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五章 血战终启
    “我可以肯定!他肯定不是风云剑。在我被杀前,亲眼看着风云剑眉心被光线贯穿而亡。风云剑不是异人,怎么可能死而复生!”

    人群涌动间,一个异人突显而出,指着场中的风云剑神情自信,语气肯定高喊道。

    一时间,无数疑惑和恍然大悟的眼神落在剑殇身上。

    剑殇大惊,好不容易营造出眼前局面,竟然有异人跳出来搅局,不过,估计这异人所说是真。心思剧转间,大笑嚷道:

    “笑话!竟然还有人说我不是我,天下还有比这更可笑的话吗?”

    顿了下,直视那异人高声问道:

    “你亲眼看到我被杀?亲眼看到我变成尸体?此处我的兄弟仇人应该不少,没人否认。倒是你一个异人出声置疑?请问我跟你很熟吗?那我叫什么名字?”

    那异人神情一愣,嘴巴蠕动数下,说不出话来。

    他是对风云剑有点印象,这些原住民江湖人士,都是名号震天响,反而名字较少人知道。

    “连我的名字都不知道,也敢跳出来污蔑?指责我不是我?可笑!”

    剑殇心中大松了口气,冷笑不屑啐道。

    脸色数变间,那异人硬着头皮喝道:“就算你没死!那肯定也是邪妃饶你一命,暗中有所勾结,你自然帮着她!”

    “说话如此反复,之前还肯定……肯定……,现在又肯定我没被杀了?晦气!”

    剑殇满脸郁闷加无语。一副不屑与之言的神情。

    便是关注此事的人,也是纷纷摇头苦笑,这事也太不靠谱了。

    “何需如此麻烦?!是否本人,一试便知!”

    就在此时,魔师钟玄向森罗鬼帝使了个眼色,语气随意说道。

    话落,随手一掌拍向风云剑。漆黑炼魂掌凝聚而出,所过之处虚空涟漪扭曲,威可落日熔金。

    这哪里是试探?根本就是想一掌灭杀啊!

    “住手!”

    辛元子脸色一沉。轻喝一声,荡世辛火掌拍出……

    “一胡搅蛮缠的小辈而已,何需坏了我等情义!”

    森罗鬼帝缓缓说着。一爪抓出,迎向焚空辛火掌……

    “怎么办?不能暴露身份,否则之前所做一切就白费了……”

    看着威可把自己击毙焚尸的鬼帝的炼魂掌,剑殇心中一沉,心思剧转。

    武桓王常用的手段不能用,赤霄剑不能用,永生之盾、守恒之术、翻天掌等不能用,也没大军可以借力。

    几近散仙之流的超级强者的攻击,剑殇全力以赴都不一定能接下,何况如今大半依仗都不能用……

    “你敢!?”

    花千黛大惊。杀意凛然娇喝一声,无数花岚涌向狂舞,三千青丝激射而出……

    “庚金裂天刀!”

    “浮屠遮天!”

    裂天尊者和遮天老祖齐齐出手,刀芒犀利,无数鬼哭神嚎的面孔涌向。遮天蔽日。

    “剑指天皇!”

    闪电寻思间,剑殇手中宝剑出鞘,化为漫天犀利剑气爆发,气势一往无前,势欲斩天。

    “裂天爪!”

    左手闪电抓出,所过之处。黝黑痕迹道道,似乎连空间也被抓破。

    “轰、轰、轰……”

    连绵不绝的轰击声起,漫天宛若烟花绽放,炫目缤纷。

    辛火掌对上森罗鬼爪,三千青丝对上裂天刀和浮屠击,炼魂掌对上风云剑和裂天爪……

    “砰……”

    双重削弱之下,炼魂掌还是狠狠轰在剑殇身上,使之衣裳爆裂,狠狠撞在高台上,砸出人形凹痕,口喷鲜血。

    除了剑殇,其他都是仓促爆发,势均力敌,倒没出现多大余波,如此也表现出花千黛足可以一敌二的修为实力。

    “你……”

    芬芳萦绕,花千黛瞬移般出现在剑殇身边,张嘴欲言又止,满眼担忧。

    “呸……”

    剑殇张嘴吐了口血水,摇头示意没事,满脸悲愤运气喝道:

    “果然是歪魔邪道,蛮横无理,肆意妄为!”

    “啊?!”

    “幻觉吧?风云剑竟然能挡住魔师的攻击?”

    “这真是风云剑吗?”

    ……

    一时间,无数错愕惊呼声起,议论声此起彼伏,便是江成、夏林等人,也是满眼不敢置信。

    虽然风云剑明显受创了,但接下魔师一掌却是事实。光是此事,就足够风云剑名传天下了。

    “如何?道兄还认为这是后天境界的江湖小虾米吗?便是先天之人,也难接下老夫的炼魂掌吧?”

    魔师钟玄却理也不理剑殇,看向辛元子问道。

    “呃……”辛元子张嘴无言,疑惑看向风云剑沉默不语。

    如今,任谁都看出风云剑有怪异了。

    “事实胜于雄辩!所谓正道,就喜欢搞些不切实际,自寻烦恼的花样。却不知,绝对实力之下,一切阴谋诡计自然显形。”

    看辛元子沉默,魔师钟玄冷笑着语带不屑缓缓说道。

    “你到底是谁?”

    辛元子脸露恼怒看向风云剑沉声问道,心中却颇为忐忑寻思:

    “不会是武林神话暗中埋下的棋子吧?也就只有他,能让明明是后天八层的人,挡下先天巅峰的存在的攻击。”

    “我就是我!无论是谁,所说之话是事实,经得起任何对峙,任何考验。你等传奇前辈,仗力欺人是其一,反正在你们心中,一切实力说话。何需往圣女头上泼脏水,戴恶名?!如此行径,比歪魔邪道更令人不耻!”

    此次,剑殇没再否认。依旧是仗义执言之势坦然应喝。

    “呃……”

    辛元子神情一僵,仔细一想还真是如此,风云剑到底是谁,有那么重要吗?

    重要的是,风云剑所说到底是否属实,邪妃花千黛是否真是江湖叛徒?!

    “无知小辈!直到此时,还如此插科打诨。胡搅蛮缠!”看辛元子反应,魔师钟玄眉头大皱,杀意凛然喝道。

    “凡事离不开个理字。到底谁插科打诨,胡搅蛮缠。到底谁仗力欺人,颠倒黑白。天下自有公论!”

    剑殇无所畏惧看向魔师,而后环视周围人群,运气高喝。

    “罢了!罢了!此次老夫本就不该来……”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在辛元子心中,自然是偏向“正义凛然”的风云剑,不由暗叹一声,摇头嘘吁道。

    说话间,辛元子身影一晃,宛若翩鸿瞬间远去,迅速化为一道黑影消失在天际间……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虽然辛元子的内心已经偏向风云剑所说,却也不会因为风云剑和邪妃花千黛,跟四个同级别人物生死相搏,加上事情扑朔迷离,干脆来个眼不见为净。抽身事外为上。

    “小辈找死!”

    原本极为稳当的局面,居然被一个莫名其妙,蝼蚁般的小辈破坏,横生枝节。森罗鬼帝杀机凛然,直接一爪抓向风云剑,杀之而后快。

    “所谓前辈。不过如此……”

    花千黛不屑冷哼一声,眼带感激、复杂之色看了眼剑殇,眼神冷厉看向四个传奇人物,气势疯狂爆发,速如闪电射向森罗鬼帝……

    那殷红如血的身影,穿梭狂舞花岚之中,夹杂流星雨般的光线,气势疯狂而决绝。

    事情发展到现在,随着辛元子一走,花千黛头上“武林叛徒”的帽子已经消散大半,至少淡化许多。

    但是,事实如何,花千黛再清楚不过,她已经回不到以前,回不了沧海山庄……

    唯死而已,足够了!

    “哧、哧、哧……”

    密集连绵的破空声起,心怀死志的花千黛疯狂起来,森罗鬼帝顿时被打得狼狈万分,几无还手之力。

    那黝黑帝皇冠,被青丝贯穿击碎;那紫黑帝皇袍,出现不少窟窿。

    邪妃花千黛,绝非浪得虚名。

    “杀!”

    魔师钟玄朝远远退开的晓天散人、惊鸿剑客等江湖巨擘轻喝一声,身化残影扑向花千黛,炼魂掌轰出。

    “庚金裂天刀!”

    “浮屠遮天!”

    裂天尊者和遮天老祖也不再迟疑,迅速出手围攻。

    事情发展到现在,先击杀邪妃花千黛才是正理。

    “三千青丝绕指柔,烛泪滴尽天地愁!”

    花千黛身上殷红如血罗裳极为炫目,超长青丝漫天狂舞,白皙如玉玉手如蝶飘舞,手段尽施,一副以命搏命的疯狂架势,只攻不守。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一时间,四位传奇人物竟然被打得手忙脚乱,应接不暇。

    “挥日回天!”

    四位前辈出手,晓天散人等江湖巨擘也不敢闲着,否则邪妃花千黛不死,就是他们死。晓天散人手臂一挥,金轮如日回旋斩向剑殇。

    若论在场最想杀“风云剑”者,自然非晓天散人莫属。

    “义墨弟子和大军怎么还不来?”

    看局势终究失控,剑殇心中大急,手中长剑一抖,一招“剑指人皇”迎向斩来金轮。

    “杀!”

    惊鸿剑客、铁杖翁等迅速紧随而上,还有周围无数江湖人士涌出,冲向中央的剑殇。

    他们,有的是黑雾林惨剧的亲戚朋友,有的是各个江湖巨擘或传奇人物的势力……

    此时,他们有共同的目标,就是击杀邪妃花千黛、风云剑……

    刀光剑影,风泣如鬼。

    花岚在血腥中纷飞、凋谢,剑芒在冷风中飘舞、绽放。

    第三更到,拜求月票、推荐!!!!(本站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