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六章 红粉骷髅(四更求票)
    “哧……”

    寒芒迅掠,一剑削首,剑殇顶着风云剑的名头,为了不暴露身份,来来去去只能施展《三皇五帝剑》和裂天爪。

    即便如此,剑殇本就是先天二层修为,加上两部紫级功法,也非寻常江湖人士所能匹敌。

    没过多久,剑殇周围就落下了一圈尸骸。

    “叮叮当当……”

    金轮掠至,剑殇手中长剑一抖,连绵悦耳的金属交击声起,火花四溅。

    “惊鸿剑!”

    与此同时,惊鸿剑客一剑西来,闪电刺向剑殇。

    “裂天爪!”

    长剑被金轮缠住,剑殇左手抓出,凝聚出宛若实质数米巨爪……

    惊鸿剑光贯穿裂天爪,闪电刺入剑殇肩胛,鲜血激射……

    “喝!”

    剑殇不退反进,忍痛轻喝一声,身躯前冲,惊鸿剑贯穿身躯,擦骨切肉间直没剑柄。

    “咔嚓……”

    剑殇左手闪电抓出,一爪掐住措手不及的惊鸿剑客喉咙,清脆骨骼碎裂声起……

    惊鸿剑客惊骇神色一僵,满脸不甘、疑惑、恐惧……

    毙命!

    死不瞑目,江湖战斗,不是这样的啊?!

    “金轮斩!”

    金轮被击退,晓天散人一把抓住金轮,吞吐数尺金光斩向剑殇左腰,威可腰斩。

    “呼……”

    “铁杖碎岳!”

    猛烈破空声起,铁杖翁手中铁杖夹杂万钧之力砸落,刺耳嗡鸣。

    “死!”

    躲避已经不及,也无法抵挡。剑殇不退反进,无视金轮和铁杖。暴喝一声全速冲向铁杖翁,手中宝剑闪电直刺……

    “咔嚓……”

    铁杖落下。清晰骨骼碎裂声起,肩骨粉碎。

    金轮斩落,误算了剑殇方位,斩在剑殇背后,回手切入剑殇背后腰部……

    与此同时,风云剑刺入铁杖翁胸膛,透体而过,带着铁杖翁撞在晓天散人身前……

    一剑双人!

    七尺青锋从铁杖翁胸前刺入,从晓天散人背后透出……

    一剑两命!

    “唰、唰、唰……”

    犀利破空声起,又有一掌两刀三剑。四方轰向剑殇。

    “结束了……杀了三个江湖巨擘。也不算亏。主要目的也达到了……我一死,风云剑就永远成迷了……”

    拉着铁杖翁和晓天散人垫背的剑殇,苦笑一声,如果没有手中长剑支撑,已经连站都站不稳了……

    为了帮邪妃花千黛洗脱恶名。插科打诨,胡搅蛮缠拖延时间,终究没拖到大军到来……

    反倒把命赔上了!

    剑殇傻吗?

    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问天问地问心无愧,只要做得对,就是最大的安慰,不管有没有人理解!

    ……

    风云剑悍不畏死地浴血撕杀,连续击毙上百江湖高手,近十个先天强者。三个江湖巨擘,看得周围无数人不忍目睹,心绪火热。

    再看风云剑已经无力抵挡,夏林小手掩嘴,双眼泪水涌出……

    若非江成一直拉着,夏林早就冲出去了……

    眼看风云剑浑身浴血。无力靠在铁杖翁身上,连攻到的一掌两刀三剑都无法反应,无数人齐齐闭眼,心中叹息!

    三米……

    两米……

    八尺……

    千钧一发之际,无数光线从天而降,瞬间击杀围攻剑殇的敌军……

    “噗……”

    鲜血狂喷,一道如血身影从半空跌落,瞬间抱起倒下的剑殇移开……

    如血身影,嫣红鲜血,汇成一道血色彩虹掠过,显得格外嫣红、嫣红……

    “找死!”

    魔师钟玄愣了下,看向地面身影冷笑脱口而出。

    没想到邪妃花千黛为了救风云剑,竟然硬挡了他一掌。

    否则,以邪妃花千黛的速度和疯狂,少了辛元子的他们,想顺利留下邪妃还真有点难度。

    裂天尊者、森罗鬼帝、遮天老祖等齐齐动作一顿,眼神复杂看向宁死救下风云剑的邪妃……

    值得吗?

    他们已经是无限接近于散仙之流的巅峰存在,所作所为自然是各有算计或缘由,否则他们哪有心思和时间亲自出手?!

    特别是邪魔之道的人,自己的命最珍贵,哪管弟子或门人死活,更不会冒险与不弱于自己的对象生死相搏,所谓复仇只是“师出有名”而已。

    “为什么?”

    抱着面如金纸,气若游丝的剑殇。花千黛眼神复杂颤声问道,染血面纱随着气息起伏……

    “问心无愧!”

    剑殇惨然一笑,声音沙哑应道。

    “你真傻!来来去去就会这四个字……我们已经恩情两清,你根本不欠我,何须如此?”

    花千黛愣了下,星辰般双眸掠起丝丝笑意。顿了下,眼神一阵羞涩,语气迟疑低声问道:“你真的……倾心于我吗?不顾一切?”

    话落,双眼死死盯着剑殇,心中极为紧张。

    “……”

    浑身疼痛,有点头晕眼花的剑殇心中一凛,一时不知如何应答,还真没往这方面想过。

    不过,花千黛毕竟是女人,会这么想也好,至少不会心存死志,迟疑了下转移话题劝道:

    “我是异人,并不会真死。辛元子已去,以你的实力,想走他们四个不一定留得住。你要杀的人已死,速速离去!”

    “你冒死杀了他们三个,就为了让我安心离去吗?你认为我会安心离去吗?”

    看剑殇表现,花千黛惨然一笑,眼神如水盯着剑殇说道,顿了下,看剑殇神情一僵,不由自嘲般语气苦涩喃喃自语:

    “我明白!身份之别如天堑,你是大秦武桓王。我是必杀始皇的武林神话之女,又是声名狼藉的邪妃……”

    “……”

    剑殇彻底无语了。女人啊,都在想些什么呢?!

    “死到临头还儿女情长!本座就送你们去做亡命鸳鸯吧!”

    就在此时,遮天老祖盘宫不屑喝道,威可碎岳的一掌击出……

    实在看不下去了!

    “谢谢!”

    花千黛深深看了眼剑殇,磅礴真气疯狂灌入剑殇体内,一挥手,剑殇身如离弦之箭射出……

    与此同时,不舍且决然看了眼远去身影,花千黛梦呓般低声说道:

    “人生若只如初见……来世有缘再……”

    “再什么?”

    被花千黛全力抛出,腾云驾雾般迅速化为天际黑影的剑殇。没听清……

    人生若只如初见。原本意思是“与意中人相处,如果能像刚刚相识的时候美好而又淡然,没有后来的怨恨、埋怨,那么一切还是停留在初见时的美好为好”。

    如今在花千黛口中,却有宁愿没有挟持武桓王之后发生的事的复杂思绪和感情。

    如果一切能重来。花千黛也不知该选择做武林圣女,还是做现在的邪妃。至少可以选择不去刺杀武桓王……

    ……

    “三千青丝伤情泪,弹指沧桑红颜谢!”

    “红粉骷髅!”

    无视遮天老祖的攻击,花千黛宛若雕像般站立不动。

    那风华绝代的曼妙身影,没有武林圣女领袖群雄的万丈豪情,没有邪妃纵傲世天下的狂傲气势,有的只是形影单调,孤寂悲凉的萧瑟……

    一股怨天怨地怨命运的浓溢悲凉怨恨气息,宛若风暴席卷天地……

    垂落地面的三千青丝。随着疯狂涌现的花岚,冲天而起狂舞。

    “咔嚓、咔嚓……”

    密集清晰的硬物碎裂声起,青冈岩砌成的高台和广场地板,出现无数裂痕,不停龟裂,一块块石板崩溃。悬空而起……

    “邪妃要大开杀戒了,跑啊!”

    一阵高呼声起,原本密集拥挤周围的人群,宛若狂风扫落叶般四面八方奔逃。

    “她突破命格了?”

    如此强大的气势,使得魔师、鬼帝、尊者、老祖等四个传奇人物纷纷脸色大变,遮天老祖更是骇异脱口而出。

    这是他们梦寐欲求,可以为之付出一切,甚至赌上生命的目标啊!

    “没有!只是已经摸到那道坎了……”

    魔师钟玄脸色一正,满眼羡慕嫉妒恨沉声说道。

    “杀!”

    一声暴喝,四人此时顾不得再留手提防了,齐齐爆发最强手段轰向气势疯涨的花千黛……

    继续下去,等待他们的只有死路一条。

    ……

    “嗯?”

    腾云驾雾中的剑殇,猛然感觉一顿,身形被接住,转头竟然是踏空而来的赵高……

    感受到极远处爆发的恐怖气息和悲凉怨恨情绪,剑殇顾不得多想,连声说道:“是本王!快救她!”

    说话间,《先天幻神录》散去,现出武桓王原本身材相貌。

    谁知,赵高不但没继续前行,反而拉着剑殇缓缓落地。

    落地,放手,神情复杂远眺……

    “看什么呢?还不快去救她?这是本王的命令!”

    看赵高无动于衷,剑殇脸色一沉,颇为恼怒沉声下令道。

    “这就是沧海的谋划吗?不愧为武林神话!我不如啊……”

    可惜,赵高依旧不理会剑殇,依旧神情复杂远眺前方喃喃自语。

    “这就是沧海对莲花之道的理解?难道我真的错了……”

    这还是剑殇第一次听到赵高这个千古第一宦官,以“我”自称,而非“哀家”……

    “呃……”

    看赵高如此,剑殇即惊又怒,又是郁闷无语。

    貌似,以赵高的身份地位和修为实力,如果不卖武桓王的账,武桓王还真拿他没则……

    为防被过路人看到,联想到风云剑的身份,使得前功尽弃。

    剑殇迅速召唤出无极吞天甲遮掩衣裳,翻手间不少元气丹入手,抛入口中迅速盘坐运功。

    “踏、踏、踏……”

    紧随着,无数密集的破风声起,修为实力较高的狼军诸将和义墨强者全速赶至。

    隐约间,还有密集沉重的脚步声,正快速接近……

    第四更到,12月第一天,拜求月票支援!!!!!!(本站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