烈议论声起,绝大多数都是认为风云剑所说很对。

    可惜,都是渭水之战参与者,没有黑雾林之中参与者。

    因为,除了见势不妙,转身就逃的各个江湖巨擘。黑雾林之战根本没幸存者。

    “咦?!”

    要说谁对花千黛的遭遇最清楚,自然是是花千黛本人。不由疑惑看向那极为陌生的面孔,加上那后天的孱弱气息,根本不会有交集才是。

    “他为什么如此帮自己?还以祖师的名义发誓?!所说之话,明显七分真三分假,竟然还这么多人相信,这就是江湖谣言吗?这就是混淆是非,颠倒黑白吗?”

    花千黛也想不通为什么,别的不说,大罗传人李同只是重创,死也不是死在她手里。

    ……

    “江叔!风云大哥有参与渭水之战吗?当时我们不是在……”

    看着面对天下英雄。侃侃而谈的风云大哥。夏林满眼崇拜,又疑惑看向江成问道。

    渭水之战爆发时,他们明明刚到三川郡,根本来不及参与啊?

    幸好江成眼疾手快,迅速掩住夏林的嘴。没让她说出来……

    蔡寻心思剧转,恍然大悟脱口而出:“我知道了!风云大哥所说的隐士高人,不会就是邪……就是武林圣女吧?也只有武林圣女,才能教出那么快的剑!肯定是,怪不得之前风云大哥不说了!”

    “或许吧!别胡说,小心惹祸上身,静静看着就好!”江成脸颊冒汗,连忙训斥道。

    ……

    “敢问天下人,如此圣女。如何会成为江湖叛徒?如何勾结大秦武桓王残害天下英雄,又滥杀无辜,为祸江湖?竟然还是天下公认之事?天理何在?!!”

    众人议论纷纷之际,剑殇做了个深呼吸,运气高喝。

    “真是这样?!”

    辛元子心中悸动,看向火元真人询问道。

    他跟为徒复仇的魔师、鬼帝等不同。道师第一苍是死在武桓王手上,他只是为了大义站出来,跟花千黛没什么恩怨。

    “这个……或许是吧!渭水之战弟子参与了,确实如此。黑雾林就不知道了!”火元真人不敢说谎,迟疑应道。

    “小辈!照你所说,阴冥鬼王和晓天散人为何偷袭武……为何偷袭花小姐?而不是联手击杀武桓王?”

    辛元子眉头一皱,心中颇为疑惑,转头看向风云剑问道,语气柔和不少。

    这种敢为正义挺身而出,视死如归的青年俊杰,正是正道所需啊!

    “晚辈区区江湖小虾米,如何能知?只是不希望各位传奇前辈被阴人蒙蔽,混淆是非,颠倒黑白而已。以晚辈猜测,武林圣女行事亦正亦邪,因而有邪妃之称,肯定得罪过两位前辈。加上两位前辈心术不正,正好武林圣女身负重伤,可能身怀某种异宝,如此机会,千载难逢,连晚辈也会心动啊!”

    风云剑沉思了下,煞有其事连声应道,态度也好了很多。

    “嗯?”

    仔细想来,还真是如此,辛元子等人不由齐齐看向晓天散人元坤。

    “前辈莫听这后辈胡言乱语,事实绝非如此,否则沧海山庄为何把邪妃逐出山庄?悬赏击杀?”

    晓天散人狠狠瞪了风云剑一眼,连忙说道。

    至于铁杖翁、惊鸿剑客等,虽然也是黑雾林之战参与者,确实是后来才到,之前具体并不清楚。

    但是,公西无剑以“沧海令”把花千黛逐出沧海山庄是事实,如非肯定,代表武林神话的公西无剑肯定不会也不敢这么做,让他们有点怀疑风云剑的说法,又感觉风云剑所说似乎没错,心中正纠结呢!

    “沧海山庄乃武林圣地,出此有辱威名之事,自然要表明立场!何况沧海前辈公告天下:乃是……事情若是属实,则逐出山庄。并未肯定,显然也是被小人蒙蔽!”

    风云剑迅速接话,顿了下,不待晓天散人回应,坦然直视追问:“你敢说你没偷袭武林圣女吗?在下亲眼看到你以金轮偷袭武林圣女背后!如此背后偷袭的下作之事,在下不屑为之,无耻!”

    “胡说!老夫……”晓天散人大怒。

    “废话少说!既然如此,那我炼狱谷和鬼谷灭门之事,该当如何?”

    魔师钟玄一挥手,颇为霸道沉声问道。

    “炼狱谷和鬼谷是否该死,晚辈不敢妄言!敢问前辈!若前辈受创之时被偷袭,事后是否会报复?”

    剑殇淡然轻笑,满脸公正客气拱手反问道。

    新的一月,新的一天,拜求保底月票支持!

    不管有没有,点点“推荐月票”就是莫大心意,拜谢!!!!(本站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